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酋午:“国际专制轴心”维持不了多久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5日 转载)
    
    新一期的美国《外交》杂志发表了《一个专制轴心正在崛起》(An Authoritarian Axis Rising)的文章,认为,近几个月来许多专制国家正在表现出相互抱团这种令人不安的趋势,这个群体目前包括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叙利亚、委内瑞拉和古巴等,文章称之为“国际专制轴心”。“国际专制轴心”这一用语其意思指的是,中俄两国合伙发起有伊朗、朝鲜、委内瑞拉、叙利亚和古巴等国参与的在国际事务中为维护某些国家的利益共同行动的协调机制。这些国家的政府普遍存在两种恐惧:一种是它们对民主和自由的明显恐惧;另一种是这些政权对美国和西方的实力及影响力的恐惧。现在“专制轴心”成员国越来越多的在外交政策上采取协调一致行动,如中国和俄罗斯投否决票,使联合国无法通过制止叙利亚政府杀戮本国人民的决议,中俄还一致反对加大对伊朗制裁力度等等。目前,这些〝专制轴心〞还加强了军事协调,这都给亚太、印度洋与太平洋、欧亚大陆以及全球都带来了非常明显的影响。
     (博讯 boxun.com)

    但应该指出的是,所谓“国际专制轴心”这一说法的表述并不准确,因为在这些国家中,有不同类型的国家,有多党民主选举的国家,比如,俄罗斯、委内瑞拉等,也有一党专政的国家,比如,中国、朝鲜、古巴等,还有政教合一的国家,比如,伊朗等。既然有不同类型国家,也有民主国家,怎么叫“国际专制轴心”呢?很显然,这一说法的表述不准确。不过,为了叙述方便,还是继续沿用这一说法为好。由于这些〝专制轴心〞国家没有真正的共同目标,不能形成真正的联盟,它们只是要求西方不要干涉他们的内政。这个〝专制轴心〞没有共同信仰,只是一个利益集团,很不牢固。所以,我个人认为,所谓的“国际专制轴心”它维持不了多久。
    
    “国际专制轴心”是中俄合伙发起的,中俄是核心,中国和俄罗斯只要合不到一块,轴心就会瓦解。也许我们从中国、俄国以及中俄关系三大角度去看,就能发现问题的根本。
    
    中国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只要中共在台上,它都需要一个国际专制协调机制。当然,它需要这样的国际协调机制主要是为了维护一党专政制度的稳定。比如,就叙利亚问题而言,本来,它属于阿拉伯世界,中国现在的发展还只是处于地区强国阶段,还没有能够成为世界强国,要成为世界强国,按目前的发展速度还要十五年左右,要成为世界超强还要三十年左右,所以,目前中国还没有能力与美国在周边之外的地区争夺势力范围,叙利亚到底是属于美国的势力范围还是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对中国来讲关系并不大。但由于中国属于专制国家,目前是一党专政的政权,而专制国家从1980年以来由于一阵阵民主浪潮的冲击,已经越来越少,现在全球的193个国家中,专制国家只有中国、 越南、老挝、马来西亚、文莱、 伊朗、叙利亚、约旦、黎巴嫩、沙特阿拉伯、巴林、卡塔尔、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曼、索马里、汤加、古巴、朝鲜等十九个,其他174个国家都已建立起民主制度。当今时代,民主已成为真正的世界潮流。现在叙利亚已经出现强大的民主运动,巴沙尔一党专政政权已经动摇,如果叙利亚再成为利比亚的话,专制国家就会减少,弄不好还会出现一大片专制国家跟着倒掉的可能性,这样,中国的专制政权在世界上就会更加孤立。中国实在是不愿意看到叙利亚一党专政政权的倒掉,所以,它需要有一个国际专制轴心这样的协调机制来共同发挥作用,以避免叙利亚等专制国家的倒掉,这是中国在共产党的一党之私。
    
    在中国只要一党专政制度不倒,中国都需要也会积极维护“国际专制轴心”, “国际专制轴心”的长久维持确实需要中国一党专制制度的长存,但是,从发展来看,中国的一党专政制度最多只能维持七八年了。从1978年以来,经过三十四年的改革开放,两级分化越来越严重,官员腐败越来越严重,官民冲突越来越加剧,这说明中国的改革开放已是穷途末路,中国社会需要转型,而这种民主化转型从现在算起七八年内就一定会开始了。正如我在《我国民主化转型的思考》(民主党通讯)中说的: “实行一党专政的国家其转型最迟是七十年左右,实行专制主义加市场经济的国家其转型最迟是四十年左右,我国中共一党专政已有六十三年了,在专制主义体制下进行市场化改革也已有三十四年了,过七八年就都是极限了。实行市场化的国家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往往都是实现工业化,工业化的发展往往是城市化,这两个过程基本上是统一的。工业化与城市化的结果是公民逐渐觉醒,公民力量逐渐壮大,民众中要自由和人权的人会越来越多,这是任何国家由专制向民主化转型所不可缺少的最基本的力量,这股力量不形成也出不了要“民主与自由”的街头运动。从我国的现状来看,这种人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呈几何数增长,七八年后这股力量将无敌于天下。从工业革命发生以来,不管是哪一个国家,在需要民主化转型的时候,民主自由的力量在一国的总人口中都没有形成多数,只是拥有一定人数,往往是占总人口的5%左右。这群人是民主化转型的中坚力量,但是光有这些人还是不够的,而历史显现出来的事实是,当一国有5%左右的人需要民主自由的时候,这个国家的各种危机就跟着发生,危机为民主化提供不满的人群,这就是民主化的支持力量,从英国工业革命发生以来还没有一个国家是例外的。从二战以来,世界发生重大的经济危机往往都是每十年左右发生一次,上上次是1997年,上次是2008年,再过七八年危机又会发生了,2008年的经济危机中国躲过了,北非没有躲过转型了,那么下一次的危机中国就躲不过了。这个危机将会为中国的民主化转型提供不满的人群,加上民主自由人士,就必然会形成掀翻专制巨轮的巨大海潮。”七八年后,中国民主化转型了,中国不再是一党专政的专制国家,它也就不需要维护“国际专制轴心”了,而国际专制轴心就能剩下俄罗斯一个国家维持了,维持得了吗?所以,从中国的角度看,“国际专制轴心”应该维持不了多久。
    
    俄罗斯是实行半总统制的民主国家,现在的俄美关系是“普梅”玩二人转造成的。虽然,称雄欧洲和亚洲从来就是俄国的野心,苏联时期,它也曾经是是世界的霸主之一。现在虽然一度衰落,但俄罗斯仍是拥有一千九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巨大国家,它的根基还在,现在人均国民总产值也已达一万多美元,虽然,离世界霸主还有距离,但从目前普梅二人的想法看,俄国有称雄世界的强烈愿望,所以,经常与美国争夺势力范围。本来美俄关系就紧张,比如,针对叙利亚问题,双方相持不下,俄罗斯不惜把自己的航母和舰艇驶入叙利亚,普京希望在俄美关系紧张的时候能拉拢一些国家抗衡美国,这就是普京需要〝国际专制轴心〞 的动机和目的。但普京的任期也只有六年,任期结束改选,如果选不上普京,下一任总统也许不需要与美国抗衡,这样,就会改变外交政策,〝国际专制轴心〞就会不复存在。本来,俄国现在还不是美国的对手,双方并不在一个能量级上,应该好好发展自己,过二三十年再来抗衡美国才会有实际意义。所以,从俄罗斯的角度上来看,〝国际专制轴心〞也不会长久维持。
    
    再者,我们从中俄关系看〝国际专制轴心〞,它也不会长久维持。从1978年以来,中国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目前,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面对崛起的中国,美国的全球战略已转变为重点遏制中国,美国重返亚洲的目的一是为了和平演变中国,二是为了全方位遏制中国的崛起。但其实,十五年后中美的对手局面才会开始显现,三十年之后中美两国才会是真正的对手,而在三十年内,中俄两国就已是真正的对手了,但中国与俄罗斯却由于目前的国际局势暂时走在一起。这样的中俄合伙拉起的与事与愿相违背的“国际专制轴心”是不牢靠的。从历史上看,俄罗斯是中国最凶残的敌人,从我国清朝掠夺了155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包括外东北、库页岛和新疆西部,通过武力侵略和外交欺骗,加上挟持外蒙独立,共使近330万平方公里土地脱离了中国怀抱。由此可见,对中国伤害最大恰恰就是俄罗斯这头北极熊。但中共为了维护一党专政的需要,在不平等条约的基础上,分别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纪初与俄罗斯签订了东部勘界条约和补充协议,把苏俄在东部侵占的我国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让与了俄国。这是不符合国家利益的,这样的“卖国行径”从长久来看是不好维持的。本来,中俄两国有领土纠纷和冲突,中国和俄国是近邻,一个强大的中国对俄来讲是威胁,同理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对中国来讲也是威胁。所以,从国家利益来看,中俄是不会真正友好的,目前的友好和伙伴是虚假的。从过去到现在,中俄都有称霸世界的野心,从长远来讲,中俄由于有争霸的需要是不会真正友好的。现在中俄双方都在不停地在发展自己,都想成为与美国并驾齐驱的世界超强,所以,不久中俄都会把对方视为对手的。中俄关系现在的一致是暂时的虚假的一致,这个暂时的虚假的一致不久必会被打破。如果虚假的友好关系被打破就没有“国际专制轴心”了。
    
    中国和俄罗斯在现阶段都只能属于区域性大国,但如果中国和俄罗斯联手面对美国,这也能使美国的全球战略一时陷入困境,所以,中俄联手这样做,就会使到美国更加防范中国,从而更会使中国的发展处于不利地位。目前美国推行人权外交,并要继续领导世界。在这两点上,都跟中国有冲突,第一点跟中国的现在的专制政权有冲突,第二点跟十五年以后的中国冲将显现。但目前中美之间的冲突,在政治上还主要是民主和专制的冲突,美国想改变中国专制,同时,遏制中国势力的扩大。改变中国的专制制度,从近期看对中共及其权贵不利,但从长远来看对中华民族有利,因为民主能带来公平正义、能缓解贫富两极分化清除腐败令中国持续发展和强大和能保障人权。其实,对中国维持专制制度,俄国是很高兴的,因为这个国家曾经是最强大的专制国家,它知道专制带来的强大最终都是不能持久的,所以,它希望中国维持专制制度,是因为一方面专制能令中国不会持续强大另一方面专制能令中美永远有分歧,这样就好利用中国牵制美国,以便完成俄罗斯的发展和强盛,这是俄国所怀的“鬼胎”,因此,俄罗斯与中国联手构建“国际专制轴心”是有其深意的,中国如不是从一党专政的利益考虑而是从国家利益考虑是不能与俄罗斯联手的。中国民众应该反对这种中俄构建的所谓的“国际专制轴心”才对!
    
    
    纵览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623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酋午:人权与中华仁政
·历史给予中国向现代文明转型的数次历史机会/郑酋午
·郑酋午:中华道统不容中断
·郑酋午:民主也是钱吗?
·郑酋午:政改,政改,目前能改吗?
·郑酋午:阎学通先生的想法是远离实际的幻想
·从印度选举看我国的政治未来/郑酋午
·我国具体民主形式采用的思考/郑酋午
·郑酋午:从印度选举看我国的政治未来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具体方式/郑酋午
·进步社会制度建设浅论:进步社会制度建设的必要性/郑酋午
·中国民主化的策略/郑酋午
·著名异议人士郑酋午的工作遭深圳国保破坏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Ithoughttheymightkillme’
  • ‘Ithoughttheymightkillme’
  •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 CambridgeForum911
  • 中共或採取化整為零的屠殺方式嚇退香港抗爭者
  •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 四从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 资本主义
  •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 一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利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 徐沛陳儀(1883-1950)與地下共產黨員
  • 金光鸿共匪开始诱捕我了
  • 陈泱潮提出中國【先民主化、後經濟改革之路】亦遭鄧小平否定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國對大陸有主權,目前沒有治權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2)
  • 谢选骏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群分类
  • 谢选骏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 张杰博闻邓朴方、刘源独服叶选宁叶选平去世与叶剑英家族红楼梦
  • 谢选骏美国喂肥了中共
  • 徐文立贺信彤一位中國大陸的國軍後人對海外藍營僑胞的幾句建言
  • 谢选骏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 陈泱潮10、《特權論》【官僚垄断特权阶级必然崛起的論斷】,被鄧
  • 万沐加拿大应打破经济社会的托拉斯体系
  • 谢选骏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 移民秘笈BIA上诉成功的案例分析
    论坛最新文章:
  • 港交所对伦交所的“世纪联姻”提议为何夭折?
  • 预防非洲猪瘟 中国禁止进口韩国猪及相关产品
  • 基里巴斯跟风 五天内中国挖走台湾两个邦交国
  • 全球气候日活动规模空前 联合国召开青年气候峰会
  • 从军售和外交看美国在两岸间扮演的强势角色
  • 马克龙基本恢复保镖丑闻与黄背心前的支持率
  • 黄背心第45场 巴黎两处森林首次禁止游行
  • 邦交又失一国 台湾责北京诱使基里巴斯转向
  • 国际特赦:港警以报复性武力和酷刑对付示威者
  • 反修例风波劝解警方护抗争者 港社工被拒入澳门
  • 黄背心运动没有太多影响到访巴黎游客
  • 因示威多并防黄背心 花都多个地点谢绝参观
  • 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去世
  • 美媒:北京曾扣一联邦快递机师 疑涉非法运弹药
  • 法称达成脱欧协议剩时不多 英重申恐无协脱欧
  • 纪念曼德拉 在罗本岛种下101棵树
  • 中国试图通过网络攻击和游说来影响澳国议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