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吕耿松:中国的“信访GDP”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6日 来稿)
    
    GDP是英文GrossDomestic Product的缩写,中文译成“国内生产总值”,它是指在一定时期内(一个季度或一年),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中所生产出的全部最终产品和劳务的价值,常被公认为衡量国家经济状况的最佳指标。GDP本来是个经济学概念,但在中国却变成了一个政治概念: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和官员整天都在为GDP忙乎,所以一些老百姓以其谐音讽刺性地将它叫做“鸡的屁”。
     (博讯 boxun.com)

    GDP是中国官员向上爬的敲门砖,还是罪恶的渊薮:为了GDP,他们疯狂掠夺农民的土地,强迁城镇居民的房子;为了GDP,他们破坏地理环境,掏空国家资源;为了GDP,他们奴颜婢膝,出卖国家利益;为了GDP,他们弄虚作假,官出数字,数字出官。总之,为了GDP,他们什么坏事都会做。
    
    但是,GDP毕竟是个经济学概念,它是老百姓创造的社会财富。所以,中国的GDP,虽然是官员的“政绩”,但功劳是老百姓的。笔者前几天接待一个浙江安吉县的访民,发现她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光向中央有关部门寄信就为国家贡献了1200多元GDP!这位访民叫夏树理,2006年4月因举报县“经济开发区”开发商强拆她弟弟的房子和挖她家的祖坟,与弟弟、弟媳一起被县政府和开商构陷入狱。她弟媳是个研究生,弟媳的导师是省政协委员,他把这个冤案捅到了当时的省政法委书记夏宝龙那里,湖州市中级法院才宣判夏树理姐弟三人无罪。2007年6月夏树理出狱后,就开控告制造冤狱的安吉县领导和开发商,但一直没有结果。那天她到我家来时,我发现她的一个信封里装的都是挂号信收据,就叫她拿出来给我看看。我一看,见有特快专递的收据有29张,普通挂号信的收据有68张。我说:“哇,你有这么多挂号信收据!”她笑笑说,这只是一小部分,家里还有一纸箱这样的收据。我看了看这97张(包括清单)挂号收据上所记载的日期,发现最早的是去年7月18日,最迟的是今年6月3日。也就是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时,夏树理和她丈夫李兴华向国家信访局、中央纪委、全国人大等国家机关和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等中共巨头至少寄出了97封信。我给她算了一下邮费:特快专递每封22元,29封共638元;普通挂号有8.2元的,有8.4元的,有11.2元的,平均算9元一封,要612元,加起来共1250元。
    
    我接待过数十位访民,每位访民都有一大包复印材料,这些材料都是寄给省、市和中央各级党委、政府、人大、政协、纪委、政法委及公检法司等国家机关的。在这些访民中。夏树理的访龄算是比较短的,她才上访才七八年,而大部访民有10年以上访龄,如天台的徐江姣有17年访龄,绍兴的丁银娟有16年访龄,而安吉的沈志华则有20年访龄。我曾听徐江姣说过,她的挂号信收据有一大包,被天台县信访局的人抢去弄丢了。如果按夏树理一年97封计算,徐江姣应该有1649封挂号信寄给中央了。按每封10元计算,她付出的邮费有16490元了。据统计,全国常年上访的访民约有50多万人,如果都象夏树理那样,仅邮费一项,国家每年可在这些访民那里获取6.25亿GDP。我想,国家为什么不给访民解决问题,非得让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上访呢?让访民创造GDP大概是原因之一。这是一种中国特有的“信访经济学”,我们的执政者实在太有才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1920113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再揭杭州经济适用房黑幕/吕耿松
·《我的自我辩护及法庭最后陈述》的纠错说明/吕耿松
·致海内外朋友和国际媒体的感谢信/吕耿松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吕耿松:贺新郎 感怀——狱中寄朱虞夫先生暨诸友
·陈涌贺:吕耿松失去自由一周年随想
·吕耿松和奥运/陈永和
·中共为什么要以“煽动罪”判吕耿松?/末代公民
·中国和解智库就吕耿松被判刑致浙江党政当局公开信
·安均评:吕耿松煽动了谁?
·吕耿松煽动了谁?/张鹤慈
·记中国民主党人的杰出代表-吕耿松先生
·民主英雄吕耿松告诉我们什么?/张三一言
·阿永:吕耿松即将开庭 弟弟妹妹都拿不到旁听证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抓了吕耿松究竟有利于谁?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就吕耿松被中共当局刑事拘捕事致世界奥委会和美国政府
·当局抓捕网络作家吕耿松,是中共在国内上演的一场“文字狱奥运”的开端/安均
·吕耿松:中国的“上访GDP” (图)
·吕耿松:浙江安吉县官商勾结制造冤狱,构陷人逍遥法外孰不可忍
·吕耿松:为民运人士网上征婚 (图)
·杭州吕耿松,刚出牢房又进大墙? (图)
·吕耿松突被传唤问及薄王事件 他抗议前单位拒绝他买房改房
·浙江异议人士陈树庆和吕耿松星期五分别遭杭州警方传唤
·吕耿松:朱虞夫案的撤诉与起诉
·吕耿松:短命的博客
·吕耿松:申请上级责令司法局履行职责——与西郊监狱打官司系列诉讼之四
·吕耿松:浙江省政府官员的强盗逻辑
·吕耿松在西郊监狱遭遇了“执法“,还是遭遇了抢劫?
·吕耿松:卡扎菲的死日与陈光诚的生日
·吕耿松:与西郊监狱打官司系列诉讼之二:起诉杭州市司法局
·陈树庆:吕耿松遭国保约谈警告
·吕耿松:与杭州西郊监狱打官司
·何永全被杭州警方带走后 仍无下落/吕耿松
·上海作家何永全到杭州探望吕耿松被国保带入派出所
·吕耿松:向杭州市西郊监狱索还被非法扣押财物的私人函
·吕耿松:狱中诗词
·与西郊监狱打官司系列诉讼之五:向司法部控告西郊监狱/吕耿松
·申请上级责令司法局履行职责——与西郊监狱打官司系列诉讼之四/吕耿松
·党法院“做鬼不大”——与西郊监狱打官司系列诉讼之三/吕耿松
·与杭州西郊监狱打官司/吕耿松
·向杭州监狱索还被非法扣押财物的私人函/吕耿松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