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时代在呼唤,胡锦涛何不政改?!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02日 转载)
    
    初上台时,胡倡导依法治国,实际始终力主人治,不思丝毫政改,为地痞流氓大量涌入官场大开方便之门,让官僚权贵利用公权和公器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地行凶作恶,草菅人命,胡锦涛实际犯有包庇、纵容以及窝藏罪。盘锦警察枪杀无辜维权村民、长沙市莲花镇维权村民何志华被碾毙、湖北随县上访村民李芳胜被打死、仙游县盖尾镇村民邧建民被打死,等等等等,每天都有新人被公权无辜致死致残,数不胜数,这难道就是河蟹大帝胡锦涛治下的所谓盛世中国吗?
    

    二十年来一向刻板木讷的胡锦涛,此时是否确实能够活跃灵便起来,其确实是高瞻远瞩,虚怀若谷,洞察细微,精准判断一切的,确实是胜大任推动人类文明飞跃发展的,胡要是果真作出如此的决定,这决定真正才是高山仰止的最伟大的决定。但愿人类公义的神--上帝切实能够感动胡锦涛先生,让他千万没失良机。果如此,大中华在民族大和谐大统一中迅速崛起,比如统一台湾,统一外蒙等等,就将轻而易举,势不可挡。说不定,胡锦涛还会做上大中华联邦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的。
    
    一、左右为难的中共执政僵局:
    二、“和谐”口号绝不是针对普通百姓的。
    三、党皇帝的心态,士大夫的视野决定了胡只能是这样一种货色。
    四、政改其实就是彻底否定人治,行法治之实,胡也难以决断。
    五、时不再来时不我待,时代迫切需要胡锦涛立刻有个决断。
    
    
    《零八宪章》月刊首发,欢迎转载
    
    
    
    
    
    
    一、左右为难的中共执政僵局:
    
    
    正如一微薄所描述的,【左右为难】天朝在夹缝里。1.朝右,怕失去特权。2.朝左,怕丢了小命。3.让说,全是丑闻。4.不让说,又怕火山爆发。5.做裸官,失去贪腐机会。6.不做裸官,又怕以前贪的被曝。7.坑蒙拐骗招术使老。8.礼义廉耻全都没了。9.死皮赖脸继续死挺。10.苟延残喘奢望永久。11.改无力。12.革没戏。13.为难
    根据现实,也许不是胡锦涛不想主导政改,而是以上诸多原因,中共即便想政改,由于无从下手,无处下手,这就正如俗话所说的,扭也疼,掐也疼,无论怎样都是疼。为了不主动找疼,便只好什么都不做,等着疼痛自行扩散和加剧,脓包越肿越大,直到自行崩溃为止。
    这也正如另一微薄所说的,( 汪洋:不改革就像温水煮青蛙,清醒过来时已没有出路)汪洋说,改革有困难,不改革会更困难,许多困难不是因为改革造成,恰恰是因为改革不深入、不系统、不配套造成。不改革,就会在困难面前走向衰落。改革就像"温水煮青蛙",水温不高时,谁也不愿意做惊险的一跃;等到清醒过来时,已经没有出路。
    在没有民间浩荡正义力量的强势逼迫下,指望中共体制内自行改革,绝对不可能。因为这也正如汪洋所说,政改就是向共产党及其政府头上开刀。而真正代表得了该党和政府的人,也就是中共政治局的那几个常委以及退居二线的元老们。固然,这政改首当其冲就是冲着如同王者的这些人的,是首先向这些人头上开刀,他们固然都不会答应。所以,这便让中共目前只能停滞于不做任何打算和实事,而是在能够维持局面的情况下,即便花高昂代价,也要强制维稳。
    假若民间反对声音极其浩荡强大,再加体制内的改革派力量的促动,这政改一定也会水到渠成自然而然进行。之所以中国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没有培养起来这么强大的监督力量,这还是中共统治集团利用自己所掌握一切资源和财富对人民所实行的强权蒙蔽,愚昧欺骗,暴力威慑,舆论整肃,政党摧毁的结果。也就是说,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根本没有让任何正义力量健康发展茁壮成长的机会和土壤。这便决定了中国社会的转型不可能一帆风顺。革命风暴的来临,一定势不可免,迟早要发生的事。当然这种恶果的罪魁祸首只能是胡锦涛及其统治集团中为数极少的死抱党专僵尸的这些权贵们而已。
    
    
    二、“和谐”口号绝不是针对普通百姓的。
    最近与一网友聊天,他说,至于改革到他们头上的问题,我觉得是一个怎样看的问题。既然是改革,那么就需要双方各作妥协。这样一来,对于他们的清算,就无法做到完全彻底,只能做部分清算。这个观点,也与他们所倡导和谐理论完全吻合。
    笔者对他说,假若是势均力敌的双方,如果斗下去势必两败俱伤时,双方都妥协一点,而和谐共处,达到最大化的双赢,这一定有可能。关键是,现在的民主维权派力量极其弱小,正如狼和羊的关系,狼以食羊赖以活命,羊要狼妥协一些,最好不吃自己,这有可能吗?除非狼很弱小,羊很高大威猛,狼无能力吃掉这只羊。所以,目前任务还依然是发展属于民主维权派的雄厚力量。
    至于胡之和谐理论,严格说是指解决他们内部势均力敌的争斗的,如果地位与势力太悬殊,弱小的一方一定也被强势的一方完全吃掉。因为,任何独裁专制体制,无论体制内体制外,都是拼势力的,欺软怕硬,恃强凌弱,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是其生存的基本规律。比如反腐败,有人说都是抓的权势、背景和关系网不怎么雄厚的,雄厚的他们敢动谁?他们自己又能干净到哪里去?王立军当年抓捕文强,王立军犯案后,比较而言,这两人到底谁的罪更大?薄谷开来杀人与夏俊峰杀人,谁是故意杀人谁是被迫杀人?陈希同、陈良宇与薄熙来比较,到底谁更贪腐?根据目前已曝光的资料,大家理应不言自明。
    在对待民主维权等人士,中共同样欺负的是无名无势的人,强势一些的人他们也不敢轻易怎么样。比如钱运会和最近发生的长沙市华宝村村民何志华被活活辗毙,薛锦波可以在拘留所被打死,李旺阳可以被自杀,辽宁盘锦维权村民可以被人民警察直接枪决,等等,就是最典型的案例。
    为了维护独裁专制的和谐稳定,近年来,日益攀升的维稳费用,早已远超军费,中共依然不思悔改,继续利用国家公器,把一切不利党专的声音和力量想尽一切办法地全部消灭于萌芽状态。也就是说,关于胡之和谐理论,在这个狼与羊共处的社会,它根本不是针对官僚权贵与普通百姓的和谐共处。虽然某些网友所一厢情愿地看法,比如作为民主维权派的我们,首先做出妥协与让步的姿态,可能更讨权贵的欢心,政改更容易实施,这实际就是痴人说梦。这也正如前些年邱岳首在澳大利亚所倡导建立的和解智库是一样的道理,以及山西党校教师刘大生所提出的党主立宪,都是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意淫和空想而已,中共当局根本不可能理会的。
    也就是说,由于中共大权在握,如同皇帝一样掌握所有国家资源和财富,任何来自民间的不和谐的声音全部可以用暴力机器轻易消灭于萌芽状态,只允许他们一家的声音无限放大,扩散到每个人的耳朵里,这才是他们所要的和谐。而与老百姓搞双赢的大和谐,一定都会触及他们首先所享有的特权和特供,如果这种和谐成功了,他们还会有可能骑在人民头上称王称霸作威作福吗?所以,他们固然坚决不会答应。
    余杰撰写《河蟹大帝胡锦涛》,维权人士叫中国社会为喝血社会,才是最准确的。
    
    
    三、党皇帝的心态,士大夫的视野决定了胡只能是这样一种货色。
    正如一网文所描述的,在常委的集体领导中,虚与委蛇般身陷前任江泽民摆的“八卦阵”中;永远是一副“木讷”的表情;处事手法实而不华、拙而不精。相较于毛泽东和邓小平“枪杆子出政权”的革命色彩,江泽民的“红色”后人自居,胡锦涛作为毫无背景一介茶商后嗣能登顶中国权力巅峰,已经显示出他卓尔不凡的政治才干。而这才干到底是什么呢?
    胡锦涛本人的谨慎:他不喜欢张扬自己,不喜欢过多曝光。他的风格可谓“言行如一”,多年来,胡锦涛都不愿宣传自己,对新闻界的采访,他也是能避则避能躲则躲。还在贵州当省委书记时,他到北京开会,便一再提醒记者,不要对他个人的活动进行报道,“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他清醒地知道中国的政治生态,在他那个位置上能做的只能是“不动声色”,积蓄力量以图创造自己的传奇。十六大上,胡锦涛率领第四代领导人顺利接班,说明他10年来所采取的策略是成功、有效的,因为在中共的政治中,“出头的椽子总是先烂”。
    在地方执政6年,胡锦涛统管的都是边远穷困省区,也是商品经济最不发达的省区;而他在黔藏两地并没有拿出出色的政绩,充其量只是做到了稳定局面,却未能做到腾飞和突破——而中国当时最走红、在经济上最财大气粗的是东部沿海诸省,这也是他当年被隔代指定为接班人最为外界质疑的地方。不过,这条缺陷,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也可以成为优点:江泽民、朱镕基等都是来自最富裕发达的上海,那么政治局常委班子中有从西部落后地区来的,倒可以更具广泛代表性,形成制衡,减轻倾斜之感。而这显然全都被“钦点”胡锦涛为隔代接班人的邓小平的看在眼里,并进而成为胡锦涛获得元老们广泛认可的关键。
    在中国社会和权力体系中,一代人掌权时间甚长,而上一代领袖不允许下一代领袖改弦更辙,出于“政策连续性”、“权力稳定性”考虑,在选择接班人上服从领导,“对党的事业忠诚”可谓是最高准则。胡锦涛在中央需要人到贵州、到西藏时,服从组织安排,不说二话,不叫困难,这也是他能够获得元老青睐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他虽然以士大夫的身份成功翻越“龙门”,但依附的仍然是“君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政治棋盘中,依旧在豪门贵族集团和士大夫精英阶层相互制衡,互相利用的权力博弈中艰难发挥自己的抱负。士大夫政治文化传统中展现出“两重性”的诸多特征,又自然局限着他只能兢兢业业成为“休养生息”的守成者,而很难在“开拓振兴”中扮演革命者的角色。
    士大夫们政治行为的“批判、高调”与“缄默、中庸”在胡锦涛这一代士大夫身上也不能免俗,一是文化传统惯性与政治现实的使然,更是士大夫本身所具有的如此之多的矛盾和不和谐;特别是在遭遇政治环境复杂的现实中只能选择“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穷则独善其身的保守策略(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曾多次提及上述三个连贯成语)。
    但士大夫自相矛盾的特征,也让胡锦涛感在政治现实中不得不改变了自己的政治性格,或是掩饰了自己的真实性格,而他的很多言行也表现出令人费解的矛盾性。在政治改革上固步不前,在治党与反腐中多闻雷声,在贫富差距上难以遏制,在言论管控中不能收放自如、在群体性事件中鲜有作为……这些核心的弊端在胡任期内都难以真正触及,似乎印证着士大夫缺乏一种政治家的魄力,这也是外界对所期望的胡锦涛产生落差的重要原因之一。
    也正如一网文评论,美国总统是选民一票一票选出来的,总统和他的政府必须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对选民负责。中国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是黑箱操作,幕后权力争斗的结果。接班人从刘少奇,林彪,四人帮,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权力争斗无不血雨腥风。胡知道必须在黑箱操作的权力争斗中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否则死无葬身之地,至于他有多少时间和精力来为国为民,只能是仰望星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
    也就是说,在专制酱缸中,中国的精英人才几乎花费90%左右的精力和时间都在算计人并预防被人算计,其余时间就用来享乐荣耀自己,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为国为民筹划前程,谋划永恒福祉呢?
    
    
    四、政改其实就是彻底否定人治,行法治之实,胡也难以决断。
    何为民主?其实就是法治。没有法治的民主不存在,没有民主的法治是水中望月,民主与法治相辅相成紧密连接绝不可分开。脱离法治谈民主是假民主,脱离民主谈法治是欺骗人民。如今的中国,在中共一党专制下,胡锦涛上任伊始,也一再大谈特谈要依法治国,而根据其执政十年来的实践检验,这本身就是一种欺骗行为。因为没有民主,一切法治仅仅只停留在党官的嘴上和他们所出具的文件上,绝不可能在现实中一一落到实处。由此可知,民主其实就是监督,强力监督一切法律、制度和政策在现实生活中一丝不苟地全面贯彻落实到位。
    按理说,中共所制定法律条文已经不少,可以说也是汗牛充栋了,但真正一丝不苟落到实处的几乎微乎其微。由于一党专制,党要领导,权大于法,党官都要做皇帝,中共的法律仅仅只是上级对下级,官员对群众的统治工具。绝不是群众监督官员,下级监督上级的有效平等的公共法则。因为在中共国,党官犯法,除非其上级愿意查处才能查处,否则,任何构不成规模和浩大震撼力的群众建议和意见都等于放屁。
    由此可知,温家宝所倡导的政改,应该说就是如何彻底否决人治的现实,而让整个社会进入法治的正确轨道,尤其是如何确保中共官僚权贵首先完全彻底地依法治国,而执法守法,真正做好人民群众的榜样和先锋模范作用。但这么好的政改提议,在党皇帝和士大夫心态笼罩下的胡锦涛那里,却没有得到丝毫支持的回应,相反,倒是受责备了。
    也许在胡上任伊始,不实行实质政改可以理解,在即将卸任之际,权力最稳固的时候,只是把自己所倡导依法治国的理念落到实处,胡也不敢强力支持政改,由此可知,胡之木讷与愚蠢的祸国殃民程度究竟达到怎样一种地步的。
    初上台时,胡倡导依法治国,实际始终力主人治,不思丝毫政改,为地痞流氓大量涌入官场大开方便之门,让官僚权贵利用公权和公器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地行凶作恶,草菅人命,胡锦涛实际犯有包庇、纵容以及窝藏罪。盘锦警察枪杀无辜维权村民、长沙市莲花镇维权村民何志华被碾毙、湖北随县上访村民李芳胜被打死、仙游县盖尾镇村民邧建民被打死,等等等等,每天都有新人被公权无辜致死致残,数不胜数,这难道就是河蟹大帝胡锦涛治下的所谓盛世中国吗?
    孔庆东、司法南、吴法天、张宏良以及给老人扣上汉奸帽子就可以认为自己是正当打人的北航著名经济学家,管理学家,竞争经济学创始人,和谐社会理念最早提出者之一的韩德强等人,这难道不是胡锦涛所直接荫蔽下长期豢养栽培的可以再次掀起文革浩劫的知识精英人才吗?假若薄熙来不要因为王立军事件倒台,在这些帮凶旗手的助力下,依靠广大被蒙蔽、欺骗的愚昧无知的盲目民众热爱毛崇拜毛的疯狂劲头,中国如果不再次掀起文革浩劫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五、时不再来时不我待,时代迫切需要胡锦涛立刻有个决断。
    这决断就是,就按照中共《党章》和《宪法》规定,实实在在地落实一次《党章》和《宪法》精神,就从下一届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的产生中首先做起,不玩一点虚假的,顺应民心民意和时代潮流,让中共当局所认可的最能担当大任的习近平和李克强这两人竞争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职务,实行最民主的票选活动做起。可以把选举人先限制在现有全体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级别,也可以扩展到包括正处级以上的所有干部身上。关于此提议,笔者已撰文《中共领导人应由竞选产生》,发表在今年9月份的《零八宪章》网络月刊上。
    第二就是,着手制定和实施官员及其家属向全社会完全彻底地公布财产的方案,解除严重违宪的劳动教养办法,制定《公民监督法》、《违宪审察法》,并陆续开放报禁和党禁等。
    如果胡锦涛在这即将退位之际,在这千载难逢千古难遇的最关键时刻,能够把握时机,不让时不再来时不我待成为终身遗憾和悔恨,就应以浩然正气,大无畏的甘愿为民主伟业勇于牺牲自己一切的奉献精神,果真如此决绝地作出以上全部或部分的决定,胡锦涛之名一定就会永驻人类文明史册,切实给世界人类文明和发展作出巨大贡献,是属于最大功臣之一。在中国,即便是国父孙中山先生,也会有所逊色。
    可是,二十年来一向刻板木讷的胡锦涛,此时是否确实能够活跃灵便起来,其确实是高瞻远瞩,虚怀若谷,洞察细微,精准判断一切的,确实是胜大任推动人类文明飞跃发展的,胡要是果真作出如此的决定,这决定真正才是高山仰止的最伟大的决定。但愿人类公义的神--上帝切实能够感动胡锦涛先生,让他千万没失良机。
    果如此,大中华在民族大和谐大统一中迅速崛起,比如统一台湾,统一外蒙等等,就将轻而易举,势不可挡。说不定,胡锦涛还会做上大中华联邦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的。可在眼下,谁都知道,胡锦涛所重点盯视的只是在下一届仿照前任江泽民延长自己的军委主席职务一两年,这追求与此相比,乃是多么狭隘渺小了。难道胡锦涛,也有违自己的“锦涛”大名,仅仅只认准这区区的窝囊的让人始终小心翼翼的小职务不成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70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破空: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案直逼中央启动政改/王在安
·痛定重庆,呼唤政改/黄佶 (图)
·支持温家宝政改 还政于民 为赵紫阳平反 (图)
·焦国标:中国缺政改,不缺钓鱼岛
·彭晓芸:维稳体制不可持续 启动政改才是正道
·跟政治学者谈政改(二):平反六四有五难 / 寇建文 (图)
·跟政治学者谈政改(一):政改难惠及异议人士 / 寇建文 (图)
·周洛华:“公民社会”是政改的前提
·王占阳:以妥协换政改
·政改不能是官方的自娱/王德邦
·郑酋午:政改,政改,目前能改吗?
·十八大后习近平会启动“政改”吗?/彭涛博士
·中共政改是中國統一的先決條件/杨建安
·兰冠云:没有政变,就没有政改!
·《特权论》作者论中共18大首要任务是确立【政改路线】 (图)
·北京观察: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试谈温家宝政改提案的可行性或前景/彭涛博士
·访民为什么坚决支持温总理搞政改(二)/余富根、田兰 (图)
·蒙冤警察敦促十八大加快政改铲除贪腐 (图)
·江泽民支持政改 与温家宝的观点相当接近
·习近平身体健康、地位稳固 推动政改 (图)
·李稻葵教授:政改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
·习近平大胆谈政改,真乎?伪乎?
·发起政改签名,许光利尹卫和被控爆炸放火罪
·传政治局常委9变7 大展政改决心
·批毛推政改 坚决支持成都22位历史老人致十八大批毛的公开信
·从政府公信力,看百姓对十八大政改的期待
·在京访民对胡温喊话、呼吁政改、抨击打压/视频
·中共高层已经达成政改的共识
·支持在京访民要求“严惩腐败和支持政改”的正确决定
·在京访民与十八大预备会打擂,要求惩腐和支持政改
·访民在北京大雁塔呼吁当局推进政改
·王德邦:政改“成就论”就是“不改论”
·吴思:以有条件“特赦”贪官污吏推动政改
·胡锦涛罕见高喊政改 保证人民依法享有自由
·批毛评毛是开启中国政改的钥匙--铁流先生与党史研究学者陈振中先生18大前的对话
·跟政治学者谈政改(一):政改难惠及异议人士
·梁国雄政改公听会上公然侮辱市民谩骂同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