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养老金也延迟退休年龄/刘柠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16日 转载)
    
    来源:网易 作者:刘柠
     (博讯 boxun.com)

    ●近期,关于中国养老金的讨论是网络舆论的热点,因为这是许多人的切身利益所在。对于人保部所谓的延迟退休年龄制度,除了一些专家,几乎无人赞同。然而,日本竟真是这样做的。要反思的恐怕是社保的制度设计本身了。

日本养老金的前世今生
    
    1984年在中曾根康弘第二任内阁会议上,决定导入全国国民共通的“基础年金”制度。
    
    日本最古老的年金(即退休金、养老金)是“军人恩给”。1923年,制定了《恩给法》,此前分别以军人和国家公务员为对象的两种“恩给”合并,初步确立了以“公人”为对象的“恩给制度”。
    
    最早的企业年金是“钟渊纺织”(即后来著名的化妆品品牌“嘉娜宝”的前身)年金。1905年,该企业的经营者武藤山治在自己的企业创设了年金制度。随后,三井物产等大企业跟进。
    
    除了“公人”和大企业外,面向民间劳动者的年金的最初尝试是1939年投入实施的、被称为“船员保险”的年金保险制度。1942年,彼时的厚生省官僚花泽武夫以纳粹德国的退休金制度为摹本,在“船员保险”的基础上,将适用对象扩大至一般民间劳动者,创设了“厚生年金保险”制度。
    
    战后初期,年金制度已广泛覆盖,日本国民已基本“老有所依”,但不同的业种有不同的年金制度及不同的适用对象,偿付年限及偿付水平也不尽相同,有的差异颇大。特别是由于产业结构的变化和财政基础的不稳定,在不同制度的受用者之间,产生了个人负担额度和偿付水平两方面的不公,备受舆论的抨击。有鉴于此,1984年,在中曾根康弘第二任内阁会议上,决定彻底改革此前在不同业种和集团之间“各自为政”的状况,导入全国国民共通的“基础年金”制度,并于翌年投入实施,成为沿用至今的年金制度的“骨骼”。

养老金的“三层建筑”
    
    现状的制度之下,位居三楼的人,肯定比一楼的人所支取的年金额要多。
    
    目前日本的年金制度,通常被比喻为“三层建筑”:底层(一楼)是全民共通的年金制度“国民年金”;中层(二楼)是面向公司职员、公务员的“厚生年金”和“共济年金”制度;作为“上层建筑”的三楼是公司独自的年金制度“企业年金”和公务员独自的、与职务挂钩的追加制度“岗位加算”。其中,一楼、二楼是公共年金,按法律,个人有缴纳义务或由工作单位代缴;三楼则属于私人性质的年金。
    
    具体来说,原则上,在日本国内居住的所有20岁以上、60岁以下的国民(包括在日生活一年以上的外国人)均有按月缴纳“国民年金”(一楼)的义务。缴纳满25年(25年为领取资格的下限,多缴多得)者,满65岁时,可领取“基础年金”。按目前的水平,一个人如果从20岁开始一直缴纳到60岁的话,每年可支取80万日元(约折合人民币61000元)的定额“基础年金”。作为年金制度的基础结构,“国民年金”按人头缴纳,万人平等。
    
    二楼的“厚生年金”和“共济年金”部分,只是作为公司职员或公务员期间才有缴纳义务。理论上,这部分被保险者中,既包括刚缴纳了一个月者,也包括连续缴纳了40年以上者。由于二楼的被保险者所缴保险金额度与薪酬挂钩,支取额度也受制于缴纳期间的薪酬平均额,该部分年金属于“所得比例”性质的年金。因此,虽然同属公共年金,但一楼的支取额相对固定,二楼的支取额则根据被保险者的实际状况而千差万别。
    
    三楼是年金构造的“上层建筑”,加入者有限。如果被保险者是公司职员的话,取决于其所服务的公司有无企业年金制度,如有的话,则强制加入;若被保险者是公务员的话,则毫无例外会有“岗位加算”。
    
    毋庸讳言,现状的制度之下,位居三楼的人,肯定比一楼的人所支取的年金额要多。

延迟年金支取年龄
    
    如何在国民年金的存量与国民经济的增量之间取得平衡,以维系一种良性循环的制度运作,至关重要。
    
    日本早在上世纪70年代前已经完成城市化。随着经济发展及与之相伴生的国民生活观念的“升级”,核家族、丁克化、不婚等现代社会特有的世相日益渗透、发展,导致出生率锐减,全国人口在2005年已进入负增长,老龄社会进展迅速。而与此同时,经济社会的发展,已使传统儒教圈的家庭赡养文化分崩离析,把养老问题从家庭中剥离出来,以社会的方式来谋求解决的“社会赡养”成了吃紧课题。未来10至20年,无疑是日本年金支取的高峰。
    
    然而,一个难以回避的事实是,日本国民年金的累积额度呈慢性不足。不久的将来,国民退休年龄和年金支取开始年龄甚至有可能进一步推延。英、德等西欧国家,也在检讨将支取开始年龄推延至68岁的可能性。而作为世界屈指可数的长寿国、人口的高龄化进展迅速的日本,未来将“保险对象”的下限设定在70岁,也不足怪。
    
    但一味推延国民退休年龄和年金支取开始年龄,也会带来明显的副作用,如企业对人工成本的过度压缩、减少雇用年轻员工及企业组织的与高龄化相伴生的沉闷、抑郁感。而这些问题势必会对企业的效率、创造力造成负面影响,从而进一步损害已然相当严峻的雇佣环境。如何在国民年金的存量与国民经济的增量之间取得平衡,以维系一种良性循环的制度运作,至关重要。
    
    回过头来看,日本实施全民覆盖的“国民皆年金”制度已逾半个世纪(1961年投入实施),虽然支取年龄从61岁推迟到65岁,但未出现大的问题,基本保障了公平、公正的原则。值得一提的是,正如直接关系到每个国民的另一个重要保险——医保(即“国民健康保险”)制度,最终在1961年实现了全民覆盖(所谓“国民皆保险”制度)一样,“国民皆年金”制度也是从“低端”起步,逐渐完善成全民覆盖的退休金福利制度。
    
    本文来源:网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916315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延迟退休真正原因是养老金缺口太大
·女性延迟退休尚需社保跟进支持
·中共造舆论为延迟退休年龄再次敲诈民财数百万亿!
·延迟退休谁会偷着乐?/郑加良
·中国延迟退休政策被指抢年轻人饭碗
·中国延迟退休?当官的又可以享受特权5年
·上海否认因养老基金压力试行延迟退休年龄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LoveTariffOctober2019Youtube:ThereCannotBeAnyGoodDealW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 林昭的革命
  •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来世的王国的钥匙已准备妥当。
  • 谢选骏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陈泱潮視頻:顾为群、陈泱潮:中共会崩溃吗?新疆民族问题的出路
  • 张三一言支持習近平反分裂中國[三篇]
  • 张杰博闻四中全会前权斗激烈纽约时报出手奇袭温家宝
  • 谢选骏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雪峰式共产主义
  • 谢选骏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台湾小小妮239
  • 滕彪国庆还是国难
  • 徐永海用两面各写着男厕女厕的一扇门来讲解半导体
  • 谢选骏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滕彪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金光鸿香港独立,诸夏独立,中华分疆裂土而治势在必行
  • 谢选骏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谢选骏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在台协会主席:反对两岸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
  • 港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街头遭铁锤袭击送医急救
  • 美国谴责中国当局干扰基督徒婚礼葬礼
  • 法为缩减排碳量抽选150民众组气候公约工作小组
  • 北京对美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愤怒威胁反制
  • 韩国访日客锐减日本不慌 中国人足以填补
  • 知道什么是反抗灭绝运动吗?
  • 艺术品市场遭遇英国脱欧:是危机也是机遇
  • 土叙边境混乱局势引发圣战分子东山再起的担忧
  • 林郑施政报告被抗议中断 不回应政治诉求恐难脱困
  • 安倍表示可与参加天皇即位庆典的韩总理会谈
  • 民调:大部分港人指反蒙面法无效 促警队大改组
  • 向港医管局开刀 中央官媒反被斥营造白色恐怖
  • IMF:全球经济增长撞上了关税这堵墙
  • NBA巨星詹姆斯批莫雷挺港在美引发怒火
  • 陆隐形资金大出逃 据指1312亿美元被搬到海外
  • 美国会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