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探寻新政治观,欲走出执政理念与行为相悖的困境/彭涛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9日 来稿)
——中共的第三次思想解放:“新权贵主义”、“新加坡模式”或“宪政民主”?

    
    

    作者:彭涛
    
    10月10日,中共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在中共官方网站《人民网》发表文章指称,中共政改迟迟未推行的原因,不是中共“惧怕民主,而是很大程度上缘于理论准备不足”(理论过时与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相冲突),中共高层在新的政治生态下“尚未确立起现代政治观或曰新政治观”(与中共执政实践相吻合的政治观)。最近,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也发文称,中共高层“没有建立一个能有效说服人的主流价值观”,其“价值观混乱”。这说明,中共高层已经认识到,其“价值坐标”和政治理念已经发生改变,其执政实践缺乏“新理论”的指导,造成中共的执政行为没有“合适”的理论依据。另外一些大陆学者也纷纷发表言论,称中共应从一个革命党转变一个为执政党,即:不以压制和打击的方式来统治,而应采取兼容、共存与协商等现代理念来执政,等等。结合中共高层近来频频释放出的 “政改信息”,可以看出,北京似乎“有意识”逐步放弃中共过去的马列毛理论,为中共现阶段和未来的政治模式寻找和创立新的理念,以摆脱其执政理论与实践脱节的怪圈。
    
    名不正,言不顺
    
    中共高层持续释放“政改”信息,称“不改革死路一条”,并据此呼吁抛弃旧理念、建立新理论,这是中共执政理念长期以来与中国政治现实不相吻合甚至相冲突的一个逻辑结果。
    
     自邓小平1978批判左倾思潮、打破两个凡是、推动思想解放并实行经济开放政策以来,中共的政治实践就逐渐地从毛泽东时代的马列主义指导思想游离出来。1992年,邓小平南巡谈话,展开了中共“姓社还是姓资”的第二次思想解放讨论,为资本主义自由经济模式在中国正名,告别了毛式的社会主义。之后,中共便确立了一个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标志的政治或执政模式。中共的这一执政模式,喊的是坚持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口号,但行的则是反马列毛的事。除了一党专制外,中共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跟毛泽东时代的大锅饭社会主义风马牛不相及:经济上公有制被打破(代之以权贵资本主义),政治上权力集中于少数权贵和既得利益集团手中,社会上贫富差距加大、官员贪腐成风、政府与民众的关系紧张对立。
    
    中共执政理论的过时,让中共难以为其执政行为及其方式辩护,难以自圆其说,造成其合法性、合理性与诚信度的大减,从而危及其政权的存在。名不正则言不顺。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马列毛只是个幌子而已,只为装门面用,与中共的政治现实没有什么关系,不能“有效地说服人”。中共现有的政治理论(即马列毛加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思想和科学发展观)是一个内在充满矛盾和缺乏系统的大杂烩,它不仅不能反映和指导中共现实的执政行为,而且是对目前中国政治现实的涂鸦和曲解。因此,从逻辑和利益上来讲,中共必须抛弃其马列毛的旧思想,建立新的执政理论,以使其在政治上能“言行一致”、“表里如一”并拥有“说服人之理”。中共高层在其十八大权力交接之前意识到并提出确立“新政治观”的必要性,对中共自身来说,是一个 “明智”的选择和举措,对中共新一届领导层推行“政治改革”有利。
    
    要什么主义?
    
    中共要确立什么样的政治新理念,要怎样界定其现行政治模式,要推行什么样的政治改革?依照公方彬文章中的观点,中共应该在价值坐标和政治观方面进行“标志性变革”,重新解读中共的政治信仰,以“多种标准评价和解释世界”,建立中共新的政治伦理(公权力源于并受制于民),确立与新理念相一致的话语体系,等等。这里,虽然提到了价值与理念多元化和限制公权力等课题,但是,对要进行什么样的标志性变革、怎样重解中共政治信仰与如何定义现时政治模式等问题,文章却没有给予令人信服的回答,仍然停留在中共老一套的思想模式中(不放弃中共一党独大的诉求,仅仅滞留于邓江胡思想体系中),论述充满矛盾,没有什么新意和实际的突破。这样看来,在确立新政治观、界定执政模式和确定政改方向等问题上,中共高层及其智囊团还没有得出具体的结论。是确立或梳理现阶段的“新权贵主义”(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理念,还是回到中共1949年执政前的“新民主主义”理念(即反对“由一党一派一阶级来专政”),或是仿效“新加坡模式”,甚或是渐进地建立一套全新的“宪政民主”理论?这应该是目前中共高层内部极其智囊们正在热议的问题。
    
    但是,从体制外的视角来看,中共政治改革的选择和路径不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理念充满矛盾,不成体系,混乱不清,不能也不应再作为中共今后政治行为的指南。而“新权贵主义”(中共政治现实的标志)则只代表少数权贵集团的既得利益,不会让人民去制约和分享他们的权力,也不会在价值坐标和政治观上容忍什么变革。这一不公平、反公正的模式只会将中共继续推向人民的对立面,加大政府与社会之间的矛盾。最后剩下的选择,就只有“还政于民”的民主宪政理念和制度了。确立民主政治理念及其制度,能让中共真正摆脱马列毛和新权贵主义思想及价值体系的束缚,能使中共从其理论与政治行为不相吻合的困境中解放出来,也才能让中共得到人民的“认可”或“接受”。
    
    不管中共未来的政治模式叫什么名字,“民主社会主义”也好,“社会民主主义”也好,抑或“新民主主义”也好,只要解除党禁、报禁和推行宪政民主,这个模式就有前途,中共就能因此而获得“新生”和继续存活。
    
    只有一条路
    
    因此,中共要为其执政确立新政治观和寻找新的理由,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抛弃一党独大的专制理论,建立维护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政治观与普世价值体系,逐渐地将中国由一个专制集权国家转变为一个民主自由的法治国家。否则,中共就不能摆脱其过去的思想羁绊和目前思行相悖的怪圈,其政权就会更快地瓦解和坍塌。
    
     中共思改是明智的。而要改,就得告别专制,实行民主。要不就是等死。目前,中国社会正在发生一场 “静悄悄的政治革命”:民间出现“独立公共道德权威”,各地“群体事件”空前频繁和浩大,政府公信力急剧下降,官民关系越来越紧张,国家维稳成本日趋加大,等等。这场革命对中共现有的专制体制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已威胁到中共政权的长治久安。中共目前“思改”和“寻新”也正是这场政治革命不断发展深化的结果。所谓自上而下的变革,多是由自下而上的推动所致。一句话:不改没有出路,改则只有一条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505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春雨欲来(诗一首)——写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际/彭涛
·18大如临大敌怕什么:怕民反还是怕兵变?/彭涛
·新权贵(散文诗)/彭涛
·谈温家宝家族财产被“公布”的后果/彭涛
·谈《纽约时报》爆料温家宝家族谋取暴利细节/彭涛
·夜深沉/彭涛
·北京高调分蛋糕呈“后薄熙来政治”景象/彭涛
·彭涛诗歌:六月雪
·廖亦武与莫言的区别:叛离诗人与官方作家/彭涛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解了系在中共颈上的铃/彭涛
·中共倒薄不是为了政改,而是维护其现行体制之举/彭涛
·中日钓鱼岛争端能否最终得到解决?/彭涛
·日本与中共一起玩火,最终究竟会烧了谁的身?/彭涛
·北京高层内斗白热化,中共或将亡于自相残杀/彭涛
·“分产党”与“党国垄断资本主义”——写在中共18大召开之前/彭涛
·欧洲经济有困难 中国政治大麻烦--彭涛博士谈默克尔访华
·政府信誉扫地,民众自救推墙——也谈北京洪灾和启东抗议事件/彭涛
·中国经济“刹车”加速专制政体解体/彭涛
·什邡抗暴运动的启示:中国政治转型的雏形/彭涛
博客最新文章:
  • 刘蔚学习香港民众,全军休假令
  • 高洪明二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力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李芳敏14400017耶和華啊!求你不要使我羞愧,因為我向你呼求
  • 谢选骏郭台铭急流勇退真聪明
  • 台湾小小妮前副總統呂秀蓮正式登記成為公民連署總統參選人
  • 陈泱潮6、《特權論》在哲學、思想方法上,也提出了一全新的創造
  • 谢选骏佛法就是魔法,佛就是魔
  • 独往独来围堵中共美国设下六大战场
  • 谢选骏台湾只需要一个邦交国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类的意义和作用
  • 谢选骏爱国汉奸考
  • 吴倩耶稣基督:咒骂我先知的人就是咒骂我。
  • 滕彪‘Ithoughttheymightkillme’
  • 台湾小小妮郭台銘宣布不參與2020連署競選總統!「對不起,我讓你們失
  • 谢选骏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 滕彪中共或採取化整為零的屠殺方式嚇退香港抗爭者
  • 谢选骏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