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古代皇帝秘书值夜班是否有美女作陪?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8日 转载)
    来源:新浪
    
      近来,读到两篇关于古代秘书值班待遇的文章,大相径庭,颇有意趣。
    
      一篇文章写道,秘书值班尤其是值夜班,其显着特点或说最大苦恼,就是:清闲、冷静、熬夜。另一篇写道,古代秘书值夜班待遇高,公家派俊男美女作陪。大家都有史实为证。
    
      据《旧唐书·权德舆传》记载,唐德宗贞元年间,中书省有好几年时问就只有权德舆一个中书舍人,于是值班差事只好由他担当:“独德舆直禁垣,数旬始归。”秘书正常值班尚且会有诸多苦恼,如果还要连续值班数日,辛苦自然倍于常人。权德舆实在吃不消了,就上疏请求增加秘书员额,以减轻和分担自己的值班任务。唐德宗却说:“朕并不是不知道你的辛苦,但秘书工作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一般人难以胜任,只有找到了像你这样的人,才能安排到这个岗位工作,可是这样的人一直没有找到。”皇帝既然这样说了,权德舆再苦再累也得坚持下来。
    
    
古代皇帝秘书值夜班是否有美女作陪?

    
      秘书怕值夜班,身居中央政府首脑之位的宰相同样怕值夜班。唐玄宗开元二年某日,宰相府按照值班名单,通知当朝宰相姚崇当日值班。姚崇历任武则天、唐睿宗、唐玄宗三朝宰相,是正宗的三朝元老,这天突生疲惫之念,便以“年位俱高”为辞请求违例一次。谁知没有一个愿意接受替班任务,宰相府只好再通知姚崇值班。姚崇着实不高兴了,提起笔就在值班簿上批写道:“告直令史,遣去又来,必欲取人,有同司命。老人年事,终不拟当。”大家看过后,肚子都笑疼了,这才没有继续逼姚崇值夜班。
    
      另一篇文章却是另一幅风景。据《唐六典》卷一引《汉官仪》记载:“汉制:尚书郎主作文书起草,更直于建礼门内。台给青缣白绫被,或以锦被,帷帐,毡蓐,画通中枕。太官供食物,汤官供饼饵、五熟果食。五日一美食,下天子一等。给尚书郎指使二人、女侍史二人,皆选端正,执香炉、香囊,从入台,护衣服。”瞧瞧,尚书郎在值夜班时,公家要供给高级被褥、帐子,还有点心、水果。每隔五日,可以比照皇帝的吃喝标准,降一个等次,大饱口福。为了排遣尚书郎值夜班时的寂寥和无趣,官府还指派两名俊男两名美女作陪,以免他因夜长发困,提不起精神,写不好诏书。
    
      据《后汉书·药崧传》注释部分所引的东汉人蔡质所作的《汉官典职仪式选用》一书记载,尚书郎值夜班时,政府指派“尚书郎伯使一人,女侍史二人,皆选端正者。伯使从至止车门还,女侍史絜被服,执香炉烧熏,从入台中,给使护衣。”男助手到院门口不再前行,而两名美女则进入值班室,为尚书郎铺床、熏香,护衣。黑夜漫长,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而且美女还是政府派遣来伺候尚书郎的,除了不可避免的打情骂俏,一男二女之间会不会上演一夜风流的艳情剧?实在不好说。
    
      两篇文章也都有诗为证。苏轼有过“玉堂孤坐不胜清,长羡枚邹接长卿”、“玉堂清冷不成眠,伴直难唿孟浩然”的诗句。“玉堂”乃翰林学士院之意,苏轼的诗句反映了古代做过秘书的着名文人值班时清闲、冷静、熬夜的苦恼。而明代杨慎在《丹铅摘录》中举例:“唐诗‘春风侍女护朝衣’,又‘侍女新添五夜香’。韩退之《红桃花诗》‘应知侍史归天上,故伴仙郎宿禁中’,皆指此也。”
    
      那么,古代秘书值班待遇到底是“玉堂清冷不成眠”呢,还是“侍女新添五夜香”?读到此地可真有点儿令人困惑。以我的阅读来看,应该说古代秘书值班之待遇,“玉堂清冷不成眠”有之,“侍女新添五夜香”亦有之,但总体而言,还是“玉堂清冷不成眠”为主吧。
    
      理由之一,古代秘书值班制度责任重大,来不得疏忽。
    
      据史书记载,至少在春秋时期各诸侯国就形成了官员值班的制度。只是汉代以后有关秘书官员值班的记载多了起来,一些文章才说秘书值班制度从汉朝开始。史书上记载东汉尚书台郎官黄香,“常独止宿台上, 昼夜不离省闼,帝闻善之。”说是黄香经常一个人值夜班,忠于职守,受到皇帝嘉奖被提拔为朝廷秘书首领——尚书令。秘书值夜班干什么?主要职责是:其一,应对皇帝或主官的咨询。历朝不少皇帝常让有学问的秘书官员值班,以便随时向他们咨询学问上或政事方面的问题。如唐太宗为秦王时开文学馆招来房玄龄、杜如晦等 18文士,分为3班,每天6人值宿,切磋学问和历史经验。清康熙帝设置南书房,选择“才品兼优”的汉族知识分子轮流值班,名为切磋学问,实际上成为自己的智囊班子,“或代拟谕旨,或咨询庶政,或访问民隐”,对于朝廷的决策产生了重大影响。其二,起草重要、紧急的文件。皇帝的许多重要决策往往是在退朝后作出的,夜间批阅文件时,往往会临时做出各种决定,所谓“禁中夜半定天下”,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其中有的比较紧急的事项需要及时行文,因此文字秘书值夜班在古代乃为常例。唐代担任朝廷诏令起草的中书舍人和翰林学士负责起草任免将相等的密诏,也要值夜班。明初朱元璋废除丞相一职后,由殿阁学士值夜班写诏。其三,保管皇帝玉玺和衙门印章。其四,处理突发事件和紧急公务。朝廷退朝或衙门下班后,难免会出现一些突发性事件或紧急公务,处理它们是值班人员的重要职责。
    
      理由之二,古代秘书值班有非常严格的纪律规定,容不得什么风流韵事。
    
      《唐律·职制律》规定:“诸在官应直不直,应宿不宿,各笞二十;通昼夜者,笞三十。”这里的“直”,指白天值班;“宿”,指夜间值班。“诸在官”,指所有应该值班的官员。由此可见,由于值夜班秘书岗位非常特殊,工作性质特别重要,纪律特别严格。一是不得泄漏机密。秘书值班掌握许多机密,因此不得泄漏机密便成为秘书值班最重要的纪律。宋真宗时,曾召晏殊进宫起草一份任免宰相的制书,晏殊是其他官职兼“知制诰”的“外制”,按规定拜相的制书应由“内制”翰林学士拟定。晏殊主动说明“臣是外制,不敢越职”,真宗改召翰林院值班学士钱惟演来起草,晏殊又主动对皇上说:“臣恐泄漏,请止宿学士院。”意思是我已看见任免名单了,为避免泄漏机密的嫌疑,就甘愿软禁于此了。而清代大学者纪晓岚因曾涉嫌利用内廷值班的便利向亲家泄漏机密,被发配到乌鲁木齐。二是不得擅离职守。宋仁宗有一次招值班翰林学士杨伟起草任职宰相的文书,竟然找不到其人,只好派人把不当班的另一位翰林学土赵概紧急召来起草该文。次日,宋仁宗就专门给翰林学士院下达诏书,要求他们严格执行值班制度,不得再出现脱岗现象。三是不得醉酒误事。南朝齐高帝萧道成一次命值班的中书舍人虞整起草敕命,次日早朝就得颁告天下,而虞整因夜间喝酒过量昏睡不醒,无法操笔。萧道成只得另召中书舍人刘系宗拟制。后来,刘系宗成了萧道成的心腹重臣,虞整则因酒误事从此默默无闻。
    
      理由之三,史书记载和诗词记录中还是“玉堂清冷不成眠”为多。关于秘书值班制度的记载,《唐律疏义》卷九《职制律》应是最权威性的记载,《大唐新语》、《唐会要》及《续资治通鉴》等史书中也有记载。至于诗词中有关的记录更多。杜甫有一首五律诗《春宿左省》,就是以值夜班为题材的:“花隐掖垣暮,啾啾栖鸟过。星临万户动,月傍九霄多。不寝听金钥,因风想玉珂。明朝有封事,数问夜如何。”杜甫这首诗写于唐肃宗干元元年(758)春,是杜甫任左拾遗时在门下省值宿时所作。诗题中的“宿”指值夜班;“左省”即左拾遗所属的门下省。诗歌描写了作者夜间认真处理次日要上报的密封的奏疏(封事)时的心情,表现了他忠勤为国的思想。这类以值班为题材的古代诗篇并不少见,如唐朝,有白居易《夏日独直寄萧侍御》:“夏日独上直,日常何所为”;如宋朝,有苏轼《雪后玉堂夜直》:“尘暗图书愁独直,人闲铃索久无声。”;如元朝,有范德机《院中夜直》:“后夜玉堂谁上直,料应少睡更多愁。”等等,举不胜举。这些诗篇说明,值班自古以来就是秘书官员们经常性的任务,且以清闲、冷静、寂寞为主调。古代秘书们值夜班,如无事可干,也不能早早睡觉。一个人独守长夜,其忧愁苦恼之状确实让人同情和怜悯。当时苏轼寂寞难耐,甚至产生了叫几个气味相投之友来陪自己值班,在一起说说话,对对诗的念头。当然,这种想法是永远实现不了的,“陪直难唿孟浩然”,唯一办法只能带上几本书像参禅一般细细品味和欣赏来熬夜。
    
      由此看来,即使古代秘书值班待遇有过“侍女新添五夜香”的“香艳”历史,也不能由此大唿“唐代皇帝的秘书,也是幸福得足以招致现代秘书们打心底里羡慕嫉妒恨的。”虽然“香艳论”文章承认“魏晋六朝及唐代以后的皇帝秘书是否还享受这样的待遇,由于没有找到相关的文献资料记载,不好妄加推论。”,但文章还是武断地说:“可以断定的是,唐代的尚书郎还像汉代的尚书郎一样,享受着今人无法想象的崇高的礼遇。”这篇文章还是犯了“考据不严”和“以偏概全”的毛病。文章所引古代秘书“香艳”待遇的史实,都是汉代的,扯不到唐代。而且,抓住史书上的某一点,以偏概全,也不利于全面准确反映历史。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1920610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光诚走了但土皇帝还在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独裁者的寓言——读《皇帝:一个独裁政权的倾覆》/宋宇
·中国的“无冕皇帝”是中宣部/林保华
·胡锦涛当10年皇帝只干两件事和造“被”/王宁
·刘逸明: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图)
·如何解决成千上万的中国皇帝们?/明白人
·崇祯皇帝吊死在此树,历史应引以为戒/王学勤(图)
·任化邦:赵紫阳不如光绪皇帝
·有胡锦涛“皇帝”和“太子党”俞正声做保杀人可不偿命
·毛泽东与汉奸儿皇帝高欢、石敬瑭的比较研究/解龙
·韩寒是个穿新装的皇帝/王晓来
·廖祖笙:屁话一通的“皇帝昭曰”
·荒淫皇帝和奢靡妃子出征世博会象征着什么/郑和朋
·皇帝的把戏/鲁岳
·价值vs.伪价值-反皇权vs.反皇帝/陈凯
·官员之“借”,遮羞布抑或皇帝的新衣
·值得纪念的光绪皇帝/王也扬
·所谓皇朝盛世 皇帝老儿淫逸/李建军
·中共没有解决“坏皇帝”问题
·洪深 :凤凰网警示习近平皇帝是最高危职业
·河北访民质问;谁来政顿河北省土皇帝/烈火 (图)
·隋朝开国皇帝隋文帝泰陵首次确认范围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图)
·河南正阳李莉被碾死案:不能成现代版“皇帝的新装” (图)
·县委书记已经变成了土皇帝
·皇帝的权力与西门庆的性:中国官民性经济
·骑在中国农民头上到底有多少皇帝?(图)
·小熊:汪洋穿“皇帝衣”领跑引争议 (图)
·学生顶嘴挨耳光,老师请别把自己当皇帝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