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宝强: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30日 来稿)
    孙宝强更多文章请看孙宝强专栏
    
孙宝强: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

    
    本文为作者在【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悉尼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1989年6月5日,我在上海海宁路上演讲时说:“共产党屠杀学生,我绝不加入这无耻的共产党;我坚决退出这可耻的共产党。”这句话,成了我‘罪证’的呈堂供词,二个月后我被逮捕。逮捕的当晚,管教用手指戳着我的脑门说:“孙宝强啊孙宝强,党组织含辛茹苦地培养你,你却在紧急关头背叛背离。你在演讲时说,你绝不加入无耻的共产党。说这话可是要掉脑袋的。政府没杀你,这是给你第二次生命,你要知恩图报啊!”
    
    23年后的6月4号。在64的烛光晚会上,在中领馆的门口,我振臂高呼‘打倒共产党’。高亢的口号,激越的口号,久久地回荡在中领馆上空,久久地回荡。
    
    23年了,我终于发出了藏在心底的呐喊。这是我的呐喊,也是千千万万民众的呐喊,应该说,这也是中华民族的呐喊。
    
    60年了。60年的运动,60年的镇压,60年的统治,60年的屠杀,让中国人民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当维权运动此起彼伏,当抗暴者风起云涌,当中东茉莉花迎风绽放,当退党大潮滚滚而来时,‘恐惧’,这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一个世纪的大山,终于开始松动,终于有了摇摇欲坠。
    
    最近有一则新闻。一个年轻人走进浙江某大学,振臂高呼‘打倒共产党,消灭法西斯’。四个保安在第一时间里摁住了他,并通知了110。警察赶到现场,问清情况后却释放了那个青年。这件事说明,共产党的高压统治已不是铁板一块,面对层出不尽,汹涌而来的抗暴者,它有了无奈,有了力不从心,有了‘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沮丧感。
    
    我相信,当‘恐惧’这个共产党制造的幽灵,不能再横行中国,施虐人民之时,就是共产党垮台的倒计时。
    
    其实,从小到大,我也一直生活在恐惧中。我出身在一个所谓的‘革命’家庭。我的父母,都是49年前的地下共产党。中国夺取政权前,我舅舅准备搭机去台湾,就在他向家人做最后告别并登上车时,被我母亲一把从吉普车里拽出。母亲命令他留在上海,迎接所谓的‘解放’。
    
    舅舅留在了上海,目睹了沦陷区的红色恐怖,于是他决定偷渡到香港。母亲知道后通知了组织,结果舅舅被捕,押送到劳改农场。文革中,因不堪忍受折磨而自杀,最后连一块尸骨都没有留下。
    
    我的父亲,是共产党夺取政权后的上海第一任区长。上任不久,他就尝到共产党整人的滋味。有一次父母带我们到工人体育场去玩,母亲悄悄地对父亲说:“……你不是不知道,共产党的政策多厉害啊!共产党的政策多厉害啊!”那时我很小,我还以为‘政策’是指侦查兵的‘侦查’。以后,我也一直听到母亲悄悄地和父亲说这句话。可以说,这句话伴随着我度过了童年。
    
    57年反右时,母亲仗义执言为一个右派说话,于是组织通知她,她也荣幸地成为下一个右派。我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这一幕。姐姐领着我们去接母亲下班。瓢泼大雨中,远远地走过来一个人,她全身都淋在大雨中,可手上却攥着一把伞。
    
    我们像一群收到惊吓的小鸡涌过去,可母亲惨白的嘴唇却在雨中颤抖……
    
    母亲后来没有打成右派,并不是组织发善心,而是右派的名额已经完成。躲过一劫的母亲吓坏了。为了向组织上表忠心,她向组织缴纳了一间房,以换取安全的通行证。房子上交后,安全通行证还是没有换到。在我小学五年级时,父亲因不堪忍受运动而自杀身亡。我的童年,就是在共产党制造的恐惧中度过的。
    
    中学二年级时,文革开始了。我目睹了掘地三尺的抄家;目睹了一批批老师被剃成阴阳头;目睹了校长从楼上跳下,红的鲜血,白的脑浆涂了一地。进了上海炼油厂以后,目睹杀气腾腾的公判大会;目睹一个个思想者被押进警车;目睹了运动怎样把一个正常的人逼疯;目睹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怎样被共产党毁灭。那一幕幕,挥之不去,那一幕幕,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我的青年,就是在共产党制造的恐惧中度过的。
    
    胡耀邦主政期间,我看了大量的书籍,开始了对社会的反省和反思。但是,我却从未怀疑过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直到64一声枪响,我才走上了和共产党的决裂之路。23年后的今天,克服了内心恐惧的我,终于振臂呐喊‘打倒共产党‘。
    
    最近,100个御用腿子抄写《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丑闻传遍大江南北。这说明,几十年的镇压依然行之有效,国人的斯德哥尔摩症还根深蒂固,恐惧的大山还死死地压在中国人的头上。虽然这阿谀逢迎者,自取其辱者,唾面自干者,助纣为虐者一定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但中国的民主之路,确实还很长很长。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将上下而求索”。
    
    【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
    悉尼国际研讨会秘书处供稿
    
    2012/7/3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721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冯海光:民主革命是中国变革的必由之路/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 (图)
·高健:中国大变革的前夜 (图)
·大时代呼唤大思路、大变革——追思若望先辈/李国涛
·中国大变革可能出现在习近平接班之后/何频
·校园血案或导致社会管理大变革/牛笑
·伊朗每40年一次大变革看来不可避免/秦轩
·孙东东事件正在成为中国社会大变革的导火索
·末世大变革正在到来/小溪译
·《立此存照》第二卷问世 中国大变革将至? (图)
·中央军委做出重大变革 总参谋部将优化重组 (图)
·大变革,更可能出现在习近平接班之后
·领导人多次关心 恐引发中国足球重大变革(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林昭的革命
  •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 大陆民族情绪泛滥 《灌篮高手》作者挺港运遭网民封杀/RFA
  •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 新加坡vs香港--金融中心
  • 冥想者(诗歌)
  •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 DecodingthecracksintheChinesemodel
  •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博客最新文章:
  • 胥志义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 非智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谢选骏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曾节明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的教会,我的真正教会,要用肚子爬行了。
  • 谢选骏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徐永海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在十一前后做了什么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国际大家庭
  • 谢选骏浦志强自相矛盾
  • 曾节明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谢选骏“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曾节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谢选骏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李芳敏144000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 谢选骏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十)(完)
  • 谢选骏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论坛最新文章:
  • 南海对峙时 中国农业部长低调访越引关注
  • 香港街头抗议首现自制炸弹
  • 揭秘 德银行进中国市场疑靠向江泽民温家宝送礼
  • 猪肉价格上涨推升中国九月通胀增至六年来最高
  • NBA事件找上姚明加州酒庄 抗议者指姚明忘恩负义
  • 黄之锋回应参选政审查问:不港独 拥护基本法
  • 陆9月份CPI创6年来最大涨幅 猪肉价涨近7成
  • 西最高法世纪诉讼轻判加泰独派照惹抗议
  • 英国脱欧进入关键周 前景依然不明朗
  • 欧洲应如何面对一带一路规划
  • 批香港反送中 官媒新靶子: 医管局沦“帮凶”
  • 李克强罕指经济困难企业压力大
  • 人民微博悄声下线 胡锦涛曾实名登录
  • 港示威持续:近半数美资感悲观 逾两成考虑撤资
  • DQ风云再起 黄之锋等四名参选人被问政见
  • 港示威首现自制炸弹 警称似恐袭 评论吁克制
  • 英女王议会复会演讲:要务是在10月31日脱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