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拉什迪并非《撒旦诗篇》的作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07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网路影片《穆斯林的无知》(Innocence of Muslims)引起轩然大波一案,又使人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撒旦诗篇》(TheSatanicVerses)引起轩然大波一案。
    

    一般认为,印度人拉什迪(salmanrushdie,1947—)是《撒旦诗篇》(The Satanic Verses,另译名为恶魔诗篇、魔鬼诗篇)的作者,《撒旦诗篇》作为拉什迪的第四部小说,出版于1988年,许多穆斯林指责该书亵渎神灵,1989年,伊朗原宗教及政治领袖霍梅尼宣布判处拉什迪死刑,并号召教徒对其采取暗杀行动。死刑令一出英国与伊朗的关系迅速趋于恶化,随后霍梅尼还在全球悬赏300万美元要取拉什迪的人头,使得拉什迪一夜间成名,也迫使拉什迪东躲西藏许多年。尽管机灵的拉什迪自己一直逃脱,但《撒旦诗篇》的各国翻译者与出版者中已有多人遇害身亡。
    
    2007年6月,拉什迪还被英国政府授予骑士身份,伊朗对此表示强烈不满,称英国的这种行为表明了英国是在“对抗伊斯兰”。
    
    人们不禁好奇:作为一部小说的《撒旦诗篇》为什么会引发如此大的论战?
    
    事实上,《撒旦诗篇》之所以具有如此之大的“威力”,是因为拉什迪并非《撒旦诗篇》的真正作者。
    
    《撒旦诗篇》之所以具有如此之大的“威力”,是因为《撒旦诗篇》有一个极为古老的来源,而正是这个来源深深地伤害了穆斯林的感情。
    
    拉什迪的小说《撒旦诗篇》之所以引起轩然大波,是因为它的“揭短”行为,挑起了这道历史的伤痕,从而导致新的流血。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撒旦诗篇》的原作者是谁呢?
    
    是传说中的回教创立者穆罕默德本人!
    
    事情是这样的:回教的教义坚持一神教、反对偶像崇拜(对于新月和黑石的崇拜另当别论),可是穆罕默德时代的阿拉伯人却是多神教徒,认为神跟人一样有好多关系。在《可兰》里面更说及三位女神﹐
    al-Lat,al-Uzza, Manat,她们的圣地就是后来的回教圣地,麦加的克尔白神庙,她们都被认为是真神的女儿。
    
    穆罕默德在麦加的时候﹐信徒很少,根据和穆罕默德同时代的学者传说记录,穆罕默德为和当时的阿拉伯权贵进行妥协,就在《可兰经》53章19和20节的启示了以下经文:
    
    你有没有想过 al-Lat, al-Uzza 和Manat呢?她们都是真神的中介者。她们的祈求我们是需要的。
    
    传说当穆罕默德说出这是真神对他的新启示时,穆罕默德和他的门徒以及还不信回教的阿拉伯人一起跪拜起来,他们的紧张关系也因而缓和。
    
    可是不久之后,穆罕默德就收回了他作为和解的新启示。传说真神的大天使告诉穆罕默德,说那是魔鬼利用穆罕默德想要和解的心态,在真神对穆罕默德启示之中加插了以上名为《魔鬼诗篇》的经文。修正之后的经文在53章的第19和20节变成了这样:
    
    阿拉伯人啊,你们喜欢男儿,为何真神只有女儿呢?这不是太不公平吗?
    
    意思就是说真神有女儿的观念是错的。真神就是真神。有其它女神的观念是错的。
    
    早期的回教著作中,例如对圣训著作的讨论里,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讲到穆罕默德在第一次迁居埃塞俄比亚后,作出了一个不寻常的妥协。以下是有关这次妥协的一篇报导:
    
    安拉的使者,愿安拉保佑他,发现他的人民正在离他而去。有一天他独自坐在那里表达他的愿望:“我希望安拉没有向我启示过任何让他们觉得不悦的事。”然后安拉的使者,愿安拉保佑他,靠近他们(古莱什氏族)并和他们亲密起来。有一天,他坐在他们靠近克尔白的集会当中,并且宣读:“以没落时的星宿盟誓”(《可兰》53:1),直到他读到“拉特和欧萨,以及排行第三,也是最次的默那”(《可兰》53:19,20)时,撒但(恶魔)让他重复以下这两个短句:这些偶像是在高位的,她们的说情是被许可的。”安拉的使者,愿安拉保佑他,重复这些话,并继续宣读整章,然后俯首敬拜,人们也和他一同俯首敬拜。瓦利德伊本穆吉拉是位老人,不能俯首敬拜,他就抓起一把尘土放在前额向它敬拜……他们对安拉的使者(愿安拉保佑他)所说的话很满意。他们说︰“我们知道安拉赐下生命和促成死亡。祂创造并赐我们粮食,但我们的诸位神会向他说情,无论你分配甚么给她们,我们都赞同你。”这一席话刺痛了安拉的使者,愿安拉保佑他。他坐在房里直至深夜,加百列(吉卜利勒)(愿平安归于他)临到他并修改了这章。然后加百列(吉卜利勒)说:“我有提到这两句话吗?”安拉的使者,愿安拉保佑他,说:“我把安拉没有说过的话当作是祂说的。”(伊本赛尔德,Kitabat-Tabaqatal-Kabir,卷一,237页)
    
    当使者看到他的族人都背离他、远离他从真主那里带给他们的事,感到很伤心,他渴望真主赐他一个信息,使他的族人能够与他和好。因为他热爱自己的族人,为他们感到忧虑,如果障碍他事工的难处可以被除去的话,他会非常的高兴。所以他默想着这个事情、响往着它,它对于他来说太珍贵了。然后,真主赐下话语了:“以没落时的星宿盟誓,你们的朋友,既不迷误,又未迷信,也未随私欲而言”,当他读到他的话语:“拉特和欧萨,以及排行第三,也是最次的默那”,撒但(恶魔)在他思考想把它(和好)带给他的人民的时候,利用他的舌头说出“她们是在高位的Gharaniq,她们的说情会蒙悦纳。”古莱什族听到这些话感到很高兴,对于他如此论到他们的神印象深刻,因此他们听从他;信士们认为他们的先知从主那里带给他们的信息是真实的,并没有怀疑他犯了错、或者认为这是一个愚蠢的欲望或疏忽。(伊本伊斯哈格,SiratRasulullah,165页)
    
    阿拉伯语中的gharaniq指的是一种飞得很高的鹤。麦加的异教徒对这些卓越的鸟印象深刻,因此用这类比来描述他们的女神。当穆罕默德引用麦加人的特别词语来赞扬他们的女神时,他们就对彼此说︰“穆罕默德以极优美的方式提到了我们的神”(伊本伊斯哈格,SiratRasulullah,166页)。
    
    但这故事同样记录了那晚加百列(吉卜利勒)会见穆罕默德,否认了他在克尔白的时候向他透露过这些话。然后加百列(吉卜利勒)来到使者那里并对他说:“穆罕默德,你干了些甚么?你向那些人宣读了不是我从真主那里带给你的话语,你说了祂没有告诉你的事情。”(伊本伊斯哈格,出处同前书,166页)
    
    ……
    
    上述所引用的两本作品都说明当穆罕默德宣读《可兰》53章的时候,撒但(恶魔)突然介入其中,他“建议”穆罕默德说出麦加多神教徒对其女神所表示赞美的辞句。于是,“真主宣布撒但(恶魔)的建议无效”(出处同前书,166页),并以下面谴责这些偶像的话语来取代之:
    
    “他们告诉我吧!拉特和欧萨,以及排行第三,也是最次的默那,怎么是真主的女儿呢?难道男孩归你们,女孩却归真主吗?然而,这是不公平的分配。这些偶像只是你们和你们的祖先所定的名称,真主并未加以证实,他们只是凭猜想和私欲。正道确已从他们的主降临他们。”(《可兰》53:19至23)
    
    上面的故事颇为引人注目,因为它与穆罕默德始终坚定宣告独一真主并且拒绝阿拉伯人的女神和偶像的使命不相称。所以,伊斯兰教徒普遍反对这个故事,而西方人的著作却一般都相信它。
    
    在我们看来,不论这个故事说得对,还是不对,也就是不论穆罕默德本人是否《撒旦诗篇》的作者,小说家拉什迪反正都不是《撒旦诗篇》的作者。因为拉什迪只是写了小说,而没有写出诗篇。
    
    正因为拉什迪不是《撒旦诗篇》的作者,所以拉什迪的小说《撒旦诗篇》在1988年9月26日出版后,有些穆斯林虽然感到受了伤害,起初却并没有激烈举动。他们平静地同作者、出版商、国会议员、检察总长以及首相讲理。他们并没有要求禁止该书发行,只要求作者和出版商在书中添一面插页,声明该书故事纯属虚构,所涉及的伊斯兰历史并非准确。但作者和出版商为了扩大营销效果,必须对此置之不理,因为惟有触发了轩然大波,最好是政治事件和暴力行为,才能大幅提高书籍的发行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600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国人何时能建立“国家”
·谢选骏:从科技高峰看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存在
·谢选骏:罗马帝国的埃及化与西方世界的中国化
·谢选骏:“全球政府”不是治理手段而是效忠对象
·谢选骏:抗日游行是一种巫术程序
·谢选骏:共管日本
·谢选骏:穆斯林的“无知”与犹太人的“阴谋”
·谢选骏:美国正在第三世界化
·谢选骏:天主教国家为什么不行?
·谢选骏:欧洲文明的垂死挣扎
·谢选骏:“美帝国主义”何去何从?
·谢选骏:钓鱼岛冲突不论军事结果 中共在政治上都输定了
·谢选骏:美国需要向世界帝国转变吗?
·谢选骏:全世界的富人联合起来
·谢选骏:中共会在日本“购钓鱼岛”行动前临阵退缩
·谢选骏:美国开始“共和国向帝国”的转型
·谢选骏:北京政权为何邪恶的谜底
·谢选骏:中国的佛教为什么衰落?
·谢选骏:日本作为中国的属国并不遥远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