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小鲁致十八大公开信,灵感来自老夫一篇文章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3日 转载)
      最近读了陈小鲁致十八大公开信后,觉得里面有的建议就是老夫十六年前提出的,已经公开发表过(1996年9月)。
    
       老夫文章写于1996年,曾经在广东省政协主办《同舟共进》杂志,1996年第九期上公开发表。但是当时编辑可能因避讳而大动手术,把老夫的原文删改得面目全非。老夫一气之下也没有再发表,也没有在网上贴出,这是第一次原文原貌贴出,没修改一个字,供大家茶余饭后消遣之用。呵呵! (博讯 boxun.com)

    
      老夫原文:
    
      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全体会议落下帷幕已经一个月了,留给人们的印象是淡淡的。在我记忆里似乎讨论过十年规划和十五年远景规划,内容如何,我忘了。几十年来,当局许的“愿”太多,实现的太少,大家对这些“愿”都漠然了。不仅我如此,问及其他工薪阶层人士,问及三教九流人物时,甚至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穷人顾眼前,富人望来年”,民间谚语,一点不假。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人民,理应受到全国人民关注,事实却不然。
    
      四十年前,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时,老百姓还十分关心会议情况。回想当年开会时,黎民百姓兴奋情景,至今历历在目,未能有所忘怀。可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后,关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会的老百姓就如凤毛麟角一般稀有了。何以会如此呢?原因很多,不过我认为,其中之一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四十年一贯制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曝露出相当多的缺点,不适应新时期社会现实,到了应当改革的时候了。
    
      四十年前,毛泽东和当时中共高级领导人崇尚人治,鄙视法治。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一日,毛泽东在协作区主任会议上说:“……法律这个东西没有也不行,但我们有我们自己的一套,……”他又说:“不能靠法律治多数人。民法和刑法那样多条谁记得了。宪法是我参加制定的,我也记不得。韩非子是讲法治的,后来儒家讲人治。我们各种规章制度,大多数,90%是司局搞的,我们基本上不靠那些,主要靠决议,开会。一年搞四次,不靠民法、刑法来维持秩序。人民代表大会、国务院开会有他们那一套,我们还是靠我们那一套。”在同一个会议上,刘少奇也持有相同的观点,他说:“到底是法治还是人治?看来实际靠人,法律只能作办事的参考。”(丛进,《曲折发展的岁月》,河南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65页)毛泽东直言不讳说出了他自己的观点。宪法在他心目中是无足轻重的,“记不得”了。果然,文化大革命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被他一句话就送入牢房,瘐死狱中。送入火葬场时,被胡乱塞进吉普车,双脚伸出车外,没有亲属送葬,没有好友告别,凄凄惨惨戚戚。堂堂国家主席,临终遭遇如此悲凉,连老百姓都不如。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是一样。尽管人大开会也罢,制定法律也罢,弹劾也罢,决议也罢,他可以不理睬,有没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无所谓,“我们还是靠我们那一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件摆设,一个工具而已,除了做样子给外国人看外,别无他用。四十年前,无论朝廷显贵,封疆大吏,文豪教授,贩夫走卒莫不由衷地崇敬毛泽东,热爱毛泽东,拥戴毛泽东,大家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用也不甚明
    了,对他的讲法,也无人提出异议。“听毛主席的话,按毛主席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学生”,概括了一切,左右了一切,一直左右到文化大革命结束。由于崇尚人治,鄙视法治,无人制约,毛泽东终于在文革中予智予雄地闯下大祸,险些断送了中共万里锦绣江山。玩了一辈子枪杆子的毛泽东,也险些命丧枪杆子林彪之手。
    
      在这种指导思想下,由毛泽东设计出来的有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种法和制度,实际上是“花瓶法”,“摆设制度”,适合人治,不适合法治,当时行得通,现在却不然。如今疤痕累累,赫赫战功,万人敬仰,两袖清风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绝大多数已经不在人世了。健在的也过了耄耋之年,体弱多病,步履维艰,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再料理国事了,也无法再实施人治了。改革开放后,行政官员的腐化速度如此之快,波及面如此之广,程度又如此严重,非始料所及。无论当局是大声疾呼:“反腐倡廉,大力肃贪”;亦或是低声央求:“廉洁自律,自查自纠”,结果总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我想,这必然是在制度上有一个什么漏洞才导致如此,这就是四十年前毛泽东设计出来适合人治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种“花瓶法”,已经不适应现今改革开放的社会,从而各种社会弊端,种种腐败,毫无约束地滋生蔓延起来,严重地腐蚀着广大干部,败坏了中共声誉,如不迅速采取得力措施,中共的江山危矣!殆矣!
    
      我可以举出以下几个问题说明过去的人治不适合当今改革开放的社会:
    
      1、顾名思义,人民代表,代表人民,起码代表当地选民。
    
      几十年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不是由当地选民普选产生的,到底怎样产生的?过程如何?有无舞弊?有无舆论监督?绝大多数选民不清楚。姑且不论这种产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方法和理论,是否绝对正确,是否需要改正。至少,用这种方式产生的当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是哪些人,当地黎民百姓就不一定知道。至于说当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住址,电话号码,何时接待选民,恐怕知道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了。
    
      地方报纸,可以登载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的名单,可以长篇累牍地介绍劳模、先进人物的功勋。先进人物的先进事迹报告会一个接一个,如走马灯一样团团转,叫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不知学哪个好。但一般报刊极少公布当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名单、住址、电话号码,各报刊杂志也很少介绍全国人大代表履行代表职责所作的功勋业绩,更没有看见全国人大代表履行自己职责的先进事迹报告会一个接一个,为什么厚彼薄此呢?我百思莫得其解,恐怕还是“花瓶”在作怪,“人治”绝对不允许人民代表来制约各级行政官员的。
    
      我主张:明年召开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前三~五个月,各地应当有几次连续三天在地方报纸上,比如地方省委机关报上,公布当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名单、住址、电话号码,传真机号码。没有电话的全国人大代表,必须用公费立即安装一部对方付款电话,有电话的也要立即改为对方付款,以便选民联系人大代表方便。具有高级职称的代表家里还要安装一部传真,以便随时接收选民意见书。所有全国人大代表的通讯费用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负担。一个小小副厂长私人电话费用都是公家负担,全国人大代表未必连副厂长都不如?此外还要在报纸上公布接待来访选民的时间,让选民都知道。
    
      同时,对那些认真履行代表职责、做出突出业绩的代表,各级报刊要大力报道他们的先进事迹,进行表彰。要组织全国人大代表履行自己职责先进事迹报告会,巡回报告,教育选民。全国人大代表行使职权,检查工作,接待选民时,电视台必须及时报道,不得延误。
    
      2、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应当专心从事全国人民委托给自己光荣任务。
    
      比方一个售货员选成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就不应该到开会前几天都在站柜台卖货。人民代表职责甚多,其中重要的两条是反映当地老百姓的意愿和检查当地地方官员执行政策以及廉洁自律情况。如果一天到晚卖货、种田,干本职工作,从何谈起认真履行人民代表职责?
    
      我主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应当脱产。他们在担任代表期间的工资应当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开支,不由地方财政负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供养两千多个全国人大代表,经费应当不成问题,一年随便减少几个委员长出国访问的经费,少游览几个国家名山大河,供养两千多个代表一年工资就绰绰有余。当然,不愿脱产,不愿从事人民代表工作的人,就不要勉强选举他。当代表,也要自愿,由上级指定,奉命而当,终非良策。
    
      全国人大代表至少要花半年多时间接待选民,听取百姓对当地地方官员的意见,或者了解百姓对一些政策看法,或者调查地方官员执行政策或腐败情况。如果这些事情都不做,全国人大代表做什么事呢?我感到茫然,莫非又是“花瓶”作怪?
    
      3、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一般不应当兼任行政职务,尤其省级地方长官不应当是人民代表。
    
      今年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报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地方各组讨论的情况时,几乎全部是省委书记或省长发言,二十多个省级地方长官个个在电视上走马亮相,似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变成了省委书记会议,使人大为扫兴。中共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目的之一是听取人民代表意见,省长和省委书记,中共中央可以随时召见,几乎每年都要召见几次,很多问题何不在召见中谈?况且全国人大代表本来就有义务监督省
    级地方长官执行中央政策的情况,弹劾省级地方长官违法乱纪行为,建议罢免或解除不称职的或违法的省级地方长官职务。省级地方长官在座,恐怕有的代表就没有足够胆量发言,特别是涉及当地土政策,或者与地方长官有牵连的人和事时,不是噤若寒蝉,就是顾左右而言他。“不怕官,只怕管”,在中国,历来如此。此外省委书记和省长个个十分健谈,没有一个不是演说家,随便开口发言,就变成演说,子丑寅卯,甲乙丙丁,滔滔不绝就是几个小时。由于省级地方长官地位特殊,演说时,众代表只得正襟危坐,洗耳恭听,不敢动弹,完全形成了一言堂,侵占了其他代表发言时间。
    
      我主张:明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时各地省级地方长官不要再出席会议,由中央指定非本省工作的有关代表作各组负责人。以后省级地方长官不能兼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要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就得辞去省级地方长官职务,不能二者兼得。省级以上行政长官同样不能兼全国人大代表,要兼全国人大代表,就得辞去行政职务。各级主要行政长官一般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任命,不能是人民代表。人民代表大会终究不是文武百官大会,官员是代表,代表是官员,要人民代表大会干什么?在现今官场中,谁也不能保证行政官员个个清风两袖,也不能讲个个贪赃枉法。一些贪官污吏变成人民代表,人代会上走在一起,济济一堂,有权有势,人代会从何谈起制订肃贪法律?从何谈起弹劾腐败官?贪官反贪官,越反越贪。
    
      4、对于文化素质较差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应当给他配备一名秘书,协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收集当地老百姓意见,整理选民对政策的看法,以及当地政府官员执行政策的情况。如果文化素质差,认不得几个字,收集了当地选民意见又不能整理成提案,自己有意见又写不出,这个代表就不称职,以后没有秘书就不能再当代表。
    
      四十年前全国人大代表可以有文盲和半文盲,那时90%的县没有高中,99%的乡没有公路,文盲和半文盲占全国人口总数90%以上,全国人大代表中有文盲和半文盲,倒也合情合理。如今,连私人老板雇请酒吧女招待都要写明非高中文化不要,雇请秘书非研究生不要。他都知道,文化水平低了,严重影响业务,选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时为什么不讲究学历呢?倘若以种种借口硬要选成百上千个文化素质差的代表,什么缘故呢?大家都心照不宣,“花瓶”罢了!
    
      我主张:全国人大代表必须具有大专以上学历。
    
      5、每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都要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进行考核,考核他们履行代表职责的情况,并将考核结果在报纸上公布,让所有选民都知道。这并不过分,所有具有职称的科技人员每年都要考核。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年年考核,稍有懈怠,立即取消津贴,科技人员如此,何况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代表履行自己职责,是宪法赋予的权利,理直气壮,正大光明,用不着偷偷摸摸,遮遮掩掩,考核结果见报,也是合情合理。倘若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在任职期间,不认真履行代表职责,不联系选民,庸庸碌碌,无所作为。出席全国人大时,右手不写字,却只用于随时举手;带来的一张嘴巴,不反映选民意愿,除了品尝美味佳肴外,只会OK!OK!,象这种代表,就是“花瓶代表”,下一届就不能再选为代表。
    
      6、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重要议案,尤其是重大法规,重大工程上马,必须事先发给全国人大代表审议,最好提前半年或一年,让全国人大代表思想上有所准备。在报纸上可公布可不公布的,就必须在报纸上公布,让选民针对议案、法规充分表达自己意见,全国人大代表负责收集整理。绝对不能公布的也要让全国人大代表带着议案法规到各地征求有关人士意见。全国人大代表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架起政府与百姓之间的桥梁。
    
      现在全国人大似乎不是这样,今年讨论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如此之长,不要说一般代表,就是法律界代表也绝不可能读了一遍就可以提出意见。不参照刑法原版,查阅有关资料,花上十天半月仔细琢磨,不可能提出中肯意见来的。象这样重大的法规,起码得提前半年发给全国人大代表,认真钻研,广泛征求意见,特别是非法律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更应当带着修正案草案征求广大熟悉法律人士意见,集思广益,利国利民。现在是当场讨论,至多两天,就得表态,两天之中,除了聆听各组封疆大吏、文武百官的长篇演说外,中午有各种珍馐美味,晚上还有各种应酬歌舞,其乐也融融!其乐也泄泄!大家也只好乐得当一个“花瓶代表”,举举手了。
    
      我这几点意见对于健全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可能会有点好处的。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日
    
    
    附陈小鲁致十八大原文:
    
    
      陈小鲁等致中共十八大代表的公开信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代表的公开信
    
     尊敬的十八大党代表同志们:
    
      你们肩负着八千万中国共产党党员和十三亿中国人民的严肃而深切 的托付,将要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执政党五年一次的党代表大会,你们将决定中国未来五年、十年,甚至更长远的前途。在此,我们几位 有近四十年党龄的党员,想对你们提几点殷切希望。
    
      一、按党章规定,全国党代表大会是中国共产党的最高权力机关, 而你们自当选为十八大党代表之时,就成为这一最高权力机关的成员。在党代表大会开会期间,你们的政治地位,权利和义务等同于党代 表大会闭会期间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务委员 会委员,请珍视手中的权力,负责地使用这一权力。
    
      二、希望你们自当选代表之日到党代表大会结束之时,能全身心地 投入到党代表的工作中,即脱产履行代表职责(党、政府、军队的领导同志例外,但也应用一定的时间履行代表职责),凡不能做到全身 心脱产履职者,不适于担任党代表,应主动请辞,另选别人。
    
      三、你们有权向所代表的党组织要求提供必须的履职工作条件。党 组织应为党代表提供方便,根据党代表的需要,配备文秘人员、提供电脑、通讯等必需条件,并根据党代表的要求安排调查、访问、座谈 、咨询、查阅文件、档案等活动。
    
      四、建议你们向社会公布个人电话号码、电子邮箱地址和通讯地址 ,便于党员和群众与你们直接联系,便于你们更广泛地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五、建议你们履行好以下职责:1、深入所代表党组织和地区了解党员和群众对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 、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及党中央各 部门的意见;2、对上述第十七届中央各组织机构的工作进行审查并向十八大提出 个人对上述机构组织五年来工作的评估、批评和相关各种建议的书面 报告;3、参与十八大政治工作报告的审查和修改工作;4、参与十八大中央委员会、候补中央委员会候选人、中央纪律检查 委员会委员的提名和审查工作。
    
      我们曾历经八届党代表大会,希望从你们起能够按照党章的规定, 改变历来党代表大会走形式,走过场的倾向,加强党代表大会对中央领导机构和领导干部的监督;希望你们将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要求从 制度、体制上遏制腐败的强烈愿望带到党代表大会上;期盼通过你们的努力,十八大能够发扬我党粉碎“四人帮”后理论务虚会和四千人 大会的优良会风,充分发扬民主,集中广大党员和群众的意志,为未来五年开个好局。你们的工作,对加强中央与党员和群众的联系,团 结全党和全国人民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我们党的未来寄托在你们身上。 望十八大体现党心、凝聚民心、局面一新!
    
      最后让我们共同重温国际歌的歌词:“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共产党员:陈小鲁、张北英、王彦君、孙胜利年8月29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08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小鲁等致中共十八大代表的公开信 (图)
·《财经》访谈杜导正、陈小鲁、王长江:完成邓小平未竟事业
·陈毅之子陈小鲁为粟裕女婿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穆斯林不能回家
  •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LoveTariffOctober2019Youtube:ThereCannotBeAnyGoodDealW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 高洪明美国有虚伪的言论自由而中国真真无言论自由
  • 陈泱潮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文:趙家兄妹)
  • 曾节明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金光鸿赵紫阳是大丈夫
  • 陈泱潮視頻:邓聿文、裴毅然、罗慰年:香港局势分析中国模式批判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李芳敏144000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
  • 井中蛙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 胡志伟卜少夫傳
  • 谢选骏ABC神学的蔓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务实务虚
  • 谢选骏香港需要放放血
  • 张杰博闻香港示威者会粉身碎骨吗?中国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
  • 谢选骏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曾节明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徐沛戴口罩挺送終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熟食名厂进攻零防腐剂美味熟食市场
  • 墨西哥警方遭重武攻击后 释放大毒枭古兹曼之子
  • 脱欧协议关键时刻:英国下院明投票表决
  • 耿爽:中国政府从来没要求NBA开除莫雷
  • 被责支持香港示威者 苹果下架软件 总裁赴北京晤高官
  • 中美合拍雪人奇缘出现九段线招致亚洲多国不满
  • 中俄支持马杜罗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蓬佩奥称是笑话
  • 赵紫阳辞世14年后被安葬北京民间公墓
  • 台湾逾四分之一F-16战机躺在工厂等候改装
  • 引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男子同意返台湾受审判
  • 受到北京瞄准的香港亿万富翁
  • 反修例刺激素人参选 区选罕见无人自动当选 战情激烈
  • 施政报告评分历年新低 林郑月娥首与网民沟通反应不热
  • 扎克伯格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 谈及政治广告、中国网络审查
  • 林郑参与脸书直播被问“五大诉求”:其他四项诉求难以答应
  • 岑子杰遇袭后呼吁成立独立调委会 林郑谴责暴力袭击
  • 委内瑞拉获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席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