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子奋:九月九日的感想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6日 转载)
    转载文章:
    今天是9月9日,每到这天我总会怀念父亲。
     其实这个日子同我父亲并无多大关系,他的生日在5月,去世时也是5月,这9月9日之所以被我牢记,主要是因为有两件事使我终生难忘。 (博讯 boxun.com)

    一是父亲自1977年开始,每逢这天都要喝酒。从我1979年8月走出劳改队后,到了9月9日这天,父亲规定我必须得陪他喝酒,不得以任何借口推辞,否则要发脾气。那时他快八十了,火气丝毫不减当年。
    1982年9月上旬,我因公干去北京铁道部,按理要过10号才能结束事务,可一想到9月9日的特殊任务,我不得不把手头事委托给了同事,于8号下午在永定门火车站买了张黑市票连夜赶回南京。记得到家时已是9号下午,母亲见到我后的第一句话是:“从前天开始老头子就念叼你罗,这下可好了。”
    那晚父亲喝的很痛快。当时我舅舅正好在场,父亲好几次举着杯对我舅舅夸我:“就凭能在9月9号这天从北京连夜赶回来陪我喝这顿酒,我这儿子孝!”
    不明就里的舅舅显然搞不懂这9月9号与平时有何不同,居然会把陪上人喝酒上升到了孝顺的高度,于是试探地问我父亲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已有几分酒意的父亲把酒杯在桌上重重地顿了一下。“今天是老狗日翘辫子的大好日子,是我们这些反革命家庭的大喜日子!”
    见我舅舅似乎还不完全明白,父亲接着说道:“我之所以这一天非得要老大和我一道喝酒,是要他牢牢记住这一天,要他永远记住这天老狗日死了,他不死老百姓永无出头之日!”
    舅舅是从来不问事的老实人,望着我父亲一脸凝然神色未作声。临别时悄悄对母亲说:“四哥年龄这么大脾气得改改了,事情都过去了,还老提那些事干嘛?”
    母亲笑了笑了笑说:“你叫他改?这两天他正在嘀咕要给中央写信,建议把北京老狗日纪念堂改成公共厕所哩。”
    舅舅大概没想到一向温顺的母亲嘴里居然也会冒出“老狗日”这个词,一言未发走了。
    
    第二件事发生在1980年的9月9日。
    那天是个秋高气爽的睛朗日子。前些天一直下雨,母亲趁好天把那只用了几十年的老木箱搬到小院子里晒阳除湿。母亲把箱内衣服一件件往铁丝上挂,父亲在旁帮忙递拿。木箱出空后,一张叠成对折垫底的旧报纸露了出来,父亲顺手将其取出后摊开一看,一张伟大领袖的宝像赫然映入目中。那张像全部套红,占了整整一版,由于折在内层,颜色还很鲜艳。
    父亲对伟大领袖宝像凝视良久,忽然喉头作响,双肩微耸,紧接着一口浓痰脱嘴而出,“噗”地一声吐在了伟大领袖两眼之间。痰才出口,父亲正对宝像又啐出几个字:“呸!我日你妈!”
    那语调之恶毒程度,我这做儿子的几十年头一次听到。
    骂完后父亲又将宝像对折搓了几下,红光满面的伟大领袖顿时满脸变了色,一下成了面目狰狞的怪物。
    完成这套动作后,父亲将报纸揉成一团,扬手将其丢进了垃圾筐。然后坐在那张老藤椅上闭目养神。
    我以为此事也就到此为止了,谁知不然。
    大约五分钟后,父亲忽然从藤椅上站起,接着慢腾腾踱到垃圾筐边,弯腰将那张窝成一团的报纸捡了出来。然后又将报纸悬空架在痰盂上,随即摸出火柴点燃了它。
    待报纸全部燃尽变为一小撮黑灰落入痰盂底部后,父亲松开裤子对准痰盂小起便来。一边解,一边吟出了至今令我无法忘记的两句诗:“今天正好九月九,请你尝尝桂花酒”。
    自从我童年记事起,这是第一次发现父亲居然还有一边撒尿一边赋诗的天才,可惜此一次,此后再没见过。
    父亲死于1983年春。那一年的9月9日,我特地赶到坟地给他扫了墓,同时带去了一瓶好酒。我就着瓶嘴自饮了一口后,将其余酒洒遍了他的墓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1995415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啥叫反动?啥叫反革命?
·反右时期的“反革命”剧团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其人类的起源/巩胜利
·我以一个老“反革命”的身份向世界媒体发出紧急呼吁、求助/赵振甲 关维双
·不是笑話:五花八門的“反革命”罪
·字字珠玑的“反革命传单”----兼论“勃起来”是不是“薄熙来”/林保华
·字字珠玑的“反革命传单”/林保华
·文革时期的“反革命。。。罪”
·反革命經不起事實和邏輯的檢驗/张三一言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張三一
·一個豆腐渣 三個反革命/李平
·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
·说一句“我吃过芒果”竟成了反革命分子/高洪明
·外祖父被饿死,父亲被定为“反革命组织头子”/刘德军
·剑中:从学生告老师“反革命”说起
·学生告老师为“反革命”令人惊诧(图)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华东政法教授谈“反革命”风波 好奇被举报内容(图)
·陈奉孝: 关于学生告老师“反革命”的问题
·揭秘:习近平13岁成反革命 习仲勋痛哭不止
·我要平反:无罪戴上反革命帽子报复坐牢18年 (图)
·孔庆东:罢免薄熙来是反革命政变 (图)
·【视频】孔庆东挑战胡温:撤薄是〝反革命政变〞
·舞钢市的反革命乔振甲/视频 (图)
·当局指黄琦反革命威吓访民与其断交 (图)
·铁流:盛产“反革命”的“新中国”《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两个未成年的“反革命”
·中央传达引用胡锦涛的用词“茉莉花反革命集团”
·四川豆腐渣还要震出多少反革命?
·媒体痛斥:四川大地震还要震出多少反革命
·视频:地下通道小访民、老反革命、访民乞讨 (图)
·实拍:北京主干道二环路张贴“反革命”标语(图)
·抗日老兵赵振英“文革”时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图)
·57年!中国服刑时间最长反革命出狱不到2个月去世(图)
·57年!中国服刑时间最长反革命犯77岁获释
·靳海科和徐伟——从优秀共产党员到反革命囚徒
·受双重迫害的老人陈渭湘:“反革命”遭遇强拆(图)
·1989年北京反革命暴乱的真实情况
·史上最牛的一顶“反革命”帽子!/马传汉
·身为国家正式干部还是反革命?/上海王晓平 (图)
·父亲王岳:已故冤魂还是“反革命”?!/王晓平 (图)
·四川三台民办教师帮学生改申诉信错字被打成反革命33年未平反(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