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翻过当代中日关系史上最黑暗的一页/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06日 来稿)
     1989年“六∙四”事件之际,中国科学院长卢嘉锡正在大阪大学访问。我因为对前任科学院长周光召印象不太好(他原是我们的系主任),觉得那个位子上的人远离科学精神,没有去见卢嘉锡。后来,听姚同学(他与卢同一专业)讲,卢不愧为一科学家,他不仅赞扬“八九”民主运动精神已经超越“五∙四”,还纠正在会的同学们:“邓小平不是老糊涂,而是发疯了!”。卢归国之际,他的秘书请我们“包涵”,我们同学中也没有人去密告。
    
     我现在回忆起这个情节,表示出一个正直科学家当时的朴素感情,由此可以想象我们绝大多数在日同学的情形。后来,我们陆陆续续地知道:当时的三位最高权力掌握和执行者中,邓小平的后人试图为邓小平减轻责任,直接调动军队镇压的国家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杨尚昆另有意图,而宣布戒严的总理李鹏为了洗刷自己,甚至把“正指挥”(屠夫)的头衔安在北京市长陈希同的头上。今年,被江泽民关押后释放的陈希同在仍然能够公开抗议“六∙四”镇压的香港出书为自己叫冤,并承认“六∙四”镇压是一场不应该发生、也可以避免的悲剧(我主要是根据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来源。华尔街日报的中文版常没有翻译出版一些敏感的英文报道)。我也相信,英国金融时报等外国媒体关于当年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现任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内部提议重新评价“六∙四”事件的报道是有根据的。不承认“六∙四”民族悲剧、阻扰解决“六∙四”悲剧的,已经不是直接镇压民众和平请愿的决策和执行参与者,而是靠民族悲剧发迹的一小撮既得利益集团。在日本,日本政府提供了一个“神户大学法学部副教授”的残羹给一个“披着人皮的学奸”,出卖、镇压了我们的民主、人权运动。 (博讯 boxun.com)

    
    我在1995年底逃离日本之前,不断地批判文部省、大阪大学、神户大学、外务省、出入国管理局、国家公共安全委员会(秘密警察)、东京警视厅、兵库县警等日本当局机构不要践踏自己的国际宣言和国会诺言把我们留日学生作为交易筹码。直到2009年9月23日,我还致函刚上台的日本总理鸠山,要求他公布“六∙四”时期自民党执政的相关资料(http://cpri.tripod.com/cpr2009/Zhao_to_Hatoyama.pdf)。今天,我也再次呼吁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主任李铁映、驻日大使杨振亚、驻日公使唐家璇,至少也要向陈希同那样,拿出勇气,回复我当年对你们的敦告和要求,公开你们当年与日本当局合作把我们赶出日本的资料。只有这样,才能翻过当代中日关系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2年6月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8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纠正“六四”需要一位真正的君主
·王丹:中国没有出现平反六四的征兆 (图)
·解决六四问题的四大理由 (图)
·谁来平反六四? 温家宝还是习近平 (图)
·牟传珩:今年“六四”前的中南海声音
·对“六四屠城”宽容的前提是中共承认“犯罪” (图)
·郑恩宠: 平反六四 放下邓旗 走向文明
·中共会平反“六四”吗?/华颇
·写在六四烛光之夜——残暴六四,恐惧六四/天津复仇星火 (图)
·谢选骏:六四悼歌
·“平反六四”究竟能靠谁?/彭涛
·六四哀思/王学勤
·“六四”我们不曾忘记/赵景洲
·《平反六四全球大联署》宣言(新稿)
·六四惨案 我们难以忘怀/陈飞
·“六四”一代与“六四”第二代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喻智官
·解决“六四惨案”当权者不容再回避!/李志友
·解决“六四惨案”中共当权者不容再回避!/李志友
·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发表声明纪念六四
·纽约时报广场重现六四大屠杀雕塑 魏京生王军涛发表激情讲演
·中共领导人每逢六四都紧张不安
·六四维稳需要:福州警察对群众殴打抢劫关押 (图)
·北京对美发六四声明 表示“强烈不满” (图)
·在京访民纪念“六四” 亡灵寄哀思
·六四戒严老兵张世军上书胡锦涛 呼吁平反六四
·专访赵紫阳女儿王雁南 纠正六四冤案是世人共识
·谭凯:我的六四祭奠 (图)
·上海市民在人民广场呼吁勿忘“六四” (图)
·因“六四”出国,为“六四”被不能回家/王宁 (图)
·吴仁华“寻六四军人”反馈热烈 斥奉命开枪之词意在脱罪
·“六四”屠杀23周年 从“平反”到“清算” (图)
·广西维权人士端启宪在家绝食纪念六四23周年 (图)
·周志荣因欲纪念"六四"遭公安非法绑架 (图)
·令人惊叹!中国股市六四收盘跌64.89点
·股市也在纪念六四 (图)
·六四凌晨传上海军机场频起降 中国有大动作?
·六四天在哭?北京六月三日下午暴雨/视频 (图)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