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格丘山:没有出场的中国政治明星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22日 来稿)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格丘山:没有出场的中国政治明星

    前几天中国皇储习近平失踪了,他取消了一系列包括与美国国务卿在内的会见,连续二周毫无音信,引发世界媒体各种揣测和传言:有的说他背部受伤;有的称他患心脏病、中风、接受肝肿瘤手术;还有怀疑他籍病撂挑子了,因为要从和谐大师胡锦涛手中接的这个摊子实在太烂了,加上日本和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也凑热闹,咄咄逼人,真是烈火烹油,内忧加外患,习皇储可能要知难而退了;也有人猜测十八大临近,共产党党内权力斗争到了白热,联想到自古以来当皇储的凶险,刘少奇、林彪、胡耀邦也都是前车之鉴,所以习皇储可能被管治起来了。

    最悲观的估计甚至认为他活着不活着都是问题。(:)

    让我们现在回看当时哪一个说法最正确呢?应该说,每一个都对,因为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每一个说法都是有可能的,那个最后押中彩的说法和人并不一定比其他人高明。一个新闻不透明的专制国度的政府,就像一个狗笼子里关着一窝狗,里面的狗咬来咬去的,外面什么也看不到。能够知道的就是狗笼新闻发布狗每天发布的狗屁消息,譬如说黑狗咬了白狗等等,没有人相信他的胡说八道,于是出现了很多狗笼观察家的判断。有的说,是白狗咬了花狗,有的说根本就没有咬,有的说跟花狗白狗一点关系没有,是黄狗咬了赖皮狗,这种情况下说谁对谁错有什么根据呢?反正大家什么也看不见。应该说我们确切知道的只是里面狗是在咬狗,因为狗笼子震颤得很厉害,响彻着扑通扑通的声音,狗笼观察家根据扑通扑通声音的方位,音调推测出来的胡(WHO)咬了胡(WHO)都是有可能的,我们是无法反对,但是也无法证实的。

    可是海外的有些有学问的狗笼观察家不是这样想的,他们如果断言是黑狗咬了花狗,要是有人说是花狗咬了黑狗,他们就会勃然大怒,说他是受了黑狗钱的五毛。如果五毛不服气,也要顶回去,于是狗笼外面的人也像狗笼子里面的狗一样咬起来了。这大致就是现在笼内狗咬狗、笼外人吠人的每天发生的情景。

    问题是这些狗咬狗的精确性对中国老百姓的现在民生和将来的民主有什么实际意义呢?为什么这些狗笼观察家这么认真和叫劲呢?

    其实大部分狗笼观察家并不是狗笼观察家,他们的真正身份是狗笼革命家。他们梦寐以求的目的是要撤换这些狗,自己钻进去,或者像他们反复发誓的,不但狗换,连狗笼也要换,以后用玻璃狗笼子,或者换成鸟笼子,这样笼子里的咬嚼活动就透明和清楚多了。

    海外狗笼革命家又可分为二个阵营,暴力派和非暴力派。无论暴力派和非暴力派目前都没有找到有效办法将现在狗笼里的狗拖出来,自己钻进去。于是观察狗笼里的狗活动就变成狗笼革命家的主要革命活动了。虽然这些狗咬狗的活动确实无聊,狗笼观察家还是想从中发现一些与自己革命理想有关连的迹象。譬如暴力观察派会常常兴奋不已的看到狗咬狗中出现暴动迹象,断言共产党的寿命最多只剩下三个月了。(:) 民主观察派也常常会兴高彩烈的发现其中有一种狗(这条狗的名字在刘百温的烧饼歌中出现过(:))如果咬成功的话,中国的狗笼子肯定会换等等。正因为这样狗笼观察的内容常常会被赋于不寻常的意义,狗笼观察的工作也就不完全是死气沉沉而带有感情了。海外的狗笼革命家日夜睁大眼睛等待着哪天狗笼里的狗通通互相咬死,狗笼大开, 狗民敲锣打鼓迎接他们进去。有时等得不耐烦了,有些狗笼革命家也会披头散发舞蹈作祟发发“狗笼向哪里去”类的咒语,但是实际效益甚微,狗笼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纵观这种大势,本文选取不能被证明是错的都算是对的立场,尊重每个狗笼观察家的意见。不管是暴力的,还是非暴力的。具体到这个题目,就是习皇储背部受伤,心脏病、中风、接受肝肿瘤手术,籍病撂挑子不干了,或者被胡皇帝废立了,都是对的。只有一条习皇储死了,暂时划入不对,因为习皇储现在已经出来露面了。

    从历史的眼光去看,这个笼内狗咬、笼外人吠人的形势还得继续一段时候,继续到什么时候呢? 继续到中国真正的政治主角上场。

    真正的主角是谁呢?是现在在中国政坛上的九常待吗?是习近平吗?是太子党吗?是团派吗?是海外流亡者吗?是民运分子吗?是台湾政府吗? 显然都不是。

    其实这个真正的主角大家都知道,但是谁也不愿说出来,或者不肯承认,学者、 教授、官员、民运分子、学生、 市民、等等都心照不宣使尽浑身解数,让世界,让人类,只看到他们自己,中国就是他们,由他们控制,由他们学问,由他们享受,其他都是垃圾,应该忘得干干净净,或者根本不存在。

    但是就是这个发不出声音的默默存在的群体确确实实的每时每刻影响着中国,影响着世界。而且也正是它们确实改变了中国,改变了世界。虽然在充满名人英雄圣贤的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记载中, 它们连一点记载和地位都不能得到。

    它们到底是谁呢?

    它们就是上一世纪中叶, 在毛泽东的咒符下,像密密麻麻的蝗虫一样向中国政治的大厦冲去,一片片,一排排的倒下去,而更多的又冲上来,最后 用血肉躯体冲倒了国民党铜墙铁壁,让毛泽东坐上金銮殿的群体。

    它们还是用自己生产的粮食供奉中国的官僚,知识分子, 工商和城市居民,而自己挨饿受冻, 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中死了几千万,用生命和苦难催生了低效的中国工业系统和二弹卫星的群体。

    它们又是被邓小平当法宝祭到世界,扶养起全世界的老少男女,成为世界衣食父母,将世界经济结构冲击得七零八落,让中国的官员风光地树起中国经济撅起大旗的群体。

    它们为什么威力这强大呢?凭了两点,数目巨大和廉价。毛泽东用它们的生命廉价得到了政权,然后巩固了政权,邓小平利用它们的劳动力廉价搞乱了世界经济市场。使中国一夜间产生了数以千记的世界级富翁。

    二十和二十一世纪的世界政治家们恐怕怎么也想不明白,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个像蝗虫一样密密层层的对手。因为不管他们的政治才能多么杰出,他们也是没有办法让他们的人民在吃苦耐劳的能力上退到几百年以前,去与这个群体竞争的。何况,就是将他们国家死去的七姑八姨全部拼凑起来,也达不到那个群体数目的一个零头。西方人要与中国的这个群体竞争,除非他们哪天能够制造出像人一样灵活聪明的机器人。

    所以这个群体才是真正的中国国宝,是牛,是马,是羊。鲁迅说自己吃的是草,吐的是奶,纯然是自我标榜,他差之十万八千里,没有影子的事。而中国早就存在一个达到这个道德高度的巨大的群体,却被匿名藏影,无人表彰,更无人歌颂。

    中国所有寄生在这个群体上的众生相无论在才具上,在智慧上,在知识上都是没有什么可以炫耀世界的, 因为他们全部的荣耀,全部的财富,全部的成果都建立在这个巨大数目的不能发声的群体的血汗之上。

    洋鬼子也不傻,尽管中国人不提它们,他们也慢慢发现了中国的秘密所在。所以这次诺贝尔文学奖没有去奖给中国的什么教授学者什么文人,奖给了莫言。为什么呢?是因为莫言的作品具有特殊的文学魅力吗?或者莫言的故事特别动人吗?或者是莫言的作品表达了深刻的思想吗? 显然都不是,真正的原因只是因为莫言来自于这个对外国人非常神秘的巨大群体。是莫言描写了这个外国人一无所知的群体,尽管莫言给他们描写的这个图景,让他们如雾里看花,看得糊里糊涂,所以他们说莫言将现实与魔幻主义结合起来了。但是他们还是要将奖奖给这个他们看得莫名其妙的东西,因为他们实在无法忽视这个人数巨大被中国官僚和知识分子藏起来的对于世界正在起着巨大影响的魔影。现在的世界一想起中国的这个群体,脑子中恐怕就会浮起一个个莫言创作的魔幻,这一个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人莫言为了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苦心弄出来的玄虚,令熟悉中国农村的人看了啼笑皆非。

    中国狗笼的现状改变等待的正是这个群体,它是一个不公开出场的世界级的政治明星。这个国家说到底,就是一个依巨大人数农民堆积起来的国家,它们的色彩是这个国家的基色,正像基督教徒是美国的基色一样。毛泽东早就知道这个道理,当陈独秀张国焘这些洋秀才被国民党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毛泽东知道非要将这个魔头激活,他的革命才有希望。也正是这同一个毛泽东在文化革命中到处煽风点火,要大家造反,他知道这些人再闹只是小孩闹着玩,但是当农民一起来的时候,他马上就发令禁止农民进城,禁止农民武斗。他知道这个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就关不上了。

    巨大人数的中国农民是养育着中国民族的土壤,它们以它们的坚韧不拔,刻苦耐劳,像骆驼一样,驮着这个古老的国家走过一程灾难又一程灾难,它们依他们与当代政治完全脱节的习性在影响这个国家,走着它古老的路。所谓中国的一流政治强人,文化强人,常常是从这个土壤中脱颖而出,去带领这个民族走上新的苦难和短促的繁华。等到他们的子孙,虽然得到比他们好千倍的教育,而基因活力一代不如一代,慢慢被酒色财气吞没和掏空的时候,这个土壤中又会冒出新的嫩芽,慢慢长成新的草莽英雄走上中国的政治舞台。

    为什么中国社会大震撼的动力蕴涵在农民之中,而不在其他群体中呢?是不是在这个群体中的人平均智力要超越中国的其他人呢? 不是,事实是这个群体中的人的平均智力也许还低于其他的中国人的好多倍,那么为什么中国的强人反而会从这个群体中产生, 就像梦寐以求了几十年的文学诺贝尔奖最后还是靠农民去得到的呢?答案还在于它的巨大数目,正像它以它的巨大数目将世界经济搅得乱七八糟一样,它也以它的巨大数目根深蒂固的将中国这个国家绑系在它的根蒂之上。一根从荒原的十亿乱草中穿越出来的枝桠,与一个在千万温室中培育出来的茎枝,生命力孰强孰弱, 顿见高下。

    虽然中国民族的生命和动力确实蕴涵在农民之中,但是这个群体像它的坚韧不拔,刻苦耐劳一样,它与西方的文明是格格不入的, 它的专制,它的残忍,它的愚昧相形与西方的文明会时时凸显出来,它一方面在以它的韧性在与西方文明对抗,不被它们所吞没, 另一方面它也在默默地变化, 向文明靠近,它与西方文化的生存斗争,和伊斯兰教为维护生存独立的斗争, 仍旧将是这个世纪和下一世纪世界政治的主要内容。其实政治形式的分歧和斗争说到底,往往还是宗教信仰和文化习俗的生存冲突。

    我们无法预言将来出来的枭雄是毛泽东?还是朱元璋? 但是绝对不会出现华盛顿,也很难是戈巴乔夫,他会钻进狗笼中, 做些什么,天知道。 就像从农民出身的莫言将中国的农民写得不但让外国人如堕烟海,在魔幻中转昏了,连俺这个中国人都看得精疲力竭,所以或者他向西方文明靠拢, 弄出一个中国特色的民主,让大家皆大欢喜,或者也像莫言一样,弄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制度来, 让外国人如堕五里雾中,愈看愈糊涂 ,最后到了瑞典人也实在无法懂的时候, 就会以他将中国的现实与魔幻主义结合起来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狗笼的名义,给他一个诺贝尔奖和平奖。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601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格丘山:中国变天亟需日本帮助
·格丘山:中国全面进入掰谎时代 (图)
·格丘山: 上帝审判柴玲
·格丘山: 社会主义经济学初探(:)
·格丘山:侏懦时代和缩头乌龟政治
·格丘山: 迷失了的东方美德 (图)
·格丘山:一个历史罕有的锲机走掉了
·格丘山: 明镜已被鹰叼去 (图)
·格丘山: 我与大雁的一段故事 (图)
·格丘山 :我能不能见到中国人认错的一天? (图)
·格丘山: 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
·格丘山: 在女儿出生的日子里
·格丘山: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图)
·格丘山: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图)
·格丘山: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格丘山:难忘的一九七九 (图)
·格丘山 : 中美大战(爆笑,泪涕 ) (图)
·格丘山 :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格丘山:残忍的中国社会
·格丘山:陈光诚应该留在中国
·格丘山: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图)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格丘山:为党请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