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裸官就是卖国/王学勤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7日 来稿)
    最近网络媒体报道中共高官、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中纪委委员九成以上为裸官将他们的妻儿亲朋及资产转移到国外并办里了外国护照成了彻头彻尾的汉奸卖国贼。同时中纪委要求高官裸官申报从这点上看喜忧参半,喜的是看出了温总理的政改决心,忧的是如此之多的裸官现象势必会给中华民族及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
    这些官员那一个不是共产党员?共产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吃苦在前享乐在后,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是每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责任而在现实当中这些腐败官员的行为却恰恰相反,他们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享乐在前、立党为己、执政为私。正是在这种腐朽座右铭的指导下他们失去了人类的道德底线,丧心病狂、疯狂掠夺、残酷欺压百姓把共产党变成了他们《利益集团》手中的招牌。
     众所周知这些《利益集团》的权贵们,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进行权钱交易、疯狂掠夺、出卖资源以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环境为代价强取豪夺。把国有资产据为己有残酷地剥削百姓。一方面把强取豪夺的巨额资产转移国外,另一方面却把国家的财政收入花天酒地大搞《三公》,即《公款消费、公款吃喝、公款旅游》有的更加丧心病狂目无党纪国法包二奶、嫖娼甚至强奸妇女等无恶不作。 (博讯 boxun.com)

    《利益集团》的权贵们是现今这个制度和体制下的直接受益者而我们百姓则是这个制度和体制下的真正受害者。二者有着天壤之别。
    分配制度极为不公,他们享受国家财政开支就连体制内的一般公职人员工资及退休金每月几千元、公款旅游福利待遇应有尽有而我们这些真正为国家创造财富的百姓和为经济体制转型做出巨大牺牲的下岗职工的收入却极为低微,生活非常艰苦饱受医疗、住房、子女教育新三座大山的压迫。特别是我们这些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更加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有的只靠每月仅有的低保金艰难地维持最基本的生存,有的则连低保金都没有就靠亲朋好友及善良正义的人们解囊相助才得以生存。
    最近网上报到了两起杀官和一起绑架女官员事件,其中一起是一名村妇用死去丈夫的抚恤金独自抚养三个孩子修建房屋,由于困难在给当地官员送礼金额不足时三次遭到强拆,被逼走投无路拔刀刺死赃官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大反响,有的网友则表示杀得好这样的赃官该杀。我们认为以暴制暴这种方式是不可取的但在目前这种制度和体制下,在下跪祈求、自焚都无济于事、都不能唤起腐败官员良知的今天杀官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
    百姓不是党和政府的敌人。而《利益集团》的腐败官员们是你们把人民推到了你们的对立面你们才是人民的敌人,你们和人民同是这个制度和体制下的受害者。
    北京维权人士:王学勤
    2012年5月2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121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不能让裸官当得太自在/李光东
·为什么官越高、越认同裸官/五岳散人
·“裸官”不任正职折射反腐乏力?
·绷紧“裸官”这根“弦”传递啥反腐信号?
·中餐馆老板爆料在美裸官子女的奢华生活
·毕晓哲:正处级“裸官”缘何能挪用5.8亿公款?
·治「裸官」不如让官员「全裸」
·“半裸官”是容易引发误解的概念/一吟
·“裸官”令中央左右为难/章文
·王军荣:治裸官最需要的是全裸治疗
·盯紧“裸官” 防患于未然/姜维平
·一封举报巨贪裸官犯罪集团的公开信 /蒲树林
·中国“裸官们”出逃为何能屡屡得手?
·广东规定“裸官”不得担任党政正职
·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否认是裸官:已向组织作了报告
·湖南省委书记周强:我不是“裸官” (图)
·中国有多少裸官?监察部长称难以拿出统计数据
·俞正声“两会”暗讽薄熙来是“裸官” (图)
·晒晒自称非裸官的浙江副省长郑继伟家眷(附多图) (图)
·中国社科院报告指“裸官”治理成反腐软肋
·中国的“裸官”认同与体制失败 (图)
·广东去年查处274名厅处级 将重点监管裸官
·媒体揭秘:习近平和薄熙来都是裸官?
·中澳联手追诉外逃贪官 裸官在澳获刑26年
·男子用毒财色腐蚀国企裸官 诈骗资金2.5亿
·山东"裸官"摸底结束 8万多干部报告个人事项
·山东"裸官"数量摸底调查结束 正在制定相关规定
·梁光烈要求清退军内裸官 少壮派纷纷响应 (图)
·贵州文化厅副厅长:我是正厅级清官 也愿当“裸官”
·中国将登记管理裸官 副处以上要申报财产
·监察部部长:今年将首次登记管理“裸官”
·正处级“裸官”挪用公款5.8亿余元 被判处无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