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倪艮山:《北大荒劳改纪实》序言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20日 来稿)
    
     杨崇道先生电邮过来《北大荒劳改纪实》(以下简称《纪实》)书稿,嘱我作序。这是朱凤藻先生写于1992年,经修正并由其子朱云打字,最终脱稿于2010年的难得之作。
     我称之为难得之作,首先是凤藻目力几近失明,历经多年努力,始克完稿。他对反右劳改和阶级斗争,创伤过重。记得十几年前,他读了我的文稿,曾为我担忧说,我们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流露出心有余悸。他把苦难遭遇,寄望于史家、名人来写。出乎我的预料,在反右五十多年之后,他终于写出了自己的回忆纪实之作,闪现了智、勇的飞跃,并即将付梓面世,实在难得。 (博讯 boxun.com)

     1957年的反右斗争,是毛氏一伙精心策划、旨在毁灭知识精英的极残酷运动。经中央解密档案披露,全国共划右派3,178,470人,中右1,437,562人;其中党员右派278,932人;运动中非正常死亡4,117人。国家多年培养、积蓄的专家学者、技术骨干、知识精英,几乎一网打尽。这些人遭受歧视,不再被信任,受到最严厉惩处。在流放、劳教、劳改、入狱过程,大批死于非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反右后果严重,影响深远。这确属中国知识分子的空前浩劫。对于这场反右斗争,官方出于不可告人的险恶目的,将其划为历史禁区,不许人们回忆、言说;当局极力捂盖、篡改历史;误导愚民。在此情况下,我们不能等待、依靠史家、名人来写历史。经历过那场苦难的志士,人人有责,撰写自己的回忆录,为时代留下作证的证言。从而让社会了解认识反右流放真相,并可供史家作为征引、佐证。我们不写,任其湮没,就对不起自己遭受的苦难。凤藻先生在流放五十多年之后,写出了自己的回忆录,对时代和社会做出交代,是极具价值的奉献。
     眼下大陆是没有言论出版自由的。有的人为了出版回忆录,不惜违心美化北大荒的劳改实况,甚至近乎谄媚歌颂,自作多情地把被整肃描绘成“娘打孩子”,以求通过政审出版。世界上哪有娘,即便是后娘,能狠毒地把孩子往死里打!?如此作品只能迎合官方所需,而误导坑害读者。有正义感、有良知者,绝不为此。不是吗,有人宁可回避大陆出版社,到香港出版,或自费印刷。我相信,有价值的著述,绝不会为时代湮没。夜明珠总有出土之时。
     《纪实》,通过作者的记忆与深思,把当年右派流放北大荒,劳改的方方面面,如实地客观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首先在劳动上,农场管教人员,对待右派歧视、敌视、、凶狠。劳动强度大,时间长,没有休整喘息机会,做农活时,早4点起床,晚上戴星月收工。日劳动12小时,有时放“卫星”,24小时连轴转,一天干两天活。修水库时,浑身滚得像泥猴。风雨天不能出工时,安排“休整山路。清理排水沟”“反正不能让你闲着”。对待右派比劳改犯还凶狠。
     生活环境恶劣。经常居住于草棚、马架子、猪圈、马号、草坯茅舍,等等。冬季酷寒,零下四十多度;夏季高热,常四十度左右。经常遭受蚊子、小咬、牛虻、蛇、狼等的袭扰~。调动频繁,疲于奔命。1959年雨季开始,进入挨饿时期。伙食极差,经常“每顿饭只给两个带米糠的小窝窝头”。无副食,汤无油星。“终日吃不饱,睡不好,还要干活,。。。。死亡在威胁着我们每个人,人人处于绝望之中。”“到了最后一年,也就是1960年,这种又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的做法,使得我们每个人成了目光呆滞、行动迟缓、表情冷淡、一声不吭,只知道干活的机器人”“身子浮肿、面有菜色”;“两眼发黑、头晕目眩”;“自己心知,从垂危到死亡,只是一步之差了。似乎已经看到了鬼门关。”《纪实》透露了一些死于北大荒的难友,如朱奇卓、陈伯龙、张建淼、刘湖琛、马镜亮、屠双、刘琛,等等。他们含冤死于流放劳改,是难以瞑目的。
     《纪实》所述,正是流放北大荒右派的切身经历。实践再次证明,所谓通过劳动改造思想,改造世界观、人生观,完全是一种宣传,欺骗。一方面盛赞劳动说:劳动神圣、劳动光荣、评选劳模;另一方面却又用劳动作为一种惩罚手段,实行监督劳动、劳动教养、劳动改造。两者水火不容,无法自圆其说。北大荒的流放右派,根本无时间坐下休憩,谈何学习?已经到了懵懵懂懂、不知世事的愚昧状况。带来的政治书籍都被扔掉,或用做手纸。所谓改造的必由之路,成了走向毁灭之路。有许多人青春划右,斑白改正,毁掉一生;改正后搞个五十岁左右的老伴,连个儿女都没能留下;断了香火,晚景凄凉。毛邓一伙,为了一党之私和固权需要,把苦难血泪播撒社会民间,真是罪孽深重,死有余辜。
     《纪实》中记载了外交部林依萍的几句话:“我们是清白无辜的,是冤枉的,我们有什么罪?应当相信总有一天会弄清楚的。”事实就这么简单明确。然而中共只对右派给予改正,迄今没能彻底平反,更没能赔礼道歉、退回错扣的工资、赔偿经济和精神损失。反右过去五十五年了,这些遗留问题依然挂在那里。“三公”消费、世博、奥运、面子工程、大把撒钱援助非亚拉国家,毫不吝惜地挥霍老百姓的血汗钱,咋就没钱解决自己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呢!?让人百思莫解。最近杭州五七老人戴传熹、杨光琦等二三十人,到浙江省信访局要求发还错扣工资,讨个说法,竟遭到该局门警殴打。此事引起社会各界舆论愤怒声讨。中共错划右派,错扣工资,久欠不还,还对讨要的耄耋老人大打出手,这是甚么世道?还有无公理正义?读此《纪实》,我们作为流放劳改道路上,经历九死一生的幸存者,不能不对杭州五七老人被打事件更加义愤填膺!该事件显示,五七难友已被逼到墙角,没有退路,没有回旋余地了。我们只有坚决为维护五七老人合法权益抗争到底! (注:文中引语,均摘自《纪实》 )
     倪艮山 2012年7月19日.时年88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559122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纪念反右55周年——讨毛檄文/朱筱超
·反右时期的“反革命”剧团
·心平气和再话反右/施绍箕
·冉云飞:反右与大饥荒的关系
·不否定邓小平的扩大化谬论,就不能否定反右/邵正祥
·宋永毅:再谈另类“反右” —中国知识精英和民主精英的悲哀
·另类“反右”:中国知识精英的丑陋和耻辱/宋永毅
·吴玉章在反右中救了我/李新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胡平:从两本反右运动研究文集想起的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张成觉
·近期出现“文革”和“反右”运动的可能性都不大/王书瑶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张成觉
·姜福祯:中国反右叙事的里程碑
·文宣总管胡乔木——反右干将剪影之七/张成觉
·文苑班头心窍迷——记郭沫若(反右干将剪影之六)/张成觉
·无情即属真豪杰?——记史良(反右干将剪影之四)/张成觉
·还原历史事实真相,人人争当赫鲁晓夫--成都五七老人举行“反右阳谋”座谈会 (图)
·灭绝人性的灾难___纪念反右派运动55周年
·反右五十五年祭 北京大学右派分子改正考 ——“五一九”民主运动永垂青史
·铁流:到底是谁下的令监控全国五七老人?--写在“反右斗争”五十五周年前夕
·纪念反右运动五十五周年
·中国首次潜艇事故内幕:主将都上岸“反右倾” (图)
·北大“反右”受害人拟游行遭打压
·中共功罪评说之七:反右如何为后来的灾难埋下伏笔? (图)
·张文渊:一个高中生遭遇的“反右”
·南都周刊:光碟里的反右博物馆
·视频:老右派博绳武先生谈反右、文革和时事(图)
·国内发行刊物介绍首个反右运动数据库问世
·小熊:“新反右”限制沙叶新朱健国等人博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