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光诚事件爆司马平邦、刘仰、郭松民无耻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0日 转载)
    
陈光诚事件爆司马平邦、刘仰、郭松民无耻

    
      陈光诚事件发生后,中美两国政府正在交涉,并且中国政府承诺要调查清楚地方官员究竟对陈光诚做了什么。本来事情已经向良好方向发展,但是《北京日报》突然发出的社论将水搅浑。《社论》主要反映了“意识形态斗争”,得到的好评及板砖网友自己可以去看,这里姑且不论。5月4日,司马平邦发表了《陈光诚事件是美国反华战略对中国农村的渗透》一文,开始了对陈光诚本人的攻击。
      
      陈光诚究竟是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可以参考维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88%E5%85%89%E8%AF%9A,也可以看看这篇网文http://www.youpai.org/read.php?id=825,当然也可以利用谷歌搜索一下“陈光诚”。简单说,他是个自学法律的盲人,因为帮助地方遭受暴力计生的老百姓维权,2006年被地方当局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刑4年零3个月。2010年9月刑满出狱后,地方当局在他家周围安置摄像头、没收其通讯工具、设置岗哨,将其紧闭在家中。据他本人带出来的信息,他和妻子多次遭受镇政府工作人员的殴打和虐待。网友纷纷去山东沂南县东师古村探望,但都遭到暴力驱赶。2012年4月下旬,他神奇的逃出重围并在友人帮助下进入美国驻华使馆。
      
      陈光诚之所以成为国际热点事件,除了奇迹出逃等吸引眼球的情节,更重要的是陈光诚本人拥有的巨大人格魅力。从2005年开始,地方当局就开始入村调查陈光诚,希图找出一些“罪证”,但连小时候偷拔别人萝卜的“污点”也没找出来。如果没有这样的名声,陈光诚作为一个残疾农民,不可能有什么力量。
      
      就是这么一个令万人景仰的人,司马平邦竟能写出污蔑之词,也不能不佩服司马氏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勇气。不过对于不了解光诚是谁的人来说,他的话还是能蒙倒一些人的,尤其是那些自愿被蒙倒的人们。为此,5月8日早晨笔者打通了陈光诚的电话,详细了解了他跟司马平邦接触的前前后后,以及司马平邦用以污蔑陈光诚的“水井事件”。
      
      据陈光诚本人讲述,2011年10月28日,有两个自称是县残联的人上门找到光诚,说了不少好听的话,陈大感意外。有个人拍了好几张照片,其中有一张就是后来发布到新浪微博上那张,说光诚好好的,根本没有被囚禁。陈觉得他们根本不是残联的,有个人是沂南公安。陈光诚感觉上了当,就对后来司马平邦等人的造访有了防备。从2011年11月开始,当地开始改善小村的物理环境,砍去树木,种上冬青,整修道路,粉刷房屋。并且光诚家的强光灯、干扰器和一些摄像头被取下。
      
      2011年12月19日,他们家突然来了13男1女进行造访,其中有六七个北京口音的。这14人里也包括10月28日冒充残联的两个人。他们分别介绍自己来自哪个媒体或文化机构,其中就有个叫司马平邦的,陈光诚还记得有个人叫一清。据最近微博揭露,这些人主要来自中国名博沙龙,隶属于中国文明网,由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主办,其博客沙龙主要成员有:一清、司马平邦、王道峰、刘仰、郭松民、摩罗、曹凡、王亚民、黄纪苏、陈泰然、刘玉祥、王小东、吴法天、点子正、两江书生、范景刚鲍迪克等。网友查出一清、司马平邦、刘仰、郭松民、李玉桥五个人一起去了东师古,其他7个人是名博沙龙的人还是其他什么人还不清楚。
      
      陈向他们讲述了自己遭受非法监禁和虐待的事,并由他妻子指给他们看邻居家墙头上安置摄像头的地方。但他们对陈的苦难不置一词,没有表现出丝毫同情心。他们还说见过陈的四个哥哥,说他们都很通情达理。其实他们见到的是陈的二哥和四哥,大哥和三哥是地方官员找人冒充的。二哥和四哥在政府部门工作,所以比较听话,说的都是公安让他们说的话,也没有揭露那两个假兄弟。
      
      司马平邦笔下所谓陈光诚口口声声“等着联合国(来救我)”是怎么回事呢?当时司马平邦在院中单独和光诚谈话,问陈光诚,地方政府和你各说各的理,由谁来评判呢?陈说要由一个客观中立的机构来评判,比如由联合国来人调查评判。司马平邦说那不行,联合国是反华的。司马平邦与世界文明为敌的态度从现在的文章中就可以看出来,当时说这话也不奇怪。但司马平邦把细节撇开不谈,引用了个“等着联合国”然后再加上括号中臆想的“来救我”。接着把联合国等同于美国,于是要求联合国调查就等于汉奸。这种害死刘少奇、彭德怀并制造出无数冤假错案的文革逻辑当然狗屁不通,遭到网友痛骂是必然的。
      
      这一行人在临沂警车开道,观赏名胜古迹,吃喝玩乐一通,都由当地纳税人买了单,至于另外是否拿了好处费,拿了多少就不得而知了。当局告诉陈,他们是主动找上门来调查真相的民间人士。但从头到尾,他们表现的都像是地方部门雇佣来的文人。那些去探望陈光诚的网友,包括王小山、慕容雪村等名人,都被暴力打跑,如果不是当地主动邀请,这14个人怎么进得了东师古村呢?光诚为了防止再让他们做假宣传,就拿了两张纸贴在自己的墨镜上,一边写着“非法拘禁老幼病残”,另一边写着“入室抢打惨无人道”。所以这14个人虽然也拍了照片、摄了录像,但从来不敢向外播放,也未敢报道这次造访的详情。
      
      
      司马平邦在文中硬以莫须有的方式称陈光诚是美国特务,还借口是村民说的。如果是特务不早就以间谍罪抓进监狱了吗?还用得着耗费公帑将其拘禁在家吗?即便是中央政府也没有把陈光诚当敌对势力,而是承认他是一个拥有自由之身的合法公民。2012年5月4日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就陈光诚出国留学一事答记者问时说:“他如果想出国留学,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可以像其他中国公民一样,依法通过正常途径到有关部门办理有关手续。”并且陈光诚本人接受采访时说,中央政府派了一位司局級幹部到他病房探視,並且送上鮮花。这位官员代表中央还代表中央了解陈光诚反映的情况,如果属实将严肃处理。
      
      临沂某些地方官员的无耻表现在“我就流氓你能怎样”,而司马平邦之流的文人的无耻则表现在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并自愿为虎作伥。陈光诚明明是被地方官员花巨资雇佣流氓打手拘禁在家,是典型的官民矛盾,但在司马平邦笔下,陈光诚被监禁则似乎是因为他和老百姓之间的“民间矛盾”。陈光诚一家所有的遭遇都因为替村民维权,看守他的人都是雇佣的外村人,当地百姓拥护他还来不及,哪里来的“民间矛盾”?
      
      如果说因为怀疑陈光诚是美国特务所以才不同情他还可以归结为司马平邦的“民族主义”信仰,但是以水井事件来污蔑陈光诚就更显其道德卑劣了。
      
      临沂当地因为水污染严重,村民各家的压水井通常只有7、8米深,井水不适于饮用。陈光诚从英国一家机构申请了扶贫款打了一眼163米深的深水井。村民们自己挖沟埋管用上了自来水。陈光诚打完井后要移交给村里,但村委会不接,让陈继续管理。水井除了要维护,最主要的费用是抽水的电费。于是按一吨水收1块钱的水费来筹集维护水井的费用。这些钱其实也就刚够电费的,陈家没有靠此赚钱。笔者在北京的小区里用的也是自备井水,一吨3元,这还是成本价。司马平邦说有个这个深水井,其他浅水井就没水了,这是缺乏常识的胡说八道。浅水井里的水来自地表水,非常容易受污染,而160多米的深水井里的水是岩层里积存的古代水,没有污染。地表水和岩层水是分隔开的,互不影响。连中南海都是用深水井的水,假如受污染的地表水能随意流入深水井,还打深水井干什么?陈光诚打井是给村民谋福利之举,得到全村人拥护,可见司马平邦倒打一耙纯粹是污蔑,只是科学知识太少,露出的马脚太明显。
      
      司马平邦除了在水井一事上指鹿为马,还污蔑陈光诚“从一个普通的盲人按摩师,到一个带领亲族砸了村委会、截断国家公路的罪犯,再到一个被勾划为中国顶尖的反体制者”。这些词都是从临沂官方那里抄袭来的。当司马平邦一行调查的实际情况不符合他们的想象时,离开沂南县前从官方那里拿了一些给陈光诚定罪的黑材料。这些黑材料本来就是为了打击陈光诚为村民维权而编造出来的,所谓“顶尖反体制者”,不过是地方为了向中央伸手要钱故意将维权盲人政治化而已。
      
      
      陈光诚出狱被非法监禁后,大批网友纷纷前去探望,包括何培蓉、王雪榛、刘沙沙等女性维权者,但无一例外遭到暴力驱赶甚至侮辱虐待。最多的一次是2011年10月30日,有37名网友集体去东师古探望他,但是遭到一百多名暴徒的殴打和抢劫。打人者里面也包括被人认出的当地国保警察。除了一批批的网友自发探访,还有秦晖、雷颐、钱理群、李楯等上百位知名学者公开呼吁解救陈光诚并谴责临沂地方当局实行非法拘禁。在众多的陈光诚支持者中,司马平邦专门挑出一个李建军来大加挞伐。并非司马平邦对李建军有什么了解,而是恰好网上有篇王甘霖写的污蔑李建军的文章。李对王的污蔑一一做出反驳(1)高新界抢劫杀人案将李建军涉入是因为高和李有过节所以想牵他进去,但没成功,李与此案毫无关系。(2)李离开《山西晚报》是因为写的调查文章发不了,而且导致收入太少所以才跳槽。(3)所谓打伤平遥一村民,其实是涉及老家拆迁,李父被人打伤,李为保护父亲而自卫,对方拿着摄像机让一无赖躺地上,可惜李发现摄像机后根本没还手,没被抓住把柄。(4)被《成都商报》开除是真事,那是因为李为了给同事打抱不平而给领导写了《万言书》所致。(5)关于勒索纯粹是诬陷,李发誓说连300元的记者红包都没拿过,凡是发布会一类都不参加。李对王甘霖的反驳可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b13a01010122v0.html。笔者虽然没有亲历过这些事,但很清楚李建军一直在用媒体力量挑战地方官员的贪腐,其勇气可嘉,属于少有的良心记者。
      
      司马平邦在污蔑陈光诚的支持者后,最后又一次不顾事实编造出陈光诚“避难申请被美国大使馆拒绝”的谎言。据美国官员的公开信息以及诸友人和陈光诚的通话,陈光诚自始至终没有向美国提出政治避难,当然也就更谈不上被美国大使馆拒绝。
      
      司马平邦为了污蔑陈光诚,不惜抛开事实编造故事,依仗的就是在信息流通不自由的情况下,还有大量的网民不知道陈光诚是怎么一回事。这些头一次听说陈光诚名字的人看到中美两国外交部都这么重视,加上《北京日报》一通大而化之的批判,往往急于想知道事情真相,这就给了司马平邦、一清等人以造访过陈的学者身份来抢先掩人耳目的机会。不过互联网的好处就是真相总是封不住的,对于喜欢探究的网友得知事实真相还是不难做到的。将来信息流通更加自由,司马平邦等人的面目就会被人认识的更清楚。
      
      也许司马平邦、一清等人没有接受临沂地方好处,仅仅从民族主义出发,仇恨一切带有美国色彩的人或事,以至于在仇恨面前丧失了对事情真相的常识判断。毕竟临沂官员整治环境、冒名顶替、递送假材料还是对司马平邦一行进行了伪装和欺骗的。当陈光诚为了人身安全避入美国使馆时,司马氏们的仇美情绪大大爆发出来。在自以为反美等于爱国的激动之下,司马氏们已经忘记了基本的人性,也忘记了世间还有羞耻二字。为了表示对司马氏们民族主义的赞赏,有地址时一定恭送一条鱿鱼作为礼物——当然是拔掉牙的。
      
      
      附:一清、司马平邦、刘仰、郭松民这一行五人中的四人均已发布污蔑陈光诚的文章。其他几人调门跟司马平邦一样,一个是反美,一个造谣。比如郭松民造谣说金陵十三衩的演员随便找个村庄照几张照片,只表演一下而根本不关心陈光诚本人。
      
    
    
    http://www.zhuanxing.cn/html/CReview/758.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922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长青:陈光诚抵美——自由的胜利!
·陈光诚赴美维权人士重获自由/王学勤
·葛志慧:祝陈光诚一家人一路顺风! (图)
·《经济学人》:薄熙来 vs. 陈光诚,谁更强大?
·谈陈光诚事并非“三赢”局面/刘青
·牟传珩:陈光诚侄子陈克贵将面临不公起诉
·牟传衍:“陈光诚事件”最该道歉的是中国政府
·瑞洁女士在接受“时事大家谈”专访时与陈光诚通话
·严家伟:陈光诚事件是“维稳政治”和“维稳经济”生育出的怪胎
·陈光诚事件一失效与发酵/余柯呈
·黑监狱遍布全国,陈光诚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刘铁
·生命诚宝贵:陈光诚入美使馆杂感/钱跃君
·孙文广:我与老鼠对话——四论陈光诚事件 (图)
·黄河清:“右童分子”张克锦与盲人陈光诚
·陈光诚出国不是法治国家之道
·中美陈光诚协议疑点重重/王丹
·中共胜奥巴马错陈光诚输的4.27事件/伦敦客
·中共胜奥巴马错陈光诚输的4.27事件/伦敦客
·谢选骏:这颗星球容不下陈光诚
·陈光诚被迫去国 全球欢呼,谁的耻辱? (图)
·陈光诚到达美国 在纽约大学讲话 (图)
·陈光诚赴美机票近4万元 强调一定会回中国
·陈光诚夫妇及孩子抵达美国
·美媒曝陈光诚赴美细节 坐公务舱拉上帘子
·陈光诚被迫离国 网友:13亿国人的耻辱
·两名外媒记者随同陈光诚登机,但被禁止与其交谈
·人权人士:陈光诚赴美胜利之日 (图)
·“美国之行如请假” --陈光诚一家乘机飞往纽约 (图)
·快讯:陈光诚即将离开朝阳医院前往机场赴美
·港媒访陈光诚 自述遭殴打报复过程 (图)
·陈光诚最快今日赴美 避六四敏感
·陈光诚大哥讲述遭政府人员殴打
·山东维权人士刘国慧给陈光诚信控诉临沂强拆
·陈光诚事件:潜入记者东师古村
·陈光诚的侄子陈可贵:正当防卫的“杀人嫌犯”
·《华盛顿邮报》陈光诚的沉默之友:幸运
·纪斯尊带领福州冤民继续在京声援陈光诚
·陈光诚老母恢复自由 不随同赴美
·毛恒凤等为探访陈光诚遭打压鸣不平 (图)
·44人探访陈光诚被公安审查/郑建慧
·正义盲人陈光诚,令我悲愤令我忧
·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和妻子或遭当地警方殴打 (图)
·陈光诚严重腹泻达七个月未得到治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