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菲律宾越南为何积极反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07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2年7月5日,报载“菲律宾总统府发言人用中文警告中国‘小心一点’”:“小心一点。”菲律宾总统府发言人陈显达4日用中文向中国发出警告。菲律宾“ABS-CBN”新闻网将发言人炫耀“普通话”的原因归为“他多少有点儿中国血统”。陈显达说中文的效果显然不只限于炫耀,当天,《总统府告诉中国“小心一点”》成为GMA新闻网、《太阳星报》等诸多菲律宾媒体的报道标题。 (博讯 boxun.com)

    
    4日,菲总统府马拉坎南宫召开一场例行新闻发布会。“ABS-CBN”新闻网称,会上有记者向总统府发言人陈显达提问:“阿基诺三世说可能要求美国派侦察机巡查南海,此后中国官方媒体发表评论文章,指责菲律宾蓄意挑衅,对此您怎么看?”陈显达答道:“我想我会对中国说,‘小心一点’。”GMA新闻网称,陈显达是要警告中国在发表南海有关声明时谨慎一些。为菲律宾媒体津津乐道的是,“小心一点”四个字,陈显达说的是“普通话”。
    
    当有人问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敦促“有关国家多做对地区和平稳定有利的事情”,菲律宾对此如何回应?陈显达又操着普通话说“当然”。陈显达称,正如阿基诺总统所言,“你无法想象菲律宾成为一个侵略国家”。
    
    陈显达就“邀美国战机巡查南海”一事倒是表态谨慎,他说,这不是挑衅声明,菲方不打算升级南海紧张局势。《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4日称,另一名总统府发言人卡兰则一改前日论调,称要求美国派遣侦察机“会被认真考虑”,菲律宾只是行使“主权权利”,让美国帮忙监控航道。
    
    3日舆论沸腾之时,正是卡兰替总统出面澄清说,阿基诺是在回答路透社提出的特定问题时,才发表了“美国侦察机监视菲领土”的言论。据卡兰说,路透社记者的问题是:菲律宾是否会同意美国侦察机飞越菲律宾领空?菲律宾政府是否已经同意过美国侦察机飞越领空以监视菲领土?阿基诺回答说,这是增强菲律宾监视领土能力的“选择之一”。卡兰3日强调,监视菲领土的主要责任由菲律宾政府承担。
    
    《菲律宾星报》4日援引菲律宾前武装部队总参谋长毕亚松的话说,他支持“美国在南海部署侦察机”,因为这符合菲美之间的盟国协定。毕亚松叫嚣道:“中国生气又怎么样?它能做什么?”毕亚松敦促菲政府立即派船舰回到黄岩岛海域,如果需要,“可以把海军军舰也派去”。
    
    同时,菲律宾国内不乏针对美军“协防”南海的反对声音。《环球时报》记者4日就看到,被称作“激进组织”的菲“新爱国联盟”在马尼拉的美国使馆门前游行,喊口号反对美军介入南海。《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援引该组织秘书长雷耶斯的话说,美军在菲集结无助于和平解决南海争端,他警告说,那可能促发南海“军备竞赛”,中国可能派更多船只到争议地区,外交部该看清形势,美国根本没有调停的意愿,“他们想做的是控制”。
    
    ……
    
    对于上述报道,许多中国网民的反应是:太嚣张了。这不是故意刺激中国么?
    
    这倒是的。菲律宾在于中国的领海争端上,近来好像特别积极,仅次于于中国数度开战的“兄弟国家”越南了。
    
    这整个是为什么呢?
    
    我想,这不仅仅是菲律宾总统府发言人陈显达有中国血统的问题,而且是菲律宾总统阿基诺有中国血统的问题。
    
    有中国血统的外国领袖不是应该较为亲华吗?
    
    不是。情况恰恰相反。
    
    有中国血统的外国领袖一般比较更为反华。
    
    不仅有中国血统的外国领袖一般比较更为反华,有中国血统的外国民众一般也比较更为反华。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越南,数度与中国这以前的父亲、现在的兄弟,展开血腥厮杀,在二十世纪的近邻中,仅次于日本对中国的危害。
    
    而日本之所以对中国穷凶极恶,也是因为日本有大量中国血统,外加受到中国长期熏陶,甚至至今使用汉字体系。
    
    这个“越是有中国血统的就越是反华”的现象,其实也不是孤立的。
    
    正如谢选骏在《二十世纪的政治骗局》一书里所揭示的:
    
    毛泽东及其兄弟,就是从“放印子钱”的高利贷业者,摇身一变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整个是卜迦丘《十日谈》里的“圣·夏泼赖托”的复制本。公证人夏泼莱托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杀人越货,亵渎神圣,可谓无恶不作,本该落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可是诡计多端、巧舌如簧的他,在举行临终忏悔时痛哭流涕地忏悔了两件微不足道的过失,不仅骗得了临终忏悔的修士的信任,而且被教会奉为圣者,成为“圣·夏泼莱托”。教堂为他建了神龛,男女老幼前来祈求消灾赐福。一场狂热的迷信活动完全建立在欺骗的基础上。
    
    这正如神学生斯大林集体灭绝神职人员阶层,小富农毛泽东集体灭绝地主富农阶层,留法学生波尔布特集体灭绝亲西方势力——他们的这种“人格异化”,对他们的生存其实是必要的:一方面是要证明自己不是“吸血鬼”,二方面却是吸血鬼特性的集中发作。一个纯朴信徒或是一个“非犹太人”或是一个贫下中农或是“没有受过西方教育的人”,反而不会像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他们那么穷凶极恶的。
    
    实际上,斯大林是用最坏的神职人员的方式在灭绝神职人员,希特勒是用最坏的犹太人的方式在灭绝犹太种族,毛泽东是在用最坏的地主富农的方式在灭绝地主富农,波尔布特是在用最坏的西方真理在灭绝亲西方势力——以便让斯大林自己成为超级神职人员、希特勒自己成为超级犹太财阀、毛泽东自己成为超级地富分子、波尔布特自己成为超级走狗。斯大林经营苏共的手段,因此黑过了教皇经营教会;希特勒经营集中营的手段,因此黑过了犹太人经营交易所;毛泽东经营地产的手段,因此黑过了任何一个恶霸地主;波尔布特经营动物庄园的手段,超过了马克思恩格斯。
    
    谈到波尔布特,有个事情也不该忽略:波尔布特和马恩列斯毛一样,也是剥削阶级出身的。他小时候,他的表姐娘美就被地方政府推荐进了王家舞蹈团,后来被西哈努克的祖父莫尼旺相中,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莫尼旺登基后,娘美主理后宫,掌管女眷。有了这层裙带关系,波尔布特的哥哥络松也在王室谋了一个小事,后来波尔布特的姐姐沙良也被召进了宫,而且成为莫尼旺的爱妃,1941年莫尼旺国王死的时候,沙良就伺候在他的身边。后来她回到家乡,改嫁给一个警察。波尔布特非常害怕暴露这层社会关系,只愿说他是农民的儿子。但事实上,1935年波尔布特十岁的时候就钻到了金边,先在与王室关系密切的波东华戴寺当小和尚。1936至1942年间,他在金边一间天主教教会小学读书,与乔森潘的弟弟乔成金是同学。据乔成金回忆,波尔布特成绩很差,初中毕业后没有进得西索瓦大学预科,而只能去一间法国人办的技工学校学木匠,幸亏在这间蹩脚学校毕业时名列前茅,于是也得到政府的奖学金去法国留学。据《中国和红色高棉》一书中透露,十五岁前的波尔布特还被人当做小孩子,可以随便出入王宫去看他的姐姐和表姐,后来他成了名,住在巴黎的两个老王妃还记得他:柬埔寨王室十分淫乱,莫尼旺国王有上百个妃子,后宫女子很寂寞也很放肆,见到穿校服的“小波尔布特”来了,就取笑他,还解开他的裤子,抚弄他的生殖器,直到他大叫“受不了啊”……这种可耻的经历,是不是对他后来成为一个共产主义的屠夫,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呢?
    
    显然,个人生活史不可能对“革命领袖”们的政治没有影响。BBC拍摄的《少年希特勒》片子指出,“希特勒《我的奋斗》一书,充满个人历史的含义”:在少年希特勒迷恋上日耳曼英雄故事和中学的历史课程之前,他曾经深深地迷恋过美国的西部故事!这些血腥故事描写白人种族主义分子在美洲如何猎杀印第安人,结果深深嵌入了少年希特勒的内心,后来他在《我的奋斗》中所阐述的“向东欧殖民扩张”,实际上正是以“向美国西部殖民扩张”为蓝本的,尽管它打着“继承日耳曼条顿骑士团历史扩张”的幌子。实际上,历史上的日耳曼东扩并没有大举灭犹,也没有隔离和奴役斯拉夫人。这使我想起了毛泽东的“土改”、“集体化”、“人民公社”、“统购统销”──毛泽东在1950年代的秘密讲话中就曾经宣称,中国没有海外殖民地,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要实现工业化,必须牺牲农民,必须压低农民的生活标准,把中国农民当作殖民地人民来剥削、压榨,从中获得必要的工业资本。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几千万中国农民遭到灭绝,受到了美洲印第安人、德国犹太人、苏联东欧人一样的“待遇”。可以说,这是中国学习纳粹、纳粹学习英国殖民者的“历史的经验”。
    
    作为二十世纪革命灾难的头号元凶,卡尔·马克思提出了“阶级斗争”学说,但本书即将揭示的事实表明:“阶级斗争”、“种族斗争”这些学说,就和古代中国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以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一样,都是极为表面化的标签,作为社会分析的依据都是极为脆弱的。例如根据我们了解的事实,是剥削阶级在带领无产阶级杀害剥削阶级,以便让自己获利;是犹太人在带领德国人杀害犹太人,以便让自己获利:在这里,起作用的不是“阶级”和“种族”等金字招牌,而是个人的物欲和野心。这就好像在战争中,对立的人带着自己的鹰犬、战马、骆驼、大象,彼此厮杀──这里发生的不是什么“阶级斗争”、“种族斗争”,不是什么“物以类聚”以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是相反的东西!──人与人厮杀,鹰犬与鹰犬厮杀、战马与战马厮杀、骆驼与骆驼厮杀、大象与大象厮杀:阶级彼此厮,种族彼此厮杀──为的是让那个僭主出世,让尘土浮现一个光环。在这里,无产阶级不过是充当了剥削阶级如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人的鹰犬、战马、骆驼、大象,德国人民不过是充当了犹太人例如我们下面要谈到的希特勒、海德里希、艾希曼等人的鹰犬、战马、骆驼、大象。而所谓苏德战争、“伟大的卫国战争”,就是一场典型的人与人厮杀,鹰犬与鹰犬厮杀、战马与战马厮杀、坦克与坦克厮杀。
    
    约瑟夫·戈培尔临终前谈到德国人民的时候鄙夷地说:“我一点儿都不怜悯他们!我再说一遍,我一点儿都不怜悯他们!德国人选择了他们的命运。这可能会让一些人吃惊。但不要骗你自己,我们没有强迫德国人,是他们给了我们统治的权力,现在,他们的小喉咙要被割断了。”他还说:“让孩子同我们一起离开人世,本身就是对他们最大的爱。我们认为,今后的德国不配我们优秀的孩子为它生存……”
    
    这就是二十世纪的僭主政治。
    
    在这种政治之下,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人敢于反抗。1931年,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权勒令全国1200位大学教授宣誓效忠,仅有12人拒绝,并为此失去工作。其余皆为保住教职而屈从。“也许这1188人是对的,”有一个意大利人评论说,“但那12个人挽救了其大学、乃至我们国家的荣誉。这就是为什么你必须说不,即便这样做毫无益处。因为有朝一日,你可以说,你说过不。”十二君子仅仅是大学教授集体的百分之一,在全体意大利人中的比例更微不足道,但他们事后足以为集体耻感提供一个排遣的通道,虽不至完全脱罪,亦可让失序的心理找回某种平衡。如果一个集体找不到可引为代表的英雄,帮他们卸去颈上的重轭,让他们有理由说出:“我们也曾反抗过,”那么这个集体终将不能自如地面对过去。这就是抵抗者的价值,文天祥式的“知其不可而为之”的价值之所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901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新一轮“反华大合唱” /林保华
·庭榕:明朝的安南之战和越南的反华传统
·反华?反共?反法西斯/杨梦笔
·颜昌海:中国如何应对全世界的“反华势力”?
·日本反华中国装聋作哑 熊猫死亡赔偿成要闻/陈维健
·“反华反共”论/ 林保华
·我耳膜里早已听起厚茧了:凡批评中共,皆被斥反华
·严家伟:凡批评中共,皆被斥反华
·谴责俄罗斯官僚玩弄“反华”情绪/张朝阳
·不"反华"那还是人吗?/艾未未
·艾未未:不“反华”那还是人吗?
·赵静芝:警惕打“爱国”旗的海外反华势力
·中国质检局长指出须警惕西方反华势力
·西藏的问号:宁舔反华太郎腚 不恭中华寿星脸/亚笛多星
·实事求是:魏京生先生是反共不反华的/高洪明
·中共所谓的西方反华势力到底反对中国什么
·廖祖笙:如何消解“反华”危机和奥运隐患?
·西方真的反华了吗?/拔剑白云天
·反共并非“反华”/廖双元
·中方要求英方停止 纵容藏独反华势力
·中方就菲将发生反华游行发紧急通知
·习近平:望土耳其继续阻止东突反华分裂活动
·艾未未旧文重读:不反华那还是人吗? (图)
·猥琐肥汉何艺术艾裸裸定为被反华势力灌水
·中国指“中国人权”是反华组织
·社评:必须警惕越南国内的反华活动 (图)
·陈果仁被杀29年 被谴责反华广告暴增 (图)
·禁报“独立候选人” 中央定性是“国外反华势力”操纵
·大陆媒体访石原慎太郎:反共不反华(图)
·大陆网站勇猛,刊登“中国如何应对“反华势力”?”
·公安部长孟建柱:网络成反华势力主要手段
·上纲到境外反华高度:四媒体报导财富分配不均被整肃
·现在的问题是不少华人过于聪明而成了反华势力的帮凶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