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破空: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请看博讯热点:18大争夺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01日 转载)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文章来源:RFA
    

    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忽然高调露脸,于日前现身国家大剧院,引来议论纷纷。江的举动,显然是要向外界展示,他健康尚可、政治影响力尚存、仍能影响或左右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大”。
    
    十八大权力分赃,仍有江系人马入围高层,如张高丽、张德江之类;薄熙来一案,中途逆转,从高调转为低调,从明朗转为不明朗,处处泄露插手施压、意图包庇的江氏痕迹。
    
    尽管如此,这回,江泽民现身,陪同左右的,都是一帮退休高官、原江系亲信,中共官方媒体也并未报道。可见,现任高官并不捧场,而纷纷回避,释放的信息反而是:江强弩之末,政治生命已进入苟延残喘的尾声。现场上演其亲信李岚清自编自导的音乐剧,对江而言,仿如最后的挽歌。
    
    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董建华近日故意放风:胡锦涛卸任党政职务后,仍将留任军委主席若干年。十年前,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令胡锦涛深恨之;如今,胡锦涛又要效法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必令习近平深恨之。
    
    中日钓鱼岛之争,持续升温,中国海监船、渔政船仍陆续开往钓鱼岛一带,耀武扬威。十八大临近,中日争端却有升无降、日趋激化,这对固有维稳思维的中共而言,是政治反常的表现,却是中共高层权争激烈的外在反映。中南海内,有人借推高中日对抗,争夺军权,具体而言,是胡锦涛要同习近平争夺军权,却故意对外放风说: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是为了防止习近平“走上对外军事强硬路线”,因由倒置,形同栽赃陷害。
    
    难怪前段时间,习近平戏剧性“失踪”达两个星期,除了当局通报的健康原因(背伤),更无法排除外界猜测的政治原因:习近平对元老干政气愤填胸,忍无可忍。
    
    与江泽民、胡锦涛动作形成对照的是,近期,中共总理温家宝,却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自己将“归隐山林”、“回到群众中去”,显然意有所指。呼吁政改的温家宝,深知,老人政治,是中国政改的最大绊脚石;要推动政改,必须以结束老人政治为前提。温的表态,是对恋栈权力的江、胡等人的暗讽,也是对艰难上位的习、李等人的暗助。
    
    中国老人政治之祸,至少可以追溯到清末,慈禧太后的垂帘听政,扼杀了由光绪皇帝主导的“百日维新”,使近代中国最有可能发生的一次和平宪政改革胎死腹中。到了共产党时代,老人政治更形尾大不掉。毛泽东死后,华国锋继位,曾有几年新气象。然而,华国锋之后,中共政治气候再度嬗变,虽有了名义上的任期制,却又扯上了死缠烂打的老人政治。
    
    邓小平半退休,独掌军权,让胡耀邦、赵紫阳两代总书记有志难伸,政改宏愿化为泡影;江泽民退而不休,强力干政,持续在幕后操纵权力斗争,使“胡温新政”无疾而终;如今,胡锦涛又意图效法江泽民,充当习近平的新“太上皇”。老人政治为祸,中国政改难产、活力难生。老而不死是为贼,斯言信矣!
    
    习近平即将走马上任,却面对江泽民、胡锦涛两代“婆婆”虎视眈眈,怎能不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习近平能否有所作为?尤其,能否推动迫在眉睫的政改?除非效法初唐时期的李世民,再来一回“玄武门之变”,斩杀“兄弟”(同为太子党的薄熙来)、逼退老人(胡锦涛)、幽禁老老人(江泽民),彻底终结老人政治。
    
    (2012年9月25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2142719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破空: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陈破空
·薄熙来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陈破空
·陈光诚的胜利/陈破空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陈破空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陈破空
·薄熙来倒台,民间期待政改/陈破空
·“两会”代表,话中有话/陈破空
·“政改”秀难以为继,温家宝变脸/陈破空
·盼政改?且慢对习近平抱幻想/陈破空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力挺阿萨德,北京对外输出暴政/陈破空
·高智晟可能已经遇害/陈破空
·跳脱“百慕大死亡三角”-评夏明新书《政治维纳斯》/陈破空
·台湾大选:中共赢了,中共也输了/陈破空
·今日台湾,没有统派/陈破空
·藏人自焚,朱维群罪责难逃/陈破空
·陈破空:回应韩寒:革命终将来临
·超规格吊唁金正日,中南海丧权辱国/陈破空
·政论家陈破空:陈光诚改口 大陆强硬派搅局
·陈破空:全中国都让宝马给撞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