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旺阳“陈文成”的五点证据/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14日 转载)
    
    今年秋天中共將召開十八大,因為要換屆,涉及許多權力交易,因此迫切希望周圍有一個穩定的環境以便順利進行交易。且不說國際環境的擾攘,即使國內,二月以來風暴不斷,先後發生王立軍、薄熙來、陳光誠事件,震動國際。六四是敏感時刻,本來已經平安度過,偏偏又發生李旺陽「被自殺」事件。
     (博讯 boxun.com)

    台灣在一九八一年七月也發生過陳文成「被自殺」事件,性質類似,只是陳文成「被墜樓」,李旺陽「被上吊」。中國現在的政法委,就類似台灣當年的警總,權力還更大。台灣年輕人如果缺乏對當年威權體制的認識,就看看這次李旺陽事件,應可更加警惕馬英九意圖重回威權的倒行逆施。
    
    李旺陽是一九八九年六四期間湖南邵陽地區工自聯主席,他於當年六月九日被捕,重判十三年;二○○○年出獄後,翌年再度入獄,去年五月才獲釋。服刑期間因為遭受虐打,導致失明、失聰,身體極度虛弱,走路需人攙扶,所以在醫院治療,由「國保」人員看守。
    
    今年六四前夕,香港媒體挖掘不知名的六四受難人員進行採訪,找到李旺陽這個英雄。在朋友幫助下,他避過監控被港記採訪,事後觸怒當局,六月六日一早發現他在醫院病房上吊身亡。其中有多處可疑點:一,鄰床病人自稱當晚睡到走廊,因此沒有發現李旺陽上吊;二,醫院發現他上吊後沒有搶救,而是保留現場讓他繼續吊在那裡,到家屬來時證明他是上吊死亡的;三,上吊時李旺陽兩腳著地,舌頭沒有伸出來;四,李旺陽失明,難做出複雜打結的上吊布條;五,以他的剛烈性格,要自殺抗議,應該留有遺言、遺書,可是沒有。
    
    家屬拒絕火化,要求驗屍,當局找了法醫驗屍,然後在六月八日匆匆火化,所有過程避過家屬,也沒有家屬簽名。這位法醫去年在廣東烏坎村為被捕後猝死的村民代表驗屍,死者女兒拒絕承認。
    
    為此,大批中國異議人士發表「我不會自殺」的聲明,以免遭到同樣厄運。也由於李旺陽是接受香港媒體採訪而死,因此香港人更覺得有責任為他申冤,所以六月十日就有兩萬人上街向中聯辦抗議;接著要徵集十萬簽名交給七月一日來香港慶祝「回歸」的胡錦濤。港人群起洶湧,候任特首梁振英不敢公開發表對事件的評論,但是被迫穿上黑衣做出某種暗示。
    
    中共政法委是一個無法無天的機構,書記周永康雙手染血,是薄熙來的堅定支持者。胡錦濤為了「維穩」,沒有撤掉他的職務,因此政法委上下對陳光誠、李旺陽繼續採用殘忍手段。胡溫及湖南當局還放任那些屠夫胡作非為,難逃罪責。
    
    樹欲靜而風不止,「維穩」早已破產,還用這一套,只怕十八大前還有大事發生。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自由時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800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陈维健
·杀害李旺阳的嫌凶是谁?/钟国忍
·李旺阳是自杀还是他杀/刘国凯
·李旺阳死得蹊跷,论证了众多访民之死是政府故意作为上海市闸北/杜阳明
·再不能让恶警滑过去.我能当李旺阳“验尸官”/刘国凯
·周志荣向当局坚决提出参加李旺阳尸检现场监督
·关于成立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的声明
·李旺阳签名突破九千 关注者黄丽红被失踪
·李旺阳“头七”大陆网友成都公园打横幅祭奠 (图)
·唐荆陵律师受李旺阳亲人委托调查遇阻,家中被警方骚扰
·还李旺阳死亡真相:3澳门议员致函温家宝 (图)
·港今悼念李旺阳头七狱中酷刑曝光 (图)
·温云超:要求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联署已超万人/巴黎动态 (图)
·受害者惊呼: 曾为乌坎当局脱罪法医获邀“撰写”李旺阳验尸报告
·官员对李旺阳案有同感:事不离实终会水落出石 (图)
·李旺阳之死揭露出一幕幕内情 惨无人道
·要求追查李旺阳死因 李化平致信公安部和最高检领导人 (图)
·胡佳:“我不自杀”为防李旺阳之死重演
·邵阳政府声明不再提李旺阳“自杀”而是“意外死亡”
·李旺阳亲属失联 多名支持者遭监控 (图)
·谋杀李旺阳 传来自政法委最高层 (图)
·李旺阳死得冤枉!香港万人大游行:场面震撼/视频 (图)
·纽约民运团体在中领馆前抗议李旺阳被自杀/视频 (图)
·丁子霖强烈要求中共最高当局彻查李旺阳离奇死亡一事
·李旺阳被强制火化 网友号召“站街悼念”
·死因不明的六四人士李旺阳遗体被火化 (图)
·正告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李旺阳/湖南公民网络论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