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应克复:谁有资格平反“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24日 转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4/2012
    
     (博讯 boxun.com)

    作者: 应克复
    
    本文旨在纠正一种普遍性的认识,即中国的民众多年来众口一词、强烈要求中共平反“六四”,这意味着,只有中共才有资格、才有权力平反“六四”。这种普遍性的潜意识是不正确的。因为,中共是“六四”屠城血案的策划者、决策者和执行者,在清算这个血案中,中共是被告者,他们只有认罪的份。如同当年日本侵华的战犯,如同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当年“六四”事件的策划者、决策者和执行者,应当接受历史的审判,法律的制裁!
    
    
    本文旨在纠正一种普遍性的认识,即中国的民众多年来众口一词、强烈要求中共平反“六四”,这意味着,只有中共才有资格、才有权力平反“六四”。这种普遍性的潜意识是不正确的。因为,中共是“六四”屠城血案的策划者、决策者和执行者,在清算这个血案中,中共是被告者,他们只有认罪的份。如同当年日本侵华的战犯,如同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当年“六四”事件的策划者、决策者和执行者,应当接受历史的审判,法律的制裁!
    
    那么,谁有资格平反“六四”呢?笔者认为,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全国人民意志的集中者,是国家最高的权力机关,只有它有资格、有权力可以对“六四”事件作出符合人民意愿的裁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可以召开特别会议,或者在每年三月举行的会议中,或者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特别会议,对“六四”事件进行审议和判决。在全国人大对“六四”事件进行审议和判决之前,全国人大应成立“六四”事件的专门委员会。专门委员会的职责是调查“六四”事件的全过程,厘清真相,并对“六四”事件进行司法审理和作出法律判决。然后,专门委员会将调查结果和判决结论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进行审理,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出最后决定,颁告于世。
    
    长期以来,全国人大和各级地方人大是中共羽翼下的一个工具,它必须接受中共的领导,按中共的旨意进行工作。在重大问题上只能遵循党的指令,不可能代表人民的意愿。在“六四”血案的平反问题上,全国人大如果能改变这种命运,它将承担起历史赋予的使命,为人民伸张正义,为受难者讨回公道,向“六四”民运的镇压者清算罪行,从而开辟宪政民主的通道。这样,平反“六四”不仅仅是23年的沉冤昭雪,还使中国的改革、中国的民主化带来转机,使中国人大的命运带来转机——它将代表人民独立地行使其职责,不再是中共的附属机构,不再是中共钦定的“橡皮图章”。所以,如果全国人大在平反“六四”事件中获得成功,将成为人大发展史中的里程碑——人大将获得新生;在人大这一机构中首先激活民主。
    
    平反“六四”,要客观、高度地评价“六四”民运的意义和功绩。
    
    平反“六四”,要对所有死难者追认为烈士或英雄,对受伤者要进行抚慰。
    
    平反“六四”,要建立“六四”纪念碑,“六四”纪念馆,以及出版相应的记述作品与文学作品。人民以“六四”而骄傲,镇圧者因“六四”而耻辱。
    
    平反“六四”,要欢迎海外流亡的民运人士荣返祖国,回到日思夜寐的故乡,实现民族的和解。
    
    平反“六四”,要举行各种纪念活动,举办系列学术研讨会,让“六四”民运精神深入人心,让曾被扼杀的民主之火燃遍全中国。
    
    平反“六四”,要清算作为“毛二世”的邓小平的专制主义罪行,让国人认清邓的真面目。邓镇压“六四”民运,是他反自由、反民主,坚持一党专制独裁统治的必然结果。邓小平时代,实质是一个不准政治民主化改革的时代。
    
    平反“六四”,要对“六四”民运实施镇压的策划者、决策者、鼓动者、执行者,一一请到被告席上,对他们的反人类、反人道、反人权、反民主、反自由的罪行一一加以清算,绝不姑息,以鉴后者。
    
    2012年7月
    
    本文附言:
    
    本文完稿后,传给几位文友评阅,结果提出两种不同的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文中提出的思路(方案)很好,体现了宪政民主精神。中共既然作为“六四”事件的决策者和执行者,在审理该事件中是被告的一方,是没有资格主持平反“六四”事件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既然是国家最高的权力机关,应当承担“六四”事件的平反工作。另一种意见认为,当今中国是党国体制,一党专政,党权至上,要求人大履行平反“六四”,是不切实际的。上述两种意见之分歧,缘自出发点的不同。前者以宪政和宪法为根据,自然认为人大、而且只有人大,才有权力对“六四”事件作出公正的裁决,推翻1989年中共上层寡头对“六四”民运的错误定性。后者则以现行体制为根据,自然否认人大赋有这一权力。这种意见,既然以现行体制为依据,客观上在维护现行体制的权威性。笔者认为,今天的中国,如果一切大、小问题的解决,都以现行体制为出发点,那么,一切改革就都成为没有必要。如果要坚持改革,特别对重大问题进行改革,那么,势必要求突破现行体制,尤其是僵化、腐朽了的党国体制。这虽有困难,而且有大困难,但必须去做。惟其此,中国才能继续前进,中共才能获得新生。在“六四”事件的平反问题上,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去尝试、去力争一下呢!
    
    注:此文中共最髙领导不知是否能看懂。按此思路(方案),平反“六四”,中共最高领导人(总书记)就不必冲到主持平反的第一线,第一线的工作由全国人大执行操办,不失为是一个妙计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559722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迈不过去的坎儿/刘京生
·跟政治学者谈政改(二):平反六四有五难 / 寇建文 (图)
·六四与李旺阳离奇死亡 拷问良知/林保华
·枪声击碎我的梦(六四23周年南高联“北上”随感)
·“六四事件”真相必须设法在中国大陆进行传播
·纪念“六四”说一点邓小平和苏哈托/淳于雁
·第一个六四还没平反呢,第二个没准儿又要来了/大宗师
·张铭山:正义宽恕及其他——评柴玲宽恕六四刽子手
·香港观察:我的香港六四经验 (图)
·柴玲宽恕六四屠杀者引发争议 (图)
·从六四看中国大变局/林保华
·丁小明“论六四平反”
·谢选骏:纠正“六四”需要一位真正的君主
·王丹:中国没有出现平反六四的征兆 (图)
·解决六四问题的四大理由 (图)
·谁来平反六四? 温家宝还是习近平 (图)
·牟传珩:今年“六四”前的中南海声音
·对“六四屠城”宽容的前提是中共承认“犯罪” (图)
·郑恩宠: 平反六四 放下邓旗 走向文明
·血书纪念六四 艺术家华涌被北京当局劳教
·李鹏惊爆:江泽民是六四决策者与领导者 (图)
·周浦镇信访办非法黑衣队导演”六四清场”引众怒
·“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及其家人的遭遇
·“六四”政治犯史晓东遭遇黄岛恶警肉刑折磨
·南京网友王默因贴标语纪念六四被拘留8天
·为了六四的正义为了李旺阳之死的真相叶宁律师建议国际刑事法庭直诉胡锦涛
·就柴玲的言论,八九·六四南京高自联领导人联合声明
·中共把关注李旺阳案定为第二次“六四”行动
·有关六四的视频:历史的伤口
·纪念"六四"演唱会参与者被追捕(续):李贵锁、田兰是抓捕重点
·六四后,成都多位访民仍被限制自由软禁在家 (图)
·参与访民六四演唱会的李小贞、黎容好遭广东方面的威胁 (图)
·纪念“六四”23周年演唱会参与者被追捕 李贵锁下落不明
·死因不明的六四人士李旺阳遗体被火化 (图)
·14岁中国女孩是怎样认识“六四” (图)
·8964东北工人运动领袖唐元隽先生回顾六四往昔
·湖南被曝抓捕严判参与89六四运动人士最多省份
·访民谈六四北京南站游行的经历/视频
·还我弟弟王炳章-在温哥华纪念六四23周年上的演讲/王金环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六四的悲哀和期望 (图)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