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云飞:警惕“莫言热”背后的公权力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3日 转载)
    来源:一五一十部落
    冉按:上次所写的《中国的高墙》,《南都周刊》未能刊用,但他们觉得有必要对莫言热发点言,于是再请我写一篇,因之草成如下( 《南都周刊》易名为“消费莫言”),请朋友们指正。2012年11月1日上午9点15分于成都
     但凡读过点书的人,都知道吴敬梓的《儒林外史》里范进中举后各色人等之精彩表演那一回,无论是主角范进,还是配角胡屠夫,乃至是龙套张静斋,还是群众演员路人甲、路人乙,都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十分了得。范进中举后,来吃他“唐僧肉”的人也不少,“自此以后,果然有许多人来奉承他;有送田产的,有人送店房的,还有那些破落户,两口子来投身为仆,图荫庇的。到两三个月,范进家奴仆丫鬟都有了,钱米是不消说了。张乡绅家又来催著搬家。搬到新房子里,唱戏、摆酒、请客,一连三日。”

    
    我们都觉得吴敬梓已经把人性之多面之幽微描绘和讽刺得十分到位了,但我们还是低估中国现实对小说家的极大打击能力。我只能说再伟大的中国小说,都比中国的现实要逊色千百倍。现在一位比吴敬梓名声更响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莫言成了这一场热闹戏剧的主角,更能映衬出此间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当然莫言不是范进,他要清醒得多,他希望“莫言热”早点结束,并对此冷眼旁观,且反对修缮他的旧居。除在小说里做了些相对自由的表述外,获奖之前的莫言,在现实里常放弃了自由的言说,何况获奖之后,他更得在放弃基本自由言说的情形下,愈加审慎小心不要冒犯官方。这不仅与他在中国现实生活里锤炼出的过人平衡能力有关,也与他无法左右的现实处境有涉,更与他的现实利益深有瓜葛。
    
    表面上看,消费莫言的人们,不免有点重演“范进中举”一回里各色人等的抬举和奉承。如陈光标要送别墅给莫言,哪怕我们明知陈光标从不放弃任何炒作的机会,但我们不能也无权阻止他这样做的自由。这只是与张静斋送屋给范进的举动差不多而已,当然莫言的财力不是范进能比的,对此他的家人用“无功不受禄”来断然拒绝。如果事情仅止于此,如有人想趁机加价卖莫言的书,或者多存几本他的作品赚钱,乃至把莫言的作品名字当作农家乐来利用,只要不损害莫言的利益,这样的消费完全不足多怪。高密有位诗人李丹甚至认为莫言的出生地高密是“中国文学的高地,国家的圣地”,虽然充溢狭隘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虚骄,只要不是官方如此宣传,这毕竟只是一家之言。
    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范进中举里抬举和奉承他的人之表演,几乎与公权力无涉,但在今天“莫言热”里或明或暗地藏着公权力之手,却是无法否认的现实。一个人成名后成为被不少人都想利用的“唐僧肉”,在中国这个极其功利、充满变态成功学的社会里似乎无法避免,但公权力在背后的张罗,的确值得我们警惕,因为公权力所费都是纳税人的血汗。如果文化宣传部门只是开动官方媒体为莫言做点宣传,那也就罢了,但据此说是文化大国的崛起,这就是睁眼说瞎话,是为自己无能做粉饰和贴金。如果旅游局和当地的管委会只是立几个“莫言旧居”的牌子,那也罢了,但他们不仅要隆重翻修“莫言旧居”,而且还要在莫言故乡花六点七亿元来大种特种高梁等,哪怕每年赔本一千万元也在所不惜。难怪《生活新报》的记者梁保宽在一篇名为《消费“诺贝文学奖莫言”乱象丛生》一文里用近来在网络上走红的“元芳”之口吻调侃道:“所以我认为,如果投资6.7亿弘扬丰乳肥臀文化,宣传效果可能会更好。退一步说,就算《四十一炮》也比《红高粱家族》有宣传噱头啊!”
    
    在111位获得诺贝文学奖的人中,我不知道有哪位获奖者如莫言一样获得官方如此多的赞许和重视。这种重视从最高当轴高调表彰他获奖是中国文化大国崛起和中国文学的胜利外,并由此暗证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再到地方官具体操作过程中无尽地花纳税人的血汗钱,捞政绩,搞贪腐,无处不在地吃“唐僧肉”。甚至有高密市胶河疏港物流园区管委会主任范珲给莫言的父亲说“儿子已经不是你的儿子,屋子也不是你的屋子了”,莫言成为了社会公共资源,“你不同意不一定管用”,莫言作为“唐僧肉”在此段文字里被地方官表述得淋漓尽致。对此,我还是比较认可时评作者石述思所言:“从创作的角度上说,这个国家需要习惯个体的胜利、人文的胜利,而不总是把创作者的成就首先归功于自己正确的领导和无私的关爱,否则,拿更多诺奖和奥运金牌也无法证明自己的强大。”(《莫言热是个泡沫》)
    
    你还别以为只在“莫言热”里才有公权力的有形和无形之手,在其间混水摸鱼,就是在追逐诺贝尔文学奖的热潮里,也不是设有公权力的影子在其间搅和的。马悦然昨天接受《重庆商报》的采访说,有位山东很阔的文化干部给他寄画及古书,想行贿让他评其作品得奖,并许诺得奖后奖金全归马悦然。后被马退回,然后他又给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写信,继续要求评其获奖。我们常常输出的与普世价值相违的价值观,又何止在一个文学奖的评选上呢?正如系统论创始人贝塔朗菲所说:“一个病态的社会,其特征是极其简单的,这就是它为人的生物学需要提供得太多,但同时却处于精神饥饿状态。”
    
    2012年10月21日至22日于成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1371311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回应莫言“饥饿和孤独是我创作的财富”的纪实小说/孙宝强
·莫言:文学与政治的双生子/刘水
·曹长青:马悦然和莫言有“诺奖交易”?
·祝贺莫言,想念晓波(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9)/查建国
·莫言获诺奖,却永远与中共体制悖论/华夏
·曹长青:顾彬批莫言实在到位
·曹长青:莫言的作品缺乏思想深度
·莫言获奖并非中国教育的成功/熊丙奇
·刘水:莫言及其虚解的中国
·请莫言写写高密那条发臭的胶莱河
·刘逸明: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张英致苏州作家朱树谈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从鲁迅到莫言——中国人的诺贝尔奖之路/彼岸风
·曹长青:莫言得诺奖不是坏事
·廖亦武与莫言的区别:叛离诗人与官方作家/彭涛
·洪哲胜:让我们理性地对待莫言──回应中国民间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解了系在中共颈上的铃/彭涛
·解龙将军:军官莫言有没有参与六四大屠杀?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平中要
·莫言二哥:上报和出境频率快赶上莫言了
·莫言获诺奖后首回旧居探访 或为领奖做拍摄 (图)
·中国民间人士联署公开信抗议莫言获诺奖
·“莫言醉”白酒商标被爆卖出千万 价格翻万倍 (图)
·高密计划花50万整修莫言故居 其父称太张扬 (图)
·医学专家:读莫言小说中的长句能缓解高血压
·铁流:从莫言获诺奖,看毛泽东“反右斗争”的罪恶
·莫言:我经历了许多苦难,但没疯狂也没堕落 (图)
·莫言年内收入或达两亿 将成中国作家首富
·莫言多部英文版作品 在美国赶印上市 (图)
·外媒揭出真相:中国体制从未信任过莫言
·莫言获奖后:我考虑是否该“夹着尾巴做人” (图)
·莫言家乡“头脑清醒” 否认种万亩高粱
·德国汉学家顾彬:莫言获奖是某种政治因素起作用 (图)
·德国汉学家顾彬称莫言获诺奖因译者翻译巧妙 (图)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莫言:写作时我不是共产党员
·诺奖效应 莫言家乡砸6.7亿让红高粱复活
·男子莫言小说被盗 嫌犯辩称拿莫言的书不算偷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