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庆独立观察报告:一个背包客的视角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21日 来稿)
     这个文字,其实是要发在凯迪楼主的贴子《[原创]万里烟尘身是客--远行记连载》的。只是因为,今天贴子锁了,才另起炉灶。
    
       自去年六月一日远行开始,到今年四月之前,楼主是一直避开重庆绕道而行的。原因好简单:去年三月,重庆警方曾到上海跨省。至于跨省的原因,楼主今日也并不明白的。记得去年曾写过一个《从初中生到博导:王立军的学术人生》这样简单的文字,就发在这猫眼的,天涯好象也发过。存在的时间非常之短。文字消失的原因我就不明说了哈。还有一个文字,就是公开质问重庆打黑的,在公开论坛上发出来的文字叫《宁要黑社会,也不要黑打》。只是读者见到已经只有少部分文字了。期间,大声的为李庄案呼喊过。 (博讯 boxun.com)

    
      写这个文字,还有一个原因。整个三月份到四月中,哥在故乡湘中事亲。一位国有企业退休的堂哥(五七年的,曾任其单位的科级干部),某日夜里,给我说“你看如今这世道,还有一点点名堂冒?薄书记这样好的官,竟然给搞下去了。”堂兄说这话的神形,相当的沮丧。我要告诉国人的是,这其实不只是个别百姓的观点,相当多的,或说是大部分的老百姓,其实就持这样的观点。
    
      四月二十八日,从上海开往重庆的列车上,哥与同座的几个年青人聊天,他们有的是在重庆工作的,也有在武汉念书的小伙子小姑娘。我们聊到重庆,聊到王事件,聊到薄事件。
      令哥忧心的是,这些读过书受过高等教育的年青人,异口同声的告诉哥:他们喜欢薄,他们认为薄是受打压的;他们认为这几年重庆的变化了不得,是薄的功劳。我说:难道他家人杀人,杀英国人海伍德也是假的吗,难道一个随意剥夺它人生命的人配受你尊敬吗?年青人的回答是这样的:谁知道杀人没杀人呀。都是他们说的。叫我们怎么去相信。谁能说他们其它高官就没有杀过人呢?
    
      从磁器口到重庆火车站的的士上,哥与一个三十多岁的的士司机有如下对话。
      “重庆变化大吗?”
      “这几年,我们重庆换了样。城市干净了;绿化搞好了;晚上出门有安全感。那个交警平台最好,我们去哪里都有安全感。”
      “这是你个人的感觉还是你家人也这样认为呢?”
      “我家人也这样感觉呀。我们的士司机大多是这样感觉呀。我给你说个事:王丽军当局长的时候,我有朋友,也是开的士的,亲眼看到他自己开的士载客。你知道不,我们重庆以前的士一天要交四百五十块份子钱,后来王局长规定:最高一天不得超过380块。还有,四月份前,超速50%以下不罚款只扣分,超速50%以上罚二百扣六分。现在好了,我朋友上次去交违章款,说是超速50%以上要罚2000块扣六分。你说哪个好吧。”
      “那你知道不,薄书记老婆杀人,杀了英国人。他们还有大笔存款在国外的。”
      “我们哪个搞得清他们高层的事呀。都是报纸上讲的。报纸今天说这个好,明天说那个坏,你叫我们信哪个。我们老百姓哪里搞得清。我们只管谁给我们带来了实际好处,他们高层的事我们搞不清,更管不着。”
      另一个来自四川方面的信息,同出自于四川访民。他告诉哥,他们家与重庆只有一水之隔,可是他却是向往成为重庆人。据他讲,对河重庆百姓生活水平这几年要好过他们家乡。关键的是,他的亲戚给他说,重庆现在当官的对老百姓比四川要好些。什么事能办的立马就办了。这个事实,哥在重庆北站同样听到重庆人如此表达。
      五月九日晚,哥探望了病中的黄琦先生。黄琦先生通过天网维权有十多年了,期间入狱时间长达八年。黄琦告诉我,从数据分析:全国大部分省市访民的恶性维权案件,他们统计的数字是每月平均一个省市二百多例,重庆之前的数据也是二百多例。而这三年,重庆每月只有十多起,明显低于重庆之前的水平,同样大幅度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所以他得出的结论是,重庆这几年的史治是成功的,老百姓的满意度在上升是不容否定的事实。这也是黄琦至今仍然同情薄的一个关键原因。
    
      关于银杏树的问题,确实是一大败笔。至少,火城重庆不适应这种乔木,百姓当然是清楚的。奇怪的是,重庆人并不将责任怪罪于薄。呵呵,重庆百姓怎么有如此奇怪的思维方式?
      在磁器口纯真年代国际青年旅舍,哥与重庆几个同仁一起饭醉。其间我们聊到介子,一个狂妄到要统一整个地球的小伙子。去年二月,相望江湖网友曾在看守所见到过介子,据他所知,介子被判了二年劳教。相望江湖则幸运些,只呆了二周就出来了。(相关文献见楼主的博文:《太鸡巴搞笑了,统地党领袖介子玩失踪》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3590157&PostID=38332333)。不过,我们承认,这不只是重庆的问题,这其实是大陆的普遍问题。
    
      思考
    
      就楼主一年来远行南中国城乡,广泛接触百姓的视角来看。哥明白现在百姓最痛恨的一是政府执法的普遍黑社会化,老百姓有一句话:现在的政府连黑社会也不如;另一个最痛恨的问题是大面积腐败。其实这两者是无法分隔的,可以说在表层上互为因果吧。从表面上看来,非常容易理解为黑社会化与腐败是归因于吏治的全面溃败。
    
      依楼主的观点,解决吏治全面溃败这个问题最好最适当的方式当然是法治与宪政,就是说执政党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只能启动全面的政治体制改革,或说进行民主转型。而在执政方无法启动全面政改的情况下,专制方式的强人政治确实也能对官吏进行暂时的有效约束,如重庆方面一样,薄将已经全面溃败的吏治用铁腕方式进行迅猛整治,结果当然是老百姓的满意度大幅度提升。
    
      依楼主看,重庆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以人治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可以说完全不顾及程序正义,这是深层面的进一步对法治的破坏,远期对国人的伤害是非常可怕的。人治的方式当然也无法真正解决重庆的社会问题。可是,这一切百姓并不关心,大部分人确实也不明白,如此行事的逻辑必然会有可怕的更深入的奴役到来。
      原因应该是,六十三年来,统治者长期、全面的信息封锁与撒谎,导致了政府的信任度已经降至最低点,民众对政府普通的不信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长期以来的洗脑教育,让民众不再关心它人的死活也无法预期自己的长期利益,而只顾眼前利益是民众智力被打残之后的必然结果。当一个族群失去了了解真相的机会与认知常识的能力,我们有什么权利指责百姓的短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01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重庆乱局”如何解/华颇
·重庆持续万人游行--茉莉花革命的先兆?/彭涛
·为什么不少重庆人为薄熙来叫冤?/胡平
·重庆模式已成为改革时代的黄河
·重庆永远都不能同时看到的两面 (图)
·重庆事件应当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契机/李银河
·重庆事件是先富者的一针清醒剂
·拒绝重庆模式/李开盛
·007新篇—重庆或红都迷雾/大宗师
·七律•围观重庆丛林/罗昌平
·重庆模式崩盘引发的思考之五——中国实现民主最新最美的方案/网络游戏
·重庆与文革/李春光
·重庆模式崩盘引发的思考之四/网络游戏
·批判重庆路线是历史抉择/陈有西
·重庆问题:“否定普世,必然文革”
·重庆模式崩盘引发的思考之三/网络游戏
·重庆模式崩盘引发的思考之二/网络游戏
·牟传珩:火炉重庆“红魂”依旧在荡漾
·就重庆“高应朴案”答“左毛”问/司徒蓝方 (图)
·黄奇帆激动表态:重庆党代会报告催人奋进
·重庆消息:惩处薄熙来最迟六月底 谷开来另案处理
·重庆党代会报告仍称薄熙来为“同志”
·张德江在重庆市第四次党代会上的讲话
·张德江:严格区分重庆成绩与薄熙来违纪
·打黑掀恐慌 重庆300民企老板逃亡
·张德江:重庆坚持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原则
·中纪委、中组部派员参加重庆党代会
·重庆党代会9时开幕 将选举新一届市委
·香港媒体称张德江将留任重庆市委书记
·重庆党代会:张德江留任、薄熙来亲信去留成疑
·中共重庆市第四次代表大会定于6月18日召开
·重庆3名女子缅甸欠赌债 被迫体内运毒被抓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出席重庆市政协座谈会
·重庆公开宣判一涉黑案件 11人获刑 (图)
·重庆荣昌法院公开宣判一涉黑案件 11人获刑(图) (图)
·重庆天颐味实业被薄熙来迫害,要求翻案 (图)
·重庆万盛的民众抗议扩大到罢市 (图)
·重庆万盛商户罢市,网友曝店面全部关门 (图)
·重庆英才何显平的血泪控告
·重庆残疾访民被政府干部关押并收走轮椅 (图)
·重庆打黑灯下黑督办案轻判,以权抗法修齐锰矿惨损近亿 (图)
·泣血控诉重庆高院故意放走凶杀案嫌疑人/张谢亚
·西南大旱与重庆唱红歌有何关系
·重庆市渝北区
·重庆沙坪坝区政府官商勾结活抢人强拆、强占我商业门面房/李素华 (图)
·重庆向平华,坚守在强拆后宅基地与之共存亡 (图)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图)
·重庆右派受害者及其家属上书6机构求偿的公开信
·重庆卫视改红色频道是逼着重庆人民看"敌台"?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重庆粮食系统被失业职工给国务院的诉状
·一位重庆被强拆户的求助/杨登艳
·重庆市下岗失业职工头上的梦魔----马正其副市长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打黑恶,还我公道/重庆向平华 、朱忠柏(图)
·重庆记者被开是因为报道失实吗/刘福利
·重庆女访民诉说被抓、被关、酷刑的经历 (视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