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宁波人憋在嘴里的话:政府实在靠不住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厦门、丽江、番禺、大连、海宁、天津、什邡、启东、镇海。 这一连串的地方,有着近年来环保维权的整个城市的总体抗争。日本自民党就是靠环境维权成为日本第一大党从而执政的。在这方面能够显示出强大的民间政治力量,具有超巨大的空间。0405年,国家环保局环境促进会的马利军曾和我策划过环保维权网站,就是看中了这种巨大生长性。

    
     生命遭到总体威胁,那么很容易最大程度的统战和团结,划分成一小撮人才是敌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家园,保住自己的生存空间,保住自己的后代 ,那么被迫走上街头广场。如新浪微博“悄悄的带路”说:某大国就像一个超大毒气室,里面空气、水、土壤等已经全面污染。。。该国P民就如同等待最后解决的犹太人,一步步走向死亡。这种被置于死地的危害和风险认识,还没有逼近大部分城市市民的身边。
    
     对平常不抗争临时抱佛脚宁波小市民的道德义愤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对觉悟低的小市民,怎么谴责都没用。他们的改变,需要两个,一个外敌或者整体性的生命威胁,置于死地才有觉悟,就像px对他们的威胁,还有一个需要用于承担,放下自身怨恨的群体,把自己的生存诉求和所有人的融合起来的群体,带领他们起来。
    
     抗争中,会把共性显示出来,不同身份的人会在抗争中炼成共同体和战斗友谊,政治对抗具有熔炉的功能,能炼化差异和身份意识,增强共性。抗争中很容易建立权利政治意识,排除身份意识的自私。
    
     当民众出现在公共领域中,也就是抗争者获得普遍支持的时候,受害的民众聚集,与社会其他阶层,形成守望相助的共同体,就会有权力产生,是为哈维尔所说无权力者的权力。如此将权力权威完全从统治集团手上剥离开来,就剩下光秃秃的暴力。
    
     即使这些化工项目无危害,但是宁波人民不要,厦门人民不要,大连人民不要,彭州人民不要,因为从来没有让人民收益。请问一下为之辩护的体制内傻叉力量,这一些发展是谁的发展,权贵官僚的发展,是吃饭财政的需要。只会给民众带来的一个硕大无朋的不定时炸弹。没有收益,却要承受被转嫁的风险。
    
     日本地震的时候,受灾的人们一点也不慌乱,那是因为人民对政府有信心。相反即使技术上很有保障的px项目,在人们的经验中,也极有可能因为政府的因素变为灾难,这种屡见不鲜,玩不起。总之,最主要的,没被表达出来的情绪,憋在嘴里的话是人们认为政府是靠不住的,萝卜都变让他们变为原子弹。公权力在历史和现实带来了无数悲剧和苦难,我们没办法都是惊弓之鸟,反正政府参与的,是个定时不定时炸弹的概率极大。
    
     说政治都是本土的。对政治暴力的使用,来自本土的社会制裁或者约束最为强大,地方自治是最体现社会制裁力的。这一些本地武警特警将永远处在本土人“追杀”清算的威胁中。对于中央部委或者军队,就较大程度脱离约束,公众舆论或者国际势力的制约,就远水难救近火。
    
      为了生存,就会发挥出极大的创造性。如厦门px事件中市民散步,不是在集中在某一个固定地点出发,而是从自己家出发,那么就有无数的生长点,就有无数的可能性,那么厦门政府无从防范。
    
     我建议形成一个江湖,作各种各样的维权,哪里出了状况,就像马蜂那样群冲过去。战斗中才能形成共同的友谊。网络上聚集蜂击。线下的到场可以少数人去。向下再向下再向下,把道义资源或者已有的民间资源,往下分享,才是出路。往上即使通往美国,都不是出路。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559109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诺奖到底是给作品还是给中共党员
·陈永苗:谁们下令要洗脑香港的未来
·改革已死 公知已亡/陈永苗
·陈永苗:来个中华民国护照抛弃国共合作
·陈永苗:大陆沦陷区的“民国党人”
·改革已死,民国当归/陈永苗
·陈永苗:改革已死,民国当归
·陈永苗:薄“风波”左右之争符号化表达困境
·维权与维稳的对撞已成政治主轴/陈永苗
·陈永苗:以超越左右的贵族心态在高层权斗
·对陈永苗《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一文的答复
·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陈永苗 (图)
·对陈永苗与博源之争的一点管窥之见/武坚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陈永苗:以屠龙刀定住倚天之剑——悼念蔡定剑先生
·陈永苗:没有政治自由,就有极端民族主义
·“先富移民”破坏了改革共识/陈永苗
·中国模式具有死亡和灾难的气息/陈永苗
·陈永苗 :从“经纬案”看必须对土地权贵进行有罪推定
·陈永苗: 莺歌海征地是央企对民众的法西斯战争
·陈永苗:“改革已死”迫使中共应牌频频发声高举改革
·陈永苗:谢长廷,你他妈的才与我们作对
·陈永苗:谢长廷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
·陈永苗:游明磊传单“恢复中华”
·陈永苗:烧南方系,就是烧掉改革幻想
·陈永苗:药家鑫案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陈永苗:温家宝与吴邦国没区别‏
·陈永苗:不仇官,则倒霉的是百姓——驳李君如
·陈永苗:盗“国”奸雄,还是政论巨子?——评秦晓
·陈永苗: 太子党秦晓,你欠我们一个道歉
·陈永苗:为什么中国政府不保护外派劳工
·陈永苗:要求政改行动,对温家宝是否苛刻?
·陈永苗:“伍皓头上扔五毛”有着后改革意义
·陈永苗:维权捆绑维稳当下获官方政治地位
·陈永苗: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更好
·陈永苗:实施域名“白名单”是工信部争权捞钱
·陈永苗:我烦透了坊间谈资与新闻泡沫
·陈永苗:从通化钢铁集团工人运动看国企改革的违宪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