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抗日游行是一种巫术程序
请看博讯热点:反日示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28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BBC中文网报导:9月22日下午两点,日本最具组织能力的右翼团体“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在东京港区都立青山公园主办“阻止中国侵略尖阁紧急国民大行动”。
    
    到当地时间下午三点游行队伍出发往三河台公园时,右翼的樱电视台声称有2000人参加,右派报纸《产经新闻》引述东京警视厅的消息说有700人参加,但警视厅对BBC中文网记者说:“我们没有统计数字可发表”。
    
    游行结束后,约有250人左右傍晚起继续参加“包围中国大使馆”的行动,但抵达位于港区六本木的中国大使馆前,警视厅麻布警署按现行大使馆外的示威规定,限制在中国大使馆门外示威人数不得超过5人,并不得持有横幅标语、不准使用高音喇叭等,令包围行动显得进一步凋零。看来日本政府还没有陷入游行示威的巫术狂热之中。即使如此,中国大使馆还是吓得大门深锁。所以到了晚上7点左右,“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的“干事长”水岛总向大使馆喊出抗议信内容,然后把一封写给“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国大使程永华殿”的大信封投进大使馆邮箱,结束行动。
    
    这个反华游行显然是一项巫术行为,因为这是一项“对抗示威”:
    
    这次示威是9月中国政府掀起了抗议日本政府购买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的反日示威之后,日本右翼发起的首次较有规模的反华对抗示威。日本网民说:“中国不断举行反日示威,我们也一定要有反华示威”。
    
    而“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会长、前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田母神俊雄9月18日在东京闹市涩谷街头演讲时说:“现在一些国民反对驻日美军部署‘鱼鹰’,但中国的威胁比‘鱼鹰’大得多”,呼吁国民反华。田母神自从主掌“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后,该团体的组织性和策略性令这两年主办的活动扩大了吸引力、颇具规模。
    
    为什么作为反华游行的“对抗示威”显然是一项巫术行为?因为中国目前流行的抗日游行本身就是一种“巫术程序”。
    
    这怎么说呢?
    
    
    (二)
    
    斯宾格勒(Oswald Arnold Gottfried Spengler,1880—1936年)在历史学著作《西方的没落》中写道:
    
    “单单创造时间这个名称,就是一种无与伦比的行为。用一个名称去命名任何东西,就是用力量去制服它。这便是原始人的巫术的本质——邪恶的力量经由对它们的命名而被制服了,敌人的力量经由对他的名字施以某些巫术程序而被削弱或消灭了。”
    
    在抗日游行中,用一个名称例如“日本军国主义”、“日本鬼子”、“日货”去命名和日本相关的任何东西,就是用力量去制服了“日本”这个邪恶的力量;也就是说,“日本”这个邪恶的力量经由对它的命名而被制服了,“日本”这个邪恶的力量经由对他的名字施以某些巫术程序例如焚烧膏药旗、漫画日本人、在日本名字上打红叉、捣毁日本货物巫术和设施,而使得“日本”这个邪恶的力量被削弱或消灭了。
    
    但是我们不禁想知道:这些“抗日”的巫术程序有用吗?
    
    当然没用。
    
    因为日本不是被中国的游行示威击败的,而是被美国的两颗原子弹征服的。直到今天,日本人还年年在广岛和长崎哭丧不已,为了他们被原子弹征服的终极痛苦;但是日本人早就忘了中共组织的游行示威,甚至不记得自己在南京和中国各地的肆意烧杀和奸淫掳掠。
    
    弗雷泽(James George Frazer,1854-1941年),在人类学著作《金枝》一书的第四部分《公众的替罪者:定期以轻舟、人送走邪魔》里写道:“喜马拉雅山西部朱哈地方的菩提亚人,年年有一天要抓一只狗,用酒或大麻精将它灌醉,用甜肉喂它,牵着它在村里走一圈,再把它放掉。然后,人们追它,用棍子和石头把它打死,认为他们这么做之后,这一年村里就不会有疾病或灾祸。”
    
    显然,在抗日游行中,日本人就是中国的游行示威者们有一天要抓那只狗:中国人平时用尊敬或奉承(相当于酒或大麻精)将日本人(相当于狗)灌醉,用贸易赤字(相当于甜肉)喂饱了日本人(相当于狗)。然后在示威游行的时候中国人追打日本,用棍子和石头把日本狗打死,认为中国人这么做了之后,中国的这个村里至少一段时间就不会有疾病或灾祸了。
    
    《金枝》还记载,在尼日尔河的奥尼沙城,为了消除当地的罪过,过去每年总是献出两个活人来祭祀。这两个人牺是大家出钱购买的。凡在过去一年中犯过纵火、盗窃、奸淫、巫蛊等大罪的人都要捐献二十八恩古卡,即两英磅略多一点。把收集起来的这些钱拿到本国内地购置两个有病的人来献祭,“承担所有这些可怕的罪行——一个承担陆地上的罪行,一个承担水上的罪行”。由一个从附近镇上雇来的人将他们处死。
    
    例如1858年2月27日,J.C.泰勒牧师见到过一个这样的人牺献祭。受难者是一位妇女,约摸二十岁的年纪。人们让她脸朝地躺着活活地从王宫一直拖到河边,有两英里的距离,跟在她后面的人群喊道:“邪恶!邪恶!”其意图是要“消除那里的罪过。用无情的方式拖着她的身体,好像他们一切邪恶的重担都这样带来了”。据说这类习俗至今仍在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带的许多部落中秘密流行。
    
    在西非的约鲁巴黑人中,“用作献祭的人牺,可以是自由民,也可以是奴隶,可以是富贵人家出身,也可以是出身贫民的寒士,无论是谁,一旦选中,就叫做奥鲁沃。整个禁闭期间,总是吃得好,养得好,要什么就给什么。到了杀他献祭的时候,通常是牵着他在酋长所住城镇的街道游行。酋长之所以选他为人牺,乃是为了他的政府和他的政府统治下的每户人家和每个个人的福利,是要他毫无例外地把一切人的罪过、灾祸和死亡带走。专门有人在他头上撒灰土和石灰,他的脸上也涂满石灰,使人看不出他的本来面目。人们都从自己家里跑出来,把手放在他的身上,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自己的罪过、不幸和死亡传给他”。游行完毕后,就把他牵到一个内殿里去斩首。他最后的话语或临死时的呻吟就是告诉聚在外面人们欢呼的信号。人们认为献祭已被接纳,神灵的震怒已经消释了。
    
    ……
    
    
    (三)
    
    《金枝》的“奥鲁沃”的遭遇使我想到了日本在华企业及其员工:这些人平时在中国好吃好喝,但到了反日运动起来则不得不像过街老鼠一样东躲西藏,连“大使阁下”都遭到拦车、拔旗的待遇,我真担心将来有一天北京真的会再度发生像1900年6月的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遭到枪杀那样的“外交事件”,结果引来新的八国联军。
    
    “抗日游行是一种巫术程序”,这不是一个比喻,而是一个事实。
    
    抗日游行作为一种巫术程序起到了三个作用:
    
    1、诅咒日本;
    
    2、转移国内的罪恶;
    
    3、消除中国领导人的震怒。
    
    不过,文革里毛泽东倡导的巫术例如炮打、火烧、油煎、剥皮以及坐飞机、打红叉等等,并没有能够阻止邓小平的还乡团卷土重来、“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变本加厉地反攻倒算。
    
    前事之鉴,后事之师。
    
    现在值得人们担心的是:会不会发生一个新的甲午战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100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要爱国,也要反日/奥斯丁
·牟传珩:大陆“文革”在反日浪潮中借尸还魂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陈维健
·关于中国民间保钓反日游行示威之我见/高洪明
·艾未未不相信反日游行是自发行动
·“反日爱国游行”背后的权斗身影
·唱不下去的反日遊行/林正治
·当前反日游行为什么是危险的?/丁咚
·目睹一次反日游行后我成了“爱国贼”
·反日:爱国主义不是尚方宝剑 更不是免死金牌/胡赛萌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陈维健
·警惕在日的反日分子散布的虚假消息和虚假新闻/东京先生
·反日是中共的阴谋/王晓阳
·馬家輝:在反日怒潮裏仰念一位日本勇者
·凌鋒:冷對台灣政客反日惡浪
·由参与05年反日示威的东莞劳工的情况分析对中国劳工运动的深远影响/李原风
·朱学渊:胡锦涛的“反日运动”将见成效
·德国之声:为何害怕民间反日浪潮
·小龙虾吃尸体——反日愤青又一次无耻造谣!/草根
·胡锦涛查反日游行背后黑手 周永康负隅顽抗
·一周新闻聚焦:煽动反日民族主义情绪的背后 (图)
·实拍:反日示威后的日本大使馆外面 (图)
·反日怒火 北京的危险游戏 (图)
·深圳公布保钓反日游行20名打砸者头像悬赏缉拿 (图)
·更多视频:9·18北京保钓反日游行示威——血洗东京 (图)
·9·18北京保钓反日游行示威:标语 (图)
·反日示威者将开日本车的中国人差点打死 (图)
·反日浪潮,促使日企考虑撤出中国市场
·左派学者韩徳强反日游行中殴打八旬批毛老者惹众怒
·西安日系车主遭反日示威者砸穿颅骨
·江门一90后团伙利用反日情绪撬砸车窗盗窃78宗
·艾未未揭开反日外衣 反日示威经过策划
·一周新闻聚焦:当局组织暴力反日游行,十八大前权斗激烈 (图)
·国耻日武汉反日游行被禁止,访民转向柏泉黑监狱要人 (图)
·中国官员肯定反日抗议活动
·中国100多个城市“九一八”举行反日示威秩序大致良好
·北京反日退烧 日使馆归平静
·中国外交部:中方调查美大使座车遭反日示威者围攻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