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读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02日 来稿)
    
    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之际,认真重读一下,在《讲话》的字里行间读出了更深层次的含义。
     (博讯 boxun.com)

    在重读之前先回放一下抗战时期的延安和一个关键人物——王实味。抗战时期国共合作,共产党在消极抗日、积极抢地盘的指导思想下,远离抗日战场的延安成了大后方之中最安全的港湾,中共得以修生养息。随着斯诺、史沫特莱等等一些外国媒体访问延安,延安的影响力迅速扩大,人民把延安看成是理想之国,全国的热血青年心向延安,纷纷投奔。此时延安中共机关则是欢歌热舞,不论在杨家岭,还是枣园,中央书记处和机关经常举行周末舞会,毛泽东换了新夫人,邓小平、贺龙等在延安的高级领导人以及师级以上的军官中,80%以上的人都是在这一时期恋爱、结婚、成家、生子的。
    
    延安的人口特别是文化人迅速增长了,随之而来的各种思想理念都在延安这个国中之国出现,相互之间就有交锋、有辩论,有人歌颂延安的优点,也有人揭露延安一些不尽人意的缺点,王实味就是属于批评者之一。1925年19岁的王实味考入北京大学文院预科,年底发表书信体小说《休息》。他说:“我们青年的使命就是要用我们的力去捣毁一切黑暗的渊窟,用我们的热血去浇灭一切罪恶的魔火,拯救砧危的祖国,改造龌龊的社会,乃是我们应有的唯一的目标与责任。”
    
    1937年10月王实味来到延安。在延安,王实味专门从事翻译马恩列原著的工作。四年间单独或与人合作共译出近二百万字的理论书稿。他是一个清高自负、刚烈耿直、说话口无遮拦的文化人,对于自己看不惯的人事直言指责,从不会圆滑通融更不会看人下菜,因此得罪人很多。鲁院与文抗之间有歌颂光明和暴露黑暗的派别区分。王实味是坚决暴露黑暗的作家。1942年3月王实味连续推出《政治家艺术家》、《野百合花》两篇文章,批评了边区的等级特权制度和官僚主义现象,产生了很大影响,冲撞了延安热烈的时代氛围。
    
    笔者重读王实味的《野百合花》,除了文笔有点像鲁迅外,内容无外乎就是一些小牢骚,根本没有读出“骂”的意思,(原文见http://members.multimania.co.uk/sixiang003/author/Other/W/WangShiWei_YeBaiHeHua.txt),而且他也是本着希望共产党改变自身的一些小缺点,从而更加完美的态度。如果写这样希望共产党好的文章都该死,那么像笔者这样骂共产党真是百死莫赎了。
    
    今天在网上查到的资料显示,王震、贺龙都很反感王实味的《野百合花》,王震很不满意地说:“前方的同志在为党为人民流血牺牲,你们在后方吃饱饭骂党。”贺龙则有要班师回朝清君侧的说法,但事件过去了70多年,实际情况谁也不知道,我们能够看到的是毛泽东当时已经不满意延安思想界的混乱状况,正在找一个突破口,结果王实味撞在枪口上了——当晚,王震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挑灯来看壁报,意识到延安思想文化领域内斗争已经尖锐,而且波及到更深的层次上。他很严肃地对陪同的中央研究院的领导说:“这些东西很有教育意义,是很好的教育教材。我们的思想斗争有目标了”“这是王实味挂帅了,不是马克思主义挂帅。”“《野百合花》有文章。”“王实味是托派。”由于有了高级领导人的定性,1942年6月起展开了对王实味的批判并且不断升级扩大。康生的插手使得这件事情向一个更加恶劣的政治事件演变。王实味又被定为托派分子,并与潘方、宗铮、陈传钢、王汝琪一起被打成“五人反党集团”。1942年被开除党籍,说他是一个隐藏在党内的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1943年4月1日被康生下令逮捕,又给王实味扣上暗藏的国民党特务的黑帽子。1947年3 月延安保卫战开始,王实味被转移押往兴县城郊晋绥公安总局的一个看守所。后来,看守所需要转移。行前,为减轻负担,王震亲自批复指示将王实味就地秘密处死。也有人说是康生口头批准。晋绥公安总局审讯科于7月1日夜将王实味提出来,砍杀后置于一眼枯井掩埋。时年四十一岁。
    
    了解了王实味的经历,我们发现,迫害王实味的整个套路是这样的:组织谈话(毛泽东亲自找王谈过)——同事揭发(丁玲、萧军等人写文章批判)——栽赃陷害(毛泽东说:“丁玲是同志,王实味是托派。”)——扣大帽子(康生1946年审查结论是“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特务”)——人人得而诛之。这一套路后来一直反复在用,在随后进行延安整风、57年反右、66年文革以及其间此起彼伏地各种花样繁多的运动,受害人都是被相似的套路迫害的。连当年迫害王实味的帮凶丁玲等人、主持迫害的康生都在后来的运动中成为受害人,直到如今,这一套路仍然有效,薄熙来下台他自称受迫害,王立军投奔美国使领馆也自称受迫害、当年号称铁案的陈希同案,他也自称受迫害……
    
    1991年2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在经过长期取证后,终于作出的《关于对王实味同志托派问题的复查决定》:……因此,1946年定为“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的结论予以纠正,王在战争环境中被错误处决给于平凡昭雪。
    
    毛泽东认为当时的延安文艺界,在思想上小资产阶级自由主义、宗派主义突出;在行动上严重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因此有必要进行整顿,因此召开了文艺界座谈会。了解了延安召开文艺座谈会的来龙去脉,现在回过头来读《讲话》全文,《讲话》其实是两部分,是毛泽东分别在这个座谈会开始的引言和座谈会结束时的结论。
    
    引言的第一段就把目的直白地表明了:“我们今天开会,就是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就是把文艺工作者强力捆绑在“革命”这辆战车上,使文艺工作者失去独立的思想,战车的方向盘掌握在党的手里,作为革命机器战车的一部分,只能被绑缚着向党的“敌人”进攻,谁是敌人,这是“党”说了算,这个党有时候很真实也许是党支书,有时候很虚妄,竟然是整个中共及其武装。
    
    比如王实味,当他来到党的地盘上,就应当做革命战车的一颗螺丝钉,但当他对党以及党的领导人提出不同意见,被党认定为托派,如果说托派还勉强算一颗不合格的螺丝钉,那么定为特务则完全成为敌人,不但不是螺丝钉而是革命战车攻击的对象,在这战车的车轮下被碾成肉糜,被捆绑在战车上的螺丝钉们也能分到一点肉汤,然后继续为这辆战车的运转服务。
    
    引言第二部分的关键词是立场和态度,“我们是站在无产阶级的和人民大众的立场。对于共产党员来说,也就是要站在党的立场,站在党性和党的政策的立场。”这个“立场”太厉害了,因为立场,可以六亲不认,因为立场,可以杀人害命,因为立场可以同志反目……它已经成为勒在全国人民脖子上思想上的枷锁。
    
    站在党的立场,就代表了人民大众的立场,他们自命代表了人民,所有也不需要人民来授权,人民的权利就这样被代表了。如果说70年前的共产党还抱有一些为人民的理想,那么,70年后的今天,共产党已经完全蜕变成一个富人政党,他们的利益只是富人的利益,他们的立场已经彻底与广大人民对立起来了,他们还想当然的要代表人民,不是很可笑吗?
    
    所谓态度问题就是批判、歌颂的问题,毛泽东说的很明白,暴露批判的只能是“敌人”,自己人是不能批评的,即使“人民有缺点”也只能鼓励,普通人民都不能批评更别说自诩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了,能对党说半个不字吗?
    
    引言中的下一个关键词是文艺的服务对象,我觉得这是整个《讲话》最有价值的地方,因为过去的文化人是看不上工人和农民的,所以鼓励文化人深入基层了解情况,是唯一的可取之处。今天许多人回忆《讲话》的影响时也把这“与群众相结合、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作为重点,而忽略了其它部分。
    
    在文艺座谈会座谈了20多天后,毛泽东亲自给座谈会下了结论,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讲话》结论部分。
    
    结论部分用来很大的篇幅来讲文艺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毛泽东非常看重文艺的阶级性,说没有跨阶级的文艺,这就是说,文艺人要先给自己找一个老板,你要为哪个老板服务必须先定下来,这让文艺工作者不但没有了独立的思想,连独立的人格都没有了,只能是主人圈养的一条狗,主人让你咬谁你就只能咬谁。
    
    毛泽东一生最喜欢阶级斗争,所以积极鼓励阶级对立,而且是你死我活的对立,扩大、甚至制造阶级矛盾,即使解放后经过几年的三反五反、公私合营、人民公社等等运动,已经没有传统的阶级划分了,但他制造阶级也要搞阶级斗争。
    
    毛泽东特别强调无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的区别,宽泛的说小资那一套不行,只有我无产阶级这套行,但也没有说清楚区别到底在哪里,那一套是哪一套,这一套又是一套什么?这给后来的政治斗争埋下了多大的伏笔啊,这一套那一套的甄别权在党,你说的做的就是小资的,党说的做的就是无产阶级的……
    
    人世间自有道德、正义和良知,这是不受国别、阶级、财产、法律这些世俗框套的约束,真善美的东西具体体现在一个人身上就是操守和品德,就是人格,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应该宣扬人间正义、鼓励道德与良知,使优良品德得到张扬,假丑恶受到压制,从而促进整个社会的进步。《讲话》完全不顾人性,只讲阶级性,但工农兵学商都是人民大众的组成部分,一个宽容和谐的社会,是每一行业的人都能够安居乐业的社会,而不是割裂意识形态、割裂行业差别的狂暴型社会。
    
     今天对王实味的《野百合花》评价还是:杂文的出发点并不坏,但错误也是明显的。作者把某些机关在节假日举办的文艺晚会,说成是延安“歌啭玉堂春,舞回金莲步的升平现象”,与“当前的现实”“不太和谐”;把干部待遇上的某些差别,夸大成“衣分三色,食分五等”,说成有个“干部服小厨房阶层”;把在战争环境下偶尔发生的“青年学生一天只得两餐稀粥”,“害病的同志喝不到一口面汤”,视为普遍现象;把个别干部的某些官僚主义,说成“到处乌鸦一般黑”。
    
    批判了王实味、丁玲等人的“小资产阶级意识”和“极端民主化”主张,又经过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洗脑,一种全新的“革命伦理”被悄悄建构起来:“党性”变成了与“人性”水火不相兼容东西,一个党员,要保持纯洁的党性,就必须抹灭人性,只有不要人性,才能成为有纯洁党性的党员,因此来自上级的批判、压迫、斗争不论对错与否,都被视为对革命者革命意志的一种考验,这是多么可怕的党啊。
    
    结果,等级制度、特权思想、集权主义等因素开始发展。中共的党性伦理成了一个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一个空中花园,看上去很美,却是人不能达到的地方,再后来,共产党的杰出代表只能是雷锋这类型人造的完人。
    
    延安整风运动前,毛泽东还不是党的最高领导者,可以说是延安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领导人,但是整风以后,全党紧密团结在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毛泽东思想、毛主席万岁等个人崇拜的口号迅速蔓延,成了中国的列宁、斯大林。
    
    因此《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一副枷锁,它剥夺了文人独立思想、独立人格,剥夺了人民话语权、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割裂的阶级之间的联系,以生硬的阶级划分代替阶级和解,这篇反动文章始作俑者,为中共制造一系列的文化灾难埋下了伏笔。
    
    作者:沈熊 http://fblnihz.blogspot.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2049723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拉杂谈/淳于雁
·查建国谈《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70周年
·中共高调纪念毛的文艺座谈会讲话为哪般?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梦、梦境
  • 谢选骏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 张杰博闻中国经济寒冬已至为什么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惨?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 陈泱潮總論3
  • 曾节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
  • 谢选骏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 萨德反导系统争端五年后 韩中重启国防战略对话
  • 陈同佳赴台投案或吃闭门羹 马英九表示应该让他来台受审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警方用催泪瓦斯和水砲对付数万示威者
  • 游行变冲突 警方驱散时以水炮射向清真寺
  • 中国经济数据虚无缥缈 学者深度质疑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