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俄国革命史》句读(二十四)/王澄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俄国革命史Trotsky’s History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博讯 boxun.com)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托洛茨基的《俄国革命史》?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以前,对俄国上层统治者不满的有三股重要力量:民族独立运动,工人,和农民。今天的中国,我们看到同样有三股反对中共的力量:民族独立运动,农民工/工人,和农民。那么,为什么当年列宁和托洛茨基能行,我们还不行?
    
    下面是讨论纪要,【】中是托洛茨基的原文。
    
    《俄国革命史》第二巻 序
    【俄罗斯进行它的资产阶级革命之时,是如此之晚,以致它不得不将它的资产阶级革命转变为无产阶级革命或者换一句话说:俄罗斯是如此远落于其他国家之后,以致它不得不---至少在某几方面---越过它们。这话好像是荒诞不经的,但历史正充满了这类荒诞不经的事情。】
    
    讨论:中华民族落后现代文明二三千年了,我们面临的人民革命必须是一种跳跃式的进步,而不是按部就班的进步。
    
    【历史若毫不教训我们,那就没有一点价值。俄罗斯革命的宏大规模,其中各阶段的连续,群众压力的顽强,政治组织的成熟形式,以及标语口号的简洁,---这一切都使人更容易去了解一般的革命,因之了解人类社会。因为我们认为整个历史过程已经证明了:被内部矛盾所撕裂的社会恰恰在革命中不仅显露它了“肉体机构”,而且显露了它的“灵魂”。】
    
    讨论:一场伟大的人民革命,无论它的外部表现多么复杂,比如“宏大规模”,“阶段的连续”,“群众的顽强”,“政治成熟”,“口号简洁”,等,它的动因一定是内部矛盾所致。
    
    【在我们看来,历史过程的基本势力乃是阶级;政治党派立足在阶级上面;观念和口号乃是客观利益的零找币。历史研究的全部过程乃是从客观的到主观的,从社会的到个人的,从基本的到偶发的。】
    
    讨论:阶层的对立和政党的领导是人民革命的两个基本要点。
    
    【一个矿山工程师,在未经测探的区域钻孔,发现了磁铁,人家总可以说,这是出于偶然;人家难得赞成在此地开矿。但如果这个工程师根据了磁针偏向,推出有矿苗藏在地下,而且在若干地方确实发现了矿苗,那时就是最无信心的人也不敢说是出于偶然了。最能说服人的,乃是将普遍和特殊结合为一的那个系统。】
    
    讨论:“普遍性”表示普遍适用的道理,“特殊性”表示针对具体事物的解释。人民革命也有“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理论问题。
    
    【科学的客观性地证据,不应当在史家地眼光中或声调中去寻,却应当在记载本身的内心逻辑中去寻。】
    
    讨论:一事物的内部逻辑是革命理论的核心内容。
    
    【读者早已知道了,我们在一个革命之中首先注意的乃是:群众直接干涉社会命运。我们努力在事实背后探寻集体意识的变动。我们排斥那种关于运动“自发性”的议论,这种议论在大多数情形下,什么也没有解释,也不能教训什么人。革命发生须遵守某些法则这并不是说,在行动中的群众知道了革命的法则;却是说,群众意识的变动并非偶然的而是受一种客观的必然性所支配,这必然性可以拿理论来解释,因此预见和领导都是可能的。】
    
    讨论:人民革命就是群众直接干涉社会命运。革命领导人就是要能够观察到:群众意识的变动并非偶然的而是受一种客观的必然性所支配。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需要很高的智慧。
    
    【在革命过程中发生的急剧转变,其实不是当时的经济紊乱惹起来的,而是由于以前整个时代社会基础上积累下来的根本变动所造成的。专制政体快被推翻时候,以及从2月至10月中间,经济紊乱不断地加深,培植并激发群众的怨望,---这点是没有疑问的,我们从来也未曾忽视这点。但若认为在第一次革命之后八个月发生的第二次革命,乃是因为在这期间内口粮从一磅半面包减至四分之三磅面包,---那就是极大的错误了。直到十月革命之后若干年,群众的食粮仍旧是一天不如一天。然而反革命政客对于再来一次暴动的希望,始终不能实现。这个情形,惟有那种人才认为大惑不解的,——他们把群众暴动看做是“自发的”,即看做是几个领袖巧妙煽惑起来的一种人群叛乱。】
    
    【事实上,单单困苦并不足以激成暴动,否则群众时时刻刻都在暴动之中了。必须社会制度的破产终于暴露出来,使得困苦成为不可忍受的,而新条件和新思想又开辟了一个革命的前途。以后在他们所憧憬的伟大目的之下,这同一群众将证明他们能够忍受两倍以至三倍的困苦。】
    
    讨论:我们在造反动力学中专门讨论了这段话。一方面是“推”的力量,另一方面是“拉”的力量。
    
    【至于将农民的暴动当作第二种“客观的因素”来看,那更显然是错误。在无产阶级看来,农民战争自然是一种客观的情势,---一个阶级的活动,对于另一个阶级的意识一般地总是一个外来的刺激。但是农民暴动本身的直接原因却存在于乡村意识之变换。】
    
    【我们不要忘记,革命是人做成的,虽然是无名的人。】
    
    讨论:中国民工和农民,底层人民就是推动革命的人,虽然是无名的人。
      
    【主观和客观之间不相配合一般说来乃是喜剧以及悲剧之泉源,生活上如此,艺术上亦然。政治方面更加受这条法则所支配。人物和党派是英勇可敬的,还是滑稽可笑的,并不关于他们本身而是要看他们对于环境的关系如何。】
    
    讨论:革命者的主观态度和客观环境的符合性是最重要的。
     
    【彼得•司徒卢威,以前的马克思主义者,现在是个帝制派,他亡命后曾写过如下的话:“惟有布尔什维克派对于革命是一贯的,而且忠实于革命的本质,所以在革命之中他们胜利了。”】
    
    【米留可夫,自由派领袖,关于布尔什维克派说过差不多相同的话:“他们知道,他们走向哪里去;他们走的方向是他们以前确定下来没有移动过的,他们的目的随着妥协派试验的失败一天更比一天接近了。”】
    
    讨论:对于革命的一贯态度,对于中国社会的最深刻的了解,是革命者的智慧,不同于他人的智慧。
    
    【对于我们,一个党并不是一架机器,须用国家压迫手段来保证它毫无错误;其实一个党乃是一个复杂的机体,同所有生物一般,也是在矛盾之中发展的。披露这些矛盾——干部的动摇和错误也算在内---我们认为绝不会减弱布尔什维克党破天荒第一次担负起来的那个伟大的历史使命的意义。】
    
    讨论:一个党也是一个有机体,他也是在动摇和错误中成长。
    
    【“走这条路的是些铁石心肠的家伙---一伙“职业革命家”,不怕把吞噬一切的造反魔王唤至人间。”中外反革命通常都把革命的胜利归结为革命一方的“铁腕”(并常常哀叹自己一方太“贵族气”,太“老实忠厚”,杀人太少),而托这里想阐述的意思是说列宁派对革命的阶级目标一以贯之,是阶级意志凝聚在先锋身上体现出的集中强大,而非铁甲骑士团式的强大,那是对社会革命的极大贬低。“职业革命家”那几句更是扯淡。社会革命党搞暗杀的那些人,哪个不是职业革命者?白党对革命永远只有庸俗的理解。】
    
    讨论:革命家要对革命的阶级目标一以贯之,把阶级意志凝聚在先锋身上,并体现出集中强大。
    
    (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供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608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精英革命 vs 人民革命:中共为啥和你协商?/王澄
·王澄:中国共产党的腐朽没落本质/视频
·巴门尼德Parmenides的哲学史地位/王澄
·我们为什么要揭露中华民族的丑恶/王澄
·没有中国哲学,只有中国无知/王澄
·西哲在西方是太阳,在中国是月亮/王澄
·王澄:“母狼”李慎明/视频
·俄国革命史》句读(二十三)/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二十二)/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二十一)/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二十)/王澄
·王澄:中共领导人全是思想垃圾/视频
·美国Sadler博士讲阿奎那本性法(英文视频)/王澄
·王澄:谁博大精深,孔子还是柏拉图?/视频
·王澄:打倒中共是一场圣战/视频
·《俄国革命史》句读(十九)/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十八)/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十七)/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十六之下)/王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