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遭“落井下石”/马志森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12日 来稿)
     “落井下石”是一种为君子所不耻的卑鄙行径,是一种为小人所使用的手段。可惜人大、政府、法院和纪检监督部门里少君子而多小人,所以,“落井下石”的事情在人大、政府、法院和纪检监督部门里并不少见。
    
     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的命运真惨,虽然管理层每天都在唱着“依法治国,公平、正义,理顺政府和公民及企业的关系,解决社会矛盾。”地歌儿,可地底下总有人对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痛下杀手。这不,对于那些进京上访的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被拦截后的殴打致伤、致残、致死,(作者本人在2005年和2006年在京上访被打断腰骨和被驻京办打断肋骨,在医院里躺了5个多月),以莫须有的理由将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和更有甚者的劳动教养、刑事判刑,并持有不论不类的信访事项终结书、行政判决书行政裁定书的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来说,他们遭遇上了“落井下石”的悲惨命运。这难道不是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的不论不类冤上加冤的交响乐曲。 (博讯 boxun.com)

    
     遭此和持有这类不论不类的信访事项终结书、行政判决书行政裁定书的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原本就够可怜可悲的了,从事由发生时偕老带幼被抢的无家可归、医疗事故和劳动争议、良知落赘及反腐落狱等已经受到天大的伤害,只盼望着上级部门和人大、纪检监管部门、法院,只盼望着这政府、人大、法院和纪检监督部能有说法得到实体问题解决,早日能恢复安定,争取解决纠纷回正常生活中。然而,现在倒好,救命的稻草没有抓到,相反,一块巨大的石头却正好砸在了头上,遭此和持有这类不论不类的信访事项终结书、行政判决书行政裁定书的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纵然不被砸死和被砸伤砸残的,剩下的大概也与植物人差不多,想必是动弹不得了。
    
     是法治社会吗?据各大报报道和管理层的各种大小会议的报告,所说不外乎中国现在法律具备是法治社会,可是地底下的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从没有得到亲身体验,著名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我要立案,维护法律,还我诉权。”每星期一下午到上海市人大接待处要求公民最基本的诉权和人大监督,已经去了几十次,结果被无辜多次阻扰和强制家中,一同维权的王扣玛非但没有得到诉求还被上海市人大接待处的保安打成重伤,在医院里治疗了很久,接警单位不出具验伤单;每星期三在上海市政府接待处都能看到大批的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有被抢的无家可归的、动迁缺位的、医疗事故的、劳动争议的及有关的侵权诉求,有几年的、十几年的、二十年的他们年复一年及一年如一日的到上海市政府讨债鸣冤还权。
    
     当然,在有关负责人和责任人眼中,好是有充足理由的,那就是“从利益集团立场和肇事者纵容者合谋造假”,也就把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合法事实用造假统统为负数。有了这种理由,他们自然就拿着高薪俸禄心安理得高枕无忧了,大批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被侵权的惨状,没有人来回答怎么处理,到今天的这一步,这难道不是“落井下石”。
    
     其实,不论是葛丽芳、张君令、田宝成张翠萍夫妇、陈启勇、吴晓忠、艾福永、吕龙珍、蒲爱珍和作者本人等众多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都是无错的。只是权贵集团为了获取最大利益无视法律和法规的打砸抢及违法违规的掠夺行为而起,那么这苦难而悲惨的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从此在“落井下石”的人大、政府、法院和纪检监督部门的各个点中转来转去,而那些权贵集团们身缠万贯打着国家建设的旗号已无视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和法律和法规的存在,因此拆迁致贫拆迁致无家可归在所谓发展中无疑是不幸的,结果成了权贵集团掠食的牺牲品。
    
     这真是一把砍向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的屠刀。想想陈小明被违法掠夺以所谓的国家建设的拆迁在他活着时都没有归还与他,遭遇酷刑后悲惨离世。杜荣林的悲惨遭遇和秦裕泰的权益的被掠夺,他们和陈小明一样致死都不能瞑目。如今权贵集团为获取最大利益对众多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的被掠夺较之于日本军国主义三光政策来说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这些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从未反对你所谓的国家建设和动拆迁,只是按照你们制定的法律和法规得到合理和合法的安置和补偿,而权贵资本对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的掠夺就没有原定的法律和法规。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只是按照你定的法律和法规维护自己仅点权益,而因此带给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的又岂止是权益呢?更悲惨的“落井下石”随时就能发生。
    
     如此一来,法制中国、人权中国只是唱歌的。面对权贵资本的“落井下石”,作为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及维权者,除了骂娘之外,我实在不知说什么才好。因为,我们的法律是纸上文字,我们还没有真正的法律制度,不然,这些权贵集团只要以国家建设就不法律和法规,在他们眼里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及维权者只是奴隶和奴隶主的关系,奴和主的隶属关系,因为奴隶是没有财产权和人身权的。当法治中国、人权中国歌声五音不备时就以特设社会主义来和声,作为公众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及维权者,我们不但认清还要大胆地向弄虚作假的权贵资本讨债及索赔去,向负有责任的纪检监管部门、主管部门、向所有美誉具普世价值的中外媒体呼吁去,但是我们还要看到他们这些渎职者甚至是犯罪者们还拿着高薪俸禄心安理得地过日子,他们已经得了群体造假欺骗综合症。至此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按原本他们设计的讨债路维权路在群体造假欺骗而被堵后,自然有中共中南海讨债人,天安门广场讨债人,他们没有错而一个个被送进监狱至劳动教养、刑事判刑。一批精英在美国、加拿大、澳洲、日本依据联合国宪章和有关中共加入的承诺讨债维权,当然他们也是被逼走出国门的。可敬可泣历史会铭记。
    中国冤民与维权人士及维权者真可怜。落井也不被人放过。还要遭受井上落下巨石。
    
     中国冤民和维权人:马 志 森
     2012年6月12日星期日于丰庄十二街坊
    
    Email—[email protected]
    手机号码:1348268771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113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请中央巡视组关注上海普陀区真如镇政府抢劫马志森房产案 (图)
·上海马志森遭普陀区真如镇政府抢劫17年全家面临流落街头
·上海访民马志森私房被强拆 临时住处被断电
·信访事项终结的后时代与维权的技能运用/马志森
·是抢劫—还是拆迁/上海马志森
·给上海市市委书记俞正声先生的公开信/马志森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 斯大林向毛澤
  •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 博客最新文章:
  • 金光鸿军队解散,各自保卫家乡
  • 陈泱潮22.相信中國經過新一輪分久必合,定會重新統一起來奉行上
  • 生命禅院我与武汉冠状病毒的对话/雪峰
  • 吴倩你们的耶稣:在反对我的世间,我是你们唯一的真正慰藉。
  • 少不丁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 谢选骏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 李芳敏14400024他雖然跌跤,卻不至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扶持他。
  • 谢选骏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金光鸿人类要共同面对生存危机
  • 谢选骏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 台湾小小妮新年快樂
  • 陈泱潮21.抗拒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敵基督法西斯邪惡帝國-國賊集
  • 潘一丁爆竹声里除暴乱,东方之珠迎新春
  •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隐瞒武汉肺炎疫情致封城数十万人逃涌北上广深求医
  • 张杰博闻野蛮封城民怨沸腾武汉肺炎病毒戳破习近平治国谎言
  • 康正果打油詩一組二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一)——社会的文明结构(1)/乾坤草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肺炎海外病例续增 美国确诊第二例 法国首现两例
  • 武汉肺炎:北京关闭故宫长城 取消庙会 排查武汉人
  • 城已封 年难过 春晚歌舞依旧 网友:好大讽刺
  • 《鼠疫》2.0版——“封城”后 的武汉
  • 荆州加入封城行列 湖北4000万人被隔离
  • 有关武汉肺炎的文章在法世界报网站阅读排行榜居首
  • 武汉肺炎侵台两岸为参与世卫组织活动再度杠上
  • 武汉急建医院十天竣工 上千床位接收肺炎患者
  • 中国武汉医院爆满 患者彻夜排长龙 医生顾不过来
  • 香港在达沃斯努力改善自己的金融形象
  • 欧盟委员会和理事会主席签署协议 英国1月31号脱欧成定局
  • 武汉肺炎官方最新数字: 830人感染25人死亡
  • WHO疫情报告将台湾确诊病例列在「中国台湾」项下台湾要求
  • 中国沦陷:武汉肺炎患者最新增至876人 日增45% 26人死亡
  • 星洲、越南首度确诊武汉肺炎 有航空公司停飞武汉
  • 管轶:武汉肺炎病者至少是非典的10倍 武汉医生料感染人数
  • 中国死于武汉肺炎人数增至26人 混入法国武汉女正接受检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