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河殇》的蔚蓝色冲到了钓鱼岛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2年10月5日的新闻说,“中国七战舰突破第一岛链”:近来,中国在钓鱼岛海域动作频繁,继海监密集出动外,中国海军于10月4日派出由七艘战舰组成的编队前往附近海域。
    
    《河殇》鼓吹的的蔚蓝色,就这样来到了中国?
    
    令人激动的消息说: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在4日发布消息称,当天下午6点至7点前后,中国海军的七艘舰只通过冲绳县宫古岛东北约110公里的海域驶向了太平洋,当时舰只位于钓鱼岛东面约200公里处。日方称,这是中国海军在2012年内第四次开进该海域;中国军舰通过的海域是公海,在国际法上没有问题。中国军舰曾于6月从太平洋经同一海域进入东海。这是9月日本政府将尖阁诸岛国有化后中国军舰首次穿越该海域。日本防卫省表示,正在分析中国海军此举的意图。
    
    发现中国舰队的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矶”(Isoyuki)号护卫舰。据该舰舰员报告,中国海军共派出了包括驱逐舰、护卫舰在内的七艘各型舰艇。日舰发现中国舰队时,中方舰艇正在距离钓鱼岛200公里的海域。此后,中国海军的七艘舰只通过冲绳县宫古岛东北约110公里的海域并驶入了太平洋。
    
    …………
    
    “中国七战舰突破第一岛链”与《河殇》的蔚蓝色有何关系?
    
    “中国七战舰突破第一岛链”是一个“争取海权的行动”;《河殇》的蔚蓝色则是一个“争取海权的公告”。
    
    电视政论片《河殇》的第六集《蔚蓝色》,一般被视为“西方文明”、“民主政治”甚至“基督教”的象征。这是片面的,因为它忽略了《蔚蓝色》的第一要义是海权,而“西方文明”和“民主政治”不过是海权的结果。
    
    例如,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事件过后不久,硝烟弥漫的北京城,召开了一次“批判自由化座谈会”,就是这一片面观点的写照,其主题发言就充满了党八股的胡言乱语说:
    
    “在前一段社会上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的影响下,《中国青年论坛》今年第一期发表了题为 《意识形态的神话与现实》的文章,这是本刊工作中的重大失误。这篇文章中散布的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观点,在读者中造成了不良影响。为肃清流毒,本刊邀请了我院部分同志,召开了一次批判这篇文章的座谈会。现将与会者的发 言稿发表,以清除这篇文章在读者中造成的恶劣影响。”
    
    在会议上,著名史学家刘明翰教授化名文日羽发表了《否定基本原则、 全盘西化的鼓噪——评谢选骏的“学术化”和“蔚蓝色”》曰:
    
    [
    
    《中国青年论坛》今年1期上,刊登过谢选骏的《意识形态的神话与现实》,这是篇直接反对我国基本原则,有严重政治错误的文章。现结合他的作品《河殇》第六集“蔚蓝色”中的一些观点,一并加以评折。
    
    (一)
    
    谢选骏文章的主旨与要害是什么呢?
    
    谢选骏文章的侧重点为直接诋毁和否定马克思主义。在谢文中,竟把意识形态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同义语。他认为,马克思主义“在革命斗争年代曾是有效的”,而在文革“前后的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内”, 是处于“低效的甚至无效的”状态。他对马克思主义的现状加以诋毁,并归纳为三点,即:
    
    1、靠“权力与神话”来支持;
    
    2、“只会念经而无法重获社会影响力”;
    
    3、业已“软化”,呈现“不可逆转的腐败趋势”。
    
    谢选骏进而总结为:“失效的意识形态的独尊地位受到挑战”,“意识形态的变革已成为一项无法回避的历史任务。”在他看来,人们信仰马克思主义的“虚幻的帷幕终于落下”。目前马列主义“鼓励人心的效能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于是谢文在“意识形态学术化”的幌子下,为“意识形态的更新”开出了四剂“药方”。
    
    即:
    
    1、“破除意识形态的神话”。他认为:马克思主义不是指导思想,而是工具:社会主义并不是救中国的奋斗目标,只是“被使用的意识形态工具”;
    
    2、“把‘富国强兵’作为现代化的指标、作为高于一切意识形态分歧的民族目标”,这样一来,自然地抛弃了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的目标;
    
    3、鼓吹“意识形态的多元性”,把马克思主义只作为是学派之一,主张“以理性态度和科学方法确保多种意识形态共存互补的平衡机制”;
    
    4、实行“政教分离”的原则。反对“意识形态的权力化”,废除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要充分保障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异端的权利”。归根结底,就是要废除马克思主义,免得这个“特定的意识形态本身的万古长青,一成不变”(谢选骏语)。
    
    
    (二)
    
    谢文在诽谤社会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过程中,把中国意识形态的历史,划分为“两个基本的周期:学术化时期与信仰化时期”。
    
    这是明显地违背历史实际。首先,什么叫“信仰化”、“学术化”?在概念上便不通。其次,在“儒学意识形态的第二个学术化时期”,900余年说成是“三教合一”的“文化大交融时代”;称北宋时代是“道教占了绝对优势”……等等,均与史实不符。其实,魏晋时玄学兴起后,便有反玄学的斗争、隋唐时期,佛、道、儒虽有互相渗透的一面,但相互斗争十分激烈,
    地位互有升降。北宋时程、朱理学与陈、叶反理学钓斗争是无论如何也不该忽略的。
    
    综观谢的一些文章,使人们明显地感到他们总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指手划脚,经常惯用的是“圣杰贤达”之流的“救世主”语言。他一方面想要“启蒙”人民,另一面又把中华民族和黄河文明贬得一无是处,这在《河殇》第六集《蔚兰色》中更为明显,谢的矛头所向乃是我国立国之本的基本原则,目的是从根本上改变我国的发展道路。
    
    
    (三)
    
    谢文的“学术化”,其主要意图是鼓吹中国应走“蔚蓝
    色”道路,亦即全盘西化;他早在《河殇》中就反复讲过,没有任何别的路可走,只有一条“蔚蓝色”通路。
    
    谢文在结尾时也言简意赅地说道:“现在已有许多危兆……,(中国的出路)非此(意识形态的学术化)莫属。”这里所概括的“此”,即指放弃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
    
    写到这里,该联系一下他在《河殇》中的观点了。一年前(1988年),早在“河殇热”时,谢便在第六集《蔚蓝色》中断言:
    
    “肆虐的黄河不能教给我们,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意识。”
    
    “这片土黄色的大地不能教给我们,什么是真正的科学精神。”
    
    “黄土和黄河,已经孕育不了新的文化。”
    
    谢毫不含糊地道出了他的结论:
    
    “只有当蔚兰色的海风终于化为雨水,重新滋润这片干旱的黄土地时,……才有可能使巨大的黄土高原重新获得生机。”
    
    且住!在这里我们万万不可忽视的有两点:一是“才有可能”,二是两处提到“重新”。
    
    所谓“才有可能”, 强调的是唯有蓝色文明——资本主义文明,亦即全盘西化,废除社会主义制度,才是中国的唯一出路,对于这一大片干涸了的“黄土地”,其它任何路子均无可能。
    
    所谓“重新滋润”,无疑是美化自鸦片战争后百年来西方列强对中国一系列的侵略、践踏和奴役,都是“滋润”了,否则无从谈起欢迎蔚蓝色海风的重新到来!
    
    
    (四)
    
    谢文所叫嚷的马克思主义“软化”、“无效”和“逆转”等奇谈怪论,乃是近年来我国资产阶级自由化合唱队中的一曲。其实,关于坚持立国之本的四项基本原则,关于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等,早已载入中国公民人人必须遵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庄严的宪法之中,是任何人所改变不了的。
    
    对于刘明翰刘明涵教授的上述批判,马列主义专业的刘书林讲师也随声附和说:“《中国青年论坛》1989年1期上,刊载了一位神话学者的文章,《意识形态的神话与现实》。作者是《河殇》的作者之一,如果人们通过《河殇》那扑朔迷离的文字无法理解这位神话学者对龙、对长城、对黄河、对黄土地何以有那样愤恨之情,那么,通过这篇《神话》,人们却不难发现它的真谛。”
    
    
    ]
    
    (以上内容录自《中国青年论坛》1989年4-5期合刊)
    
    
    上面这些党八股完全不懂:《河殇》的蔚蓝色所隐喻的“西方文明”、“民主政治”,其实是表面的,蔚蓝色的真实含义是“海权”,这不仅从“黄河入海流”的直观中一清二楚,而且《河殇》的行文中也确实多有“海权”一词的运用:
    
    [
    
    
    1、战国时代的楚国和齐国,曾是强于秦国的“世界大国”;无论是齐文化还是楚文化,在很大程度上都带有中国海洋文化特点。但最终统一中国的是来自内陆腹地的骑马民族的力量。只是秦的统一,并未永远结束中国内部的海权与陆权之争,而是掀开了新的一页:亚洲地中海南部的海洋文化,和亚洲北部内陆强权的斗争。这时,形势从北中国的东(海洋文化)、西(内陆文化)之争,转为整个亚洲地中海区的南(海洋文化)、北(内陆文化)之争,其表现形式就是秦朝向楚国以南的百越地区伸展势力并最终将之殖民同化。 (《河殇解说词第一稿》)
    
    2、是海权导致了民主革命。因此,决定文化现代化能否成功的,是现代公民的心灵蔚蓝化到什么程度。这不仅是近代的启示。早在古希腊时代,雅典的民主制度,就正是伴随着雅典海上权力的建设一同兴起的。文艺复兴则与威尼斯、热内亚的海洋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而相对的,内陆国家的斯巴达、罗马等强权,则有更多的专制倾向。当然,和内陆腹地的专制的中国比起来,半岛地区更为内陆形态的斯巴达和罗马,也还是实行了一种在阶级内部平等合作的贵族统治。在东方,也就是在西欧以外的整个世界,由于海权的萎缩,由于海上活动缺乏不依赖内陆强权的独立性,民主的秩序,也就姗姗来迟。(《河殇解说词第一稿》)
    
    3、处在欧亚非之间三角地带的那个地中海区域,陆权和海权、内陆文化与海洋文化的差别,早在三千年前就有符号资料予以记录了。在克里特岛上的米诺斯文明那里,我们见到与现代世界极为相似的生活情调,那里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非常富于近代特征,连抽水马桶等生活设施都应有尽有--因为克里特与现代西方文明,同属海权国家的类型。但就是在同一个时代,不论是克里特岛以东的两河流域,还是在克里特岛以南的尼罗河流域,由于那里陆权因素压倒了海权,因而内陆文化的特点也要强于海岸文化。从而形成了“东方专制主义”。(《河殇解说词第一稿》)
    
    4、生命的星球是蔚蓝色的星球。地球上的一切生命得以生存的大气和水,使地球成为蔚蓝色的星体。覆盖了地球表面十分之七的大海,也是蔚蓝色的。
      大海本来就是人的故乡。在地球的突变中,大海曾经庇佑和延续了人类祖先的生命。后来,当人类重新回到大陆的时候,他反而不适应了。为了战胜陌生的环境与内心的恐惧,人类被迫极力发展自己的后天适应性,从而创造了文明,同时也完成了人本身的进化过程。复活节岛上的这些石像,告诉我们一万年以前,在太平洋上就活跃着一个古老而有活力的航海文明。这些今天看起来简陋不堪的航海工具,把人类从陆地上又重新载回海中。是什么信念支持着这些原始人去横渡至今仍使人视为畏途的大海呢?在这些原始人的航海活动同哥伦布和麦哲仑那创立人类新纪元的伟大航行之间,我们能不能听见人类命运的宏伟旋律呢?
      正是由于这种持续不衰的航海生活的存在,人类的文明才分成了内陆文明和海洋文明两大单元。这是一个濒临西太平洋的国家,同时,它有雄踞在欧亚大陆的东部。它的躯体是黄色的,它那像脊柱一样拱起的大河,也是黄色的。我们看到这条河姆渡遗址出土的木船,就仿佛看到了遥远的中华文明的源头荡漾着蔚蓝色的波光。
      但是,早在神话时代,来自黄河中游的黄土区的内陆文明,已经在不断征服下游和沿海地区了。今天,我们还能从黄帝大战炎帝和蚩尤的故事里,听到这历史深处的朦胧声音。后来,周王朝对殷商的征服,证明这股来自内陆腹地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到了战国晚期发生的楚败于秦的史诗般的战争,可以说是以小麦作为粮食,用战车作战,并且是受到了游牧民族和波斯文化影响的黄色文明,最终战胜了以大米作粮食,懂得利用大船和水上作战,并且是受到东南亚和太平洋文化影响的蔚蓝色文明。
      这个内陆文明的历史性胜利,是无论屈原那种抢天哭地的悲歌,还是西楚霸王那种地动山摇的反抗,都无法遏止的。蔚蓝色的隐退,埋伏下一个民族和一种文明日后衰退的命运。
      太平洋来千古不息的蓝色波涛,一直在默默地召唤这个躺在大陆上的古老民族,偶尔也引起过它的激动,把它的航船一直牵到波斯湾和阿拉伯半岛。然而,蔚蓝色海洋的吸引力,比起那黄色的土地来,毕竟要微弱多了。使那黄色文明具有巨大凝聚力的奥秘,就在于儒家文化在这片土地上逐渐取得了独尊的地位。(《河殇解说词》)
    
    ]
    
    可以说,党八股忽视《河殇》的海权思想,是为了突出阶级斗争的观点,结果把中国民族向海洋争取生存空间的努力,污蔑为“资产阶级自由化”。这就是英国人、俄国人、日本人一直从事的中国政策:把中国封杀在内陆、封杀在黄土高原的不毛之地。
    
    但是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国家面向海洋的冲动是很难封死的。
    
    《河殇》遭到扼杀之后二十四年(1988——2012年),整整的两纪之后,新闻报道说:《海军巡弋钓鱼岛,揭中国欲转向海洋》。
    
    古人认为:岁星(木星)绕地球一周约需十二年,故古称十二年为一纪。《国语·晋语四》:“文公在狄十二年,狐偃曰:‘蓄力一纪,可以远矣。’”韦昭注:“十二年,岁星一周为一纪。”
    
    蓄力一纪,可以远矣。何况现在《河殇》已经两纪了。
    
    中国海军于2012年9月27日证实了此前外界于20日前后风传的“两艘中国军舰”开赴钓鱼岛海域一事,加上近期中国海军航空母舰的入役,以往仅具备相应近海能力的中国海军已经初具远洋能力,并开始尝试在敏感区域突破“第一岛链”。中国军方此举是中国陆地勘界工作基本完成后将重心转移到海洋上的结果,也是在近几十年来周边形势发生较大转变的情况下调整建军思路的产物,中国为了改变其传统大陆国家的形象,也必须在海洋上有所作为,而在钓鱼岛附近的行动正可以体现这一点。
    
    有分析家指出:中国为了保护“海上边境”需要整军经武。众所周知,中国有着长达22,117公里的陆上边境线和更为广阔的海上边境,与其接壤的14个陆上邻国和六个海上邻国都和该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领土争议和边界纠纷。近十几年来,中国政府尽管仍在藏南等地区与印度等陆上邻国保持对抗态势,可必须指出的是,中国已经借助其自身外交努力和强大的陆军实力解决了绝大多数的陆上边境勘界问题,就在2010年时,中国还从塔吉克斯坦处取得了约1,158平方公里的争议领土,而随着“上合组织”体系的确立,中国的陆上边境问题基本上已得到了有效的解决。
    
    可相对于有陆军作为最终后盾的陆上边境问题,中国在海洋问题上就显得有些不得要领。而这与中国海军、空军建设的薄弱有很大程度的关系。尽管中国政府曾经采用过军事手段在南中国海上维护过领土权益。但目前越南、菲律宾蚕食南沙,韩国觊觎苏岩礁,日本窃据钓鱼岛的现实已经令此前装备亟待更新换代的中国海、空军认识到了差距。中国要在海上领土问题上有所作为的话,没有海军和空军的支持是不足以解决问题的。于是,当陆地边界问题基本上可暂告一段落时,海洋边界问题所引发的海、空军建设问题就浮出水面了。尽管中国在解决领土纠纷问题时始终偏重使用稳健的外交手段,可无论是中国在2012年4月10日发生的黄岩岛事件中通过与菲律宾的对峙,以及早些年在南沙与越南发生的海战,这些事件背后无不有着中国海军及空军等的助力。
    
    目前,因石原慎太郎(Shintaoro Ishihara)和日本政府先后宣布“买岛”而起的钓鱼岛问题就已经成为了日益重要的中国海上领土问题中的焦点。中国军方指出,在钓岛海域内进行“例行战备巡逻和训练,是完全正当的、合法的”的行为,为此中方就在20日前后派出包括军舰在内的船只前往钓鱼岛海域。这一态度也显示出中方在继续使用外交手段之下,为体现钓鱼岛问题已成当前海洋领土的重心,便开始调整思路,并试图用一种与以往所不同的手段。而体现这一手段的正是目前已经初具远洋能力的中国海军和与之协同的中国空军。
    
    还有有分析家指出:世易时移,逼迫中国从陆地走进海洋。事实上,作为一个传统的大陆国家,中国选择用海军舰船开进钓鱼岛海域的做法来体现其“蓝水”(即远洋)能力也是一种不得已的表现。自上世纪中期以来,中国所面临的客观环境迫使其军队必须依据周边情势来决定建军的大方向。自上世纪60年代中苏两国交恶以来,苏联直到1991年解体前,在中国的东北与西北边境就布置了67.5万的常备军,苏军驻扎在亚洲的127万士兵、14,300辆坦克和4,200架战机也随时可以对中国进行“闪电战”式的毁灭性打击。为此,中国长期以来的建军思想就以“大陆军主义”为指导,陆军和导弹部队的建设得到了较多的资源倾斜。于是,在中苏两国对峙期间,中国便不得不部署重兵,仅东北工业地带就长期维持着200万的陆军部队。但随着苏联的解体,中国在东北及西北边境的潜在威胁便突然消失了,西方国家自1989年以来对中国也不像20世纪80年代初那样“友好”了。以中美“和平典范”(Peace Pearl)项目的最终流产为标志,曾在中美建交前后一度成为历史名词的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又逐渐恢复了它们原有的作用。
    
    90年代初的海湾战争令中国发现了传统陆军思维在现代战争之下会遭遇惨重损失。因此,中国在这一时期就把建军的重心转向了海、空军的建设。在这一思路的引导下,中国自1995年以来先后裁减了70万部队,陆军的比例也随之下降,而海、空军的建设均得到了加强。中国海军自2005年以来对“辽宁”号航空母舰的建设可算是其中最好的注脚,而该舰舰徽上作为背景的地球正体现了中国军方进出远洋的志向。当然,仅仅一艘航母的入役并不能完全反映中国海、空两军在近年来的根本性变化。自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空军的进步是极为显著的,以2006年自主研制的歼10投入现役为标志,随着歼20和歼31两种最新锐隐形战机在2011年和2012年的亮相,加之可搭载在“辽宁”号上的歼15型的试制成功,中国空军及其配套力量已经可以满足从国土防卫到承担一定攻击性任务的需求。
    
    相对于空军力量的加强,中国海军的进步更可谓是脱胎换骨的,“辽宁”舰令中国终于成为与其身份相称的大国,而其配套设施建设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随着中国海军在21世纪逐渐淘汰051型(Luda Class)等老旧战舰并将其转为海监船只,就在“辽宁”号投入使用前,中国海军已经因拥有052D型(Luyang Ⅱ Class)驱逐舰——这种具备“神盾舰”(Aegis)能力,并可以有效的为航母战斗群服务的战舰而被分析家们刮目相看了。这也意味着尽管“辽宁”舰目前仅具备象征意义,但假以时日,中国便有能力在有事时派出一支兼具威慑与打击能力的航母战斗群。
    
    更有分析家指出,走向海洋是大国的必经之路:其实,中国军舰在钓鱼岛附近的出现虽然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事实上,自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海军的舰艇编队就多次从日本的宫古水道国际航线经过,并由此进入太平洋,而日方对此动辄惊诧的态度也令分析人士感到习以为常。毕竟,中国对突破第一岛链的封锁的需求是迫切的,而借钓鱼岛问题打开一个缺口也就理所当然了。
    
    毕竟,对于身为世界第二经济体的中国而言,其海洋地位与其国际地位是不相称的。尽管中国海军曾借巡航亚丁湾等活动加强其远洋能力并体现存在。但处在第一、第二岛链封锁下的中国终究只能在其近海施展手脚。而与周边国家在海洋领土问题上的纠纷,也令中国必须改变其本土专守姿态,转而走向更远的地方。
    
    环顾历史不难发现,但凡大国崛起,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其下一步必然是向海洋扩张。正如英国崛起是伴随着海军的炮舰与陆战队的刺刀为其打下了“日不落帝国”的基础;新兴的日本也是在甲午海战和日俄战争中打垮北洋海军和俄罗斯太平洋舰队,进而掌握了东北亚的霸权;美国更是在“大白舰队”完成全球巡航之后确立了其经济与军事的强国地位;近年来从经济不振的阴影中恢复的俄罗斯,也已经于2012年5月重新确立了强化海军建设的方案。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随着中国经济在2010年前后超越日本,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为确保其真正意义上的“强国”地位,该国强化海军建设并试图让海军从近海转向远洋的思路也就显得不足为奇了。随着中国国力的相对稳步增长,中国海军在东北亚及亚洲的存在也会大大增强,如9月20日那样出现在钓鱼岛海域就将成为一种常态化了。而这也印证了中国从传统大陆国家向海洋国家的转变。
    
    …………
    
    可以说,上述这些“分析家”,都是“事后诸葛亮”,这些聪明的人们,打的都是“马后炮”;不但明哲保身,而且左右逢源。
    
    而《河殇》作为“中国海权宣言”,却被打入地狱。
    
    这样一个是非不分的“盗版中国”,真的能够赢得民族生存所必需的海权吗?真的能够“就此直接走上世界大国的舞台”吗?真的能够引领全球化过程吗?
    
    《河殇》鼓吹的的蔚蓝色,就这样来到了中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322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河殇》与1989风潮
·《河殇》骂皇帝,在今天仍有现实意义/中华民族史研究会会长 史式
·1989年:河殇—天安门—柏林围墙
·艾克思:回忆老贼王震为《河殇》而咆哮
·六四大屠杀的序幕:王震为《河殇》咆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介绍《河殇》20周年
·BBC:《河殇》撰稿人谈“中国人的信与不信”03
·BBC:《河殇》撰稿人谈中国人的信与不信
·BBC::《河殇》撰稿人谈中国人的信与不信
·金学生:终于找到了二十年以前的《河殇》
·中国纪事:《吾国吾民》与《河殇》二十周年
·王钢懿:二十年的较量——《大国崛起》Vs 《河殇》
·左棍:从《河殇》到《大国崛起》看一种进步
·何新:二十年时间显现了《河殇》的思想史意义
·谭刚强:纪念《河殇》播出二十周年
·“六四”是最大的《河殇》——纪念“六四”19周年、《河殇》20周年/和薪
·十八年:未尽的思考——对比《河殇》与《大国崛起》
·谭刚强:央视《河殇》与原初第一稿
·十八年未尽的思考:对比《河殇》与《大国崛起》
·中國接受「河殇」觀念 走向遠洋防衛
论坛最新文章:
  • 新冠疫情如何影响香港家庭雇工的工作与生活
  • 回声报:新冠疫情重创经济
  • 首批港人获准离开钻石公主号 港府包机抵日
  • 捷媒披露北京曾就捷克官员访台威胁报复企业
  • 打击伊斯兰主义 法国9月终结中小学外国母语课程
  • 钻石公主号乘客离船之际 当局宣布又有79人感染
  • 中国官方新冠数字:死亡过2000感染超74000
  • 新冠疫情:钻石公主号游轮乘客开始下船
  • 台湾将钻石公主号列疫区 撤离尊重日方安排
  • 再夺一命惟警务处长与曾志伟等仍口沫横飞唱K
  • 调查发现只有一成六港人相信政府疫情资讯
  • 防范新冠 俄罗斯宣布20日起暂停国公民入境
  • 得州法官驳回华为挑战联邦禁购诉讼 张明指打压
  • 世卫:中国境外新冠肺炎12国有人传人计92例
  • 美专家吁美国民众勿因新冠病毒躲避中国人
  • 法国赛诺菲将与美国卫生部合作开发新冠疫苗
  • 蔡英文再吁国际社会支持台湾参与WHO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