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21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这似乎是“从日常生活到国家外交的行事规则”。例如有分析指出,在1980年代,美国支持了独裁者萨达姆 侯赛因,因为他是美国当时的头号敌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敌人。但是萨达姆却又丧命于2003年美国对伊拉克的入侵,一场因指控他支持恐怖主义、支持基地组织而掀起的战争。事实是,萨达姆并未与基地组织有染,但是他确实支持了另外一个恐怖组织——伊朗人民圣战。
     (博讯 boxun.com)

    美国有些官员也希望美国能够将伊朗人民圣战组织化为己用,因为他们与伊朗为敌。据《纽约客》杂志刊发的一篇文章,布什政府曾经向伊朗人民圣战提供过金钱、枪支,甚至还从2005年开始在内华达州给他们进行培训。换句话说,如果此文章属实,美国则是向他敌人的恐怖分子盟友提供了支持,因为这些恐怖分子是美国另外的敌人的敌人。就此,美国《大西洋周刊》刊文指出,支持伊朗人民圣战的这种立场看起来令人困惑,甚至还有争议,而且当下呈现出这种局面其实也并不是巧合。现在的世界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理念被普遍当作外交准则使用,已经变得太过于复杂与盘根错节。这样的思维使得美国与自己的长期利益在不断地背道而驰,“解决”短期问题的同时却又制造出更为严重、更为长期的问题。
    
    利用阿拉伯的独裁者去压制阿拉伯的伊斯兰势力,到头来这些独裁者又一个个被推翻;力推拉丁美洲的右翼势力上台,这些人却最终沦为了臭名昭著的独裁者;支持反抗苏联的游击队,尔后他们的枪口又调转朝向美国,这样的例子几乎是不胜枚举。一些时候,美国甚至还会去支持那些虽然确实是敌人的敌人,但同时却又还在与美国处于敌对状态,积极对抗美国的势力,这比如阿富汗贩毒集团头子阿赫梅德 卡尔扎伊(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的弟弟),以及自2003年开始获得美国援助的利比亚卡扎菲。
    
    美国对苏联的冷战也是如此。那时起源于美国对苏联的扶持:为了对抗纳粹德国,美国不顾英国的坚决反对,无私地援助了苏联,结果把苏联培养成为一个超级大国,并为此付出了五十年冷战的残酷代价。
    
    看英国首相丘吉尔撰写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即使在大英帝国最艰难危险的时候,丘吉尔也始终没有把苏联作为真正的朋友。他对斯大林的任何要求和建议都持怀疑态度,都要留一手。果然,1944年8月,当苏联军队已经打到维斯杜拉河东岸,与波兰首都华沙隔河相望的时候,被德军占领的华沙爆发了人民武装起义。丘吉尔在《回忆录》中指出:残暴的苏联军队故意隔岸观火、借刀杀人,拒绝援助起义抗德的人民,听凭德军将起义残酷镇压下去。说起来波兰和苏联都是“同盟国”,是各自敌人的敌人,但是历史的经验表明: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美国与中共的关系也是如此。为了对抗苏联,美国不惜抛弃战时盟国中华民国来扶持中共,结果用了整整一代人时间(1971——2011年),把中共培养成为第二个苏联,经历总量位于世界第二。现在却被形势所逼,不得不准备和中共进行一场新的冷战。
    
    钓鱼岛和南海的局势其实是一体的:那就是美国正和中共进行一场新的冷战。
    
    为了这场新的冷战,越南这个“美国的死敌”都被动员起来了。但美国怎么可能和杀害了那么多美国人的越南真正和解呢?
    
    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苏联和美国的关系再不好,毕竟没有在战场上兵戎相见过。这就是俄罗斯人的狡猾之处:他们自己不动手,却让中国人到朝鲜去放美国人的血,结果把中国和美国做成了死敌,让俄国人坐收渔翁之利。据此我们不妨预测:未来的中美冲突,很可能要比过去苏美冷战远为险恶。
    
    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共产主义制度与自由主义制度,在本质上是无法兼容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505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多数选民反对美国社会主义化
·谢选骏:废除两国论,建第三中国
·谢选骏:菲律宾越南为何积极反华?
·谢选骏:假规则与潜规则
·谢选骏:中国正式进驻美国的后院
·谢选骏:一人一票制度导致国家破产?
·谢选骏:贪官裸官是中国民主力量的后备队
·镰刀与锤子:阉割与乱伦、复仇与死亡/谢选骏
·谢选骏:纠正“六四”需要一位真正的君主
·谢选骏:六四悼歌
·谢选骏:解读维权律师陈光诚来美事件
·谢选骏:中国人,到法国、瑞士、瑞典、英国、加拿大等驻华使领馆去!
·谢选骏:欧洲议会能完成天主教会的未竟之业吗
·谢选骏:中国的男人什么时候不再缠足?
·谢选骏:这颗星球容不下陈光诚
·谢选骏:中国的“蔚蓝色”与门罗主义
·谢选骏:赵翼误判了刘邦集团的性质
·谢选骏:“多中央”造成的共振将日益剧烈
·解读薄熙来事件:中国出现了三个中共中央/谢选骏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