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喻智官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19日 转载)
    喻智官更多文章请看喻智官专栏
     上网,看韩寒“代笔门”酣战;下网,读卡夫卡的小说《诉讼》(也作《审讯》),网上,“倒韩”“挺韩”双方打得昏天黑地;书中,主人公约瑟夫•K进入到处是法院的九曲八弯杂乱逼仄的楼道里“出不来”……回头再看网上的韩寒,正落入约瑟夫•K的境地,用毛时代的流行语说,是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韩寒的所有作品、视频被人挖掘出来对照检点,有人甚至用上了笔迹学和音频分析技术。在海内外有良知学人的逻辑推理下,韩寒被质疑得不敢出头应对;在追求真相的普通网民的常识辨识下,韩寒被洞穿得左支右绌。
     然而,韩寒已不只是韩寒,除了对韩寒的一个问号都叫好的愚忠粉丝,不少人把他当作一个象征,一根标杆,一位代表,还有牵丝攀藤的巨大利益关系。就在韩寒别说反手之力,连招架之功都丧失的时候,一大批教授、作家、法学家等“公知”出头硬挺韩寒。他们是有“知识”的分子,能煞有介事地拿出理论道道作依据,只不过这些高深的“知识”抵不住草民的常识。 (博讯 boxun.com)

    譬如说:有关韩寒的“代笔本属于著作权的私权范畴,只要著作权人自己没有发生分歧,外界无权置喙。”
    这话出自著名法学家之口格外雷人。人们是质疑署名韩寒的出版物,而不是干涉韩寒的私生活,许多读者冲着韩寒的名字买书,难道没有权利寻求真正的作者?
    再譬如说:作家无法自证论。
    除了死去的尤其是古代不图名利的作家,活着的作家,特别是对自己写的长篇小说,谁不能自证?
    还有的说:拿出韩寒代笔的证据。
    这话听起来有理,就像抓小偷一样,捉贼捉赃么。然而,聪明的网民反唇相讥:一位父亲用一岁的儿子的名字发表长篇小说,有谁拿得出他们代笔的证据?
    至于什么“有罪推定论”,把读者对作品的质疑当法官的断案,就更经不住反驳了。
    最令人惊讶的是,相当一部分人,不啻愚顽的韩粉,海内外不少“有识之士”都妄言“只要文章好,作者是谁不重要”。海外有一家聚集了一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论坛,标榜“独立”自称“异议”,容不下质疑韩寒的文章,而赞赏韩寒的鲰论倒可大行其道。
    一位自报北大毕业的作者上帖:“‘文章到底是谁写的’跟我一个读者有什么关系呢?……就算真正的作者不叫韩寒,比如叫韩暖或韩温,那也很好,我读的是文章。至于说韩寒拿别人的文章来沽名钓誉,那就沽名钓誉好了,这件事跟我也没有关系。……如果以后看不到这样的文章了,我问你方舟子要。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看这样的文章。找不出真作者,那就请你闭嘴,我继续看‘韩寒’”。
    这番自鸣得意“佻达幽默”的调侃,不论是非黑白罔顾真相道德,竟然得到论坛同仁们的一派起哄叫好,真不知他们凭什么去“异议”共产党的“假大空”。
     看到这些著名非著名“公知”的高论,我捏着《诉讼》书页的手直冒冷汗,我替卡夫卡悬心,幸好他是远离中国的奥地利人。如果他生在当下的中国,定然被中国“公知”们的荒谬淹没溺杀,杀得无影无踪,杀得理直气壮,杀得光明正大。
    卡夫卡一生享受着写作的快乐,却始终不满自己的作品羞于发表,许多作品都是被好友马克斯“骗出来”问世的。他去世时给马克斯留下遗嘱:“生前已发表的作品不得再版,所有的遗稿通通销毁,”其中包括《城堡》、《诉讼》等堪称伟大的作品。但马克斯实在舍不得这些文学奇葩,冒着违背卡夫卡的遗愿的负疚心理整理出版,为世人留下一个珍贵的文学宝藏。
    按那些支持韩寒的“公知”们的标准,马克斯真是傻瓜一个。他为什么老老实实说是卡夫卡的作品?他把自己的名字签上去,让惊世骇俗的《城堡》、《诉讼》等归于自己的名下有何不可?又有谁能质疑?他和卡夫卡交往二十多年,谈作品的构思绝不会比韩寒谈《三重门》差,即使词不达意,也只说明作家生性木讷口才欠佳。再不行,干脆拒绝采访也没人说什么,大作家总是清高的,他们深居简出不喜抛头露面。
    依凭这些旷世佳作,马克斯得个诺贝尔奖也完全可能。也许在颁奖典礼上出点纰漏,马克斯的致谢词太失水准,有好事者开始生疑,提出种种文本分析,认为他剽窃了卡夫卡的作品,但按时下中国“公知”们死挺韩寒的调门,想否定马克斯,没门!
    你说马克斯的作品和卡夫卡的文体如出一辙,那又怎么样?马克斯和卡夫卡二十多年密友,互相切磋写作,文风互相浸淫,出现类似的文字完全可能;其次,有关马克斯的文章是私人领域,即使剽窃了卡夫卡的作品,只要卡夫卡本人“同意”,旁人无权质疑不得干涉!还有,读者能欣赏这些巨作就饱了眼福,管他作者的名字叫卡夫卡还是马克斯!何况,谁拿得出马克斯剽窃卡夫卡作品的证据?
    是的,卡夫卡死了,死无对证,质疑者拿不出证据,永远拿不出证据。拿不出证据就是诬告。结果,非但“马克斯剽窃案”不能成立,马克斯上不了被告席,为了洗刷剽窃的罪名,马克斯倒过来“反诉”质疑他的人犯了“侵害名誉权与著作署名权”,最后,“马克斯被污剽窃案”就此立案。
    这样的笔墨官司拿到当下的中国法院来判,其结果也可想而知,借用小说《诉讼》里法官判案的名词,叫“诡称无罪开释”,文字用得很形象,最后是马克斯胜诉。从此,小作家“卡夫卡”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在世界上消失,人们只知道有一个叫“马克斯”的伟大作家,他因写出《城堡》和《诉讼》等作品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由此流芳百世。
    不过,把“马克斯被污剽窃案”置换成“韩寒‘代笔门’”,还要复杂一点,让上海的法院来评判韩寒起诉方舟子,这个“诡称无罪开释”的解释内容会有所不同。
    韩寒和方舟子之争是全国关注的大案。诚然,韩寒起诉的内容一条也站不住脚,相反,仅就他前言不搭后语、漏洞百出的解释,就能找出代笔的证据。但是,除非想再捅马蜂窝,掀起另一轮打假高潮,判韩寒胜诉已不可能。同时,也绝不能判韩寒败诉,他不过是一块招牌,一段广告,皮影戏里的一尊木偶,他的造假,是涉及出版业、媒体、上海乃至全国作协的大丑闻,甚至攸关整个中国知识界的形象,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好在中国自古就不缺“葫芦僧断葫芦案”,时下又有“捣糨糊”的法宝,尽管这桶糨糊实在太大,捣起来很费劲,费劲也要捣。断案的方法就是“诡称无罪开释”——被告的罪名不成立,原告的代笔查无实据,双方打个平手,一切不了了之。只不过,对外只宣布“无罪开释”,对内才是经过黑箱操作的“诡称”。
    眼下的韩寒毫无底气乱了方寸,反复起诉撤诉,不管这场《诉讼》最后是否升堂,网上的道德法庭一直在开庭,一场事关文化界诚信的世纪大《审判》正在进行。网民们不遗余力考证出来的“证言证词”,揭示了不以造假为耻的社会黑暗,让为了利益无原则挺韩的虚伪“公知”们一个个现出原形。
    这就是中国的现状,正因为有太多这样的“公知”,才会出现韩寒这样的“文学天才”,却出不了卡夫卡那样的文学大师。
    
    原载《自由写作》2012年5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418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韩寒博文谈代笔门:我写过不错的文字,也写了烂文章 (图)
·韩寒"代笔门"谢幕词感动网友:我不在任何神坛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穆斯林不能回家
  •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LoveTariffOctober2019Youtube:ThereCannotBeAnyGoodDealW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 林昭的革命
  •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沛戴口罩挺送終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谢选骏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李芳敏144000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来世的王国的钥匙已准备妥当。
  • 谢选骏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陈泱潮視頻:顾为群、陈泱潮:中共会崩溃吗?新疆民族问题的出路
  • 张三一言支持習近平反分裂中國[三篇]
  • 张杰博闻四中全会前权斗激烈纽约时报出手奇袭温家宝
  • 谢选骏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雪峰式共产主义
  • 谢选骏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台湾小小妮239
  • 滕彪国庆还是国难
  • 徐永海用两面各写着男厕女厕的一扇门来讲解半导体
  • 谢选骏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论坛最新文章:
  • 林郑报告避重就轻 议员继续抗议闹场
  • 圣让德吕兹 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婚庆之地
  • 赵紫阳冥诞百年 亲人故旧撰文呼吁中共改弦更张
  • 台湾空军:失踪幻影战机的黑匣子找到 将送法国分析
  • 欧洲峰会:英国脱欧协议的悬而未决
  • 地图又惹祸! 迪奥紧急道歉
  • 香港立法会开局次日 林郑再遭泛民议员抗议 议程中断
  • 台湾三对军方同性伴侣不堪压力退出三军联合婚礼
  • 时隔两年半 安倍内阁有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 香港人获提诺贝尔和平奖:争取民主自由事关全球
  • 赵紫阳:台港成就源于自治 望中央放权地方
  • 岑子杰再遇袭 议员和学者忧为取消区议会选举铺路
  • 美要求中国官员通报在美接触对象 中使馆回应
  • 华为第三季收入重回高增长 5G合同多来自欧洲
  • 菲律宾外长呼吁民众抵制涉南海争议动画片《雪人奇缘》
  • 软禁中的赵紫阳谈中国政治改革
  • 无锡高架路坍塌官方消息姗姗来迟受批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