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旺阳死得蹊跷,论证了众多访民之死是政府故意作为上海市闸北/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09日 来稿)
    
    邵阳工自联主席李旺阳,被中共政治迫害,锒铛入狱两次共23年,2012年6月6日在邵阳监狱站在地上上吊而死,这种离奇的死法是中共公布的,疑点很多。
     1, 双脚没有离地怎么可能吊死, (博讯 boxun.com)

    2, 口没有张开,舌头没有伸出,没有吊死的基本症状。
    3, 手搭在衣架上,衣架没倒、衣服没掉,没有丝毫挣扎的迹象。
    4, 上吊的绳扣打的很专业,一般的民众是打不出来的
    5, 李旺阳生前对中共深恶痛绝,誓言:(为了中国民主,即便砍头、也不回头),(把牢底坐穿,坐到中共政权垮台时)像这样一个意志坚决的信仰者不可能选择自杀。
    种种迹象都显示李旺阳先生是死后被伪装成上吊模样。以假象混淆视听,掩盖罪恶。按照中共传统的故意行为,将异议人士等害死是花费成本最低的。中共使用反革命的两手一旦失效,必然会起杀心,维权村长钱会云被塞卡车轮下活活碾死,维权访民段惠民在车站、光天化日之下被活活打死,麦琪里动迁老人被活活烧死,陈小明、郑敏珠、承胜被下药害死……众多的事实证明了都是中共政权故意违法犯罪。
    在当前民主潮流蓬勃发展的今天,血债派迫于形势的压力,,不得不把杀人隐形成无影无踪,既达到杀人的目的,又不承担杀人的罪责,制造假象把谋杀变成了自杀,既完成了领导的指令,,又逃脱了变成犯罪嫌疑人。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李旺阳先生在狱中遭受非人的折磨,双眼被弄瞎,双耳被弄聋,骨瘦如柴。
    没有在中共监狱这个特定的地方呆过的人,很难知道政治迫害、人身伤害、酷刑虐待的滋味。本人也有李旺阳的遭遇。
    2006年7月6日,闸北区看守所恶警戴海忠指示犯罪嫌疑人大个子李将我的软肋撞伤,
    2006年9月16日,犯罪嫌疑人张猛和哑巴故意装作打架,从三米远处一头撞向我的耳门(我当时坐在地板上写字)导致失聪,6年过去了,我的听力大打折扣。
    利用罪犯、犯罪嫌疑人折磨法轮功、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不同政见者是公检法司惯用的伎俩。监狱系统暴露的俯卧撑死、躲猫猫死……只不过是无法掩盖的极少数,大量的冤魂是被湮灭了。李旺阳先生一旦出狱,必然是一把刺向中共心脏的锋利的匕首,中共及其走狗必然会千方百计加以消灭。
    敌对势力是怎样被炼成的?如果有作家愿意写这样一本书,肯定比《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更加畅销,具有可看性。
    对于中共这种比野兽更凶残的动物寄予平反的厚望,是导致不断被政治迫害的基本原因,我们与中共之间没有调和的余地。只要消灭了中共政权,打碎了中共强加于我们身上的枷锁,这种诅咒主动解体。既然我们的行为是正义的,中共伪政权是反动的,我们要一个反动的政权为我们平反是不是有违初衷,被平反的你、我是不是又站到反动派的一边,要么去为虎作伥、同流合污,要么继续接受奴役。
    李旺阳先生说得好:为了中国的民主,即便砍头,也不回头。让我们团结一致,用胜利或者死亡迎接中共的灭亡。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1934611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再不能让恶警滑过去.我能当李旺阳“验尸官”/刘国凯
·周志荣向当局坚决提出参加李旺阳尸检现场监督
·关于成立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的声明
·李旺阳死亡事件黑幕--来自湖南省公安高层的绝密可靠消息
·北风:香港民意对李旺阳事件反应非常强烈
·李旺阳生前好友和维权人士陆续被警方带走
·李旺阳可能已被尸检,李旺阳家属及邵阳维权人士受到严密控制
·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名单
·丁子霖:李旺阳先生,你死得不瞑目!
·因关注李旺阳事件蚌埠异议人士张林再遭传唤
·关心李旺阳案的各界人士都被警方施加压力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6.4”硬汉李旺阳亲属急需外界关注帮助
·关于要求严肃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的紧急呼吁联署人数超3049人!
·视频:李旺阳生前接受采访讲述遭遇
·李旺阳家属急求律师仗义援助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就杰出民主人士李旺阳死亡一事的严正声明
·关于要求严肃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的紧急呼吁联署人数超1200人!
·维权人士悼念李旺阳 认定中共当局杀死
·民运人士李旺阳猝死惹”被自杀”疑云 公安竟抢尸 (图)
·关于要求严肃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紧急呼吁
·李旺阳先生之死留下了太多的???
·李卓人指李旺阳死因可疑
·正告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李旺阳/湖南公民网络论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