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宣昶玮:新民主主义派刘源上台的可能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08日 转载)
    
    引言:因为中国的特有的政治运行模式,使中国当下又到了要发生政治路线的选择与斗争的时刻了。因此近来各个政治派别和势力纷纷发言,试图夺取今后的政治主导权,也就是今后的中国应该走什么样的政治路线的选择问题。而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的政治转型,则有左派的方案;“新民主主义”派的方案;宪章派的路线;民主社会主义的路线;理性主导社会的政治路线。而鼓吹和支持上述这些政治路线的报纸传媒计有《人民日报》、《南方周末》等等许多官方的和半官方的报纸等,而特别的是《人民日报》等反映高层政治风向的报纸的参加,说明有关的政治路线的争论这一次是真的发生了包括中央高层的不同意见的争论了,而不再是仅仅中低层在那里争论了。
     (博讯 boxun.com)

    由于具体主张上述路线的人士有的完全在野,毫无权力在握;而有的路线则是反映了高层或者准高层权力人物的倾向;而目前中国社会民众特别是知识分子的对未来的影响力又不可忽视,因此究竟今后到底走什么路线,就是非常错综复杂的事情了:准确的分析起来非常困难。但是虽然理论上分析非常困难,但也不是毫无线索可寻:因此本人就来一次大胆的全面梳理,来剖析一下究竟中国的未来到底会怎么样吧。第一篇笔者曾经分析未来左派上台的可能性问题,和有关的必要条件、途径等等;第二篇笔者分析了民主社会主义派在中国上台的可能性问题,和有关的必要条件、途径等等;现在则是第三篇了,笔者在此给大家分析一下新民主主义派在中国上台执政的可能性问题。
    
    一. 新民主主义派的政治主张和其政治势力分布
    
    历史上经典的对“新民主主义”的定义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指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中的无产阶级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其所谓"新",是相对于17-18世纪欧美国家发生的资产阶级领导的,旨在推翻封建专制主义压迫,确立资产阶级政治统治的旧民主主义革命。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从1919年五四运动开始的,在此之前的近代以来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为中国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它的目标是无产阶级(通过中国共产党)牢牢掌握革命领导权,彻底完成革命的任务,并及时实现由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虽然体制内的理论人士把他们的各种“理论”讨论得头头是道,例如上面的定义也认为“新民主主义”1949年已经完成,之后则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可是实际上后来他们发现如此解释并不能说服人,因为他们的所谓“社会主义”,后来连他们自己也觉得不怎么象“社会主义”:于是便匆匆加上“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和“有中国特色”的修饰云云:真是愈弄愈让人们觉得这一切其实他们自己都无法自圆其说,于是才如此的修修补补,结果弄得什么都不是了。
    
    闲话休说,书归正传,因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中国又到了连“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走不下去了,要新的“政治转型”了,于是原先还没扯清楚的“新民主主义”,又被一些体制内的理论人士抬了出来,再次披挂上阵了。
    
    该派旗手之一张木生先生认为: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新民主主义才能挽救中国共产党。他又主张:"不争论"的时代过去了。"混沌"凿破了,一个"争论"的时代即将到来。宽容比自由更重要。真理(假如有的话),真得靠“越辩越明”。
    
    以下就是该派代表人物的观点:
    
    “我们走到今天,由共产党来领导中国,这是个历史形成的,既不可逆,也不可以"假如"、"如果",我相信总是环境比人强,到了这一步它必须得改。所以套用一句俗语就是"制衡会有的,宪政会有的,不同的派别在一个党内也会有的,舆论的公开和自由,包括思想的自由和独立,在一个党内最后也是能解决的。”
    
    “如果有了工会、农会,只不过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他的反腐机制、制衡机制,进一步把法律变成约束执政党本身,不像现在像个猴皮筋似的,它能不能像这方面发展?我觉得完全可以。完全可以慢慢的,一步一步的。香港、新加坡能做到的事,中国共产党也一定能做到。”
    
    “共产党不恢复以工人、农民为主的代表来领导和驾驭那两颗星,你是一点儿出路都没有,一点儿合法性都没有。所以你不要看他(工农)变成弱势群体了,现在的农民是什么农民?平均13.5年的文化教育,现在的工人就更不用说了,拿到过去,拿到毛的时代,都属于广义的知识分子的范围内了。所以群众没有那么愚蠢,这8亿部手机都在发短信,4.6亿台笔记本电脑都在交换思想,这个是你所谓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串联都不能比的,比那时自由得多了。”
    
    “下一代的领导人,我觉得也有一批(非常有理想的)。因为你想想,这7000万到8000万的党员里头,可以说把社会的精英层囊括已尽了,最根本的由谁来举旗,由谁来解决这个问题,在不同的环境下有不同的解决方法。”
    
    把这次新出来的“新民主主义”主张整理总结一下,他们的政治主张计有如下诸多的特征:①信奉阶级斗争学说。②坚持无产阶级领导﹝实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无产阶级专政。③认为社会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④继续推崇以往的那些革命导师和革命伟人的思想、理论、学说等等。现实的民主和制度建设实践还应该到这些导师的思想中去寻找智慧源泉。⑤认为目前中国应该实行无产阶级领导﹝实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民主。⑥认为中国只有经过长期的资本主义发展才能真正去搞社会主义。⑦认为当今的中国共产党已经把中国的所有有才华的人士都吸收进了体制内:中国离开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根本就不行,就什么事也做不成。⑧主张把人民代表大会落实为真正的能代表人民的权力机构。
    
    当今中国高举新民主主义派大旗的是张木生,他曾经被中共中央组织部批准赴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任专员;1996年任中国税务杂志社社长直到不久前退休,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据张木生先生自己讲,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工作中,他和杜润生先生们都是位在中南海的高层决策的谋士。而另外一个鼓吹者则是刘源,就是前中共领袖刘少奇的儿子。除了这两个领头人物之外,其他的人似乎都不怎么进入公众视线了。刘源父亲刘少奇,在毛泽东提出新民主主义理论概念之后,是当时探索和发挥“新民主主义”理论的主要领导人。因此刘少奇对新民主主义有很多论述。现在刘源对父亲的理论重出江湖非常感兴趣,于是便和张木生共同鼓动这一理论了。
    
    另外,现在出现的这种“新民主主义”理论思潮,也是因为当今的一些权力人物即潜在的领袖人物有这方面的理论需要;因为中国的权力人物在邓小平理论普遍被认为遭遇失败后,现在已经无理论旗帜可举,因此一些御用理论人士便临时拼凑了这一理论,并期望获得将来领袖人物的青睐。
    
    而当今在中国出现的这股主张回归“新民主主义道路”的潮流,总结起来有三大特色:一是太子党抗着父辈理论招牌的特色;二是体制内旧御用理论工作者的特色;三是旧意识形态和旧革命导师信奉者的特色:因为鼓动这一道路的最积极者是刘源:他是已故领袖刘少奇的儿子;张木生则是过去的御用理论工作者。而不论是刘源还是张木生,他们都对旧体制和旧意识形态和过去的革命导师,都是崇拜有加的。另外,也曾经有身为在野左派理论家的人士如李文采,曾经主张过注重“新民主主义”之类。总之持这一主张的人很少,可谓凤毛麟角。这一主张之所以会引起人们的重视,原因是这一主张代表几乎铁板一块的体制内的主张实行民主的意见,因此颇为新奇,因此引起人们的重视。
    
    二.新民主主义派的生存现状以及和对手之间的争论
    
    该派代表人物都是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或者是太子党,或者是御用理论工作者。而且该派的主张在体制内也属非主流观点,因此人数极少,势力并不强大。
    
    至于该派的对手则几乎是其他所有派别:左派猛烈的攻击他们,认为他们背叛了毛泽东和真正的马列主义;权贵集团则反对他们要搞什么真的民主,从而动摇权贵的根基;自由民主派则对他们不屑一顾,认为他们就是一帮旧意识形态和旧理论的老调重弹;民主社会主义派认为他们的主张完全落伍又不合时宜:都现在了还主张什么“无产阶级专政”和“一党领导”?在一般的知识分子也不受欢迎,而是非常被冷落;在工人、农民中间更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总之该派主张在知识分子和工农中间都缺乏支持者。
    
    而具体对该派的批评与指责,则有“他们缺乏对权力制衡的思想”、“什么时代了还主张一党领导”、“歪曲毛泽东和马克思主义的真实思想”、 是“什么都可以变,就老佛爷的权力不能变”的隔代传承、即使对它自己当年高高举起的那一面反“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之民主大旗也是一种背离云云。
    
    批判他们的有左派理论家、有民主社会主义的理论家;而民主派和宪章派理论家则对他们不屑一顾:认为他们已经错误和浅薄到根本不值得驳斥的地步。
    
    该派代表人物无论是从理论功底还是从观察分析社会,都非常不成熟而是非常的片面:这也是御用文人的一大通病。古人讲“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真是一点不假。因为这些御用文人才智有限,所以便去崇拜革命导师和革命伟人:便抱着这些导师的著作读得津津有味,而且愈看愈是佩服。“在当代没有天才人物的情况下,需要大家集思广义,讨论、辩论”。很明显的,如果一个人是真正的理论家,那么他就会自创一套;而只有当此人才智贫乏的时候,才会去抱着导师的著作读得津津有味。由于上述种种原因,使得当今体制内的御用学者们弄出来的许多东西都往往是充满了自相矛盾和漏洞百出的 。因此这次提出的一系列关于“新民主主义”的观点也一样:什么离开了什么党中国将一事无成啊,精英都被党所囊括殆尽了等等,让别人一看就想笑的词语都出来了。
    
    根据网络上出现的各种批评来看,总体上人们认为新出现的新民主主义理论本身就是一个目光局限、思考有大缺陷、经不起推敲的糅合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科学社会主义等等学说拼凑而成的一个理论大杂烩;其作为理论本身就是很不成熟的东西,带有既坚持许多旧信念、又不得不考虑实用主义实践要求的一种四不象;而且人们认为这种理论本身所依据的许多思想理论早就被历史实践证明根本就是错误的,例如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无产阶级是最先进阶级的思想等等,早就被证明是错误的东西,对人类文明进步有百害而无一益;而现在主张这一理论者,却还把这些错误和失败的思想理论当作经典圣训,不能不说明这些体制内的理论人士的脑筋陈旧。
    
    综合以上的知识分子对他们的评价,可以用以下词语来形容:目前中国的这种重新走“新民主主义”道路的主张,是属于一种已经被历史证明是失败了的旧意识形态思想和理论的一种竭力挣扎,期望今天能在中国发生一个奇迹,使已经陈旧失败的东西能来一次历史的回光返照,也就如此而已。
    
    三.新民主主义派上台执政的社会和政治条件
    
    由于新民主主义派在目前中国的特殊的状况,所以该派上台执政的政治社会条件就比较特殊:在几乎所有其他派别都不看好这种派别的情况下,就需要特殊的机遇了。
    
    新民主主义派上台执政的第一个特殊机遇是被中国执政当局的新的领袖看中,或被这个领袖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选中,于是在极其偶然因素的决定下,上台执政了。因此新民主主义派上台执政并不是因为这一思想和理论多么得优越,而是因为有非常偶然的机遇:他们就是依靠这很偶然的机遇、靠着运气上台执政的。如果没有这种偶然的机遇,那么它将一事无成,永远也没有出头之日的。而且即使该派理论被领袖个人选中采用,也可能是被以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方式采纳的。这是新民主主义派上台执政的第一种条件。
    
    第二种条件是被当今垄断着全部大权的权贵集团经过谋划选中,经过认真分析笔者认为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为什么呢?因为目前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确实是走不下去了,连权贵集团也清楚的知道这点;因此很有必要改弦易辙。但选择什么道路或路线呢?于是就是权贵集团所不得不考虑的事情。
    
    如果权贵集团想自己掌握主动权,并让他们选择的话,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和新民主主义道路这两种。而具体到到底选择哪一种,那么在上述两种道路之间,权贵集团是宁愿选择新民主主义道路的。为什么呢?就因为该派主张“由共产党一党执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领导一切”等等。当然在真的实行的时候,权贵集团必定要玩弄挂羊头卖狗肉的伎俩:那个“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领导一切”、 “由共产党一党执政”,都会变成“权贵集团专政”、“权贵集团领导一切”、和“权贵家族集团执政”,和现在的情况其实是一样。而那些真正的“无产阶级”即工农大众,仍然是社会最低层的被奴役和被“强行代表”了的群体。而唯一增加的,则是无实质性内容的“政治民主”,即权贵集团主导把持下的“渐进民主”:整个“新民主主义”运动其实就是权贵集团主导与导演下的对中国人民特别是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新的政治欺骗。当然了,权贵集团也将不得不在某些方面作出一点民主让步,但却步伐非常的小,而且尽量能不让步就不让步。
    
    当然权贵集团这样做也有巨大风险:就是民主的不可逆转和不可控制性。因为政治民主一旦撕开口子,那么再想收紧已不可能;而且时局常常会以权贵集团无法控制的方式进行,就象现在的社会已经不被他们完全控制了一样:因此想控制社会按照他们的意愿演化,简直比登天还难。因此权贵集团选择打“新民主主义”旗帜的话,那么中国将最终走向真正民主的道路;只是因为权贵集团竭力阻挡和设置障碍,因此会使这条道路充满着艰辛和困难、充满着争吵和斗争罢了。当然了这样的民主道路“新民主主义”旗帜也只能是暂时的旗帜:因为这一理论缺陷太多太大,根本无法服众;因此一旦实行民主,不用很长时间就会被其他的理论所取代,而终将发生真正的民主改革,中国就将进入真正的民主时代了。也就是说一旦民主进程真的开始,那么就将脱离权贵集团的控制和垄断,而沿着真正的民主道路演化,而由不得权贵集团的意志决定了。因此尽管将来会脱离权贵集团的控制,而目前却被集团垄断着,所以第一步的道路选择权,还是掌握在权贵集团的手里的。由于不选择是不行的,形势在逼迫权贵集团作出自己的选择,因此在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就有可能选择对他们最为有利的“新民主主义”道路,这是历史的必然:即使将来有可能脱离他们的控制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因为他们已经无法保全自己,只有选择让步:这是别无选择的最后机会。因为这样选择总比一步到位的立刻实行民主政治对他们有利吧?
    
    因此综合看来新民主主义派上台执政的社会政治条件就是上述两种,当具备了其中一种的时候中国就有可能实行该派的路线,尽管这种路线不为大多数知识分子所赞同,也不被大多数政治派别所认可。
    
    四.新民主主义派上台执政的可能性
    
    由我们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新民主主义派上台执政的可能性是有的,特别是第一种可能性还是有的。就是说,新民主主义派的道路还是有可能被新上台的国家领袖人物选中的。因为即使现在体制内的人士,也已经有很多人认识到,现在的官民矛盾已经尖锐到了不可调和,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如果不设法给予正面解决,那么中共政权很有可能要垮台,到那个时候就由不得中共政权自己来选择走什么道路了。由于中共内部有这样的一种比较有影响的认识,因此将来的领袖人物如果不想当亡国之君,那么就必定会寻找一个出路;而现在新民主主义派提供的方案就是一项他们认为不错的出路。
    
    当今中国的政坛上已经没有了具有非凡理论功底的雄才大略的政治家了,现在在台上和即将登上台的候选领袖人物都是如此。据项观奇的介绍,张木生先生曾经再三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他说:“薄熙成告诉我现在薄熙来最困惑、最头疼的、觉得最没有底气的,他感觉最大的需求,是理论的需求。……他是说自己理论修养太差,拿不出更多能够解释重庆现象的理论说明。”所以,张木生就把自己的理论端了出来,他是这样表示的:“我看重庆确实走的有模有样,他感觉最大缺陷就是在理论上有很大欠缺,他所要搞的事情找不到一个理论支撑点再往下实践。其实我觉得这个理论的支撑点很简单,我们搞了34年,都说明这个支撑点是有效的和正确的,这个支撑点是什么?就是从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到中国的改革开放,其实张闻天同志1922年开始在中 共介绍苏联新经济政策,那时候他在美国留学他首先看到列宁去世前最后七篇文章,使他对未来社会有很多联想。到延安之后,尤其1939-1940年,中央集体学习,创造了中国所谓新民主主义理论。”
    
    由上面的介绍我们可以看出:当前闹得轰轰烈烈的所谓“新民主主义派”,其实本来就是过去的御用理论人士企图寻找重新为领袖效劳机会而投出的一块问路石:本来就是为新上台、和可能上台的新领袖量身定做的。这些旧意识形态理论人士不甘心寂寞,要为自己寻找新机会。由于有新的理论需要,于是这些过去的旧意识形态理论人士便积极活动起来了。
    
    由于有以上的特殊背景,所以说这个不伦不类的“四不象”的“新民主主义派”,还真的有登上中国政治舞台的某种可能性呢。
    
    当然,将来的中国选择走新民主主义的政治转型道路是有大前提的:就是必须是中国共产党自己主动的进行民主政治改革,而不是等政权大厦将倾,已经摇摇欲坠之际才来实行民主:因为到了那个时候中国的事情已经由不得当今的执政集团来当家了;到了那个时候当今的执政集团的话已经没什么人去听了;中国的政局将会以另外的方式进行演化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720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木生:我和刘源的新民主主义观
·刘源进不了“第五代”/冼岩
·大学四年咋会“白读”/刘源
·太子刘源升上将 狼走千里有肉香/方影竹
·刘源谈党内团结
·快讯:太子党刘源将进军委,不会重演军人干政
·挺薄将领刘源、张海阳多次公开亮相 周小周获高升
·不受薄熙来案影响 刘源再次亮相
·刘源涉嫌密谋,陷得很深——薄熙来和红二代的行动策划/苏仁彦 (图)
·刘源上将“患癌”真相:蹊跷的X光鉴定
·刘源智囊张木生未能出境是被单位阻止
·刘源智囊疑禁出境 曾经发文影射胡温
·刘源政委在党委扩大会上的脱稿讲话
·刘源患癌仍挺薄熙来 疯传其受牵连被软禁 (图)
·明镜独家报导:刘源上将病中仍挺薄熙来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党内民主和团结是党的生命 (图)
·薄熙来仕途终结 刘源将要上位
·谷俊山中将被双规 刘源主抓 胡锦涛、习近平力挺
·刘源出手 中将谷俊山落马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出手 解放军中将涉贪被免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誓言铲除解放军腐败
·刘少奇之子刘源:从公社第十七把手到上将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调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 (图)
·为18大铺路 刘少奇子之子刘源要入中央军委?
论坛最新文章:
  • 反送中示威惊曝割颈暴力 伤者是警长
  • 或涉六四与拒毛新宇 北大前校长丁石孙93逝世
  • “承认台湾是国家”10万人联署今达标 白宫回应与否都是大
  • 港独恐怖主义幕后
  • 反送中示威锤砸锁定亲政府蓝店
  • 人权世界离取消死刑又近一步
  • 好莱坞去中国发展经验多 好事者建议NBA借鉴
  • 广发浦发滥发信贷逾700亿遭震怒 有人挨罚
  • 北京酝酿取消直飞布拉格 报复要删一中原则
  • 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之一: 柏林墙的历史
  • 土耳其军队继续与库尔德武装力量激战
  • 港版民主女神像夜登狮子山
  • 微博透露军密 歼-20战机已装配空军“王牌部队”
  • 港网疯传黑警也外逃选台湾 台诺严把
  • 暴增!“承认台湾是国家”白宫请愿人数达标倒计时
  • 胡锡进在港大吹和风指风波像“闹事小孩大家很快会忘了”
  • 克鲁兹访港警察“忽悠”执法晚间却出动“黑衣卧底”开枪抓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