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一人一票制度导致国家破产?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23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人一票制度(one person, one vote)是当代民主的普遍形式,是人人叫好的东西,即使法西斯和共产党,也都在口头上假装支持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 (博讯 boxun.com)

    
    但是,这么好的一人一票制度却是导致现代国家财政破产的最大杠杆。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福利制度”在一人一票选举和国家财政破产之间,发挥了关键的中介作用。
    
    简单地说:一人一票制度导致福利国家,福利国家则导致财政破产。
    
    
    一、现代民主制国家类似股份制国家
    
    有一种说法认为,现代民主制国家是一种“股份制国家”,选票代表了“国家的股份”,选民因此成为国家的股东。例如,美国的整个制度设计,就非常类似股份有限公司。在这样的国家中,在野党、反对党以国家股东的代言人身份,扮演了重要的决策调节器的作用。
    
    简单回顾一下“股份制国家”的历史。
    
    十六世纪,英国人打败了西班牙,迈开全球扩张的步伐,但英国的民族国家还不够发达,在十七世纪英国革命以前,其发展还要受制于王权。而荷兰东印度公司则是民族国家之子,国会是其监护人,国家利益与股东利益一致,是国家主义而非王权主义引导了它的贸易。
    
    起初,荷兰东印度公司没有分红,而是按赢利情况来分配货物给股东。后来有人要求变现股权,便将股票予以出售,逐渐形成了自发的交易方式。到了1608年,股票交易的合法性被确认,在阿姆斯特丹出现了世界上第一家证券交易所。人们将自由贸易的理想,寄托在东印度公司的股票上,同时,也将政治自由的选择,与股票逐渐合一。从十七世纪初到十七世纪末,炒股成了荷兰自由人的日常生活,钱多者买股票,钱少者买期货,机会像太阳一样,在交易所里,每天升起又降落。行走在十七世纪的阿姆斯特丹大街小巷,你会发现,十七世纪的荷兰人,不光是民族国家的公民,还是东印度公司的股民,他们以对股票的希望,推动着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海外扩张,也推动着民主自由。因为这一公司制度对于选举制度的潜移默化,影响了现代民主国家的发展。
    
    但是,进入二十一世界以来,这个制度设计似乎出现了问题,其弊端已经不容忽视,例如,最危险的一个情况,就是民主国家的财政纷纷告急,进入频临破产的边缘。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
    
    股份制国家的民主制度是否已经过时了呢?
    
    不是的。
    
    “民主国家的财政纷纷告急,进入频临破产的边缘”这一情况的发生,恰恰是由于民主国家背离了“股份制国家”的本质,而走上了一条“权利脱离义务”的绝路。
    
    怎么说呢?
    
    本来,股权原理和政权原理是一致的:股东按照股份数量来投票决定公司事务,选民按照纳税多少来投票决定国家事务。纳税少的,对国务的发言权应该少于纳税多的,而不纳税的发言权就应该更少:这就是“权利符合义务”,反之就是“权利脱离义务”。一个社会,“权利符合义务”就会健康;“权利脱离义务”就会生病。这是显而易见的。
    
    但一人一票制度违反了“股权原理和政权原理的一致”,用人数而不是股数来决定公司与国家的事务,这就违反了经济规律,不仅造成财政危机,而且必将导致政治危机,最终还将导致社会危机。
    
    
    二、限制选举权符合股权制度
    
    “普选”一词用以描述投票权不受族裔、性别、信仰或社会地位所限制。选举权一般不会扩及选区内全体公民或居民,通常以国籍与年龄作区分,偶尔也以精神状况及被判有罪与否而定。
    
    作为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之一,选举权是公民选举国家代表机关的代表与其他公职人员的权利。被选举权则是公民被选任为国家代表机关的代表或其他公职人员的权利。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通常由一国宪法、法律规定并受到保护。
    
    公民取得选举权,除必须具备一定国籍和达到一年龄外,许多国家在历史上或至今还规定了一些其他条件,主要有:
    
    1、财产资格的限制。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民主国家选举法中都有财产资格的规定。战后,多数国家陆续废除了这一规定,但有些国家仍有变相的财产资格限制,如规定无偿还能力的破产者、被济贫院收容者没有选举权等。
    
    2、性别的限制。二十世纪以前,各国妇女普遍没有选举权。也同样是经过了世界大战,英国于1918年给三十岁以上的妇女以选举权;美国于1920年才赋予男女同等选举权;日本国于1945年,法国于1946年,瑞士于1971年,妇女才取得选举权。有些阿拉伯国家妇女至今连名义上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都没有。
    
    3、居住期限的限制。许多国家都规定,选民必须在他的选区或某一地区住满一定期限后才能获得选举权。这种居住期限的要求,短则一个月(如澳大利亚、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长则五年以上(如挪威),一般为一个月至一年。美国多数州规定必须在该州居住一年以上才有选举权,有些州规定两年以上。
    
    4、教育资格的限制。有些国家规定只有具备一定文化程度的人才有选举权。如1960年代中期以前,美国有二十二个州规定选民在登记时要参加“文化测验”,证明是否具备用英语阅读或书写的能力。
    
    5、职业的限制。如有些国家为防止军人干政,规定现役军人无选举权。此外,一般国家都规定精神病患者、被剥夺政治权利者不享有选举权。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普遍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中国的现役军人和其他选民一样依法享有选举权,只有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除外。……但实际上,没有共产党组织的同意和策划,这一切都是一纸空文。
    
    被选举权与选举权有所不同。许多学者认为被选举权只是一种资格而非一种权利。在实际上,各国一般对候选人的资格设有比选民资格更为严格的限制。如美国公民年满十八岁,符合居住条件一个月至两年者就有选举权,而众议员候选人的资格是年满二十五岁,作为美国公民已满七年,当选时是选出州的居民;参议员候选人的资格是年满三十岁,作为美国公民已满 九年,当选时是选出州的居民;美国总统候选人的资格是出生在美国,年满三十五并居住美国十四年以上的公民。日本年满二十岁以上的国民有选举权,而众议员候选人须年满二十五岁以上,参议员候选人须年满三十岁以上,归化人及其子女无当选国会议员资格。多数国家规定,选举官员、现役军人、司法官员等不得在其执行职务的区域内竞选。许多国家在提名议员候选人时,还实行选举保证金制度,即要求每个议员候选人在选举前须交纳一笔巨额保证金作为参加竞选的条件,因而使更多的人不能享有被选举权。多党民主国家的候选人的提名权,也往往被政党所垄断,普通选民很难行使这种权利,即使获得提名,如果没有政党作为后台,也很难获得大量选民的支持。而一党独裁或“多党合作”国家,则干脆剥夺了非党人士的选举和被选举权利。
    
    限制选举权符合股权制度,但限制越多的,说明其统治基础越小。但讽刺的是,统治基础越小的,其行政效率往往越高。
    
    
    三、扩大选举权导致福利国家
    
    早在1835年,法国政治思想家阿列克西·德·托克维尔就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要想讨论美国的政治制度,总得从人民主权学说开始。”所谓人民主权,被他理解成每个公民皆充分享有平等的选举权。正如美国史学家爱德蒙·S·摩根所言:“通过选举,人民主权的神话才可能真正成为现实……因为至少从理论上而言,选举能够表明政府是人民意志的延伸。”
    
    那么,谁应该享有选举权呢?它有什么特殊的功能?
    这些功能的又体现在怎样的政治文化传统?美国人又如何看待这些传统?
    
    美国选举权的财产资格源自英国的传统,即根据一个人的经济贡献来衡量其政治能力。而殖民地居民之所以接受和认可这种资格,是因为他们相信一个社会的公共福利是单一的、整体的,而有产者远较无产者负责,具有理性、智慧和独立,较能作出更为负责的政治抉择,从而更好地维护公共福利。
    
    但是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成千上万的复员军人发现自己不惜牺牲生命保护了国家,到头来却没有投票权,因此要求扩大选举权范围。例如,英国彻底取消了下议院选举权的财产限制,规定但凡年满二十一周岁的成年男性以及年满三十周岁的成年女性,均有下议院的选举权。经过这次改革,英国符合选举条件的选民人数从七百七十万左右一跃变成两千一百万左右,并在1918年举行了真正意义的普选。不过这次的改革法案中对女性选民的年龄限制高过男性,因此还被认为仍不公平,因为女性同样在战争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而这一要求直到1928年改革法案才得以满足。
    
    那时,英国选举中还存在着违背当代一人一票(one person, one vote)准则的情况:有将近 7%的选民拥有复数选票,比如拥有复数物业的人有权在其物业所在选区以及自己所居住选区都进行投票,而1918年改革法案并没有对这一情况进行改善,这一状况直到1948年改革法案才予以改善。
    
    我注意到,普选或一人一票制度的成熟,与福利国家几乎是同步出现的。
    
    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是指以社会政策和经济政策以增进国民福利为主要方向的国家。
    
    十九世纪德国俾斯麦的社会保险体系,北欧国家的自治与互助福利体系,还算不上真正的福利国家,真正的福利国家是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形成的,十分明显是一种战争动员的工具。
    
    尤其是1930年代的大萧条,促使许多国家选择了福利国家的道路,为穷人提供了“从摇篮到坟墓”的服务,被认为是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中间路线。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许多国家开始为居民提供部分或全面的社会服务体系。现代福利国家从提供现金福利(养老金、失业补助)扩大到其他方面(卫生保障、婴幼儿保障)等,通过这些福利,福利国家已经影响了它们公民的消费和休闲的习惯,甚至改变了他们的世界观。
    
    
    四、福利国家导致国家破产
    
    在一个具有义务兵役制的国家里,尤其是处在战争状态的国家里,一人一票制度应运而生了。
    
    但是,当这个国家废除了义务兵役制而改行募兵制度,甚至当这个国家奉行了和平宪法而不再打仗的时候,一人一票制度就只有“福利分享”的功能而不再具有“战争动员”的功能了。这样一来,一人一票制度就逐渐丧失了它的义务而仅仅剩下其权利了,原先的奉献精神让位给了消费主义了:国家必须给国民发钱,而国民却不必为国家捐躯。
    
    这样一来,一人一票制度就会失去“义务兵役制的补偿”作用,奉行一人一票制度的社会就会从战争机器变为福利国家,这样的国家就会从帝国主义的掠夺者变为和平主义的消费者,国家财政就会先从盈余走向赤字,然后从经常性赤字走向必不可免的财政破产。所以我说:一人一票制度导致福利国家,福利国家则导致财政破产。
    
    当然,正因为法西斯和共产党仅仅是在口头上支持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因此法西斯和共产党都不会发生国家财政的破产问题,因为它们本质上都不是股份制国家,民众不是国家的股东,因此也没有真正的选民。
    
    
    五、问题的解决方案
    
    怎么解决“一人一票制度导致福利国家,福利国家则导致财政破产”这一问题呢?
    
    1、从人性上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2、从制度上说,权利的扩大容易,权利的缩小困难。
    
    3、从历史上看,一切文明的衰落,其导火线都是“成功导致的骄奢淫逸”,是“生产和消费的失衡”,是“税收和支出的入不敷出”,是“政府和家庭的财政破产”。
    
    从上述三点来看,“一人一票制度导致福利国家,福利国家导致财政破产”的走向,是“文明衰落”的体现;这是一条历史的弧线,其本身是“并不自由的自由落体”。如果把它作为一个问题而要解决它,惟有增加其阻力。那或是“委托某种形式的贵族制度”,这就是罗马共和国能够统一希腊城邦的秘诀:有限公民权。或是“奉行某种限制消费的政策”,这就是秦国能够征服关东六国的关键所在:除了耕战,一概从简。
    
    话说回来,在我看来,一人一票还是几人一票,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民主,哪怕只有贵族民主、资产阶级民主,也比没有民主、实行独裁统治和寡头统治,更有效率。举个例子,罗马帝国当年就是依靠“逐步扩大罗马公民权”的措施,凭借其军团和法律,稳定征服了地中海地区。
    
    2012年5月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905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贪官裸官是中国民主力量的后备队
·镰刀与锤子:阉割与乱伦、复仇与死亡/谢选骏
·谢选骏:纠正“六四”需要一位真正的君主
·谢选骏:六四悼歌
·谢选骏:解读维权律师陈光诚来美事件
·谢选骏:中国人,到法国、瑞士、瑞典、英国、加拿大等驻华使领馆去!
·谢选骏:欧洲议会能完成天主教会的未竟之业吗
·谢选骏:中国的男人什么时候不再缠足?
·谢选骏:这颗星球容不下陈光诚
·谢选骏:中国的“蔚蓝色”与门罗主义
·谢选骏:赵翼误判了刘邦集团的性质
·谢选骏:“多中央”造成的共振将日益剧烈
·解读薄熙来事件:中国出现了三个中共中央/谢选骏
·谢选骏:“巴菲特税”只是一个宣传噱头
·谢选骏:中共将在建国70周年(2019年)后灭亡
·谢选骏:为什么拉丁人也喜欢异族通婚
·谢选骏:音乐的麻醉
·谢选骏:轴心时代的特征不是“终极关怀”
·谢选骏:一切帝国都因筑墙而没落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