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街与上站/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9日 转载)
    武振荣更多文章请看武振荣专栏

     简论民主运动启动之方式

     任何一场民主运动都由自己的启动方式,与此同时,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民主运动都有着自己启动的特征和特点,但是,大致说来,民主运动的启动方式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要求民主的人拿着选票走进投票站,这叫上站;另一种是要求民主的人走上街头,这叫上街。 (博讯 boxun.com)


    做了上述大致区分之后,事情并没有结束,在通常情况下,上站与上街两种行为是互动的,有的是交相出现,连为一体。但是,在某些情况下,上站与上街有着完全的不同。此一篇文章不是研究一般的或者常规的民主运动之启动问题,而是想为蛰伏了许久的中国民主运动提供一点说明;也许此种说明在当前的情况下涉及一些糊涂概念,不用说也包括一些批评的内容。

    我先得说明,如果要我在上街与上站之间选择的话,那么,我可以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而撇弃前者,但我同时也相信更多人的选择会和我一样。投票站是公民走进民主的一条道路,在此一条道路畅通时,谁可以组织得起街头上的乌合之众呢?在上街的事件中,必然存在着鱼龙混杂的现象,更不用说会伴随着大量的无序因素,随时都会出现混乱。

    进一步的研究会发现,这个所谓的“站”并不是个人行为或者一般团体行为可以建立的,它是一个国家的“政府行为”,是一种有意识的“设置”和“建立”,如果说它是这个国家民意的“高速公路”的话,那么,它有着政府的规划和实施行为,就如一条交通的高速公路建设的情况一样,有一张可以直观的“建设蓝图”。

    不能说中国现在没有这样一张“蓝图”,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一定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只是这张“蓝图”标出的“选举”仅仅是“村一级”,也就是说,在偌大个中国,只有“村官”是出于选举(姑且不论真假)。“改革开放”搞了30多年,“胡温新政”也在十年的时间里被磨得“老掉牙了”,中国人也只是享有选举“村官”的“自由”。就此“蓝图”提供的时间线索而言,中国选举国家主席的事情应该在500年以后。

    我在此前写作的一篇文章中,做了这样的一种假设:如果1998年,中国民主党成功注册了,那么,民主党人们应该如何行为——不就是令人深思吗?如果要搞选举,那么象秦永敏这样的组党领袖是不是要到一个乡村去,“赢得选举”呢?如果回答是否定的,那么,新成立的民主党就只能选择发动民众的传统方式了。到人多势众时,走上街头,以街头政治的方式向当权派们施压,迫使他们实行国家领导人的直选……。质言之,他们必须搞街头政治,其政治能量也必须由街头显示。进一步的假设认为,他们即就是一些“选举方面”的专家,最大的本事是搞“选票”,可也不得不搞街头政治。

    我个人虽然从来都没有反对过用“选票”的方式争取民主,亦从来没有否认过它是最好的方式,可我对之不抱希望。因为我知道整天说“毛嫱西施之美,无益吾面;用泽姿粉黛,则倍起初”。

    现在中国民主运动不能启动的关键是最高当权派“禁锢”民主运动(见鄙人《论邓小平的三“不”套》一文)。他们“一手”死抱着“中国再不搞政治运动”的邓小平“遗诏”,把所有可能导致民主运动的事情都归结为“文革式的动乱”,都企图“消灭在萌芽状态”(江泽民语);“另一手”用“村官自由选举”的一套来麻痹人民。他们这一套之所以能够骗人,原因是大批的御用文人们为之包装和大力推销之,除了这些情况外,西方某些发达国家以投票的方式走向民主的历史(它是以“世纪”为单位计算的)也被中国学者们做了歪曲的解读后推销给国人。

    中国的“百年民主革命史”本来是一笔很丰富、很有价值的民族财富,可它在今天,被“不革命”甚至“反革命”的中国共产党给“毁”了,所以,“立即民主”的事情被换置成为100年以后民主。

    以我之见,街头政治、街头运动其实是中国民主革命的遗腹子。所以,在今天,当统治的当权派在宣布它“非法”时,我们原本是有充足的反对理由的,可是我们人民自己也被“不革命化”了,因此,我们所出示的反对理由就显得苍白无力。

    纵观近60多年的民主运动历史,在经过了“文化大革命”之“革命精神与革命情怀”之滥觞后,现在到了革命的全民恢复阶段。在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脱化为“不革命、反革命党”之后,中国人民只能用革命的方式对付它,而未来之民主,也只能靠革命之方式建立起来。

    职此之故,中国人民不应当再一次对中共“十八大”不抱以希望,就如同十六大时,人们对胡锦涛抱希望那样。在民主的问题上,最可靠的方式是抱希望于自己,而最终的民主也只能够建立在国民相信自己能力的基础之上,所有各国的民主,槪莫例外!

    (2012-07-17)

    〔本文首发于《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2-07-1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508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伟大的运动,升华的道义/武振荣
·薄熙来与“文革”/武振荣
·简论粘贴式民主/武振荣
·文革:中国人“迈”不过的“坎儿”/武振荣
·论隐形的“家天下”/武振荣
·就金正日之死想到的/武振荣
·中国真的 “告别革命”了吗?/武振荣
·简论“文革”的三次变脸和变质/武振荣
·简释香港的六四新语:“平反不如造反”/武振荣
·茉莉花与六四/武振荣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茉莉花:革命的连接链/武振荣
·孔夫子躲猫猫:天安门广场孔子塑像被悄悄移走/武振荣
·读艾未未作品有感赋打油诗五首/武振荣
·茉莉花的呼唤:学生啊,学生!/武振荣
·茉莉花的考问/武振荣
·论宅民主极其漂变 兼论茉莉花革命之缘起/武振荣
·简论茉莉花革命之“聚集”/武振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