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致苏州作家朱树谈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6日 来稿)
     朱樹仁兄如晤:
    
     最近幾封來信均收悉,遵兄所囑患病「要多休息」,在康復醫院强化鍛煉之暇,九月有急事時曾給《前哨》總編劉達友等朋友的信,興趣所至胡亂塗㸃時局短評,主要預測習近平登上大位後的政改行軍圖和時間表,有些也曾加發於您一併知情,參考分享。

    
     一、關于莫言榮獲2012年度諾貝爾文學獎,海外、港台和大陸本土一樣,見智見仁,各執其詞,褒貶不一,喜憂參半。您已說及,莫言得文學諾奬,讀者評論不一,引起波灡。吾兄一針見血:「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轟動海内外,但是否代表中國當代文學的最高水平呢?何况他的思想和藝術水平每况愈下,一部不如一部」!我在這𥚃簡略介紹,與國内文學界朋友交流資訊。
    
     官方當然興高釆烈,李長春賀信旨在吹捧成黨國的「勝利」,這與封鎖法國華人高行健榮獲2000 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喜訊,不可同日而語;這也同獲得2010年諾貝爾和平奬殊榮的劉曉波,竟把他被冤判11年徒刑,押入遼寜黑牢,更是天壤之别。莫言本人雖然聲稱,「這是文學的勝利,不是政治的勝利」,但是左右两翼還是都從政治上解讀。有論者説,這是瑞典文學院評委「討好北京」,是對已把諾奬授予高、劉的「平𧗾」,而祇能把呼聲高出一籌的日本村上春樹,押後到明年了。文學及諾奬評選,除了作家著名及其作品風格好,以及瑞典文和英文版系統介紹從而影響力大之外,的確常見政治的介入。
    
     莫言先生無疑是位重量級作家。三十多年來,他的小説寫得比較好的,從成名作短篇小説《透明的紅蘿卜》,到獲矛盾文學奬的中篇小説《蛙》,再到長篇小説《红高粱家族》、《豐乳臀肥》、《幸福時光》、《生死疲勞》、《檀香刑》、《白棉花》和《酒國》等等。雖然難免粗糙,但能摻和歷史,圍繞人和土地,鄉土味重,特色鮮明。也就是説,有尋根味。諾奬評委會矮中拔長,給出的冠冕堂皇理由稱,他「將魔幻現實主義與民間故事、歷史與當代社会融合在一起」。莫言摘冠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他本人也「狂喜並惶恐」着。
    
     但是,莫言並非在中國文壇頂尖的代表人物,比他優異至少伯仲之間的大有人在,例如當下的陸天明、嚴歌岺、陳村、王安憶、賈凹平、韓少功、張賢亮、張抗抗、蘇童、余華、二月河等等,他尚未達到領軍先鋒的崇高位階。當然,對他獲此世界大獎,中國境内首位摘冠這個里程碑,應予祝賀!當今世界,不論做甚麽事,做經貿生意也罷,還是體育比賽,在中國更「突出政治」,甚至結婚(晚婚)生兒育女(一胎),都是政治化的。西方評奬也是由人來選的,出現政治影子並不奇怪。就連中共環球時報也説,諾貝爾獎「有政治化傾向」,「這項决定會是諾貝爾委員會2010年頒發和平奬給劉曉波後,嘗試緩和與中國關係的徵兆」。
    
     批評莫言先生的,目前主要四㸃:
    
     一是2009年10月德國第61届法蘭克福國際書展。異議作家戴晴、貝嶺和徐星等應東道主邀請與會並發言,莫言當時竟帶頭隨中共國務院新聞出版的高官一道集體退場,以示「抗議」,如此泛政治化的不文明行為,大跌國際筆會和世界媒體的眼鏡,受到廣泛抨擊報道的新聞熱㸃。習近平赴德参加國際書展開幕前夕,我曾發表《致習近平先生的公開信》,其中提及此節,期盼他約束部下收斂,不要再出格。所幸貝嶺受中共高㱘事件廣為報道傳播後,法蘭克福書展主席公開向貝嶺道歉,中方也就没有再出洋相,而主辦中方為主賓國的德國書展中國部主任,在書展閉幕當天即被撒職惩處。
    
     在此第61届國際書展會上,我也見到莫言等人,對他們雖未嗤之以鼻,郤也不打招呼。高行健、艾未未、仲維光、馬建等等二十多位著名異議作家、詩人、藝術家和學者,應邀與會或分塲演講,未聞與中共官方的莫言他們見面碰撞。我某次與戴晴同座,對她當面表示聲援,彼此歷來都是反對禍國殃民的長江三峡大壩,短暫交流。具嶺兄是我旅台科硏學弟,二十多年老友,以及陳邁平(萬之)等君,參觀書展期間毎天常見面敍話。
    
     説到萬之兄,您可能不甚瞭解,他是繼著名詩人貝嶺創立國際中文筆會接任秘書長的,江蘇常熟人,八十年代初已是北京成名作家,不久留學瑞典。我的祖先是從常熟遷到長江對岸海門的,吾兄世居姑蘇,而常熟屬于蘇州也,所以我們其實皆為老鄉。明清两朝,蘇州出了五十四位狀元,盛產江南才子,舉世公認。光緒帝師翁同龢大學士是常熟人氏,余堂曾祖父張謇公高中清末狀元,除了其恩師翁老主要是惜才外,亦念同鄉之誼。三十多年,吾兄創作二十多部大型文學劇本,文學底藴水準並不遜於莫言,就是其中佼佼者。可惜没有舞台演出,粉絲力捧,也没有譯成多種外文推介,命運欠佳。老哥相信兄弟預言:「一旦塑造蔣百里形像的話劇,登上環球舞台,才會轟動天下」!
    
     至于説到莫言能獲文學諾奬,瑞典漢學家陳安娜首先把莫言作品翻譯瑞典文出版,這是第一個門檻,功不可沒。陳安娜教授,正是萬之兄的夫人,隨夫姓陳,是我們蘇州的洋媳婦。她先後譯著莫言的《紅高粱家族》、《天堂蒜台之歌》、《蛙》和《生死疲勞》這四部代表作,而瑞典文學院評獎首先看重瑞典文版的書。美國著名漢學家、翻譯家葛浩元先生接棒,把莫言多部小説譯作英文版,系統介紹,也是勞苦功高。關鍵人物,文學諾獎評委主席、瑞典文學院院長馬悦然教授對莫言的親睞。馬夫人是成都的川妹子,由于12年前把文學諾奬頒授法國華人高行健先生,中共政府拒絶馬悦然入境訪華,而今把諾奬發給中共作家莫言同志,如此厚重「大禮」,馬悦然伉儷當可自由往返中國大陸了,拭目以待。
    
     二是莫言漠視劉曉波先生獲得2010年諾貝爾和平奬。當有記者作家如崔衛平女士,就劉得諾奬電話採訪他時,莫言是唯一表示對此「不作評論」,借口「家中有客」而掛斷電話。他對身陷囹圄的作家曉波,當然没有片言隻語的同情。由此又引起文學界近两年來,對這位「御用文人」的不满批評。不過,莫言畢竟聰明圓滑,善于公關應付危機,他十月十二日在其山東高密家鄉的新聞發佈會上,終於發聲呼籲釋放劉曉波了。莫言回答記者提問時説:「八十年代讀過他的文學作品,我對他後來的很多活動都不太了解。但是,我現在希望他能够儘早地獲得自由、儘早地能够健康地獲得他的自由。然後,我覺得他完全可以硏究他的政治,硏究他的社會體制」。
    
     莫言表態聲援同獲諾獎的劉曉波,避免了一個多月後,他到斯得哥爾摩領奬時,面對衆多國際傳媒追問此節的尴尬。莫言今挾文學諾奬雄主的氣勢,北京當局奈何不了他講此真話。而且屆時中共十八大已閉幕,習近平先生登上了層峰高位,爾况温家寳先生還在總理任上,對此自會理解。政治局新常委會果真有政治智慧和决斷力的話,乾脆讓劉曉波同時與莫言聯袂到歐洲,劉去奥斯陸領他的和平諾奬,切莫如昂山素姬被迫拖了25年之久,並以此為社會轉型的契機,啓動政治體制改革,不失為中國進歩的新政佳話。
    
     三是莫言手抄僵屍毛澤東七十年前《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毛的這篇講話內容是要求文藝為政治服務,是扣在大陸文藝界人士頭上的緊箍咒。參與抄寫的大陸一百多位犬儒作家,被批評「奴顏婢膝」、「喪失骨氣」、「好了傷疤忘了痛」。2010年3月,莫言接受美國《時代雜誌》專訪時,否認審查制度會對文學創作帶來負面影響。他說審查制度下,作家學會了怎樣寫得更含蓄、更委婉。對他來說,這才符合美學原則。他認為那些正面描寫現代社會問題的作品大都不值一顧。而莫言昨在回應記者提問,他跟中共的關係是否過於密切時,没有否認跟共産黨關係不密切,祇是説「自己的小説是大於政治的,自己作品寫人的情感、人的命運,早已突破了這種階級和政治的界限」。他强調「自己得這個獎是文學的勝利,不是政治的勝利。自己因為文學而獲得了這個獎項」。他還强調「文學獎不是政治奬,作家不為黨派服務」。在我看來,一位中共黨員作家,半官方的作恊副主席,又是中共作恊黨組副書記,他末句「作家不為黨派服務」,言不由衷。不是嗎?他接著為手寫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還在自辯,竟稱主題為中共政治服務的毛講話有「合理部份」,有些是他「認可的」,並不後悔,可見一斑。
    
     十月十二日當天,中国大陸異議人士紛紛表示,諾貝爾文學奬頒莫言,是替中國共産黨中国控制創作開脱的可耻行徑。艾未未指責莫言是官方走狗,他告訴法新社:「莫言會一直站在權力那邊,他没有一㸃個性」。艾未未也指控中国政府雙重標準:「中國國内永遠看不見」其他赢得諾貝爾獎中國人的名字,顯然是指達賴、劉曉波和高行健。魏京生也告訴法新社:「頒這個獎是為討好共產黨政權,因此不值一提。」余杰稱莫言獲獎是「諾貝爾文學獎史上最大丑聞」。他對德國之聲説:「這個抄寫毛澤東延安演講稿、贊美毛澤東的作家,竟然也可獲獎━━毛澤東屠殺的人數,超過斯大林和希特勒」。一批作家發表《公開信》,還例舉了其他一些事實,來說明莫言並沒有堅守作為一個作家的良知底線。公開信還說,在「文學脫離政治」這樣一個並不靠譜的藉口之下,將本來備受尊敬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莫言這樣一個身上充滿紅色基因、讚美中共體制、摒棄良知、道德冷漠的作家,這是對中國民間社會的侮辱,對人權和自由價值的背離和對勇氣、良知的詛咒。目前這封公開信的一批簽名者,有古川、北風、夏業良、余傑、孫寶強、六四受難者、陳永苗、張林、蘇雨桐、郭保羅、蒲文昕等。而前一天原法廣中文部主任吳葆璋先生也認為,通過這次頒獎,應該看到諾貝爾文學獎已經成為國際政治交易的產物了。
    
     四是莫言詩挺薄熙來和吹捧「重慶模式」,犬儒型人物獲獎令諾貝爾獎蒙羞。
    
     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引發正直的知識份子一片嘩然。2010年3月29日至4月4日,中國作協副主席莫言等250人,在重慶豪華游的陳年舊事,被人們再一次翻炒。
    
     當時處於大旱災區的重慶災情十分嚴重,而作協的作家們卻花天酒地享受重慶市政府的免費款待。對此,作家閻延文寫博怒斥作協:「一向被國家斥巨資和正部級行政級別高額供養,面對災情卻如此不關痛癢,極盡揮霍,在旱情嚴重的災區召開250人豪華年會,不僅入住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一席宴更吃盡數萬名小學生的捐款。」
    
     薄熙來耗費巨資,顯然另有用意,收買作協為其「唱紅打黑」的「重慶模式」宣傳推廣。薄熙來為此提出五項任務:要與中國作協合作編一百個故事、辦一台重慶版「春晚」、寫一部小說及一百首詩等。莫言挺薄熙來的言行,成為民眾的笑料和談資。
    
     莫言帶頭,去年力挺重慶的打油詩,近日被民眾翻出來後,在網絡上走紅:「唱紅打黑聲勢隆,舉國翹首望重慶。白蛛吐絲真網蟲,黑馬竄稀假憤青。為文蔑視左右黨,當官珍惜前後名。中流砥柱君子格,丹崖如火照嘉陵。」
    
     雜文家王若谷對此評論道,莫言此詩,歌頌日薄西山的詩歌,暴露了他的政治素質和底細,竟然如此之低,讓人瞠目結舌!莫言此詩,非驢非馬,作為諾獎得主,他的中文和詩歌功底,也是貽笑大方,讓人不能不嗤之以鼻!
    
     二、關於紀念先哲蔣百里將軍誕辰130週年的文章和劇本。
    
     去年十月,我發表紀念辛亥革命、慶祝中華民國誔生一百週年的文稿,其中主要是《讓文豪軍神蔣百里從歷史迷霧中走出來》、《請還蔣百里蔣慰堂父子應有的歷史地位》两篇長文。(原文博訊網首發,方才作者從谷歌搜索回來的)現今因我中風癱瘓,白天大多時間去康復醫院,强化理療鍛煉,疲勞且累,左擘疼痛,而且單手寫字,實在不便,正如莫言所言的「生死疲勞」,故而不另撰紀文了。
    
     年前拜托吾兄創作蔣百里劇本,吾兄在母病丁憂和自身患病之際,不負令堂大人生前「一定要寫好蔣百里」的遺囑,趕出了五幕話劇軍神文宗蔣百里,令人感佩。想來方震在天之靈,尤其百里後人,也會欽佩吾兄義舉,很感激的。余轉吾兄華翰,百里曾孫學嗚兄惠書,「感念朱先生文宣歷史人物蔣百里事功,昭示後人以史為鑑,勿忘中華來路,期可善往」。我的文題稱《文豪軍神蔣百里》,兄的劇本名曰《軍神文宗蔣百里》,異曲同工,但您改得更加恰如其分。至于學嗚曾謙議改為「書生將軍」,那太俗套,而當下叫知識份子的「書生」,數以千萬計,多如牛毛;民國百年,包括北洋、國共的「將軍」,成千上萬,汗牛充數。但在近代中國史上,堪稱既軍神又文宗的,僅蔣公百里一人,捨此尚無第二!
    
     令堂大人,駕鶴昇天,吾兄悲哀,感同身受。您的家世,與我相近:令尊生前,相同家父,都是右派,中共之敵,慘遭迫害,壯年早逝。貴我母親,堅强不屈,賢恵大度,兒女各五,以德育人,拉扯長大。存活嵗數,也是一樣,家母仙逝,亦92嵗。晚年不同,也有差異:家母八十六嵗高龄,尚且两度蒙難納粹中共黑獄,我在港澳前沿,與中共軍警鬥智較量,終於救母脱險,安抵荷蘭,苦儘甘來,歡度晚年,從不生病,無疾而終;令堂晚年,所幸没有牢獄之災,但受病魔折磨,悲惨痛楚,為人之子,自然哀傷欲絶。母愛,這是世上最偉大的!就連莫言,他的《豐乳肥臂》,書中主人公,寫的正是他的母親。他還寫了《姑母的寳刀》呐!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中共治下,人間地獄。山水還在,人文尚存,長江東流,永遠入海。錢塘江潮,依然百里!關於吾兄創作的百里文學劇本,擬就更正序言中筆誤的一段話,以及增添必要的其嗣子蔣復璁院長、副官蔣緯國將軍等歷史人物結構,初步提些修改意見,敬請斟酌。
    
     (以上病中斷斷續續,匆寫於近日傍晚前後)
    
     夜深了,姑且扯到這𥚃,明後天,續談吧!
    
     張英 頓首
     十月十四日塗於病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808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从鲁迅到莫言——中国人的诺贝尔奖之路/彼岸风
·曹长青:莫言得诺奖不是坏事
·廖亦武与莫言的区别:叛离诗人与官方作家/彭涛
·洪哲胜:让我们理性地对待莫言──回应中国民间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解了系在中共颈上的铃/彭涛
·解龙将军:军官莫言有没有参与六四大屠杀?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平中要
·莫言诺奖 休谈政治/胡赛萌
·莫言笔下去势男性描写及“悍妻懦夫”的模式建构/高泓
·谢选骏:莫言获奖是中国的经济奇迹
·拿什么来拯救问题干部的道德操守/莫言
·《生死疲劳》获长篇小说奖:莫言“作家不能太富贵”
·介绍莫言的《生死疲劳》/周晋
·铁流: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
·陈光标自称在北京二环内有2处别墅 愿送莫言其中一处 (图)
·莫言将用汉语发表获奖词 称会借鉴历届演讲稿
·中国唯一的小说家不是莫言,是郭敬明
·莫言:书读不多才想像力丰富 (图)
·莫言真敢说:89年六四后就不再相信共产党 (图)
·莫言被记者逼问中日关系 称非常尊重村上春树 (图)
·得奖不好吗?民间人士公开抗议莫言获诺奖 (图)
·莫言称钓鱼岛应该搁置 中国愤青怒了! (图)
·莫言作品收入中学教材 高中生消化不了?
·央视专访莫言:您幸福吗?莫言:我不知道(视频) (图)
·民间人士反对莫言获奖——致瑞典文学院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公开信(二)
·莫言罕见与张艺谋巩俐半裸照曝光 (图)
·莫言专访:传统文学失去主导地位或因质量下降
·莫言作品将收录语文课本 网友预测莫言上春晚
·张艺谋祝贺莫言获诺贝尔奖:25年前,哪里想过今天
·莫言瑞典译者称诺奖评委不光看瑞典文
·媒体称莫言曾多次反对政府修缮其旧居
·莫言上月起手机基本关机 专心文集10月底将面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