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也谈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金一戈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5日 来稿)
评李劼文章“历史的祭奠••••••六四案的文化透视"

    金一戈
     海外朋友发来李劼先生的文章,“历史的祭奠••••••六四案的文化透视”,称该文见解独特,值得一看。 (博讯 boxun.com)

     初看一下,感觉作者非常在乎行文流畅和逻辑的完整,不少地方的上下文中,下文的展开承袭上文,但中间转折,即下文的起点是作者凭空想像的,所以看起来环环相扣,非常严密,实质不然,但既然是朋友所荐,且希望我提点意见,所以趁星期天有空再看了一遍,读罢文章大失所望。
     如果文章是给海外关心中国的朋友看,作为饭后闲聊的谈资,当成七侠五义之类的演义,则无伤大雅,且文章本身也并不是一无是处,但如以作者所言,是以历史和文化的眼光来审视这一段历史,那么,文章的观点和结论就有一系列谬误了。
     有错本属正常,但作为小有名气旅居海外的知识分子,试图以历史、文化乃至哲学的视野来解构中国现代史上的这段公案,那么,笔者不得不说,李文所呈现的对政治和历史的理解,不仅会误导读者,更让人感到莫大的悲哀!有鉴于此,笔者感到有必要写点文字予以廓清。鉴于李先生文章很长,全面解析太费周章,所以在此偷懒,只按李文顺序,顺手指出李文的一些谬误。文字本身很粗糙,只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邓小平
    
     李文说,“无论作为一个政治家,还是作为一个改革家,邓小平都是出类拔萃的。但邓小平以悖论的方式解决历史的传统,结局只能是悲剧。以家长制的方式结束家长制,其内涵当然是,以专制的权力结束专制。邓小平悲剧的秘密,也在于这个悖论的无可摆脱”。
     这段话,说实在,如果关起门来写学术文章,可能有人会认为很有水平,因为绕口令式的叙述往往会让人看的云里雾里,但是,任何有简洁思维的人都会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邓小平能以一种民主的方式来解决家长制,那么,家长制本身还存在吗?这相当于说,我们决定要结束家长制,以民主制取代之,所以,先建立一个民主制,然后再回头解决家长制,岂不逻辑混乱?须知,倘真如此,那时家长制早已不复存在了!
     家长制不是个好东西,但那是当时中国唯一有的东西,物极必反,家长制发展到极致,也逃不了异化的命运,成了结束家长制本身的唯一武器!历史赋予政治家的责任,就是以仅有的东西作武器,去作决定性的一博。所以,以同样的话来回赠给李先生,那就是武器的批判不能成为批判的武器!
     以家长制结束家长制,不是邓小平的悲剧,而恰恰是他的功绩。
     李文说,"邓小平借用“实践检验真理唯一标准”讨论突破了毛泽东话语设下的重围,但并没有彻底解构毛式话语。邓小平的所谓不争论,不讨论,既是不想被毛语所囿,也是因为自己没有一套强大的话语,与毛泽东相抗衡。在话语上的乏力,是邓小平的一个致命伤。”
     事实是李先生这样想当然吗?非也。中国人的一个特点,就是喜欢狡辩且善于狡辩,因为模糊是中国文化的基本特征,模糊给狡辩提供了足够大的空间。客观讲,任何一件事从不同角度看,可以有完全不同的结论,比如上一个大型工程建设项目,如果需要,可以找一百个院士教授专家来认证应该上的理由,同样,如果需要,也马上可以找两百个院士教授专家来认证不应该上的理由!并且我保证双方的论证都将是头头是道!工程领域尚且如此,就更不要说是在社会领域了,一个政策或实践,那可是争几百年都争不下来的!因为这涉及到几乎所有可能的不同倾向,甚至包括审美偏向,所以根本就没有标准答案或最终答案!但是,无论有多少不同意见,无论这些意见各有多少道理,最终的选择却只有一个!具体到80年代,你反对改革开放可以讲一千条理由,你支持改革开放也可以讲一千条理由,但是,改还是不改却只有一种选择!政治家的责任,就是以自己的政治智慧和经验,去进行他认为应该的选择,并且也只有选择一种。这种选择可以说是一种决策,也可以说是一种下注,对了,就是决策,错了,就是下注!从历史的目光看,邓小平以他的智慧和经验作了正确的选择!
     要知道,哪怕是在今天,如果发动一场讨论决定是否要重新搞一次文革,那么在中国,这个“文明古国”,还是一定会有三教九流的各派争论!笔者闭著眼睛都可以想象,赞成文革的一派一定还有许多“德高望重”的老专家,老教授,还有不少所谓“社会贤达”,更别提有多少官员夹杂其中了,而学生中肯定也会有不少愤青饱含热泪呼吁重启文革!
     所以,不争论绝不是邓小平讷于言而敏于行,而是经验告诉他,如果要争论,既争不出任何结果,最终却还是要回到要不要改革这个问题的起点,所以,如果争了半天还要回原路,那还争啥?因为改革已是他坚定不移的信念!所以不争论是他的明智,也符合他一贯的实用原则。
     李文说:“六四”学潮被平息后,邓小平的眼睛里只有开枪的军队,根本而看不到无辜的民众。假如说,学潮触动了邓小平的心理创伤只是一个猜测,那么邓小平的慰问军队则证实了这个猜测。""一场风潮过后,最要紧的是如何向民众作个交代。就算不去慰问无辜的死难家属,也得给民众一个说法,表明自己实在是迫不得已。有无话语能力是天生的,无法强求;但愿意不愿意体恤民众,却关系到慈悲心的有无,也关系到开枪的动机所在”,如此等等••••••
     李文的表述让人感到哭笑不得,因为李先生在这里提出的问题,是一个闭门造车凭空想象的问题,一个不可能有的遗憾。
     事实上,正如上面所说,邓小平在文革结束后,已认定改革开放不仅是中国的唯一出路,也是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在他看来,学生运动引起的动荡以及由此必将带来的争论,在中共复杂的政治环境下,已对改革开放是否能继续下去构成了严重威胁,所以也是对中国前途和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构成了威胁!更不要说对他个人政治生命的重要性了!
     这种判断是否正确,可以另当别论,另加讨论,重要的是,这就是他的政治判断!所以,在他看来开枪的军队是在捍卫改革开放大业,也是在捍卫中国的前途和中国人民根本利益,所以是"共和国卫士”!
     这种判断和认识是否正确,后世同样也可以讨论,但如果揣摩他的心理,这应该 就是他从心底里所想的!而捍卫改革是他的使命,甚至是他生命意义之所在,在这种情况下,你让他马上对死难者表示同情,不是一种梦呓么?讨论这种不可能的可能性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反过来,如果他当时真这样做了,也必将被认为是心虚或者是示弱,由于示弱,必然两头不讨好而陷于被动局面,从而必将削弱其权威,这对中国继续坚持改革开放是否有利?甚至改革是否会戛然而止?
     历史是否会重复不得而知,但是笔者相信,如果历史重演,如果邓小平再生,那么回到当时那种情况,他会毫不犹豫再作同样选择!这也许可以说这是他的历史局限性,但这就是现实!所以,如果谈悲剧,那么这是历史的悲剧,而不是他的判断偏差或性格之类带来的个人悲剧。如果硬要说这是他个人的悲剧,那么这种悲剧也是不可避免的!
     限于时间和精力,这里就暂不作深入讨论了。
    
     二,胡耀邦
    
     李文说:"假如胡耀邦不那么天真,假如赵紫阳又不过于聪明,那么邓氏改革也许不会陷入两难的困境”•••••••"邓小平懂得什么叫做政治,什么叫做改革。胡耀邦却不懂政治",理由是,“邓小平把他的退休计划告诉胡耀邦时,同时也意味着给了他一张政治改革的时间表”,而胡耀邦把它说了出去!邓小平的做法是悄悄地从中国几千年的专制这只猛虎身边退出去”。"但由于胡耀邦的大叫大嚷,结果却把此虎给惊醒了”••••••
     为了强调这个观点,李先生又来了一段拗口的文字:"邓小平代表着改革的可能性,胡耀邦则象征着改革的要求。邓小平和胡耀邦的冲突,实质上是可能和要求的冲突。假如选择要求,就没有可能;要想可能,就不能有要求"•••••••
     上述文字, 不仅是李先生的臆断,而且还反映了李先生本身的政治观乃至历史观自觉不自觉地还停留在中国几千年前的水平上。
     什么叫政治?西方竞选是政治,中国宫廷内斗当然也是政治。回到现实,不能否认的一个事实是,胡耀邦本身不仅是政治的参与者,并且还是长期的重要参与者,是中国最高政治的核心组成部分!对于这样一个政治人物,李先生还认为他不懂政治,那么人们必然会问,李先生的政治是什么?答案很明显,李先生的政治其实就是皇帝心底最隐晦的那部分小九九!懂政治就是会揣摩这部分东西,其他都不算!所以,李先生的政治家只能是皇帝肚子里的蛔虫,舍此别无他人。
     李先生认为的悖论,其实只是反映了在中国已横行了半个世纪的被扭曲的神秘政治,其实 就是有几千年历史的封建专制政治的延续!胡耀邦浸淫其间长达半个多世纪,想必不会没有体会,神仙打架论道的党内政治,看似太极推手高深莫测,其实背后无非就是地盘之争,地位之争,意识形态的形而上学只是表象和面纱,掀掉面纱,背后其实就是非常无聊的利益和权斗,从历史看其实这一切都是浮云!胡耀邦应该是看透了这一切,所以希望政治能够返璞归真直截了当,这其实也是现代政治方向。
     退一步讲,如果李先生的描述是对的,那么,邓小平明智的做法,应该是自己留下来守在老虎笼子旁边,看住老虎,如果老虎出来,就豁出老命去拼一个你死我活!年轻人出去,该干啥就干啥,改革开放大业就放手让胡赵他们去做,如果历史是这样安排的,那么历史又将如何演变?
     所以,站在胡耀邦的立场上,得出的结论和李先生就可能完全不同了,李先生指胡耀邦不懂政治,只能说胡耀邦不懂李先生自己能够理解的揣摩皇帝心思的强权政治,当然,也许是经历那么多次运动的胡耀邦已经不屑于这种封建政治了!要知道,任何一个还有一点独立想法的人,都是永远无法满足这种要求的,且皇帝的心思本身也可能随时会变!所以要说政治,胡耀邦不仅懂,而且看透了政治的本质,特别是中国政治,其实就是一种把戏!从这个意义上讲,胡耀邦实实在在是一个后现代甚至超现代的政治家!说他已大大超出邓小平的认识也不为过,只是太超前了,所以跌了跤子而已。
     再退一步讲,众所周知,在中国传统政治文化里,最在乎的是身后的评价,盖棺定论才是终极王道!因此,借用李先生常用到的悖论概念,也来指出李先生自己的一个悖论,胡耀邦不懂政治,却得如今的美誉,邓小平深谙政治,死后在李先生文章里却落得个悲剧!按照中国政治的最高标准,岂不是成了无心插柳和有意栽花的关系了?从这个意义上讲,试问谁更懂政治?
     所以,胡耀邦也许对中国政治的险恶估计不足,但据此说胡耀邦不懂政治,是一孔之见,以偏概全。
     其实,站在历史高点看,什么时候中国的政治变得轻松了,简单了,不涌费心费力揣摩了,中国才真正进入现代社会了!
     李先生对六四的解构,反映了他对历史和人自身局限的认识不足,在李先生哪里,历史是在计谋和筹划中发展的,所以每一步都有一种因果关系。这确实反映了中国人的历史观甚至是最本质的世界观!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建立在世俗社会存在的基础和意义上的,而人成了以往历史背景的投射,或者数中国人其实就生活在历史中,所以,象历史小说中那样,相信靠精确算计,就可以在现实社会中再现历史故事,而无视人自身的狭隘,无视人其实是永远被更强大的力量和规律所支配的!人变成了文明意义下的人,但已失去了活生生的生命。这种文明也只是对历史的诠释,而不是面对未来不可知的世界的明灯!
     试问,当年叶利钦在红场站在坦克上振臂一呼,是靠精确算计还是谋划?显然,两者都不是!谁又能预测这样做的后果?None!如果一定要评价,那么,往高处说,是人的勇气,往低处讲,是赌徒的气魄!任何人实际上都无法预测那时的结果,一念之差,或为王,或作囚,狭路相逢勇者胜!而中国人,恰恰就是缺乏这种把命运交出去,让更大的存在去裁决的豁达和勇气!这是中国的世俗文化传统使然,什么都想自己掌控,结果算计来算计去,到头来往往应了孙二娘的一句名言:”饶你奸似鬼,喝了老娘的洗脚水”!文化使然怨不得他人。
    
     三,赵紫阳
    
     李先生对赵紫阳的评价,既不符合当时的真实历史,结论更是天马行空似的个人主观臆断,可以说是吹毛求疵偏离了基本的公正。
     李先生对赵紫阳的评价,基本上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赵紫阳是个商业气息比较浓的聪明的滑头。李先生文章中大量充斥带有文学色彩的个人发挥,完全脱离当时的实际情况,据此得出的结论必然错误。
     限于时间和精力,这里不再引用李先生的原话,只是想指出两点:
    
     一,学潮开始时,赵紫阳首当其冲,本身就是学生攻击的靶
    子,在笔者看来,赵紫阳在学潮初期还打高尔夫球,这本来是要向世人发出信号,即表明他认为学潮是正常的,而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所谓严重政治事件,是一种既含蓄又明确的对学潮的支持,在当时却受到学生多大的攻击?同样道理,赵紫阳后来到朝鲜,在笔者看来还是这个原因,即赵紫阳至此还是认为学潮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该干啥还应该干啥,如此明确的信号和态度,是对学潮最大的支持,同时也是最易受伤的表达!结果,非但得不到任何同情和理解,相反,却得到了完全相反的解释!无论是当时,还是到今天,甚至到了李先生这里,还在受到指责!以笔者看,如此不懂基本政治语言,如此盲目无知冲动,学潮要不垮那才是奇怪!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要赵紫阳以自己的威信去摆平学生,岂不是荒唐?
     二,笔者还清楚地记得,在学潮远未失控时,赵紫阳有一个亚行讲话,中心意思是,以这次学潮为切机,从此解决类似学潮这样的问题,用民主与法制的方法,言下之意,就是从此再也不用政治手段上纲上线地来解决这类问题!
     够了!三十年过去了,笔者至今还认为,这是学潮中唯一有历史高度的讲话和观点!就这个讲话,赵紫阳已经足够地显示了他的高度和对改革的诚实,赵紫阳的改革绝不是叶公好龙!而是真正的民主法制建设!
     事实上,所谓历史的转折点,无非就是几种:战争,大的暴动,大的群众运动,或者非常时期的某次民主大会,也许还有几种,但共同之处就是矛盾要到极点,非常关头导致的真正的变化!只有这种真正的历史紧要关头,才会有革命性的变化。试想,在当时如此尖锐冲突背景下,如果真的以哪怕是不完善的宪法和法律为依托,该谈的谈,该让的让,该改的改,同时,该抓的抓,该关的关,该下的下,该辞的辞,如果这样,那么中国现在可能早就走在民主和富强的道路上了。
     所以,赵紫阳不是滑头,无论是当时,还是后来,他都明确地表达了他想要表达地东西!
     其实,以历史的目光审视,六四事件每个人各得其所。
     邓小平,他作了他的选择,尽管显示了他的历史局限性,也许他的改革过于注重实用,他的开放之路也还走的不够远,但是,至少,他是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的旗手!他是悲剧,但不是个人而是历史的悲剧。
     胡耀邦,以对政治和社会终极意义的洞察,试图使中国的政治和社会发展回归基本的理性和常识。他失败了,但也羽化为一个道德亮点!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没有失败,他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他也在前面等着。
     赵紫阳,以对社会发展必然趋势的了然,试图推动中国融入世界发展的主流中,改变几千年来中国传统的人治传统和小农意识。他也没有成功。但是他的坚持,使他成为良知和努力的符号,使中国在前进的道路上得到了那么一点道德勇气。
     这三位,都不是圣人,但应该讲,他们多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真正该谴责的,是躲在后面放冷枪,拉后腿,表面人模人样,言必称马列,自称代表人民,实质满脑子封建专制,蔑视人民,本质上只维护家族利益的一切反对改革开放的遗老遗少!他们才是该被谴责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404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劼:朝李旺阳鞠躬,向香港人致敬
·革命是权利,民主是协商,自由是审美/李劼
·陈维明,未来的中国版罗丹/李劼
·义工政治和网络文化――埃及巨变的两大历史指向/李劼
·义工:埃及巨变给中国人的最大启示/李劼
·卜雨评李劼先生《二十世纪中国政治演变和文化沧桑》
·李劼: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和平诺奖随想
·李劼:今朝酒醒何处?——《百年风雨》自序
·李劼:悲悯与仇恨:美中人文图景对照
·李劼:更正百度雅虎等网站的李劼条目
·民主政治就是做秀政治/李劼
·李劼:民主政治就是做秀政治
·李劼:反三俗和以俗治国
·历史重演可能:东汉末年或清末民初/李劼
·冷眼向姬:解析文王遗言及姬发姬旦乐诗清华简的另类读解/李劼
·李劼:伯夷叔齐是昨天出走的
·李劼:筱文滨的流逝
·李劼:威尔弟,歌剧史上的集大成者(古典歌剧论3)
·李劼:古典歌剧的人文精神和审美景观(2)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