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公权力追杀民间借贷何太急?——查封青岛瑞银投资公司当反思/ 苦丁香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31日 来稿)
    
     前不久,世所瞩目的“吴英集资诈骗案”,遭到社会舆论的普遍同情,致使扼杀民间借贷,体现国家垄断金融体制成为众矢之的。今年,4月1日至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广西福建主持经济形势座谈会时,首次高调抨击国家金融垄断利益,扼杀民间资本借贷。温家宝说,“坦率地讲,银行获得利润太容易了。为什么呢?就是少数几家银行处于垄断地位。我们现在解决民营资本进入金融,根本来讲,还是要打破垄断。”
     (博讯 boxun.com)

    为政府默许,媒体赞许的 “罪犯”
    
    然而,2012年5月30日,半岛都市报等媒体,却爆出一个与当今中国正在探索金融制度改革大趋势反向运作的新闻报道《女子痴迷高息200万元被套牢 公司负责人被刑拘》。该文称:王女士曾蹲守多日,将瑞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负责人解某扭送至附近的派出所,并导致该公司三名负责人同时被以涉嫌非法吸存刑事拘留。此消息一出,令青岛瑞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客户惊恐不已。
    
    记得2007年2月9日,青岛新闻网曾发表记者文章《法律监管处真空状态 青岛民间金融迎阳光化契机》。该文称,国家有关部门正在加紧制定“放贷人条例”,让一直游走于“灰色地带”的民间借贷有望获得正名。当时记者特别引述作为正面典型采访青岛瑞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解某的话,表达对民间金融处于“半地下”状态的困惑。2007 年 7 月 25 日,青岛早报又刊登记者访谈文章《民间借贷期待走进阳光地带》,文称“岛城品牌民间借贷表示愿意通过合法化操作模式“阳光”利润。并特别采访解某说:“对于民间借贷行业来说,规范化是目前最重要的问题,要杜绝行业内的恶性竞争。同时希望管理部门能规范化管理,对操作不规范的小公司进行严格监管。”2008年10月4 日,也是半岛都市报刊文《民间借贷的边缘行走 青岛模式死守抵押物底线》称:青岛市经贸委中小企业发展局融资处副处长苗强说:政府对民间借贷持"宽容"态度。如今,为政府默许,媒体赞许,曾作为正面宣传的民间借贷企业家,怎么转眼就成为了“骗子”与“罪犯”了呢?
    
    “地下钱庄”陷入危局
    
    统观古今中外,银号钱庄大都是民间性的。然而,我国现行体制金融利润却只能由官家独霸自占,成为官商权力寻租、利益共享和金融腐败的自留地。在当今中国,金融垄断还在不断酿制民间借贷悲剧,公权力依旧在追杀那些被称之为“非法集资”的“地下钱庄”,导致所有“地下钱庄”陷入危局!这与温总理上述讲话背道而驰。今天我们不妨深度反思,如果金融市场对民间正常开放,国家民间平等竞争,借贷方便自由,就不会再有高利贷生存的土壤,将大大减少高利回报拖垮中小企业与民间钱庄的悲剧。被称为股神的巴菲特,就是在正常的市场经济环境下,从私募基金的民间集资开始,赚到了第一桶才发家致富的。巴菲特如果生在中国,最少触犯了非法集资和操纵股市两宗罪,早就没命了。
    
    当下,体制内外不少专家学者甚至草根阶层,都在呼吁当政者用专门立法规范民间借贷行为,厘定罪与非罪的法律界限,为民间钱庄与中小企业的正常融资行为提供明确的法律依据。经济学家茅于轼就曾说过,解决所谓的非法集资所引起的问题,不是取消这种集资方式,而是在集资的开始就要讲明白,在各种可能的后果下各方需要承担的责任。即使事后发生纠纷,法院可以按照最初约定的条款判决,不存在集资是否合法的问题。
    
    “非法集资罪”为体制内外共同诟病
    
    “非法集资罪”不仅在民间导致恶评如潮,触发众怒,而且今年中国“两会”期间,不少代表、政协委员炮轰当今中国垄断与霸道的金融管制恶制的。3月2日中国经济网、3月4日《新京报》、经济观察网、财新网、中国经济网报道,本次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宁波市工商联副主席李立新,全国人大代表、富润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党委书记赵林中纷纷建议,应通过立法等手段把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的民间借贷合法化、经营规范化。全国人大代表、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则表示,为避免对民间借贷的不适当压制,建议取消较难界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罪。李立新委员称:你借钱给我,我付你利息,这本来就是一个交易。比如企业向银行贷款,贷款之后又还不了,也不至于判那个老板死刑。
      
    2006年5月26日,大连晚报刊发《明知非法集资为啥就不报案?》文章称:华家屯镇村民明明知道集资是违法行为,却甘心情愿为集资者充当耳目,对集资者的行为加以庇护,没有一个人报警。广州峻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及其法人代表张俊川等7人被指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于2009年底被广州中院分别判刑,后被广东省高院发回重审,导致3350名“受害”群众中的许多“受害者”为被告人张俊川喊冤,甚至有人筹钱为其支付律师费,认为“只要把张老板放出来,让公司继续运作,就能把钱赚回来”。然而,前一时期,各地警方却在打击“非法集资”,结果却导致群众不仅无法挽回损失,而且债务漏洞越来越大。由此可见,政府为了片面维稳和掩盖制度垄断之害与监管缺失之责,而加大追杀“地下钱庄”的举措,并不能真正保障群众的切身利益,反而可能使他们血本无归。
    
    追杀“地下钱庄”的损谁买单?
    
    事实充分力证了,官方为了金融垄断地位与秩序,不顾债权人利益而追杀“地下钱庄”的愚蠢作法,只能使本来有机会继续发展经营,筹钱还债的民间借贷公司,因陷入绝望而放任损失扩大,最终导致债务泡沫破灭。然而,政府却不会承担丝毫责任,所有的损失最终只能由民间借贷公司存款人买单。
     
    经济学家辜胜阻曾调研表明,中小企业只有10%,能够从正规银行体系得到贷款,浙江有80%的小企业靠民间借贷,年息最高的达到180%。正是在这种情势下,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们目前就是按照结果来界定非法集资,出了问题了,没有办法还公众的钱了,就定义为非法集资。没出事,就是正常借贷。”而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吴英一案反映了被排除在主流金融秩序以外的民间创业者的无奈。他说,“问题的根源在于金融业的垄断。”国有银行仅对国有企业放宽信贷支持,而对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一向都有 “信贷条件”的层层门槛,致使民间企业经常出现资金断血而难以生存。民营企业为了能融到资,就只能以高利率回报吸取民间资金,走地下融资这条充满风险的通道,且常常因越积越高的利息无力偿还而最终沦为阶下囚。这是只有在中国特色的金融管制恶制下,才会发生的人间悲剧。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近年来,由于国际国内经济环境的急剧恶化,各行各业风险加剧,特别是各民间投融资企业,都面临寒冷的冬天,即使国家高额外汇储备也都损失惨重,地方政府债台高筑,中国股市熊冠全球,爆跌不止,股市十年归零,股民十年血汗,房地产业下跌,土地流拍,连带其他许多行业也陷入危机,而投资行业无疑首当其冲,尤其导致在夹缝中生存的民间投融资企业,资金连断裂,被称为“诈骗公司”,几乎无一幸免。在如此严峻的大背景下,谁也无法摆脱“投机就意味着风险”的魔咒。正可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由此可见,这绝不仅仅是哪个公司、哪个负责人的品性与能力可以力挽的,也不是哪个民间贷款人的自身努力所能改变的。
    
    从2003年10月份青岛市第一家从事民间借贷的公司成立,岛城这类机构发展到了几十家,最高峰时曾达100多家。一项调查让人触目惊心:青岛市有融资需求的210家中小企业中,有80%没得到银行的支持,有75%以上是通过企业之间募资或向供应商赊账以及利用企业相互之间的三角债拖欠等方式来缓解融资难题。"民间借贷"在一定意义上类似"风险投资",其资金拥有者有种"愿赌服输"的心理,为了博取较高收益,愿意冒比银行更大的风险。民间借贷的风险和收益一向都是对称的,民间借贷风险越大,利率就越高;利率越高,违约风险越大。
    
    这个教训尤其令人反思
    
    民间借贷的暴利运作模式不仅带来企业的高成本运作,使企业原来就很紧的资金链变得更加脆弱,也容易危及企业的生存并引发支付风险。瑞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在青岛业内尚属负债少的,他们不仅有自己正在投产的实业工厂,并在继续考察新上项目,而且一直未间断积极筹资,每月都在归还部分客户债务,已经做得很吃力了。而且该公司出事前,还在向各位客户承诺绝不回避,绝不退缩,绝不坐以待毙,而在努力追讨债务,筹措资金,逐步还款。企业业务好的时候,客户门庭若市,赞誉不止;如今,企业困难了,还不起债了,就成了骗子公司,甚至要被公权力追杀查封。循此逻辑推论,该企业已经在青岛经营7、8年了,政府监管哪去了,媒体对他们的宣传报道如何解释?曾一度喜笑颜开,络绎不绝的客户,为何却在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经济滑坡的今天,才“将解某扭送至附近的派出所”?这种种疑问,都是今天我们该深刻反思的。
    
    在本文看来,当下,国家应有义务帮助因制度性歧视造成的畸形存在和资金连断裂的“地下钱庄”恢复生机,走出困局,逐渐还清债务,从根本上挽回民间贷款人的经济损失,而不是仅仅为了维护霸道的金融垄断秩序,不顾民间的投融资需求与利益,将企业领导人逮捕法办,一棍子打死。如果,国家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继续追杀“地下钱庄”,只能致使民间借贷风险越来越高,最终受害的依然是已经伤痕累累的民间贷款人群体。如今,“将解某扭送至附近的派出所”,直接导致本来还在积极经营的公司被查封,企业实体无法继续运作,多数投资人的心血将化为泡汤。最终损害的是所有民间贷款人的共同利益,这个教训尤其令人反思。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620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对民间借贷不要一棒子打死
·管益忻:开禁民间借贷十大利好
·吴英案二审法院:审判服务大局 民间借贷要靠党政协调 (图)
·最高法要求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
·温州立人集团董事长董顺生被刑拘 或涉民间借贷数十亿
·中小企业离不开民间借贷独木桥 (图)
·温州官员跳楼身亡 可能民间借贷
·鄂尔多斯九成人参与民间借贷
·正视民间借贷地位开放金融市场
·江苏一名银行行长涉嫌民间借贷卷款出逃
·最高法:当前要妥善审好民间借贷纠纷案
·南京一银行“天才员工”辞职蒸发 身负数亿民间借贷 (图)
·打压民间借贷会对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温州民间借贷余震未了 再现涉8亿元大案
·浙江省委书记谈中小企业资金链:民间借贷难题何解?
·鄂市民间借贷保守估计2千亿 政府开始监控 (图)
·温州回应九成家庭参与民间借贷 称数据严重扭曲
·温州九成家庭和个人参与民间借贷
·媒体调查温州民间借贷乱象 九成家庭和个人参与
·开放金融,让民间借贷“阳光化”
·“官银”惊现温州民间借贷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