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欧洲文明的垂死挣扎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16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北欧海盗的后裔
    

    2011年7月22日,北欧海盗的故乡挪威遭到了炸弹与枪击的双重攻击,死伤两百多人。警方说,位于奥斯陆市中心的政府办公区先遭一名武装男子的炸弹攻击,重创多栋公务机关大楼;之后,这名武装男子假扮警察,开枪攻击青年营与会者,枪杀将近八十人。
    
    案发后,自称“全球伊斯兰圣战帮手”(HelpersofGlobalJihad)的团体声称爆炸案是他们所为,这是典型的虚张声势;因为涉及枪击案的一名挪威籍男子,则已被警方逮捕:他是三十二岁的白人男子布列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
    
    这起于当地时间下午三时半左右发生在奥斯陆市中心的爆炸案,靠近总理史托腾柏格(JensStoltenberg)办公室所在的一栋十七层大楼,枪击案则发生在史托腾柏格所属劳工党夏令营,夏令营地点在奥斯陆附近的岛屿乌托亚(Utoeya)。挪威电视话画面显示,爆炸重创总理府与其他建筑物,人行道都是玻璃碎片,整个办公区还冒出白烟,直冲天空。挪威的总理府、其他部会与部分大型媒体都在这个办公区。警方发言人说,有人见到爆炸发生前,有辆汽车高速行驶在这个地区,但他们没有证实这起爆炸是由汽车炸弹所引起。史托腾柏格毫发无伤,高级政府官员也没有传出死伤消息。史托腾柏格接受电话访问时说,这起死亡爆炸案发生后,他没有受伤。史托腾柏格说“情况很严重”。
    
    爆炸案发生后不久,随即传出青年营枪击案。一名武装男子假扮成警察,持枪进入营区,朝学员开火,目击者说,凶徒似乎抱定置人于死的打算,甚至对伤者补上一枪。目击者形容这名武装男子开火时,青年营充满恐慌与恐惧。19岁的柏萨斯(EmilieBersaas)告诉英国天空电视新闻网(SkyNews):“许多人一边逃跑一边尖叫,我跑到最近的建筑物并躲在床底下。”他说:“非常恐怖。枪声一度非常靠近我藏身的建筑,子弹还击中建筑物,隔壁房间的人都在尖叫。”“有点不真实,特别是挪威竟然发生这种事。这种事只听说美国发生过。”奥斯陆市长史坦(FabianStang)说,奥斯陆成为炸弹客攻击城市之一,居民难以适应。他告诉媒体,希望能够继续正常生活,奥斯陆能在明天再恢复成和平城市。
    
    攻击事件发生后,美国与欧洲各国领袖立刻谴责这些攻击行动,同时矢言团结支持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会员国挪威。挪威积极参与国际军事任务,并在阿富汗派有部队,同时参与西方国家空袭利比亚的行动。
    
    挪威首都奥斯陆是全球知名的国际和平象征,也是诺贝尔奖的总部,以及1993年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奥斯陆协议的诞生地。奥斯陆大屠杀的发生,显示了“欧洲文明的垂死挣扎”。
    
    为什么这样说呢?
    
    
    二、消灭“文化马克思主义者”*
    
    挪威的杀人嫌犯布列维克事后24日对首都奥斯陆政府大楼爆案与乌托亚岛枪击屠杀案均坦承不讳,供称两案全是他一人所做。他的律师表示,布列维克知道他的行为“残忍”,但他“非做不可”,25日出庭时,他将解释作案理由。
    
    奥斯陆大教堂廿四日为死者举行悼念弥撒,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伉俪、总理史托腾柏格均出席仪式。教堂挤满哀悼者,四周满布鲜花与蜡烛,无法进入者于细雨中挤在伞下同表哀悼。史托腾柏格说:“挪威虽是小国,却是一个骄傲的民族。我们永不放弃我们的价值。”
    
    不过,正是这种“我们永不放弃我们的价值”的固执,导致了大屠杀的发生。挪威凶手布列维克22日犯案前,在网络上公布了一篇长达一千五百页的宣言,痛批伊斯兰教、多元文化主义,宣称要发动革命,消灭“文化马克思主义者”,赶走欧洲的穆斯林,并详细写出这次奥斯陆汽车炸弹攻击和乌托亚岛滥杀的预谋细节。警方不愿证实是布雷维克所写,但他的律师里普斯达称它是布雷维克花费多年完成。
    
    这篇以英文写成的宣言据称花费九年完成,显示布雷维克多年前就已预谋犯案。他本来准备出书,但2008年的金融诈骗导致他的损失,于是他决心用屠杀代替出书,宣传自己的理想。
    
    挪威民粹右翼政党“进步党”证实,布雷维克从1999年到2006年是该党党员,并曾领导青年党部。挪威媒体报导,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2009年布列维克开始策划作案,为自己的信念“殉道”。
    
    历史曾经表明:“911恐怖袭击”是网络科技股崩盘的结果;现实再次显示:“挪威大屠杀”是金融诈骗危机的结果。所以,爆炸与枪击两案均明显冲着执政的左派工党而来,因为布列维克非常不满工党宽松的移民政策。
    
    警方与里普斯达均说,布列维克承认犯案,但不认为必须为两案负刑事责任。里普斯达说:“他认为自己的行为或许残忍,但脑子里又认为非有所行动不可。”因为他既然无法通过出书来有所作为,那么就只能用马克思主义的暴力手段来着手“消灭文化马克思主义者”了。
    
    
    三、《我的奋斗》之挪威版
    
    涉嫌在“挪威二战之后的最大惨案”中独自杀死近百人的布列维克,刚刚出生不久就被父亲遗弃了。
    
    他的父亲阎斯(JensBreivik)告诉“世界之路报”(VerdensGang,VG),自己对儿子的作为感到相当震惊。这个住在法国的、现在已经退休的“父亲”告诉世界之路报说:“我在网际网路上读新闻时,突然看到他的姓名和照片。我感到相当震惊,听到这项消息令人极端毛骨悚然。”他表示对儿子的计划一无所悉,并解释说,从1995年以后就没再与儿子联络了。他说:“我们从来都没住在一起过,但是在他童年时我们有些接触。他小时候是个普通的男孩,不是很爱说话。当时他对政治不感兴趣。”这个家伙似乎不想承认,这多少也是被他逼迫的。
    
    父亲的弃子布列维克变成了杀人狂魔,就像祖父的私生子培养了杀人狂魔希特勒:他们的杀人都是“基于保卫欧洲文明”的理想。
    
    挪威大屠杀凶手布列维克行凶前在网络上发表一千五百页的《欧洲独立宣言》,陈述他要保卫欧洲文明的思想,并誓言发动“欧洲文明战争”,详载作战计划的风格很像希特勒《我的奋斗》。他行凶前六小时在YouTube网站上传十二分钟的影片,号召追随者“勇于殉道”。
    
    布列维克花九年时间写成“2083:欧洲独立宣言”,他说,2083年是欧洲文明战争结束的年代,届时“文化马克斯主义者”遭到处决,穆斯林被逐出欧洲。他未说明为何是2083年,不过研究者发现这一年是卡尔马克斯逝世两百周年的日子。由此可见,布列维克骨子里与希特勒一样,都深受马克思主义影响。
    
    他宣言说:“有些情况残酷是必要的,拒绝用残酷的必要手段,是背叛你想保护的人。”“一旦决定攻击,杀掉太多人,总比杀得不够来得好,否则,原本想要对意识形态产生一定程度的冲击,结果杀得不够,影响力可能降低。”则完全是一幅马克思主义的腔调。
    
    他说,“文明战争”分三阶段,第一阶段到2030年为止,由“秘密细胞系统结合保守势力发动资源战和军事奇袭”。第二阶段到2070年,“组成更进步的反抗组织,准备发动泛欧洲政变”。最后阶段是推翻欧洲领袖,“实现文化保守政治”。宣言并详述攻击计画和传授用肥料制造炸弹的方法,表示他会“假扮成警察”,潜入劳工党举办的青年营和刺杀党领导人。”
    
    布列维克在宣言中还大骂挪威总理史托腾柏格和执政的工党,指责该党灌输年轻人“文化马克斯主义和多元文化思想”,让这些思想得以永垂不朽,让欧洲“伊斯兰化”。宣言并透露他不打算在行凶后自杀。他说,他会“在完成任务后,活着接受多元文化主义者的审判”。这也很像希特勒1923年啤酒馆政变失败后的姿态。他说:“不只我的朋友和家人憎恨我,叫我妖魔,全球的多元文化媒体也会想尽办法对我进行人格谋杀和妖魔化。”这也是在偷偷拔高自己。
    
    布列维克并在YouTube上传题为“圣殿骑士团2083”(KnightsTemplar2083)的影片,贴出他身穿潜水装、手持自动武器的照片。他被捕后表示,他已把宣言和YouTube影片传给社群网站脸书上的七百名爱国朋友。不过,他的脸书网页已被“多元文化”给关闭了。可见他对国际事务的判断并不准确。
    
    前面我说到,“奥斯陆大屠杀的发生,显示了欧洲文明的垂死挣扎。”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挪威凶手是想保卫那个急剧没落之中的欧洲文明的,但他的努力适得其反,只是加速了他所反对的进程。这多少接近“希特勒的历史意义”:作为一个“拯救欧洲文明”的狂人,“最后一个欧洲殖民主义者”希特勒梦想用以争霸世界的“欧洲新秩序”,不过带来了“欧盟”(英文:EuropeanUnion;法文:Unioneuropéenne;德文:Europ?ischeUnion)这个四不像的怪胎,并最终将作为“历史的玩偶”遭到全球化过程的遗弃。
    
    2011年7月28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文化马克思主义[CulturalMarxism]
    
    
    文化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加入了对社会中的媒体、艺术、戏剧、电影以及其他文化构成的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的形式。作为一种政治分析的形式,文化马克思主义在20世纪20年代势力大增,并且先是被称之为"法兰克福学派"的一群在德国的知识分子、后来又被位于英国伯明翰的当代文化研究中心的另一群知识分子作为分析模型来使用。文化研究和批判理论的领域正是根植于文化马克思主义,并且至今仍受其影响。
    
    背景
    
    "法兰克福学派"是对法兰克福大学社会研究所的成员和盟友的简称。在20世纪30年代"法兰克福学派"由于纳粹的上台被迫撤出德国转移到纽约。1945年以后这些幸存的马克思主义者中的一些回到西德和东德。西奥多·W·阿多诺和马克斯·霍克海默因此要为允许文化马克思主义在冷战早期的沉寂负责。在西德,20世纪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早期一种马克思主义的兴趣的复苏造就了一代新的、卷入了发生在福特资本主义的文化变革的马克思主义者。这些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中最突出的一个是德国哲学家沃尔夫冈·弗里茨·豪格。
    
    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和批判理论家道格拉斯·凯尔纳表示,“从格奥尔格·卢卡奇、安东尼奥·葛兰西、恩斯特·布洛赫、瓦尔特·本雅明,和T·W·阿多诺,到弗里德里克·詹明信与特里·伊格尔顿等,许多20世纪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都采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来分析文化形式,涉及到它们的产品,它们与社会和历史的交叠,以及它们对受众和社会生活的作用和影响。”法兰克福学派也影响了诸如马克斯·霍克海默、威廉·赖希、恩里克·弗洛姆和赫伯特·马尔库塞等学者。
    
    凯尔纳解释道,“文化马克思主义在欧洲和整个西方世界具有高度影响力,尤其在马克思主义思想最富盛名和最具生命力的60年代。理论家如法国的罗兰·巴特和《原样》派,意大利的德拉·沃尔佩、卢西奥·科莱蒂等,弗里德里克·詹明信、特里·伊格尔顿和60年代英语世界的文化激进主义同伴,以及全世界大量的理论家,运用文化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文化研究模式,用于在已经争辩过政治和意识形态影响和用处的具体社会历史环境中分析文化产物的生产、解释和接受。文化研究中最著名和富有影响力的形式中的一支,是最初就受到文化马克思主义影响,在英国‘伯明翰当代文化研究中心’出现的、通常被称为‘伯明翰学派’的群体。”
    
    文化马克思主义批判
    
    马尔库塞的批评
    
    在出版于1954的《爱欲与文明》一书中,马尔库塞讨论了一种立足于争取快乐的政治。这种对快乐的争取将联合个人主义、享乐主义和绝对平均主义,因为每个个体将能够平等地决定他们自己的需求和欲望;因此每个人将能够满足他们真正的欲望。马尔库塞认为当代西方社会的道德和文化的相对主义阻碍了这种平均主义政治,因为它无法提供区分个体真正需求和由资本主义制造的虚假需求的方法。
    
    然而,保罗·埃德博格(PaulEidelberg)认为,马尔库塞自己就是一个“虚无主义”的相对主义者,因为马尔库塞拒绝任何超越性的法律或道德,并且相信所有的欲望都是在道德上平等的。埃德博格接着指出马尔库塞的虚无主义导致他呼吁一种政治化、明确地左翼化的学术。
    
    来自政治右派的近期批评
    
    二战后,保守派保持着对社会主义和被称作“社会工程”的东西的怀疑,并且一些人认为文化马克思主义者和法兰克福学派帮助煽起了60年代的反文化社会运动,这是一个将马克思主义者的颠覆变成一种弗洛伊德-马克思主义下的文化条款的持续计划的组成部分。
    
    保罗·戈特弗里德(PaulGottfried)在他的书《马克思主义的奇怪死亡》中陈述了马克思主义自前苏联解体以来以文化马克思主义形式的幸存和演化:
    
    新马克思主义者只有在坚持社会主义反对资本主义的时候才称呼他们自己马克思主义者而没有接受所有马克思的历史和经济理论……此后社会主义者将建造他们关于来自马克思1840年手稿的“异化”概念的概念结构……因而能够免除一种严格的唯物主义者分析并转移……注意力到宗教、道德和美学……
    
    对法兰克福学派的批评性观察是否因此是正确的,当它作为推动了在社会学-弗洛伊德主义标签下的马列主义革命的例证?到了其从业者和布道者都符合这一描述的程度,它可能确实会有效……但如果法兰克福学派的马克思主义已经经历了这些改造,那么其中就没有多少马克思主义剩下了。批判理论家对马克思的吸引已经变得逐渐的仪式化,并且在马克思主义的来源理论中的东西如今正在掺杂清晰可辨的非马克思主义内容……简而言之,他们已经越过马克思主义……到了一个持着与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假设五官的积极反资产阶级的立场。
    
    对文化马克思主义的批评的回应
    
    自1990年代初以来,原教旨主义保守派(paleoconservatives)如帕特里克·布坎南(PatrickBuchanan)和威廉·S·林德(WilliamS.Lind)已经指出“文化马克思主义”在美国左派中是一种优势力量,并且伴随着它的是一种要毁灭西方文明的哲学。批评的许多是基于布坎南的断言:法兰克福学派征募了美国的大众媒体,并使用这一垄断感染了美国人的心灵。
    
    据比尔·伯科威茨(BillBerkowitz)表示,“不清楚这种关于文化马克思主义阴谋理论进入主流的散布是否会继续。当然,作为情节中的许多处之基础的反犹太主义认为其在未来几年可能被拒绝。但目前,这一特别理论的散布是起源于激进权利的、缓慢但确实正在进入美国人心灵的概念的一件典型事件。”
    
    南方贫困法律中心,认为“林德的理论是一个自90年代中期就已经被自由国会基金会推动的理论——一小群以‘法兰克福学派’闻名的德国哲学家已经设计了一种马克思主义的文化形式,目的在于毁灭西方文明的这种念头。”
    
    在华盛顿特区召开的一个主题是关于否认大屠杀的会议上,由反闪米特人老兵威利斯·卡托(WillisCarto)提议,林德在120位历史修正主义者、阴谋理论家、新纳粹分子和其他反闪米特人者面前发表了一个受到欢迎的演说,其中他鉴定了一小群他说已经毒害了美国文化的人。在这点上,林德极大地增强了他与听众的联系。“这些家伙,”他解释道,“全都是犹太人。”
    
    理查德·里奇曼(RichardLichtman),一个赖特研究所的社会心理学教授,认为法兰克福学派是“没什么人真正了解……的一个方便的目标”,通过将他们的批判筑基于马克思主义并且利用法兰克福学派,文化保守主义者使它看起来就像非常不适合于任何美国的事物。它承载了一个神秘的成阵容,并且被改变得像是一个难以理解的、反美国的外国运动,只对腐蚀美国感兴趣。”里奇曼说那个“正在被传达的观念就是我们正在被来自外部的力量影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605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美帝国主义”何去何从?
·谢选骏:钓鱼岛冲突不论军事结果 中共在政治上都输定了
·谢选骏:美国需要向世界帝国转变吗?
·谢选骏:全世界的富人联合起来
·谢选骏:中共会在日本“购钓鱼岛”行动前临阵退缩
·谢选骏:美国开始“共和国向帝国”的转型
·谢选骏:北京政权为何邪恶的谜底
·谢选骏:中国的佛教为什么衰落?
·谢选骏:日本作为中国的属国并不遥远
·谢选骏:黄种人能单独和白种人作战吗?
·谢选骏:毛泽东为什么不敢收复失地?
·谢选骏:朝鲜、越南、日本作为中国的一部分
·谢选骏:枪杆子里面出银行——从毛泽东到周克华
·谢选骏:太子党原理解密
·谢选骏:科举制与佛教
·谢选骏:共产党专政是第三中国崛起的魔鬼训练
·谢选骏:亚洲民主化是美军占领的结果
·谢选骏:“两岸一国”与“第三中国”
·谢选骏: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