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评韩美龄2012年7月里三篇有关同性恋的博客/吴今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05日 转载)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吴今 (博讯 boxun.com)

    
    2012年8月4日
    
    2012年7月7日,北京的心理咨询 师韩美龄在她的博客里发表了一篇题为《走进同性恋》的博文。她在文中以煽情的负面语言描述同性恋取向,比如,案主在接受咨询之前的状态是“沉溺在同性恋的疯狂与执着中”,而“通过美龄老师大半年的心理调整”,案主“从同性恋中解脱出来”。韩美龄明确地表示:“同性恋易性癖是一种非常态,如同是一种病,我们不能瞧不起病人。但那些沉溺在病中的人会拉别人下水,并且会叫嚣同性恋是天生的,不可改变的。他们如同传播瘟疫一样的传播不正确的同性恋观念,我们不得不去拨乱扶正。美龄老师通过上百例同性恋易性癖的调整,用经验告诉大家,只要DNA中的染色体是正常,所有的同性恋易 性癖,都有其形成的心理背景和促发事件。只要当事人愿意改善,能够和咨询师配合,找着形成同性恋的背景原因,解开促发事件,通过有序的感知觉训练,都是能 回转到常态化的。”
    
    根据上述引文,我对韩美龄在同性恋问题上的观点的理解是:第一,韩美龄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病态,或者等于一种病态,而且如果不予以治疗,有这种“病”的人还会把别人“拉下水”;第二,韩美龄认为“同性恋是天生的”这种观点是极其错误的,非常应该纠正,而且她觉得有责任站出来“拨乱扶正”。同时,韩美龄还报告了:在她接触过的个案中,有上百例“矫正成功”的“同性恋易性癖”个案。按我我理解,韩美龄称之为的“常态化”就是“异性恋”状态,换言之,韩美龄报告说,她成功地将上百例“同性恋易性癖”转变为“异性恋”了。
    
    可是,到了7月20日,在另一篇题为《同性恋的爱情》的博文中,韩美龄不再以负面的言词描述同性恋取向,“同性恋易性癖”这个表达法也消失了。同时,她在此文中用了一个前一篇博文里所没有提到的概念:“素质性”同性恋。她为来访者列出的咨询目标里没有改变性取向一项。对此韩美龄解释道:“我之所以没有把改变性取向列入咨询目标内,是因为没有必要,他是先天的,并不是因为好奇或是环境因素决定的,而且他也没有改变性取向的求助欲望,同性恋心理咨询并不以改变性取向为首要目标,关键是让求助者的生活质量得到提升。”
    
    我感到奇怪:为什么第一篇博文里的来访者不可能是“素质性”的?从博文里我找不到答案。倒是,根据第一篇博文的内容和语气,我的印象是:当时韩美龄根本不认为有“素质性”同性恋这回事(暂不论这个概念本身的正确与否),但两周之后,不知怎么她已经很娴熟地掌握了这个概念。那么,我理解韩美龄的逻辑是:如果一个人是素质性同性恋者并且没有改变性取向的意愿,那就不要要求他改变,也不要试图去改变他;但如果一个人不是“素质性”同性恋,并且要求改变自己的性取向,那就应该“帮助”他改变。
    
    一周后,韩美龄发表了第三篇有关同性恋的博文。这次她似乎把同性恋完全作为正常现象来描述,甚至没有提出“素质性”与否的问题。并且,在博文结尾处她说:这个曾经在她的帮助下接纳了自己的同性恋取向的年轻人,是她四年前的一个个案。于是,可以认为,这篇博文暗示,韩美龄在四年前就已经完全视同性恋为正常想象,并且帮助同性恋来访者接受自己的性取向;而她在那篇博文发表之前仅三周时还坚定地认为:“同性恋易性癖是一种非常态,如同是一种病”,“那些沉溺在病中的人会拉别人下水,并且会叫嚣同性恋是天生的,不可改变的。他们如同传播瘟疫一样的[本文作者注:应该是“地”]传播不正确的同性恋观念,我们不得不拨乱扶正。”韩美龄究竟相信什么,我实在是彻底糊涂了。
    
    根据我所掌握的性取向心理学知识,我认为韩美龄对性取向了解甚少,而且有很大误解。中国心理学会的《临床与咨询心理学工作伦理守则》的第三条《职业责任》的第3.1款说“心理师应该在自己专业能力范围内,根据自己所接受的教育、培训和督导的经历和工作经验,为不同人群能提供适宜而有效的专业服务。”其第3.3款说:“心理师应该保持对于自身能力的关注,在必要时采取适当步骤寻求专业督导和帮助。在缺乏专业督导时,应尽量寻求同行的专业帮助。”据我所知,韩美龄不是在中国心理学会注册的咨询师(我看了她在博客上的自我介绍,也在中国心理学会注册系统的网站上查了北京的注册咨询师),在现实层面上不受此守则制约;但既然中心会的咨询师祖册系统是中国在心理咨询方面专业水平最高的职业认证系统,这个系统的伦理守则,虽然在现实层面“管不着”其他咨询师,但应该是所有咨询师参考的标准和努力的方向。因此,作为一名咨询师,韩美龄有责任了解自己的知识结构,知道自己在那些方面有相当知识,在那些方面缺乏知识,而将自己的服务限制于自已在专业上力所能及的范围。自然,扩大服务范围是正常的,但在知识方面必须得跟得上。对自己不熟悉的方面可以先寻求督导或与同行磋商,而在自己还一知半解时就以专家身份“教育”公众,这种做法,就不仅仅是知识结构是否完善,而显得不负责任了。
    
    韩美龄在第一篇关于同性恋的博客里反复使用“同性恋易性癖”这个表达法,这说明她完全不了解性取向心理学里最基本的概念之一:性取向与性别认同之间的区别。性取向是指一个人引起性唤起或恋爱的对象的性别,而性别认同是指一个人自己对自己性别的主观感觉。二者虽然往往有密切联系,但其实是两个独立的概念,或者是人的性本质(sexuality)的两个不同方面的内容。虽然跨性行为的比例,在同性恋者当中明显高于一般人群,但这个比例远未达到50%,也就是说,大多数同性恋者并没有明显的跨性行为。研究显示,大多数同性恋者在行为和思维方式方面更接近于自己性别相同的异性恋者,也就是说,在统计意义上,男同性恋者更像男异性恋者,而不是更像女性;女同性恋者更像女以性恋者,而不是更像男性。
    
    大量心理学研究结果显示,性取向对人的智力能力、工作能力、社会适应性等方面的能力没有任何影响,而过去发现的同性恋者在这些方面的问题,是遭受歧视的恶果,与性取向本身无关。中国公众可能已经比较熟悉美国性学家金赛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做得万人调查,发现正常人口中有不小的一部份有不同程度的同性恋取向。而最早的关于正常同性恋者的心理学研究由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心理学家Evenly Hooker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做,正式发表在美国的专业心理学杂志上。她用当时在心理学界很流行的三种心理测验工具(“用图片讲故事”——不是TAT或“统觉测验”;明尼苏达人格测验;罗夏墨迹测验),对30位心理适应正常的男同性恋者,以及30位在若干方面与同性恋组情况相匹配的异性恋男子进行测验,然后请在每个工具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解释测验结果,发现没有哪位权威可以将同性恋者与异性恋者分辨开来。过去四十年来国际心理学界已经积累了大量关于性取向的研究结果,而对“专取向”治疗后果的研究显示,这类治疗不仅收效甚微,而且造成伤害的概率很大。除了心理学研究以外,近年来在西方有很多接受过多年“转取向”治疗、甚至是全心全意对别人提供这种治疗多年的人士撰文著书,以亲身经历公开揭露这种治疗的无效与伤害。
    
    今天,美国的主流心理学界认为性取向包括很多方面,诸如“性行为”,“性幻想”,“情感上的吸引”,以及“性取向身份认同”,而在每个人正常人身上,这些方面并不一定统一。那种认为“人天生应该是异性恋”的观点,是对人性这一方面的极大误解。虽然心理学界已经积累了大量关于同性恋者的研究,科学界对性取向的成因仍然了解有限。目前的科学研究结果似乎显示,男性的性取向受生物学因素影响的程度要大得多,而影响女性的性取向的因素似乎更复杂。非异性恋女孩从发身时到完全成年(比如25岁)之间性取向反复变化的情况比较普遍。这种正常的变化本身,在一个对性取向充满误解(误解之一是“人的性取向终生恒定不变;一个人要么是完全的同性恋,要么是完全的异性恋”)、并由此产生对非异性恋取向的很大歧视的社会环境中,很容易给非异性恋女孩的成长造成更大的困惑。“我到底是,还是不是?”为了她们的健康成长,很有必要让她们了解,这是她们性取向本身的一个特点、这些变化是正常的、而且不是可以从外界随意“矫正”的。韩美龄第一篇博客中的来访者是位17岁的女中学生。很难说她性取向改变的原因是什么,有可能是她性取向自然的变化。既然非异性恋少女性取向反复变化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她在咨询后“变成”了异性恋者,我们并不能认为她今后就不再会有同性恋感觉。如果她正常地再次感到对同性的兴趣,她的咨询师韩美龄对同性恋的鄙弃态度对她正确认识与接纳自己会是什么作用?
    
    人的性取向比人们过去想象的要灵活得多,很多异性恋者在不能接触到异性的情况下与同性者性交,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中国的专业文献中多年来关于所谓“素质性”与“境遇性”同性恋的讨论,往往是建立与对性取向的错误理解:以当事人是否接纳自己的性取向来决定对方是否是“素质性”的同性恋者,而声称当事人不接纳自己同性恋取向就应该对其“矫正”。从十九世纪后期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西方精神病学界认为同性恋是“悍母弱父”以及其它“养育不当”做法造成的。现在,心理学研究不仅显示,绝大多数同性恋者在各方面能力已经心理调适方面与异性恋者无异,而且有研究揭示,同性恋者与异性恋者童年养育环境之间并没有多少差异。但上述陈旧过时的“知识”,直到最近几年还在中国的专业文献中反复出现。
    
    中国目前适用的精神病诊断标准第三版(《CCMD-3》)在性取向方面的文字很容易被误解,这可能给一些咨询师造成困惑。《CCMD-3》将同性恋与双性恋列于“性心理障碍”之下的“性指向障碍”。在[F66与性发育和性指向有关的心理和行为障碍]条目开头有这样的说明:“指起源于各种性发育和性定向的障碍,从性爱本身来说不一定异常。但某些人的性发育和性定向可伴发心理障碍,如个人不希望如此或犹豫不决,为此感到焦虑、抑郁,及内心痛苦,有的试图寻求治疗加以改变。这是CCMD-3纳入同性恋和双性恋的主要原因。”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修订、2001年正式出版的《CCMD-3》,在性取向条目上较之前各版有很大变化,不再将同性恋与双性恋本身视为精神障碍,而只是因为有些人会由于自己的性取向感到焦虑与痛苦而保留这些给条目。我认为,对这些条目的正确理解应该是:性取向本身没有不正常,而由于自己性取向而感到焦虑与痛苦的人,和因其它原因感到焦虑、痛苦的人一样,有可能受惠于心理咨询服务。而一些人却将它理解为:如果当事人接纳自己的非异性恋取向,那就不需要改变那人的性取向;但如果当事人对自己的性取向感到困惑或痛苦,要求改变,那就应该“帮助”那人改变。而这些人往往没有接触到有关“转取向治疗”无效与伤害的文献。而中国有关“转取向”的专业文献,往往出自实施这类治疗的“专家”之手,他们的出发点自然是报告自己的工作“成果”。专业恩献里没有这方面“消费者”的声音。现在,这样的声音在社会上已经可以听到一些了,希望心理咨询专业人员能本着开放的态度用心去听。
    
    回到韩美龄的博客,作为一名心理卫生工作者,最令我不安的其实并不是她7月7日博客中使用的负面煽情语言,以及由此显现出来的对性取向的缺乏了解,而是这三篇博客显示出的一个脉络:她在三周内从实际上谩骂同性恋,传播有悖于科学知识的信息,声称自己有上百例转变性取向的个案,到戏剧性地改口说先天的同性恋取向不需要改变,再到暗示自己在四年前就很接纳来访者的同性恋取向。如何理解这个脉络的逻辑的合理性,实在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如果她四年前就很接纳来访者的性取向,那她7月7日的那篇博客就不可能是实际的那个样子;如果那篇博客显示了她7月初的真实想法,而之后在接触到新知识时她决定改变主意,那她应该如实对公众说明。咨询师都是凡人,和其他人一样会犯错误,负责的做法应该是在发现错误后及时承认。但反复改口却不给出有信服力的说明,尤其是在第三篇博客有为自己掩盖之嫌,我作为公众一员,实在不知道韩美龄这位咨询师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坦诚面对自己;也不知道在其它问题上是否敢信任她。
    
    本文来源:新浪博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1919717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女子学校莫成为同性恋天堂
·人权观察同性恋项目主任斯考特.隆案/万延海
·曹长青:马英九是同性恋吗?(4之1)
·对同性恋嗤之以鼻是一种无能的表现/西风独自凉
·变态的同性恋,无聊的性学家/毛翰
·“严打”中被处死的同性恋者/严家伟
·同性恋过时了,人兽恋开始了/毛翰
·《同性恋与平等权利》--与曹长青商榷/毕恭
·同性恋真的值得赞美吗?!
·杨振宁的杨翁老少配=北美同性恋、吸大麻?
·女博士疑遭同性恋丈夫骗婚跳楼自杀 (图)
·中国禁止男男性行为者献血 女同性恋可以
·卫生部解除女同性恋者献血禁令
·中国一项调查显示 多数同性恋学生曾在学校遭欺凌
·网站发表同性恋专题 引发“同志”群体反弹
·上千万中国女性嫁给同性恋者 深陷现实之痛
·四川高中生被同桌误会是同性恋 连刺其数刀证“清白”
·同性恋者应找同性结婚 以减弱艾滋病风险/常山
·大学生组织同性恋卖淫获刑5年 称是"个人爱好"
·住建部官员:城乡面貌趋同如同性恋 不会有好结果
·中国不再禁止服刑者同性恋 入狱无需“抱头蹲地” (图)
·中国不再明文禁止服刑人员同性恋
·湖南警方打掉一同性恋卖淫“会所” 男性技师待遇优厚
·演员吕丽萍传播攻击同性恋言论引起轩然大波
·吕丽萍歧视同性恋言论引群星激辩
·广州男同性恋艾滋病感染率达8%
·网传男同献血致艾滋传播 官方:同性恋不能献血
·爱知行研究所强烈谴责上海警方突袭同性恋酒吧
·广东首对同性恋人公开举办婚礼(图)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 徐永海行善的属乎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9-13
  • 少不丁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五)
  • 陈泱潮4、《特權論》從政治經濟學角度,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 曾节明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 台湾小小妮233
  • 谢选骏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类起源
  • 谢选骏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 张杰博闻香港首富成了教唆犯为什么中共要拿李嘉诚开刀?
  • 谢选骏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 高洪明一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利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曾节明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
  • 谢选骏“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 陈泱潮3、《特權論》對“修正主義國家”的定義
  • 谢选骏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