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只有实行宪政民主才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1日 转载)
    
    【 民主中国首发 】 作者: 郭永丰
     政治改革就是改一党专制向多党竞争执政的宪政民主政体完全过渡和转型。在加强对权力高效强力监督的同时,必须首先开放报禁与党禁,否则,关于政改的各种提议都是无效的,不彻底的,华而不实和治标不治本的,甚至还适得其反,造成官僚集权、违法乱纪现象更加严重,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只有实行宪政民主才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一、依靠砍人头坐天下的独裁者,金正恩不杀人能坐稳江山吗?
    
    深度播报03:【金正恩大开杀戒巩固地位】金掌权后,便立即加紧肃清行动。年初,以“饮酒享乐”为由枪毙了金哲,杀一儆百,以保证高层干部对自己忠心。总参部副总长和一线军团长等10余人被处决。另行被肃清的高层人士仅今年就有总参谋长李英浩、慈江道党委书记朱英植树(音)和中央银行行长李光昆(音)等14人。
    
    不知这条微薄消息确切不确切,总之,作为新上任的独裁者,为巩固权力,不能不杀人,否则,绝难稳定军心民心为己私利任意妄为。也就是说,对于任何独裁者来说,要真正坐稳江山,不杀人绝不可能。否则还会容易被他杀。关于这些方面的经验,无论世界的还是中国的,凡是所出历史巨著早已汗牛充栋,都已充分验证和论述了,这里不再引用具体史实一一加以佐证了。也就是说,金正恩作为朝鲜新上任的独裁者,必须要杀人,只有杀人才能让所有人更犬马效忠,而自己才能高枕无忧过好宫廷淫乱生活。
    
    二、习近平上台肯定没有金正恩那么幸运,果真要杀人也是等于杀自己。
    
    当世界上对自己祖国的人民致以最凶残大屠杀的人没过于独裁者的毛泽东死去之后,只要是同一嫡系政权的延续,其权威一定都是递减的。尤其作为强调集体领导的中共,该政权如果要梦想再产生一个如毛泽东式的最凶残的大独裁者,已是绝对不可能了。也许作为集体领导的团队,由于江泽领领先,其权威无论如何都是远比历届继任者优越的。当权力移交到胡锦涛手中时,已非常式微,什么大事都做不了了。那么这再次的转移与传递,即便也是击鼓传花,可当到了习近平手中之后,其份量究竟又会有多少呢?也便可想而知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胡锦涛上任伊始去朝鲜考察时,非常羡慕朝鲜的特别体现独裁者精神和旨意的政治大环境。但仅仅只能羡慕而已,绝不可能带领中国人民再次复辟到那种流氓制度状态下。那么这习近平的上台,他一定也只是羡慕的份。固然,他就更不可能学习金正恩,也会如此大开杀戒,把所有异己全部斩尽杀绝的。
    
    毕竟,就是在这常委中,他虽然挂名第一老大,但毕竟不是核心。各种重大事项决策时,也许只是一票的权利。所以,如果这常委中有人确实罪大恶极,罪恶滔天,罄竹难书,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只要得到多数常委的支持时,他才能表决心,否则,一定也会没有丝毫办法。
    
    有人说,习近平是一个小毛泽东,你看他的所有言论和表现,就没有丝毫民主的新意。笔者认为,这种判断未必准确。因为根据中国国情,只有他的那种表现,他才能讨得体制内左右派大佬的欢心。否则,他能顺利继任这种大位吗?
    
    共产党的官,本来都是在演戏,都是实实在在黑带级别的高级演员,尊称影帝不会过奖。当然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如此说来,自薄熙来被彻底打爬下之后,二次文革浩劫绝不可能在习近平手里发生,习近平也根本学习不了金正恩,或者也做薄熙来,绝不可能也用砍人头的办法来维护自己的权威与至高无上的地位。
    
    三、政改一定会得罪腐败权贵,但能保身还能保千古英名。
    
    那么,习近平又该怎么办呢?笔者认为,政治体制改革一定就是必由之路。而关于这条路,首先倡导政改的温家宝心中一定有数,习近平可能也知道,汪洋的跟进呼吁也很清爽,已退休中共老干部厉有为最近撰文《时间就是生命,改革就是生存》,无疑就是一部最完备齐整的改革建议书,当习李新一届坐稳屁股之后,是否就此文会全面论证,再补充完善之,而真正将此建议书付诸最实际的行动,只要看看眼下完全老掉牙的传统作假的接班方式,似乎让人极泄气,谁也不会有所指望的。
    
    总之,无论如何说,改革就是结束一党专制,取消党老大的特权地位和享受,让所有党官首先必须严谨依法并违法必究,否则,任何华而不实敷衍了事治标不治本的刑不上党领导的改革举措都是愚弄欺骗大众。关于这个观点,汪洋曾经有意表达过,比如他说改革就是在共产党头上开刀,厉有为的撰文同样表达得更全面、深入、详尽和清爽。
    
    厉有为说,政治体制改革是贯彻科学发展观的必然要求,根本的“维稳”是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是再准确不过的。在第四节《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路线选择》方面,他指出,世界上各个国家的政治体制,从大的方面讲,只有民主和专制两条路线。在具体实践中,各国在此两条路线上又有各不相同的实现方式。
    过去历史和现在的实践一再证明,专制的政治体制是不得民心的,是逆历史发展潮流的,是不可持续发展的,是会阻碍和窒息生产力发展和妨碍广大群众积极性和创造性发挥的政治体制。其所以如此,是权力失去制衡。失去制衡的权力,必然会产生腐败,这是铁律!专制体制下的权力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既便是好人,也容易办坏事,给社会、国家和事业造成巨大伤害。
    
    那么,我们只能选择民主的政治路线,我们要建设民主和法治国家。我们目前处在建设民主和法治国家的初级阶段——在专制和民主之间摆动。如果不认真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回复到专制的体制是很容易的。
    
    西方发达国家的民主政治制度,是根据西方国家的国情而实行的民主政治制度,是民主政治制度的一种实现方式,有利有弊。在我们的国情下,我们必须通过实践,建立我们自己的适应我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在我们现实体制基础上,继续深化改革,不断扩大民主,不断加强法制建设,走出一条有中国东方民主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道路。
    
    虽然民主政治路线的实现方式各国各不相同,但是,民主政治路线也有其共同的规律可以遵循。譬如:一是国家权力必须受到真正的制衡,而不是相反。二是必须建立法治国家,以宪法为核心,建立宪政体制,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义务等必须切实实现,切实解决权大于法的问题,任何政党和个人必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行事。三是建立公民社会,使广大公民充分地享有民主、自由、平等、公正和人权,这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这是人类在文明道路上创造的共同核心价值观。四是要走财产占有社会化、群众化、分散化和均衡化的道路,形成强大的、有产的劳动阶层,这是政治稳定,社会和谐的基础。
    
    以上表达,作为体制内的退休官员,抱着实事求是,追求客观真理,真正问心无愧且推心置腹地把全部心里话讲了出来,笔者认为这实在是难能可贵的。当然,这肯定可以赢得体制内外所有改革派,凡是希望国家与社会的建设变得越来越美好的所有人的共同心愿和向往的。
    
    作为习李一届,如果在正式上位之后,不着手重点开展这些方面的工作,在国内外以及民间与体制内越来越高涨的改革呼声下,他们一点不作为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四、中共官员的收入确实太惊人——致使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富者愈富穷者恒穷,社会显失公平与正义。
    
    据《中国官员的收入惊人——一份令人震惊的调查报告》,王克孟(转自新浪“中男”博客)2010年4月初,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完成了《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该报告披露:地厅级以上官员已形成官僚特权阶层。官僚特权阶层,年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25倍,是当地农民年均收入的25~85倍。131万中国县团级以上官员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80%,1996~2003年外逃资金流入境外的中高级官员及其家属帐户22000亿人民币。至2010年6月底,全国个人储蓄存款达75200亿元,其中县、团、处级以上官员(包括离退休)及其家属的个人储蓄高于40000亿元。
    
    中国资改以来,到1999年,全国每年的“储蓄增加额”都相当高,大约等于“工资总额”的80~90%,在1995年,“居民储蓄增加额”居然比该年的“工资总额”多出了44亿元。2002年工资总额大约是1.2万亿,而居民储蓄却增长了1.5万亿。“新增居民储蓄”超出了“工资总额”3000亿元。
    
    这就是说,当年发出的工资,不仅没有被拿工资的人吃掉用掉—分钱,全部存进银行,之外,还不知从何处增生了3000亿元(约相当于一年全国教育投入的总和)也存进了银行。这种全世界罕见的怪事,只能有一种解释:财富被以非工资方式集中在少数先富者手中了。因为中国公众除工薪之外极难有其他收入,只有权商精英和贪官污吏才有非法收入。
    
    所以,全国的权商精英和贪官污吏在加速贪钱,使全国银行的个人存款总额年年大大超过了全国工资总额。中国股市证券市场中的60000亿元,干部及其家属占了45000亿元,占75%。十多年来中国7000万股民投入股市的30000亿现金,还剩10000亿,其余20000亿巨资已被官商联盟所侵夺和消耗。
    
    2007年深圳市城市人均年收入是32650元,地厅级以上官员财产在700万至1200万。这些官员的平均财产相当于一个普通市民250至300年的工资总和。2009年11月份仅一个月,各级官员的家属抢购黄金金条、金币及黄金饰物的重量达50多吨!
    
    据该报告披露:全国有7省市地厅级及以上官员个人及配偶拥有财产超700万,概况如下:广东省,平均800万至2200万;上海市,平均800万至2500万;浙江省,平均700万至2000万;江苏省,平均700万至1800万;福建省,平均700万至1600万;山东省,平均700万至1500万;辽宁省,平均700万至1400万(北京未列入)。
    
    7省市地厅级及以上干部及配偶拥有住宅数及平均面积如下:广东省,平均3.5幢,面积600平米至900平米;上海市,平均2.5幢,面积450平米至850平米;江苏省,平均3.5幢,面积600平米至800平米;……。
    
    以上7省市地厅级及以上官员的子女87%~95%,在金融、地产、经贸领域工作。可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发展是硬道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结果,是垄断了政治权力、政策权力的党政官员先富起来了。
    
    在2010年中国财富管理论坛上,美林集团发表了最新的年度全球财富报告,2010年中国百万美元的富豪达到24万人,所掌握的财富总额达到9690亿美元,相当于其余13亿中国人创造的社会财富的总和。
    
    据《远东经济评论》2010年第4期报道:至2010年3月底,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1亿元的有3220人。其中,有2932人(超过90%)是高干官员子女,他们拥有资产达20450余亿元,平均每人6.7亿元。2932人中:广东1566人;浙江462人;上海225人;北京195人;江苏172人;山东141人;福建92人;辽宁79人。5个最重要的领域--金融、外贸、地产等行业中,85%~90%的核心职位掌握在高干官员子女的手中。
    
    截至2005年底,仅海外高干官员子女亲属经营的中国进出口贸易每年就达1千多亿美元,拥有财产6千亿美元以上,海外定居的高干官员亲属超过100万,其中高干官员配偶子女20多万人。
    
    亿万富豪主要靠以下途径致富:①以引进外资(包括驻外中资到内地投资)从中获取回佣。②进口、引进成套设备,一般价格比国际市场高出60%-300%。例如,一套年产50万吨化肥成套设备,国际市场价2.2亿美元,山东、辽宁以4亿美元引进。③操控国内资源、商品,出口获利。④国土开发、地产倒卖,靠银行借贷,无本获暴利。⑤走私、逃税,每年走私轿车3万至4万辆。⑥金融机构无抵押信贷,资金外流到个人口袋,这也是金融机构坏帐的主要因素之一。⑦独家或霸占大型工程承包。高速公路85%由私企(当地高干亲属)承包,一公里程的高速公路,能获利700万-1100万。⑧抽逃资金到个人帐户。⑨操控证券市场,制造假信息勾结金融、传媒造市,从中获利。
    
    针对以上报道,尤其当这种报告被大众全面知晓后,习李还能延迟改革吗?也许就只有给自己留死路了。
    
    五、习近平应怎样推进符合国情的改革?
    
    关于政改,新近胡锦涛也有所发声,虽然不很到位,还依然是老传统的说法,但总之认同了中国目前的情势,非改革无以挽救危局。
    
    著名媒体人、《财新网》总编胡舒立在题为“薄熙来、十八大和政改:三谈谁在践踏法律尊严”的评论文章中说,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已势在必行”。
    
    此前,中国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提出“新政治观”说,应设计新政治观下的体制制度,规定执政党及其成员行使权力的边界、履行责任的程度;并建立执政党的政治伦理:公权力由人民赋予,人民就有权利剥夺。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特别就“新政治观”设立论坛进行讨论。
    
    公方彬把中国社会矛盾大量积聚,冲突燃点不断下降主要归咎于“政治体制改革未能跟上时代的要求”。他说,在经济体制改革已经走出很远的情况下,政治体制改革裹足不前,必然导致错位,进而产生矛盾和冲突。
    
    此外,中国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部主任、北京大学教授许耀桐称:从政治社会的无序化转向法制化,需要解决“党大、官大”的痼疾,既要“克服只能由党垄断政治权力”的固有观念,也要“改革政治体制中权力过于集中的致命弊端”。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从社会经济角度认为,近来推进全面改革的呼声高涨,出现了形成新的“改革共识”的可能。但关键在于能否通过改革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制度。
    
    北京时间10月18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刊发《给权力戴上“紧箍咒”——十六大以来加强对权力的制约监督工作综述》,文章称中共十六大以来,加强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推动权力运行的制度化、规范化和公开透明,给各级领导干部行使权力戴上了“紧箍咒”。
    
    全国政协常委、前中共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对政治改革的切入点建议指出:首先是向社会公开官员的私有财产和纳税情况。制订官员向社会公布财产条例,按条例规定,从上而下,由新到老,逐步推开,有人引申电影里的话:“不公开亡国,公开了亡党”。我看情况没那么严重。若再拖若干年办这件事,那情况就很难说了。这一条从世界范围看,都是扼制腐败的重要举措。
    
    其次是进行吏制改革,干部选拔任用由自上而下任命,改为自下而上,上下结合的公开通过民主方式选拔,让广大群众真正拥有知情权、发言权、建议权、选举权和监督权,把某些干部只向上负责,转变为主要向群众负责,并把向人民负责和向国家负责结合起来。严格用人纪律,坚决杜绝卖官、买官的弊病发生。
    
    第三是让公检法司依法、按相互制约规律,独立运作。使公检法司干部对事实和法律负责,这实质就是对国家和执政党负责。确保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为维护司法公正,必须司法公开,接受监督。完善司法公正制度,是实现宪政立国,建设法制国家的必然要求。
    
    第四是切实加强对权力的监督。首先,各级国家权力机关真正履行对一府两院的监督职能。坚决纠正“个案不监督”的错误做法。司法案件在审理过程中,权力机关可以不介入监督。但在结案之后,如果造成了冤假错案,权力机关再以“个案不监督”的错误做法,不履行监督职能,不但是权力机关的失职和不作为;而且会造成司法机关肆无忌惮的违法行为,危害之大,不言而喻。其次,要把“民主监督”列入政协常委会的重要议题,并把监督的问题落到实处。探索出“民主监督”的路子并形成制度,同时,政协应改变涉及司法案件(指已结案)的提案不予立案的做法。再次,应出台新闻法,使媒体实现依法监督成为可能,这是防治腐败的重要一条。
    
    第五是各级政府的财政予决算公开透明。大幅度减少行政费用开支,严格限制公务人员的职务消费,政府公务人员的“三公”等消费也必须有严格制度控制,并公诸于众,接受监督。目前,公共资源的挥霍浪费已经到了令人难以容忍的地步,我们的行政费用开支大大超过西方发达国家,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必须要有高级领导人愿意做“恶人”,不怕“得罪人”,去坚决地改变这种情况,限制官员的对公共资源的挥霍浪费,其实质是限制和消减官员自己的自身利益和权力。若要严格限制,就要敢于向自己开刀,这当然是一道难题。当政者必须有壮士断臂的精神和勇气,痛下决心,从法律、体制和纪律上解决这一难题,使我们党和政府不脱离人民群众。
    
    笔者认为厉有为先生的这五点建议是符合国情的。政治改革就是改一党专制向多党竞争执政的宪政民主政体完全过渡和转型。在加强对权力高效强力监督的同时,必须首先开放报禁与党禁,否则,关于政改的各种提议都是无效的,不彻底的,华而不实和治标不治本的,甚至还适得其反,造成官僚集权、违法乱纪现象更加严重,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只有实行宪政民主才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
    
    2012年10月24日于深圳贫民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621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按照宪政民主原则重新打造中国政府/付勇
·宪政民主:中国的未来在汪洋/粤民
·宪政民主自治统一/彭小明在蒙汉问题研讨会上的讲话
·盟约神学与中国宪政民主理论/孟渊沛
·唯有宪章倾社稷:从民运、维权到宪章运动—在中国宪政民主化研讨会上的口头发言
·六四亲历者纽约讨论中国宪政民主
·刘路:零八宪章的背景和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在中国宪政民主化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宪政民主在中国的百年轨迹/杜光
·何必:改革开放最终会不会到达宪政民主?
·翟小波:通过行政程序,推动宪政民主
·宪政民主:现代政治合法性的基石/何家栋
·从新权威到宪政民主/吴稼祥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吴高兴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冯崇义
·李国涛:震撼大地的春雷:全国万名访民要求宪政民主!
·刘晓竹:左右联合抗胡,共谋宪政民主
·冯崇义: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刘军宁:资本带来自由:从资本自由到宪政民主
·张祖桦:宪政民主救农民
·《零八宪章》论坛:解决政治危机,惟有实行宪政民主!
·中共党校教授:宪政民主是共产党执政使命
·蔡定剑教授病逝“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图)
·就签署“和平协定”,建设“公民三有”的宪政民主中国 致两岸领导人的公开信
论坛最新文章: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美国在“台美数位经济论坛”拉拢台湾加入防堵华为
  • 法国总理宣布退休改革方案 64岁门槛惹恼所有工会
  • 日本将决定向中东派遣自卫队
  • 两泛民议员罢免动议遭否决 何君尧郑松泰须受委员会谴责调
  • 移居大马计划拒港警申请 港人申请则倍增
  • 华为赢得德国5G网络建设合约 尚待德政府批准
  • 韩方收回4处美军驻韩基地
  • 比利时9岁天才男孩将大学毕业 想读博士
  • 《回声报》:菲利普最终推出退休改革牌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