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中国的佛教为什么衰落?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3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佛教的衰落,其实种因于“不能以众生的利益作为自己的更大利益,结果为自己的有限利益去牺牲了众生的利益也就是牺牲了自己的更大利益”。最后,把利他主义的社会救济,变成了利己主义的个人掠夺;这样,当然无法达到文明再生的初衷,而只能走向宗教衰落的末路。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佛教为什么衰落?中国的佛教衰落是一种文明史上的周期现象。
    
    
    (一)
    
    要谈论“中国的佛教为什么衰落”这个题目,最好先看看佛教在印度是怎样衰落的。
    
    关于佛教在印度是怎样衰落的,有一种观点罗列了三个原因:
    
    第一,早期佛教在一些根本的问题上教义不彻底:
    
    印度民族的思想基础是婆罗门教建立起来的。婆罗门教的一个重要观点,或者说是本质的观点就是“享受人生”,强调纵欲的正当性,并神化纵欲过程中产生的快感。而释迦牟尼创立佛教,其理论核心就是针对“享受人生”而提出人生是苦海的理论。但佛教并没有完全抛弃婆罗门教的基本理论,因此佛教在禁欲和纵欲之间一直摇摆不定。释迦牟尼采取的是“中道”原则,既不禁欲,也不纵欲,早期佛教在这个问题上模糊态度,造成佛教本身就存在巨大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比如,佛教的某些教派仍然把性欲神圣化,作为成佛修行的一个法门,就是这个原因。
    
    在印度佛教的发展为印度教的产生提供了基础。印度教提倡享受人生而反对纵欲。从教义上否定了对人生苦海的认识,也否定了婆罗门教纵欲的观点。实际上,在印度宗教发展史上,佛教成为一个阶段性的宗教,只具有一个承前启后的性质而不是别的什么。
    
    在佛教传入中国后,特别是在中国化的过程中,比较彻底地破除了性欲的神圣性,将世俗的东西完全消除,这样就为佛教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第二,早期佛教的修行方式使僧侣成为印度社会的负担,长期下来失去存在的基础:
    
    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坚决反对僧侣从事生产活动,认为生产活动是修行的大敌。因此僧侣在印度的生存方式只能靠乞讨,这是唯一的生存方式。但大量的僧侣存在而又不从事生产,必然形成社会的负担。实际上从社会经济的角度看,早期佛教的这种修行方式,只可能有两个结果,一个是社会照此倾力维持,而最终整个社会生产水平和生产力枯竭,而导致民族灭亡;还有一个是佛教被社会排斥而自己消亡。佛教在印度的最终结果是后一个:佛教在印度消亡。
    
    而接近前一个的例子是藏传佛教。藏传佛教地区仍然比较多的保持着佛教的最初形态。在僧侣从事生产活动问题上,比较坚决地贯彻了释迦牟尼的意图:僧侣生活完全由社会负担。结果是僧侣们在这样的条件下是否都实现涅槃,我们不得而知,但藏传佛教地区社会经济不堪重负倒是可以看出来了。根据社会历史资料我们可以查对出来,这个地区的人口自唐朝以来是逐渐递减的,上个世纪初时统计的人口数,仅为唐时人口零头。
    
    佛教传入中国后,在佛教僧侣的生存和修行方式上,为了适应中国社会而进行了重大改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把僧侣进行生产活动列为修行的必须功课之一。每个僧侣每天必须完成规定的劳动时间,直到今天仍然是这样。当然有些条件好的寺院可以不再进行田间劳动了,有些腐化了,但打扫庭院等内部还是必须的功课。要知道,就连这种活动,也是释迦牟尼坚决禁止的。
    
    中国的佛教,由于僧侣们自己进行生产活动,有了其长期存在的经济基础。这是印度佛教根本没有的一个主要生存条件。
    
    第三,佛教领袖自释迦牟尼逝世后,后继无人:
    
    释迦牟尼创立佛教所提出的佛教理论,都是由其弟子口耳相传流传下来的。而释迦牟尼自己没有任何著述流传下来。口耳相传就造成了在流传和理解上的歧义。佛教后期宗派极多,有学者统计在五位左右,但每一派人数却不多。特别重要的是,当时缺乏一个具有领袖水平的缺乏领军人物能够改变这种局面。
    
    佛教的整个宗教体系并不完整,存在很大的缺陷,佛教内部混乱,缺乏领军人物,这也是造成佛教在印度无力抵御印度教替代佛教的一个根本原因。
    
    实际上佛教在中国完成了最后的发展阶段。释迦牟尼提出实现涅槃要靠人自己的顿悟,是所谓“佛者,觉也”。但如何顿悟,释迦牟尼没说,大概他的本意是想让他的学生们顿悟一下。结果他的那些门徒学生提出了无数的办法,却没有一个人说到点子上。中国的禅宗,提出了“心”的概念,彻底解决了觉悟的途径和办法,可以说比较准确地体现了释迦牟尼的“顿悟”思想。
    
    不少学者认为,禅宗提出“心”的概念,是对佛教理论的一个重大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标志着佛教在中国化的过程中完成了自身的发展过程。佛教理论的成熟和具有完整的思想体系,就使佛教具有了较强的战斗里,不会被论敌轻易击垮。
    
    上面所说的三个因素,就是佛教在印度衰落的主要原因。
    
    
    (二)
    
    按照上面的说法,佛教只是在印度衰落了,而在中国却欣欣向荣。但这是虚构的。佛教在中国依然是衰落了,只是不像在印度那样“几乎绝迹了”罢了。
    
    因此,另有一种看法探讨了中国佛教的衰落:
    
    中国的佛教,不仅是空疏简陋,懒于思维,而且是高谈玄理,漠视事实(宋代以来,中国佛教界,就没有像样的高僧,直到现在);轻视知识,厌恶论理(因明在中国,早已被人遗忘),陷于笼统混沌的境界。
    
    佛教的经书、思想、制度………在历史考证中,只是以实事求是的精神,对存在于历史中的客观事实,应用分析、比较、考证、批判、推定等方法,去更清楚的了解而已。历史考证,是多方面的;而真正的根本意义,不仅是了解存在于一定时空中某一事象,而更是从现存的文证、物证中,去伪存真,探索其前后延续,彼此关联的因果性;以更清楚地认识佛法的本质,及其因时因地的适应。从过去史实中,理解佛教的演变、起伏与兴衰;对现代佛教来说,接受历史考证的研究成果,一方面以此来适应现实,一方面以此来开拓未来。了解过去佛教的真相,并从中承受根本而主要的佛法特质(如中国文化的道统一样),作为信行的基础,这有什么不好吗?习惯于“说大乘教,修小乘行”的,也许会为了个人的修持着想而有所顾虑;然而在大乘佛教中,为众生而学,以众生的利益作为自己的更大利益,如果确是有利于佛教的研究,那为什么要为自己的有限利益去牺牲众生的利益呢?
    
    (佛教的衰落,其实种因于“不能以众生的利益作为自己的更大利益,结果为自己的有限利益去牺牲了众生的利益也就是牺牲了自己的更大利益”。最后,把利他主义的社会救济,变成了利己主义的个人掠夺;这样,当然无法达到文明再生的初衷,而只能走向宗教衰落的末路。——谢选骏按语)
    
    最能清楚地体现这一衰落的本相的,就是“佛门与豪门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了:
    
    有人指出:过去的出家人称自己为“贫僧”,现在没有出家人这样称呼自己了——为什么?不贫了!中国的出家人现在富了——开高档小轿车,住高级宾馆。…… 几乎所有的僧人都在攀援富人和豪门,都在攀缘官僚。有的甚至奴颜屈膝——不久前,中央一位领导去九华山,一个僧人跑过来“扑通”就跪在其前,而这位领导不屑的走开了…… 著名已故演员杨x旭,能得到名满天下净x“法师”的临终照料,恐怕不是出自慈悲和平等吧?拿了人家那么多钱?总的亲自照料一下吧!我就没有听说他对一个穷人进行过临终照料?!他在讲经时说“什么什么”人引荐他认识了李x诚!我就想不明白:为是么一定要见李x诚呢?要是个乞丐,他还见吗?!像释x空这样的“僧人”多如牛毛!!!有一个僧人被杀害(想想为什么会遭杀害)后,巨额的遗产居然引来出家前儿女的争夺!事例我就不一一例举了——这样的现实,我们还像对待高僧大德一样供养着他们——我们究竟有没有供养的功德?只有天知道!但是,这样的现实,肯定会让佛教迅速衰落!禅宗四祖道信大师,皇帝派人来请他,居然两度婉言谢绝,第三度皇帝试探要杀他,他居然引颈待死,让皇帝佩服得五体投地!要是换做我们现在的僧人——跪下来都来不及,门牙都得碰掉几颗!还用皇帝请?!
    
    
    (三)
    
    无疑的,上面两种观点的角度不同。
    
    让我们再换一个角度,也许问题就更清楚了:
    
    当第一期中国文明开始僵化的时候,佛教开始传入(西汉末年),当第一期中国文明开始瓦解的时候,佛教开始流行(魏晋);当第二期中国文明开始萌动的时候(南北朝隋唐),佛教兴盛,当第二期中国文明开始成形的时候(两宋),佛教僵化;当第二期中国文明开始僵化的时候(明代),佛教腐朽;当第二期中国文明开始瓦解的时候(清代),佛教异化。
    
    “精神的历程”,似乎总是要比“社会的历程”早上一步……
    
    可以说,“中国的佛教兴盛于从旧文明走向解体的野蛮化历程,衰落于从新文明走向全盛的世俗化过程。”
    
    中国的佛教为什么衰落?从文明史的角度看看,中国的佛教衰落,还是一种文明史上的周期现象。例如,第二期中国文明的主要内容,就是吸收印度西域的佛教文明的元素。等到这一吸收过程完成了,佛教也就在中国衰落了。
    
    再如,第三期中国文明的主要内容,就是吸收欧美的基督教文明的元素。现在这一吸收过程尚未完成,所以基督教在中国还不会衰落,尽管它在欧美社会已经衰落了。
    
    下面,我们不妨套用第二期中国文明与佛教文明的关系,来思考一下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基督教文明的关系:
    
    当第二期中国文明开始僵化的时候,基督教在中国开始传入(明朝末年),当第二期中国文明开始瓦解的时候,基督教在中国开始流行(清末);当第三期中国文明开始萌动的时候(两个中国),基督教在中国兴盛,当第三期中国文明开始成形的时候(百年以后),基督教在中国僵化;当第三期中国文明开始僵化的时候(??年),基督教在中国腐朽;当第三期中国文明开始瓦解的时候(??年),基督教在中国异化。
    
    三个括弧中的“??”号,分别代表两个我还无法预期其时刻表的的历史时代:这是指未来的中国社会及其文明而言的。但这并不是无的放矢的。实际上,僵化、腐朽、异化的过程,在欧美的“基督教社会”早就演化过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基督教在中国重演。
    
    同时,我们也不能因为一个事物注定会衰落,就不去开始它。因为这就是“文明演变的历史”,政治上的“和平演变”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所以传教士的祷告说:“求主垂怜,让我们为主打开中国的大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007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科举制与佛教
·关于佛教转世灵童答中共御用文人(1)/噶玛曲吉嘉村
·有谁问过藏传佛教鎏金佛像的来历?/丁一夫
·哈佛教授回《经济学家》评论中国行事风格
·这件事情有几个值得玩味的地方——也从哈佛教授被捕说起
·佛教“四大”与维吾尔医学/杨富学
·关于佛教初传龟兹(今库车)/陈世良
·牧区蒙古族藏传佛教情感状况调查研究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毕研韬
·共产佛教论坛侵踏台湾
·佛教是能够证悟到世界是可知的宗教
·佛教信仰合法性质疑——从少林寺接管昆明四座寺庙谈起/李向平
·藏传佛教对当代社会物欲主义消费文化的“末世救赎”
·季羡林:佛教与儒家和道教的关系
·禅宗是佛教中国化的产物/季羡林
·应学俊:希望佛教返璞归真
·杜永彬:藏传佛教的西化
·藏传佛教对蒙古族家庭伦理的影响/唐吉思
·在“科学视野中的佛教”研讨会的发言/庄朝晖
·农历七月初一北京法源寺佛教信众拜佛/视频 (图)
·“哈佛教授颂毛”谣言现身环球时报 两派再辩毛泽东
·中国多座佛教名山筹备上市引争议 (图)
·中国佛教代表团退出第26届“世佛联”韩国大会
·哈佛教授傅高义:习近平听民意,将力行改革开放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批“寺庙被承包”乱象
·假和尚微博炒作蹿红 佛教界愤慨
·河南首所佛教高等院校落成 释永信任院长 (图)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控诉中共迫害佛教
·释永信:个别领导干部跟佛教界争利益 (图)
·人民日报刊文:从佛教根本戒律看僧人自焚事件
·盗墓贼开挖掘机进大型佛教遗址 十几亩遗址被毁
·中国毛左思潮中“哈佛教授颂毛”谣言重出江湖 (图)
·四川南充一僧人因强奸女居士被佛教协会开除 (图)
·中国佛教协会为日本灾民募百万元善款
·国家宗教事务局出台文件规范藏传佛教寺庙管理
·西藏9名僧人获藏传佛教最高学位格西拉让巴
·中国佛教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会议会长名单(图)
·游行高僧接掌佛教协会 中共或放松六四?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