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5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来源:杨恒均新浪博客 作者:杨恒均 (博讯 boxun.com)

    
    法大老师吴法天与四川电视台记者周燕微博约架,把网络上的观点之争搬到现实中,演变成拳脚相向。按说,两人网上争论、吵架,结仇了,微博约架,见面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原本没什么奇怪的,全国各地每天打架斗殴的个案大概不少于十万起吧,不过,这次约架不同之处是卷入了左右之争,围观者都是一群有点知识的人,双方又都还有点名气(这次约架后双方的名气肯定更大了),据说各有一群粉丝。
    
    观点不同,因争论不休而约架的事,世界各地都有。往前推几个世纪,西方人解决吵架与争端的常用办法就是相约决斗。最早是用剑,两人见面拔刀互插,后来发现还不够爽,于是就发明了用手枪对射。双方相约一个地点,见面了,互相鞠躬表示荣幸,然后抽出手枪,一、二、三,“啪啪”两声,血溅五步,争吵结束,干脆利落啊。不过,那是野蛮时代的做法,现在文明社会不认同约斗,法律也不允许私自决斗。理性的人类,尤其是有点知识的人,发现要“击倒”对手,文字比拳头更有力。近百年来,通过知识分子手下的文字传播的普适价值理念,几乎是所向披靡。
    
    是什么原因让中国的知识人放弃文字而回到人家几个世纪前的决斗时代?是什么让他们感到如此愤怒、无力而不得不赤膊上阵,斯文扫地?我想,首先是和客观的环境有关,尤其是意见表达平台分配的不公,以及存在普遍的对言论自由的打压。例如很多人对《环球时报》不满是冲着他拥有传播谬误的强大的平台,而我们却连博客上纠正他传播谬误的文字都要不时被删除。我早就告诉读者,如果给我一个相同的平台,我的读者不会比他们少,最终读者会做出正确的判断与选择。
    
    第二,和这些人对自己的理念的认识有关。他们大多对自己所选择的价值理念没有多深的认识,也就没有多少信心。有些人知道自己反对什么,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左派们攻击别人是汉奸卖国贼,却连爱国与爱政府都分不清,他们甚至对压制低层的体制颂扬有加;右派呢,以为反对专制反对集权就是民主,难怪动不动就滑向用专制的办法去追求民主的错误轨道,客观上损害了自己的追求;第三,和网络尤其是微博有关,大家变得浮躁,都想用140个字来说服与征服他人,都想出快名,没有几个人会沉下心来耐心解释自己的理念,说服大家。互联网不同程度地为左右各派提供了一定的意见表达与理念传播的平台,可在这个平台上,左派和右派的语言都贫乏到只能用口水与拳头来代替。
    
    当然我这是往好里说,相约打架的,并不一定都是为理念而战,也有意气用事,或者天性喜欢抬杠,更不排除有人故意炒作。看看互联网历史就不难明白,过去十几年凡是在网络上出名的,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靠某种炒作,男的骂骂名人,女的脱脱衣服,意见领袖来几句出位的言论,大多数“名人”是靠搞好和某个媒体的关系,有事无事炒作一番。你说现在有几个知识人是靠自己的学术与作品出名的?要想出名,干一架,或者设计几个风头出出。不过,这不能怪他们,网民也好这口。尤其是有了微博,我眼睁睁地看到大批大批的网民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口水仗上。
    
    在我看来,无论你是左派还是右派,或者你什么派也不是,只想借用网络表达意见,展示自己的理念,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言论(例如写作)或行动(例如深入大众,或者帮助需要的人士去维护他们的权利)彰显、推广你的理念。我能理解一些网络名人很想去说服那些不赞同自己观点的对手,但有些人能够说服,有些人无法说服啊,你为啥一定要争出个结果?你什么时候靠争吵说服过对手?学术与思想界,争鸣比争吵更重要。
    
    西方人过去用剑与手枪约架,现在人家文明了,最激烈的“约架”,也是最文明的“约架”就是西方的总统候选人之间的辩论,那不但是观点之争,更是利益与政权之争。在中国,这种层级的“约架”一般是靠大炮和地雷来决定的。我们大家不妨看一下人家是如何“约架”的:首先,有一个双方都遵守的规则,相同的平台;其次,大家用相同的时间把自己的观点说清楚;再次,保持不要越过一些道德与行为规则的底线(例如进行人身攻击)。
    
    西方总统候选人之间的辩论总是显得非常理智、温文尔雅,当然,让他们保持理智与温和的关键还在于:他们其实谁都不想说服对手,他们的听众是围观者,他们的观众是旁观者。对他们做出评判的不是对手,而是全国民众。如果他们眼中只有站在旁边的对手,倒不如上去抽他两耳刮子,踢他两脚,不行的话,一刀捅死他。要不,搞暗杀也比搞辩论更行之有效。
    
    总统候选人很清楚,他们要说服的是广大的观众与听众,是全国民众。其实,中国这些所谓的左派、右派,以及传播自己观念的各色人马,又何尝不应该把传播与说服的对象定为更广大的读者?你的理念与观点是否正确,是否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是否是各方都能接受的普遍价值,应该由大众来决定,不是你,更不是你的对手可以决定的。你应该跳出自己与对手的那个小圈子。
    
    整天同对手打口水仗,不但无法表明自己的观点,有时甚至为了压过对方的观点而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不惜扭曲自己的观点来攻击对方,结果弄得自己面目全非。我看到不少左派和右派都在这种争论中失去了自己的理念。我亲眼看到一些以追求民主、自由、法治,拥抱宽容的朋友在同对手的争论中变得暴躁不安,甚至口出狂言,弄得活脱脱一个暴君似的。例如,一些人动不动就要置“五毛”于死地,可是,你想没想过,如果他不是“五毛”,只是借用网络表达自己的意见呢,只是这意见刚好和你的相反,你就口出恶言,声称要灭了人家?你追求的言论自由难道不包括左派以及反对你的那些人的自由?你让旁观者如何追随你?当然,也许那些批评你的人真是“五毛”吧,那么,你要置他于死地,那他的主子——比你强大好多倍,手里不但有笔杆子,还有枪杆子的强权,是不是也早就应该置你于死地了?
    
    我承认,在当今环境与氛围下,要想冲破重重阻扰宣扬普世价值而又不失谦恭与包容的心态,把手段与目的置于同等重要的地位,实在不容易,需要百折不挠的信心与恒心。我自己也经历了一个过程。网络上攻击与辱骂我的人不在少数,严重的时候,仅仅一个网站就有几十个专门建立起来针对我的博客,批评我还无所谓,有时看到一些年轻人一上来就辱骂家人,心里实在不是滋味。有时真忍不住想对骂几句,甚至想请朋友帮忙查到留言者的地址,重操旧业,给他和他的家人一点真正的颜色,但我每次都会为有这种违背自己价值理念的想法感到羞耻。后来我决定不看一些让人难受的留言,只看针对文章观点的那些评论与批评。久而久之,心态也就平和了。
    
    结果怎么样?我可以告诉大家,2007年到2009年在博客留言里批评与攻击我最严重的十位网友(所谓严重,就是至少留言过几百次以上,批评与攻击我的数量与质量都排在前十位的),目前为止已经至少有六位亲自写信向我道歉,他们说,一直看我的博文,终于理解了我,也接受了我的部分观点。
    
    设想一下,如果我当初不那么克制,只要开口回骂一句,不但把我降到他们当初的水准,可能引起一场口水大战,而且,他们可能永远不会走到今天接受我理念的这一步吧。而让那些反对我们的人,认真看完我们的文章,最终接受我们的部分观点,难道不是传播理念的人可以达到的最高境界?
    
    不理智的吵架与打架显然都无法达到这种境界。当今中国无奇不有,但所有发生的怪现状,要就是在世界其他国家出现过,要就是可以在几千年历史上(例如秦朝)找到,问题主要出现在我们失去了价值理念,也就失去了判断这些怪现状的标准,社会也就显得异常混乱。作为一名有社会担当的知识分子,能够为传播正确的理念,凝聚共识做出一些贡献,善莫大焉。写作者能做的,当然是文字,不是口水与拳头。作为一名写作人,我坚信,要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口水与拳头说服对手。
    
    杨恒均 2012年7月10日
    
    本文来源:杨恒均新浪博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1919716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评薄熙来的“直言”/杨恒均
·杨恒均人生十论:制度救国,信仰救人
·杨恒均父亲节谈孝: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杨恒均
·宽容与谦卑是民主的重要特性/杨恒均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杨恒均
·解读习近平访美时的三句话/杨恒均
·杨恒均解读习近平访美三句话
·杨恒均不说民主了,我们自己说!
·刘兵:笑蜀为何读不懂杨恒均?
·杨恒均: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杨恒均
·杨恒均:多一点“公知”,中国更有希望
·杨恒均: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杨恒均为什么批于丹?
·陈行之:听杨恒均说于丹
·杨恒均: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张成觉:杨恒均是民主小贩、党校教员?还是中南海智囊?
·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图)
·杨恒均点评两会发言:《朱德的扁担》不能删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著名作家杨恒均微博、博客被关闭 名字成禁止词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杨恒均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促中国准澳外交官见杨恒均
·杨恒均指自己并非失踪 冯正虎获释
·杨恒均突再发声 重获自由仍受质疑
·失踪网络作家杨恒均可能将恢复自由
·杨恒均出来了,说“病”了一场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洲交涉 民主小贩疑遭警绑架
·德国之声:澳籍作家杨恒均广州失踪
·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均在中国失踪/美国之音
·BBC: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中国广州失踪引关注 (图)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大利亚外交部介入找人
·杨恒均傍晚广州在白云机场失踪
·"走遍中国"之:异地做官不能防止腐败/杨恒均
·李悔之:宣扬民主,为杨恒均作一回“义工”
·欢迎“民主小贩”杨恒均的新书《家国天下》(图)
·杨恒均和广州保安的新闻失实
·张辉:我所认识的杨恒均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李剑芒:也说说杨恒均那点事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