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vs李克强,首开民主先河/郭永丰
请看博讯热点:18大争夺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给中共十八大建言

    作者:郭永丰
     中共本身就是一个独裁党,当然更谈不上其为执政的国家实行大社会的真民主。从其打江山开始,直至坐天下至今,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实事求是,按客观规律办事,让人民真正当家做主人的。近些年来,由于国内外追求真民主的强大压力,也终究纸包不住火,中共执政的谎言在国际上,极少数国人(中国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心目中被彻底揭穿,中共才不得不自称自己所实行的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而且还是初级阶段的,应该就是实实在在的封建官僚资本主义,无丝毫真民主可言。由于人民大面积的觉醒与抗争,中共体制内的改革派说,中国民主转型应由党内民主带动全社会的民主,可这话也已说了二十多年,党内民主直到今天依然没有丝毫起色。当然,这属于全社会的大民主更遥不可及,根本无从谈起。 (博讯 boxun.com)

    
    据外媒报道,5月7日至13日间,数百名正省部级高级官员齐聚北京,以民主方式投票推选中共十八大后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9位候选人名单。据透露,今次投票除有近170名左右中国正省部级高官(其中大多数为现任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外,还包括前任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人,以及重量级国有企业尤其是大型央企负责人等,共超过300人参与了此次票选的意见收集。可以确定的是,投票以中共党内民主方式进行,而投票是为了收集更多对最高权力决策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十八大换届的意见。…
    根据以上事实,与中共《党章》与《宪法》的相关规定对比,这只是落实选举法极为有限且非常轻微的一点点小动作而已。但就这种选举,为何就不能落实到新一届最高领导人的产生上呢?
    
    一、五常委票选决定,最高领导人更应竞争选举产生
    党总书记由两人或两人以上候选人民主竞选产生,这是实行党内民主唯一最实质的内容,是首开民主先河,让中国步上民主化正确轨道的良好开端。中共倡导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已经二十多年,却由于党内毫无民主可言,社会民主更无任何指望。今日,当由于体制本身的原因,毕竟顶级权威人士的严重缺失,当沦为完全由常人治国时,谁也难得服谁的僵局日趋严重恶化,中共不得不走向集体领导模式,而在集体领导中,也不得不在十八大换届之际,由下属民主海选五常委,这实际也是一种进步,但这种进步一定将会遭受更多人的非议。
    
    很明显,按照中共当前运作模式,过于开大口子的民主竞争选举都会让中共权贵受不了,虽然这对于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绝对都是大好事,越早实现越好。那么,既然能够由正省部级领导干部进京海选五常委,为了让组织真正精简高效,切实为国家和人民多干实事,何不由此正式决定,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也必须由下级领导干部,比如正县级以上党成员一人一票民主竞选产生呢?
    
    这样的关键,中共必须首先推出两人或两人以上作为候选人参与竞选。根据五常委的产生来源,如果由大佬既定的习近平和李克强绝没有参与过任何类似的选举,其合法性、权威性的地位又如何巩固?这五常委中,谁又会服他们两人的领导与协调呢?为此,为了真正能说服人心,习李参与竞选党国最高领导人,并由正县级以上党成员一人一票投票表决,这将变得更为迫切而极其重要。
    
    习近平与李克强参与竞选最高党国领导人,可以首开党内民主竞选先河,先由正县级以上党政领导干部一人一票民主投票表决,之后慢慢扩展到全体党成员,直到确实形成党内的真民主,而由该民主带动全社会的民主,即由全国人民一人一票民主选拔各级以及最高国家领导人之际,这也许才是真正最符合中国国情的循序渐进的民主化路线图。
    
    二、民主乃普世价值,绝非西方人的专利,邓小平也是肯定的
    1989年2月,邓小平在巨变的世界形势中如此指出:中国正处在特别需要集中注意力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如果追求形式上的民主,结果是既实现不了民主,经济也得不到发展,只会出现国家混乱、人心涣散的局面。我们是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但匆匆忙忙地搞不行,搞西方那一套更不行。如果我们现在十亿人搞多党竞选,一定会出现“文化大革命”中那样“全面内战”的混乱局面。他明确地说:民主是我们的目标,但国家必须保持稳定。——曹应旺《邓小平的智慧》
    根据以上这段话,考虑到当时的国情,笔者认为,邓小平的说法并没有错。错在邓太高龄了,其世界观太狭隘了。也毕竟他是从文革浩劫中过来的人,亲历文革苦难,不得不引以为戒,高度警惕,早早堤防之。说他高龄了,是因为他已没有时间规划民主进程,比如符合国情的循序渐进的民主化路线图。他当时所想到的,可能是一下子就实现完全彻底的西方民主模式,这也许在当时确实会导致混乱的局面。所以,他才彻底否定西方那一套。说他太狭隘了,是因为他的见识及历史局限性限制了他必须只有这种观念和意识。毕竟作为一个人,本来都很普通而很平常,因为上帝给予人类的一切都很平等。即作为一个人,没有这方面的特长,肯定就有哪方面的特长,相较而言,其基本能力都是平等的。所谓天才,实际也是某专业领域内的佼佼者而已。这就正如在牢房时,一白粉仔问我他的特长是什么,我说你对白粉的研究和体验就很专业一流,我就绝没有丝毫这方面的经验和知识。
    邓小平当时所说的乱,是针对文革的混乱局面对比而来的,所以他强调一定要稳定。而在今天,经济已经非常发达了,且到了临界的边缘,如果政治体制再不改革,一定会迅速倒退,直至完全崩溃,致使国家确实会大乱起来。这政体的改革,固然就是走民主化路线,也绝不是形式上的,而是非常实质意义的,目前已迫在眉睫,已到了至关重要的时刻。当然,即便是在这样一种时刻,早已不是空谈理论和规划的时候,而是必须要实实在在地行出民主化的符合国情的循序渐进的路子来。那么,按照笔者以上的提议,就一定是最符合国情的,急需扎扎实实贯彻和落实。
    邓小平还说,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必须是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他还是指出:应该集中力量制定各种必要的法律,并且加强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依法治国。而现在的局面,在政治局常委的管意识形态与抓公检法的政法委的非法干预与操盘下,中共现任领导确实都依法治国了吗?检察机关与司法机关确实都独立办案了吗?很多事情确实都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了吗?恐怕就完全面目全非背道而驰匪夷所思了,假若邓小平还活着,看到目前的局面和现状,一定会被气死。
    
    三、中共的所谓集体领导其实是相互扯皮推诿让机构无限臃肿庞大的祸根
    目前所实行的九常委的所谓集体领导,其实是制造部门之间,职权领导人之间,领导与下级之间,下级与下级之间最大的扯皮与相互推诿的祸根,还使其机构无限臃肿庞大,冗员众多,办事效率极其低下,给社会制造冤假错案和不安定因素越发泛滥成灾,一发而不可收拾。行政铺张浪费,官权贪腐有恃无恐,官权公然违法乱纪,男盗女娼日益盛行,且毫无防控之力。
    固然,社会的显失公平与正义,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富者愈富,穷者恒穷,财富和资源的完全官权化集中,由极少数人全权操盘并占有变得愈来愈严重。很明显,仅仅针对这些显而易见,在现实中极其严重的问题,现有体制其实只是急速恶化的加速器,绝不可能成为减速器。因此,这更使政改变得极其重要而又迫切。很明显,最有效的政改就是让权力来源尽量合法化,民心化,阳光化,法治化。如果不解决这个根本问题,并顺应这四化的大势所趋,党国之崩溃也就势在必行,迟早要被人民彻底抛弃。而那样的结果,现任权贵们及其子孙后代可能会死的很惨,国家和人民所遭遇的创伤与阵痛也会极其巨大,甚至根本无法估量。
    
    四、海选五常委莫过于竞选产生最高领导人来得最给力
    社会急需大转型,必须首开民主化先河,任何实质行动都没过于最高权柄的首先竞争选举产生。这是任何基层民主,权贵民主所根本无法比拟或有所企及的。
    因为,纵观古今中外无数历史史实,可以最精辟地总结,唯有把最高权力者驯服了,并像老虎一样关进铁笼子里了,其它所有的官,都会自然而然完全驯服。否则,只要一人皇帝存在一日,就一定会存在该皇帝荫蔽下的扈从与犬牙的无法无天与胡作非为,人民群众仍旧根本把其没有丝毫办法。
    
    五、最高领导人产生后的组阁权制度可以彻底消除集体领导所带来的一切弊端和麻烦
    既然最高领导人由下属民主竞选产生,就要赋予其相应的权、责、利和义务,否则,如果不对等匹配也会导致很多麻烦。所以,最高领导人必须拥有自行组阁权,任命或提名下级及部门领导人的权限,因为他必须对国法负责,对人民负责,他所任命的人则必须对他本人负责,对其所做本职工作负责。这便要求,司法必须独立,出版必须自由,言论完全开放。否则,该最高领导人又如何对国法和人民负具体责任呢?
    只要最高领导人是竞争选举产生的,其合法性,权威性的巩固与加强就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毫无任何悬念的。当然,作为当选者在以后执政的路上将会更理直气壮,底气十足,浩气冲天,挥洒自如地尽职尽责,全心全意为人民和国家服务好。实际上,与现任党国最高领导人比较,其权限只会增大,办事能力只会更强,效率一定更高,且机构精简,而彻底断掉一切人为非法干扰与阻遏,彻底消除一切扯皮推诿现象。
    
    六、人大立法与强力监督职能和作用才会真正落到实处,并得到无形的加强
    也许只有这样,才会给人大真正准确定位,让其彻底认清自己本来面目,该干什么,怎样才能干得更好更棒,让人民真正满意,确实是代表人民的,让广大人民群众真正受益的,并充满信心和信念的,坚定鼎力支持的,从心底里能够彻底悦纳的。这么多年来,中共一再所强调所谓加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才不会始终只是一句空话,而且还总是不知道究竟从何做起,何时真正开始,该究竟如何加强才算加强,确实让其不致总是如橡皮图章般,只是演戏和走过场的样板工程而已。比如其究竟应该怎样加强其立法的作用,加强其对政府及其官员违法乱纪行为的强力监督与罢免的作用,给人民一个最满意的答卷,也许才不会被长期完全轮空,而始终打空拳,自己也丈二和尚永远摸不着头脑。
    为此,人大之下就要设立常规机构和部门,且专司其职,进行专业的立法与监督的职能绝不可少,行政部门时刻受到应有的监督与制约才会真正能够落到实处,而使其轻易不敢胡乱妄为,而公然执法犯法,甚至作恶多端且有恃无恐。
    
    七、人大与政府完全分离,各司其职,井水不犯河水
    此时,人大与政府完全彻底地分离,人大就是人大,政府就是政府,就会从根本上进行彻底分离,划分最清爽界线,真正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各司其职,各尽职责,全心全意只为社会,国家和人民服务,一切工作都完全暴露在阳光下,以法律为准绳,而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充分做好本职工作,绝不会导致眼下的任何混乱局面,比如党委书记与人大代表,党委书记与行政最高领导人总是分不清的混乱局面出现。作为党委书记,长期以来,悍然太上皇,什么都想管,什么都管不好;什么都想抓,其实什么都抓不了,实际也无任何专业技术和水平,也不可能抓管得好。一切依靠权威,瞎指挥,乱弹琴,颐指气使,胡乱妄为。
    
    八、这种模式就是一种符合中国国情和特色的中国模式
    最近,人民日报整版谈政治体制改革,并着重强调绝不照搬西方模式。其实这就是一种符合中国国情和特色的纯中国模式,与西方模式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正如该报道所说,以上提议完全符合“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坚持我国根本政治制度和基本经济制度,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统一,绝不照搬西方政治模式。”
    2012年5月17日于深圳贫民窟
    
    党总书记竞选上岗才有真民主!
    
    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自由、没有尊严、没有人权呢?因为没有民主;为什么没有民主呢?因为没有选举;为什么没有选举?因为党章中“党的各级领导都由选举产生”的规定没有落实;为什么没有落实呢?因为党的总书记不是竞争选举产生。所以,让我们都来签名,呼吁在下半年召开的党的十八大上让习进平和李克强竞选总书记!同意者请签名!基本信息:姓名,地址,职业,身份证号码。愿意接受采访者可公布电话号码,愿意做某省牵头人者请公布签名信箱。迫切希望有能力的朋友到网下征集签名。
    全国签名信箱:[email protected]
    
    丁朗父,艺术家。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116号B2201,13520015202
    张云春 辽宁大连 身份证号210219196210188214 电话13842674218
    彭振河,吉林,无业,身份证:220204195502090633
    项守信,吉林省柳河县,农民,19360808,男,0435-7714703
    张凤阳,安徽省阜阳市,自由职业,34120419741203193
    孟庆成:安徽省寿县,342422196803277554
    杨忠国,四川德阳,男,47岁,时装行业,手机:15884274775
    周智轩,四川蓬安,自谋职业,电话13205053102
    华利军,浙江衢州,330822198604126937
    李盛彬,浙江温州,15724201773
    陈小灵,男,福建省厦门市,从事金融业,352127196303130019,电话0592-5051162
    胡彩金,女,福建省厦门市,从事家政,身份证为352127197104012524
    宋桂青(女),69年生,山西省吕梁地区汾阳市,142303196912286124,电话:13613581685
    刘钧,重庆市,身份证号512223196612210012, 电话13212551330
    汪建华,上海,自由职业,13585984220
    高晓亮:上海,民运人士,13524363793
    于赤阳,黑龙江大庆,油田工人,1963-1,男,04595830325
    文立新,哈尔滨市公民,男、54岁、满族、失业,230108195803270074,电话:13895766924
    潘成玉,黑龙江公民, 13359835011
    赵景洲,哈尔滨 司法难民 19530701 男 15904604879
    陈惠娟,哈尔滨,受政府关怀——无业,19631004,女,13059021791
    肖春:深圳维权人士,支持,电话13420940109.
    谢六生,深圳市福田区,劳工维权,362131700305031,13554979174
    班秀江,广东省东莞市,销售,452601197412010632 ,手机:13929476485
    曹伟渊,东莞农民工,签名支持,民主可以先从党内开始。13268801765
    吴建毕,网名:笑世逸仙,贵州省黔东南州,522631198306143758,自由法学者
    郭永丰,甘肃陇南,自由撰稿人,6226211967062508377,0755-86136753
    胡泽国,湖北宜昌,自由职业,15811146132
    王喜凤,山西大同,高中教师,15035222079
    黄治安【石头大叔】56岁,四川宜宾,18784695632
    刘佩华,湖北省洪湖市人,13207297338
    赵亮,湖南省江永县千家峰瑶族乡 431125199109250615 工人
    马骁,一名普通大学生。南昌大学机电学院2011级,山西太原人
    夏纬通,男,66岁,退休职工,户籍:上海。电话:18913873334
    钱治冰,江苏镇江扬中市,电话号码:15189133848
    
    凡是社会主义国家,自柏林墙倒塌、苏联瓦解开始,直到现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家已转型为民主政体,尤其是瑞典等西欧原社会主义国家,才真正实现了人类最美好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个体公民的人权得到坚强保障,国法赋予公民的政治权利得到充分享有。
    
    目前,专制社会主义国家还有中国、及其中国的老朋友朝鲜、古巴和越南等。在世界民主大潮的不断冲击与洗礼下,越南正在加速民主的转型,越共已实行党内差额民主竟选最高领导人。中共与越共比较,已经显著落后。根据眼下态势,中共十八大换届已命定人选,毫无任何新意,无丝毫进步与发展可言。虽然党内民主已喊了几十年。在胡耀邦与赵紫阳时期最开放,党政已经分家。但自六四之后,党政又合二为一,在江泽民时代开始出现大倒退,直到胡锦涛时代,已经达到临界的边缘,与法西斯国家,封建王朝国家没有多少区别。尤其是中国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的盛行,以及秦始皇时候的焚书坑儒,清朝末年的文字狱,法西斯德国的党卫军与盖世太保的建设,在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不时盛行且泛滥成灾。在今天,类似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的队伍愈来愈庞大,耗费国资民财极其卓著。官民矛盾与冲突日益尖锐化,个体与群体性维权事件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且规模愈来愈浩大。尤其是乌坎事件的发生,这标志着中国百姓完全有能力和素质建设好民主制度。同时这也说明,在中华大地上,无处不急需这种由公民自主的一人一票的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民主选举制度。
    
    严格说,这实际上正是中共宪法所规定的,只是从建国以来,由于一直搞个人崇拜,封建王朝化建设,从来就没有如此扎实地落实过。如今,乌坎人民冒着牺牲性命的危险,勇于站出来迎难而上,尤其在体制内正义力量的帮助下,终于赢得了这场斗争的最后胜利,这实属十三亿人民的大幸。
    
    在泱泱人口的中国,只乌坎一个村落,这是绝对远远不够的。汪洋说乌坎经验可以在全省推广,我们认为即便在全国推广其意义也不是很大。因为,任何自下而上的好东西,由于大环境的歪斜笼罩与长期压制,不完全变形扭曲绝不可能。因此,我们特提议,既然有专家倡导党内民主带动全社会的民主,我们认为,现在已经到了该有所创新和突破的时候,党内民主必须首先从党的最高领导人的选拔与产生中充分体现出来,否则,这党内民主到底要等到何时?
    
    人在海外流亡的中国民主社会主义连线顾问王希哲先生呼吁:
    全国人民无分左右为促进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员公开的民主竞选而努力!
    他说:如果中国共产党只是一个普通的社会政党,一切非党员是无权要求它的党务内政如何的。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宪法赋予了领导特权的单一执政党,它有领导中国人民的特权,被领导的人民就有权利过问它的党务内政,对它实行监督,要求它起码按照自己的党章行事。
    中国共产党党章,从来规定,“党的各级领导机关都由选举产生。”。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和总书记,自然必须选举产生。中国共产党革命的时代,产生了一批强势的革命权威领袖。这是革命过程的选择,不是也不可能是民主程序的选举。它使得党章规定的“党的各级领导机关都由选举产生”,成为具文。党章让位于革命权威。但党章毕竟是党的“宪法”,它的权威随党的强势领袖权威的递减而上升。今日中国共产党革命强势领袖殆已凋零净尽,新N代的领袖群则已愈趋世俗化、平民化,党章就必定愈趋上升为党的最高权威,党章规定的民主游戏规则就必定愈趋成为中国共产党“改开”以来早已多元利益分化的各派及其各派代表人物政治博弈要求他人遵守,自己也只得遵守的共同的游戏规则。不按规则玩,谁能服谁?党章规定的民主选举程序,就将愈来愈不是具文而获得生命力、向心力。这不是什么人“设计”的结果,不是什么人“改革”的结果和愿不愿实行的结果,而是历史规律下的必然结果!中国人民和全体中共党员的任务是努力推动和促进它尽快地、稳步地实现。
    市场经济下,人民的基本价值观就是自由选择。它已经成为中国人民不可抗拒的意志。不给人民任何选择机会的执政党,不可能得到人民的认同和支持,它也不可能永远统治下去。今天的中国人民无法自由选择执政党,它的最高领导人的产生,难道也不能给人民一个哪怕间接表达自己选择意志的机会吗?不说人民不能容忍,党内多元利益派别群体的领袖们,还能够容忍下去吗?
    要求中共按照自己的党章,公开化地进行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和总书记的民主竞选,对哪些人有利呢? 几乎对全国各阶层人民和全党都有利。
    左翼群体的人民,可以将他们的民意,投射到他们寄托了希望的人物身上,间接地作出选择;
    右翼群体的人民,也可以将他们的民意,投射到他们寄托了希望的人物身上,间接地作出选择;
    中共中央的委员们,从此解放,不再受“野心家”“篡党夺权”这类罪名的压迫束缚。天公抖擞,人才竞出,可在各自岗位上,争取民意,充分发挥自己独特的施政才华,殚精竭虑,百花齐放,创造成就,以最大民意的拥戴和创造的成就,站出来接受全党全民的选择,争取上位,直至问鼎政治局、政治局常委和总书记。没有任何人有权违反党章的民主规定,权势操作,黑箱操作,压制党内的“高岗”、“彭德怀”...“汪洋”们的涌现。参与常委、总书记竞选,只问贤能,不应再有年龄的限制。对现任总书记不利吗?侵犯了他“钦定”或“隔代钦定”接班总书记的权力了吗?
    钦定或隔代钦定接班总书记,是封建的遗绪,是违反和破坏党章的非法权力。产生它的前提,是身披神话色彩的革命强势权威。没有了这个权威就自然地失去了这个权力。“谁生厉阶?至今为梗”。强要维持这个权力,学步邯郸,必致天下侧目,千夫所指,祸乱随踵,害国害己而已,何苦?不若开明,顺水推舟,放手接班总书记去民主竞争,也决不再所谓“送一程”,赤身而退,博得个开创新世纪新篇章青史留名的无穷令问。如此谋国,其利如何?“其利千万倍,不可计也!”
    中共中央民主先行,全国民主又岂能在遥?如此,则立下中国民主宪政千年不拔之远猷矣。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员公开的民主竞选这件伟大的事情,是历史规律的必然,也符合全国党内外绝大多数人民的愿望和利益,但还是需要人民自己主动的努力。
    中共第十八大今年就要召开了,中国人民要求它就在这届代表大会上,按照它的党章,公开地竞争选举起来。不是什么“改革”,而是落实党章。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107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永丰: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
·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郭永丰
·郭永丰:抗拒民主化潮流令中共合法性动摇
·郭永丰:中共权贵颠覆了社会主义新中国
·郭永丰:习近平维系党专只能做垂死挣扎!
·郭永丰:捍卫人治传统依然是党国大事
·郭永丰:胡锦涛仰望过华盛顿吗?
·郭永丰:我之革命观
·郭永丰:民主正加速向中国驶来
·马英九VS习近平,中国民主立马实现/郭永丰
·郭永丰:马英九,您太伟大了
·郭永丰:温家宝的谎言还要继续多久?
·郭永丰:中国民主需要数万专职人员来推动
·天外诗狂:失踪的朋友(郭永丰)突然回来了
·中国民主制在快速降临/郭永丰
·不怕死的温和派民主人士郭永丰(图)
·郭永丰:请奉献爱心的朋友给我留下你的真名!(图)
·维族暴乱是中共暴政黑社会化的必然产物/郭永丰(图)
·广西韦先辈给郭永丰的慰问信!
·郭永丰:我不自杀,被自杀被他杀都有可能
·深圳异见人士郭永丰遭国保威胁必须噤声
·郭永丰:新浪微博已完全沦为独裁者的帮凶
·郭永丰:新浪微博的管制对我变文明了!?
·郭永丰:让监政猎猎大旗在全国各地无处不高扬!(附视频)
·郭永丰沉痛哀悼方励之先生!
·郭永丰:发起支持温家宝政改签名活动后的遭遇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郭永丰:山雨欲来风满楼,乌坎血洗时日急?
·被死亡威胁着的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
·郭永丰自编自唱的歌曲
·郭永丰再遭深圳警方劳教威胁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二)
·公民监政会筹办人郭永丰被劳教两年:他唱的歌曲
·郭永丰牢狱之歌之一(致中共十八大及胡锦涛和习近平)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获释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被判刑一年九个月
·郭永丰全家失踪太久,值得关注
·郭永丰在深圳第一劳教所(图)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被调查受严重威胁/益风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继郭永丰—申请联合国政治避难
·杨在新:郭永丰先生被殴打,我们应当做点什么?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