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宝马维权故事/庄民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9日 来稿)
      庄民转业前,因为维护个人权益,曾经与部队领导交过锋,虽然没有占便宜,至少不能算输,甚至与军级干部对峙也是如此。转业后辞职前,单位按照惯例,副局级每人一辆办公轿车,几乎成了私人用车,庄民为此主动向不正之风叫板,较量结果是,半个月到一个月,单位在晚上把公车都停到政府车库,后因没有声援,也就没有坚持。庄民以为,只要认真,没有非分之想,不是无理取闹,轻易别把对手当敌人,坚持正义都会有所收获,领导也不敢随便给你小鞋穿。
    
       当然在部队或机关与不正之风较量,毕竟大多远离黑道与粗俗,坚持正义几乎没有人身危险,相对在企业和农村维权,肯定要容易的多。辞职前就听说企业职工维权艰难,只是自己原来没有切身体会,更何况辞职后十年与世隔离,一切都已经时过境迁。2012年年初,因为华泰证券以及石家庄泰康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相继背信弃义,让庄民身受其害,决定尝试一下企业职工如何维护自身权益,顺便测试社会风气,以另种形式宣传民主理念,明确诸多是非标准。 (博讯 boxun.com)

    
      良心不允许,明知熊市还鼓噪别人开户交易;华泰又不断以霸王条款修改合作协议,预感迟早会被其抛弃,自然2011年没有经纪业绩。股市持续低迷,长期没有佣金收入,即使节衣缩食也会坐吃山空。经朋友牵线,11月份庄民联系了石家庄西二环宝马车行保安工作,与还不满18岁的保安张小队长洽谈过。因为庄民喜欢熬夜上网写东西,小队长也说宝马这能上网,所以庄民只申请了宝马夜班。可小队长说大家都想赚加班费,当时夜班安排不开,只能等等再说。
    
      后来朋友又介绍了几份工作,有的道远,有的不能上网,因此都推掉了。进入2012年,眼看个人经济面临山穷水尽,只能申请低保和春节补助应急。正当对宝马工作不再幻想之时,宝马保安小队长打来电话,问本人是否春节可以上班?并说可以安排夜班了。当时庄民就关心是否长期聘用,小队长答复是长期的,后来才发现如今口头协议是多么的不靠谱。多种场合庄民与泰康保安交流时了解到,被问及的保安都没有签署劳务合同,所以才导致众保安被肆意忽悠。
    
      当时张小队长一直称,工资过了春节就从一千一涨到一千四,并没有明确元月的工资怎么算,毕竟元月的工资要到春节后发,更没有说明新到泰康公司的保安,还有一个月实习期以及实习期工资,另外新队员第一个月还要扣发三天工资,实习期截留的金额正好与后来得知的新队员介绍费相当。也正是因为这个发工资时才知道的实习期工资,导致比庄民晚来宝马工作的,在庄民指导下工作的公司老人,日工资比庄民还多,尽管庄民一个月的夜班做到一眼不眨。
    
      元月13日开始上班,夜班是晚23时到次日7时,双人值班其实工作量不太大。每晚巡夜八次,每小时一次,庄民负责零点等双数时点巡夜,另一位负责单数时点巡夜;同伴负责三时给宝马蓄水池上水,庄民四时负责关水;另外六时庄民负责把营业大厅的锁打开;不定时接收厂家送来的新车。巡夜时本来使用电子计数器,可是在二月初人员过剩后,在薛某等值班时,计数器莫名其妙地坏了,巡夜懈怠了几天后,传出宝马将在监控录象中检查巡夜,大家才稍微认真了点。
    
      刚上班的头几天心情还不错,开始的夜班搭档姓程,五十多岁。每晚吹吹牛,电脑上看会电视,彼此还算开心。因为他年龄大了,熬不得夜,所以每晚下班前,都要在值班室迷糊两到三个小时,该他巡夜时,庄民也不叫醒他,则主动出去巡视,并没计较,当时程某多次讲过,跟庄民一起值班,感觉每晚都过的很快。要是说算实习,第一晚他们陪庄民转了一圈,可是尽管值班室贴着上水程序,可连小队长也闹不明白三个阀门的开关顺序,还是在庄民推敲后清晰起来。
    
      可是没过几天,白班的两个小伙子都回家过年了,其中还有一位是小队长的表弟,而小队长此时只威胁另一位说,你要是春节回家,春节后就别回来了。因为泰康派遣到学校的保安也放寒假,泰康临时从学校保安中抽调薛某和张某来到宝马应急。小队长因为自己也着急春节回家,所以想让程某春节临时负责,把他安排在了白班,把学校来的张某安排在中班,把薛某安排成庄民新的夜班搭档。小队长走前,张某一直说自己春节前只干几天。
    
      初步确定庄民、程某和薛某春节值班,大家都很关心春节加班费,因为媒体早就发布了信息,春节七天加班者,可以受法律保护,享受十七天工资。开始的时候小队长说过,泰康公司的规定,春节期间历来没有加班费,可是后来看到其他人不依不饶,甚至有人发话不给加班费就不加班,小队长就摆出了谈判架势,并询问大家给多少合适。留下了个悬念,还没敲定春节的排班,小队长就回家休假去了,走前也没告之大家,从宝马领取了贰百春节伙食费。
    
      跟薛某刚开始接触,他对庄民还算客气,不过已经显现出痞子习性。在值班室随地吐痰,乱扔烟头,半夜三更巡夜时高声唱歌吼叫。但在聊天以后,当他知道了庄民是个务虚的人,而且生活也很潦倒,就开始在庄民面前显示出傲慢的态度,总想充当"爷"的角色,吆五喝六指挥你去做这做那。他不但很少巡夜,甚至在没睡觉的时候,自己不去,还阻止别人去,把上水本职理所当然地赖成了别人的义务。元月21日本是庄民自己值班,巡夜一次没少,月底时竟然发现值班表并列上了薛某。
    
      经济改革以后,一些人率先富裕起来,可是个别人不知感恩社会,不知如何健康享受成功,却热衷于"老爷"的感觉,无论一百年前,还是当今时代,这些尊卑观念的存在,破坏着民族的和谐与进步。比如说宝马的某领导,夜间出公司偏是不肯说出自己的姓名,给了个姓让庄民进进出出保安值班室自己去查,还怪庄民不认识他。再如宝马一天只做一顿午饭,晚饭和早饭总是变质的剩饭,甚至晚点连剩饭都没有,好象大家亏欠大师傅似的,桌上鸡蛋皮还要自己收。
    
      现代文明应该防止奢侈浪费与贫困,即使你再富有,都没有浪费食物和能源的权力,都没有浪费后代能源的权力。有公共汽车却偏要坐轿车,有省油的轿车却偏开费几倍油的豪华轿车,无人居住的空房子充分享受着供暖,明知中国住房紧张还要炒做,购买多套住房,除了满足畸形虚荣,还破坏着众生平等的文明法则,更是对子孙后代的犯罪。遏制科学技术在能源领域的奢侈运用,不单单是中国需要解决的难题,也是发达国家需要解决的课题,否则势必激活阶级斗争思潮。
    
      小队长异地过春节去了,让程某每天早上给他报平安。剩下的四位都是新来宝马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赶巧节前碰见了宝马人事经理,便问起了春节加班费。答复是,宝马只与保安公司打交道,包括加班费等该给的费用,都已经支付给保安公司了;而且宝马春节闭店三天,食堂也打烊,所以已经给了保安小队长贰百元饭费。不知他们三位怎么听的,竟然听成了春节三天值班,可以每人获得贰百元饭费,而且感觉在宝马春节加班,可以挣到三倍加班工资。
    
      春节逼近,可是庄民、薛某和程某却确定不了如何排班。庄民感觉自己不适合频繁调整时差,按照事先与小队长约定,声称只上夜班;而程、薛二人突然想把班改成上12休24,感觉这样节日方便安排行程;庄民以为他们上八小时还睡觉,连续十二个小时怎么受的了,所以与程、薛僵持不下。后来程某与庄民私下商量,能否除夕开始休息几天?拉上张某,他们三个轮班。为顾全大局,庄民答应了,原想他们两轮后庄民初三继续上班,但还是被程某劝到初四再上。
    
      庄民知道他们在算计那贰百元饭费,心里很不痛快。尽管答应了他们,但还是心有不甘,一是自己也想抓紧工作糊口,二是也担心他们三个值班危险,出点什么事砸了大家的罐。庄民给小队长打电话,估计他怕漫游费没接,所以只能发了短信。庄民汇报了程某临时值班安排,暗示小队长,"我没保安经验,不知如此安排是否安全?如果春节需要人手,可以随时与我联系",可是小队长当时并没有回复。殊不知小队长后来竟然为此发难,"你该听我的,还是听程师傅的?"。
    
      庄民除夕夜开始休了四天,可是懒的倒腾时差,所以春节几天也基本是晚上熬夜,白天休息。初四上班,他们三位并没有换回八小时,依旧上12休24,庄民自己固定夜班,如此一直到一月底。此次回来,庄民发现他们更加放肆了,一进入后半夜,就都离开保安值班室睡觉去了,有的回保安宿舍,有的在宝马营业大厅长沙发上。因此庄民心理不平衡了,庄民认真负责,一晚上下来,凭什么他们算一个半,而庄民只能算一个班,而且他们还坚决反对庄民也算一个半。
    
      关键还是薛某,最让庄民上气,连招呼都不打,就睡觉去了,根本不过问上水的事,更别提巡夜了。庄民的原则是,不欺负人,也绝不做奴才,庄民开始反击了。一是告戒他们自己的工作自己做,庄民不再代劳;二是小队长月底回来以后,与他交换了夜班睡觉的看法。同时声明,自己不会作为他们睡觉的证人,也没希望保安公司惩治他们,只是想小队长能督促他们上班正规起来。此时的小队长表现出一身正气,声称自己会查夜,可是到庄民离开宝马也没见他查过。
    
      程某见庄民开始较真,就不离开值班室了,至少做完上水的事情,再在值班室迷糊一会;后来解嘲自己不适合上夜班,就在二月初调回八小时后,把自己安排在了早班。张某听到庄民告戒,就在手机上定好闹钟,按时起来上水;后来跟庄民协商,他睡前巡夜四次,上好水后再去睡觉,庄民也没与他计较。只有薛某,让他定时他不定,声称"上什么上",摔门睡觉去了;直到后来有两次,庄民较真不再帮他,等他六时多起来才上水,尽管他吹胡子瞪眼,但也知道此事理亏,只能睡前把水上了。
    
      小队长与他表弟都回石家庄了,可是小队长的爷爷因病住院,需要小队长陪床,所以他回来后的半个月,很少在宝马露面。二月初小队长回宝马一趟,给保安公司报班,值班表撕了多页重填,把自己全勤报了上去;他叔叔是保安公司总经理,也许就是叔叔送侄子的份子钱。后来庄民与保安公司发生冲突后,有次小队长酒后失言,你可以告公司非法雇我童工,我是保安公司干部,享受每年的休假待遇。庄民在与大队长少有的几次接触中,也总是被灌输要无条件听从干部的话。
    
      后来庄民在小队长那里看见,宝马公司支付给保安公司的一月份劳务转帐,一千元管理费,七千元劳务工资,总计八千元。庄民在宝马上班的这一个月,平均每天四个人上班,工资只按每人一千一计算。也就是说,实际上班人获得的工资,只有保安公司收入的一半,其他资金都被所谓管理人员合法掠夺了。即使这样,公司还在拒绝加班工资,还在新保安身上以实习工资克扣费用;垄断一直被社会各界所唾弃,泰康公司之所以衍变成"太坑",正是得益于垄断所赐。
    
      庄民历来反对大锅饭,支持市场经济,因为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平衡各种经济活动的杠杆。庄民并不适应市场经济,更厌恶资本积累阶段的尔虞我诈,所以热衷于完善市场经济规则。人类虽然追求利益最大化,可从事劳动力中介管理,也只能通过诚信,优化管理队伍,以适度管理费来谋取壮大,绝不容许攀比贪婪的短期投机行为,否则很容易诱发社会矛盾。负责保安公司审批管理的省公安厅,必须制订遏制保安公司暴利的相应法规,加强监管而不是打造封闭的垄断行业。
    
      无法断定小队长与程某是否通过气,如何通的气,一月底程某咨询过庄民,调回八小时后如何打算。庄民单纯地考虑,学校还差几天就开学了,薛某和张某很快离开宝马,为了避免和薛某斗气,庄民考虑吃饭时点,结合单位下午比前夜更忙的实际情况,与程某商量后确定,庄民暂时中午12时至晚20时上班。程某还把小队长表弟崔某安排在了中班,薛、张二人负责夜班。程某之前曾经多次跟庄民唠叨过,不开心就别干了,只是庄民当时并没有明白其中的玄机。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当社会风气不正时,不正常的反而正常;在没有责任心的时代,从事保安这一行,也许夜班不睡觉反而不正常;庄民为了跟薛某斗法,得罪的可不是他一个人。二月一日中午,庄民都上班两个来小时了,小队长打来电话,先问庄民上什么班,后问为何这么上班,声称公司不允许这个时点上班。庄民见说不通他,准备退让到中班,这时小队长才说,"那俺兄弟怎么安排?","两个人上中班,谁来发工资?",绕了一圈,才透露出停庄民的意思。
    
      显然小队长为了自己和表弟春节称心,不惜破坏工作秩序以及他人尊严。庄民有点急眼,不过还是据理力争,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没有暂停庄民的理由。因为事先约定庄民是长期的,庄民工作最认真,在最缺人手的时候到位。泰康公司是私企,小队长叔叔任总经理,不为公司利益而主持正义,无异于自己砸自己的罐。小队长从来没有否定过庄民的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权衡再三后决定当日庄民先回去,2日起停学校两位,庄民和他表弟上夜班,中班由两人轮流加班过渡。
    
      原以为小队长的表弟会给他表哥争点气,可是2日第一次搭档,庄民刚到岗时间不久,他就给庄民打了个招呼,去营业大厅里找电脑上网,然后就径自去了,根本不在意庄民的态度。五时多点回来就说自己困了,解释了下他的班只需要上到六时,然后就回宿舍睡觉了。他平时基本只上中班,小队长刻意让俩夜班错开,一个10点接他,另一个11点上班,这样中班上七个钟头就够了,这也算是小队长对自己表弟的特殊照顾,当然在值班表上登记时,中班还是11时交班。
    
      至此庄民除了感慨现今社会责任心的流失,知道认真负责在这里绝对没有市场,所以不敢再生事端。可是3日上午风云突变,正睡觉时接到小队长电话,态度异常严厉,声称大队长说的,指责庄民春节几天没上班算旷工,后面的班都没法记,晚上庄民不必去了,夜班由学校两人继续。庄民尽管不知背后故事,但也知道情况复杂了,所以与介绍自己工作的朋友联系,计划一起去找大队长理论。可是他没来找庄民,却直接去了宝马,在那里打电话给庄民,劝庄民再等几天。
    
      庄民气他不够朋友,不给庄民交底,也不为庄民主持公道。当时庄民又请求跟小队长说了几句,听着他刁蛮专横的态度,根本不在意庄民找大队长,跟平时"叔叔伯伯"的判若两人,所以庄民也怒了,放弃了找大队长的打算,直奔泰康公司而去,计划直接找小队长的总经理叔叔理论,那时还想眷顾小队长的颜面。可是总经理没在,其他人又不想庄民等,言语之中表现出很多不耐烦,所以更让庄民上火。最终还是一位女士,劝庄民逐级反映情况,与大队长联系后,让庄民先去找大队长解决。
    
      庄民在省交通厅找到大队长,他拿着官架子,听完大体情况,不承认说过庄民旷工的话,表示要进行调查,还是让庄民等消息。而庄民的意思,即使调查,也没有让庄民等待的道理,并把调提升到这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双方各执己见,大队长表示解决不了庄民的问题,还只能公司解决。此时的庄民犹如秀才遇见兵,既然小队长寐着良心指责庄民矿工,很多事情又都口说无凭,所以当时也没想有个好的结局。既然保安公司不在乎自己的前途,砸罐的事情庄民又何尝不会。
    
      返回保安公司,他们还是不想庄民等,庄民坚持不走,最终还是跟他们理论起来,其中也少不了一些言语冲撞。不知何时来了位领导,白某,他大致了解情况后,说了一些贴心的话,然后跟大队长电话,督促他把班排好,以"是否需要我帮你排班?"将了大队长后,让庄民再去找他。大队长开始还想庄民再等两天,可是庄民坚持认为,那就等于邪恶战胜了正义。最终双方各退一步,决定庄民4日继续夜班。小队长当天也打来电话确认,庄民从此固定在了夜班。
    
      庄民虽然不知背后发生了什么,但能确定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龌龊之事。小队长对庄民的芥蒂从此若隐若现,他时常提起,庄民大闹保安公司,给他造成了很坏影响;这个事情庄民也从不含糊,庄民一直以宝马工作为重,结果却编造庄民矿工,对于把荣誉看的不亚于生命的人来讲,士可杀不可辱,庄民不可能不反击;每说至此,小队长马上又以"该篇就此揭过"大度收场。他叔叔把还没真正成年的侄子,放到尔虞我诈、坑蒙拐骗的环境中,不知是否真的在帮他。
    
      4日起庄民独自夜班,虽然比平时多点活,但也落个清净,除了工作正好方便写点东西。估计这几天损失最大的,就是小队长表弟了,每天不得不上满八小时。6日晚交班时他告诉庄民,次日起,学校的两位白天在学校上完班后,晚上将轮流与庄民搭档;小队长表弟更关心俩夜班错开问题,积极帮夜班协调时间,确定哪个十时接班。这个变化固然反应出保安公司的微妙人际关系,更明确了一个信息,保安公司不介意保安是否睡觉,更把宝马以肥缺当人情送了出去。
    
      有一次,庄民跟大队长交流,他奉劝庄民要注意人际关系,态度也比原来好了很多;在谈到工作态度时,他竟然说出一个荒诞的观点,"工作认真,难道就不丢车了?",不过这个问题自然难不倒庄民,"概率不一样。工作认真时发生丢失,等于强盗从保安手中抢东西;而工作不认真,就等于保安拱手把东西送了出去"。庄民甚至猜测,宝马公司也只是把保安当摆设,如此即使发生盗窃与损坏,也可以理直气壮找保险公司理赔,否则不会无人问津公司车辆进出制度的建立。
    
      庄民此时,实在不想多事了,对于庄民来讲,宝马是否丢车,相对庄民自己的两件大事,生存与写作,都只是芝麻蒜皮。张某是一位善于审时度势的聪明人,虽想少干活多拿钱,但不会没有大局,因此庄民与张某能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彼此合作相安无事。而跟薛某合作,始终让庄民头痛,庄民隐约意识到,故事因他就很难结束;宁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而庄民处事无法丧失原则,不做任何人的奴才,矛盾对立的信条下,只能信马由缰,走到哪算哪。
    
      庄民有时也想哄着薛某,得过且过,比如刻意陪他看电视剧。他刚来宝马时就炫耀泡了九十九个妞,还声称花钱泡妞不算本事,由于他一闲下来就要求看黄片,庄民就借机要挟他表现好点,后来给他拷贝过两部,可是他看片时一惊一乍的表现,少见多怪还要装大个,实在让庄民反胃,所以就拒绝再给他下载了。此时的庄民巴不得他早去睡觉,他给小姐打电话,"五十"、"一百"的砍价,甚至值班时跑出去找小姐,庄民都懒的与他计较,他不在,庄民才好听毛选,写心得。
    
      哄薛某浪费很多时间,如同在填充无底洞,大事化小也只是庄民一相情愿。庄民只要一做自己的事情,他就唠叨个没完;时常装模作样评点庄民写文章,只是他根本就看不进去,压根不知庄民写了点什么;他在学校发过一个小音响,每当庄民让电脑朗读文章时,他就打开音响,让庄民听不到电脑里的声音。后来庄民带去了电脑耳机,不再哄他,不再搭理他;薛某开始在电脑显示屏前指指点点,"你上班就做这点事情?",庄民预感到又不能消停了,依旧没搭理他。
    
      夜班7时下班,宝马食堂7时半开饭,庄民为了缓解生活上的拮据,在宝马吃早饭就要空等半个小时,所以多次跟小队长建议,把庄民的班往后错半到一个小时,或者三个班都往后错一个小时,如此也省得早班起床紧张。小队长先是拿公司制度说事,怕担不了责任,后又强调自己无权调班。此时小队长早忘了照顾中班表弟的事,也忘记了小队长的职责,更好关心职工生活,把工作做的更好。为此庄民请示过大队长,他说:"这么点小事还需要找我?小队长就有权调整"。
    
      庄民还以为好事多磨,小队长终于同意庄民自己的班后错半小时,可是刚落实一天,18日小队长就召集所有保安晚上8时开会。会上宣布了他叔叔担任公司总经理等新的人事安排;宣布了新的保安纪律,值班时不准玩电脑;根据宝马建议,决定把年龄较大的程某和庄民辞退,工作到月底;白班保安年轻化,要求站岗,给领导敬礼;工资马上上调,夜班上涨幅度比白班要小。此时的薛某表现出十足的小人得志,"明天就把庄民停了,我介绍个人来,不让庄民进门"。
    
      据说程某在15日公司发工资时,曾经为春节加班费跟公司某领导理论过,回来后他也一直扬言,干到月底就不干了。领工资那天,庄民才知道实习工资,扣除服装费所剩无几,本想找公司理论,可是经朋友和大队长安抚,也只好作罢。关于保安服装,薛某炫耀是他联系的服装厂,还为公司节省了几千元。庄民总共工作一个多月,也只穿了裤子和大衣,结果裤子开过裆,大衣兜漏了。后来被总经理邀请回公司谈谈时,交涉过退还没有穿过的保安服,结果被拒绝,理由是衣服不配套了。
    
      鉴于宝马公司没有出入大门的相关安全制度,庄民曾经跟小队长反映过,如此下去,虽然不好预知会出现什么麻烦,但是可以肯定,保安如摆设迟早会有麻烦发生。按理说宝马要求白班保安形象,本也无可厚非,但是苛求保安给公司领导行礼,显然伤害着保安队员的尊严;由此想起若干年前北国商城交通岗,警察百忙之中还要观察哪辆轿车有领导,及时给领导轿车行礼,就感觉荒诞。庄民在部队时也做过哨兵,也给军队首长行过礼,可是军队条例规定首长都要回礼。
    
      后来庄民曾经与宝马人事经理交流过,宝马要求的是白班形象,庄民固定在夜班,她根本不认识庄民,更不可能针对庄民。显然保安公司只是假借宝马之名,报复庄民这个不想做奴才的;新规定值班时间不能玩电脑,显然只是为了把庄民赶走,根本不考虑夜班的关键是耗时间,正是因为电脑才让庄民高质量地工作,而且这个是否公司的规定都无法确定;至于庄民的年龄,与薛某相当,辞退庄民就意味着保安公司宁可队员夜班睡觉,也要维护总经理侄子的权威。
    
      庄民在春节前后就曾经透露过,春节加班费受到法律保护,督促保安公司和宝马落实加班费的有效办法,就是拨打市长公开电话。只是由于保安队员之间彼此算计,把庄民挤出了春节值班,所以庄民也就懒的参与维权,维护这几位工作不认真者的权益。18日会上,三位春节值班的保安,一直围绕加班费向小队长发标,薛某等都说,只要拨打市长公开电话绝对有效,可都指望激火别人。庄民也激将薛某,"这有电话,有本事你现在打",薛某只能自我解嘲,"我改天再打"。
    
      会后,庄民没有回家,直接等着夜班,心不在焉地玩着电脑,考虑着未来何去何从。小队长做贼心虚,提出请庄民和薛某值班室喝酒,庄民因为不开心拒绝了,而薛某随声附和,鼓动小队长去买酒菜。小队长私下曾经表示,知道庄民冤枉,他从宝马监控录象中,知道庄民工作认真,也已看到其他人值班时间睡觉,甚至有时还跟庄民谈判适当推迟辞退时间;另一方面,小队长又伺机捕捉庄民的软肋,试图让庄民走的心服口服。庄民几次说不谈了,跟你说不清楚,他还是没完没了。
    
      小队长小小年纪,使用了凶狠的杀手锏,让庄民感觉有点毛骨悚然。他质疑庄民的文章是否属于反党,同时拿手机录音;庄民只能咬文嚼字,辩解不是反党,是在批判党中存在的专制弊端,不过他也体会不出字眼中的差异,民主跟他本来隶属两个世界。他甚至要求庄民去开无犯罪记录证明,在他眼中只要存在犯罪记录,就有了辞退庄民的理由。庄民反击,如果开来了证明,是否就可以长期在宝马工作下去,小队长也不敢接招。此时庄民其实心里也没底,能否开来证明。
    
      薛某毫不掩饰胜利的喜悦,常以大当家口吻让庄民第二天就别来了,见吆五喝六庄民并不买帐,便总在庄民面前挤来挤去挑衅,庄民也不搭理他。他在小队长面前也不忌讳睡觉,公开通牒要把夜班分家,他只负责前半段。后来薛某让庄民给他拿什么东西,庄民让他自己拿,他就恐吓庄民拔电脑电源,庄民也不示弱,"你敢",薛某在房间里转了两圈,便把值班室总电源关掉了。庄民拿出了找他算帐的架势,双方手臂架在了一起,因为都没有升级的意思,最终不了了之。
    
      庄民与薛某僵持时,小队长有点发傻,并没有劝架的意图;等二人分开了,他就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好似找到了制服庄民的手段,声称每人罚款五百,薛某随声附和,庄民照样不理睬他们。后来他俩出去密谋了一会,小队长先进来,好心地告诉庄民,"本来不想事态扩大,可是薛某非要找人来,这下麻烦大了",当时庄民还真被唬的感觉形势严峻,但也豁出去了,"那就拨 110呗",小队长还是关心的口吻,"那哪来得及啊",事后分析才知,小队长是想把庄民恐吓走。
    
      薛某进来后,隔了一会儿才跟庄民说,"赶快把电脑关了吧,一会队干部就来了"。庄民依旧我行我素,"才不怕他们看见呢"。庄民还跟小队长说,"你最好把你叔叔叫来解决问题",小队长又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后告诉庄民,他叔叔半个小时后就来,随后回宿舍睡觉去了。薛某先是在值班室睡觉,睡觉时还把脚伸在窗台上,非但把庄民手套踩的很脏,还把一个玻璃水杯踢到了地上;后来薛某感觉这样睡觉不舒服,最终还是跑到宝马营业大厅去了。
    
      事态发展到这种地步,庄民知道妥协已经换不回正义,再赖在宝马也没意思。薛某值班时,巡夜计数器可以损坏,配电箱挡板可以断,庄民的笔记本难保不会意外损坏,毕竟自己不可能时刻守护在值班室,还要负责巡夜关水。庄民决定挑战保安公司,但是还是做到"先君子后小人",天亮后亲自找到小队长,后来又电告大队长,"庄民今晚就不来了,如果保安公司今天不以书面形式向庄民承认错误,做出道歉,庄民会正式向保安公司开战",大队长连话都没听完,就把电话挂了。
    
      庄民挑战保安公司的第一步,借助其合作单位,对其施加压力,促使其改邪归正。当天庄民就给宝马公司总经理和人事经理发去短信,"你会介意宝马的夜班保安睡觉么!?你会介意夜班不睡觉的保安被辞退么!?你会介意宝马进入网络故事么!?"。按理说,保安公司的合作单位,应该很关注保安的工作态度,可是宝马公司没人向庄民了解情况。另外省交通厅等政府机关也与泰康合作,在泰康违法劳务纠纷中,至少没有履行监督泰康、维护保安权益的职责,甚至还难保没有同流合污。
    
      惩罚背信弃义、伸张正义谈何容易,庄民作为个体,很难搜集到物证,更难调集人证支持,所以只能采取"围魏救赵"策略,否则很难进入正常法律程序,形成扯皮状态。2月21日周一上午,庄民去了石家庄市信访局,经指点先去市劳动监察大队咨询了相关政策法规,下午又去桥西区劳动监察大队,举报了泰康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不给保安上三险、不执行春节三或两倍加班工资,以及发工资时才告之实习期,克扣保安工资",当时忘了举报泰康不签署劳务合同。
    
      因为庄民不知泰康总经理电话,区劳动监察大队只能分别给大队长和小队长打电话,结果大队长自己不敢接,小队长接电话后表示跟他叔叔联系。不久小队长又打电话给庄民,稚气地问怎么回事,庄民说自己就在劳动监察大队,请他叔叔过来再说,小队长勉强答应马上过来。结果一个小时过去,泰康没有人来,再打大队长和小队长电话,大队长把监察大队电话设置成了拒接,而小队长电话则提示为"空号"。公务人员说,次日去保安公司调查,然后再给庄民答复。
    
      当天庄民还分别去了劳动仲裁和司法局,咨询了申请法律援助相关程序,结果喜忧参半。喜的是弱势群体可以免费申请法律援助,忧的是任何人无权代他人维护群体权益,执法部门也只能以罚款督促企业整改,民不告官不究,让维权没有效率,纵容奸商钻法律空子。尽管泰康公司处处算计,侵犯保安权益,但毕竟违法行为在很多单位普遍存在,本着务实解决问题的态度,执法部门应该放弃罚款的习惯,督促泰康整改合规,不姑息养奸,也不以置人于死地而后快。
    
      如今司法领域工作、态度消极,迫切需要早日统一正确认识。媒体时常以出台新法规,宣传执法典型来点缀政绩,而在法规落实方面,工夫远远不够;很多人认为法律环境积重难反,信心缺失致使工作消极,社会风气恶性循环,其实每个人只要本着公正负责态度,从自己做起,自然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从各种媒体时常听到一种抱怨,"依法经营就活不下去,随波逐流被枪打出头,活该倒霉",其实这正是因为法规不健全,执法不严明,环境不公正,混乱的经济秩序所致。
    
      维权会触及到很多人切身利益,难免出现个别人狗急跳墙,以刑事犯罪伤害举报人,保护举报人是执法部门和公安系统的共同职责。涉及群体侵权时,执法部门应该禁止私了和撤诉,主动把维权承担下来;同时加强查处效率,尽量加快立案速度,缩短被举报人浮躁时间,最忌讳执法拖延。为此庄民也请教过110,当举报人预感到危险时,可以随时拨打110请求保护,包括举报人与被举报人之间所有接触。作为举报人自己,应该将举报事件知会给亲朋好友,频繁定期联络。
    
      在众人眼里庄民就是个怪物,在维权过程中庄民无法衡量自己蕴藏多少私心,但随着维权活动的持续,维权也时刻陶冶着庄民的心灵。某位公务人员曾劝庄民,别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庄民当时答复,"把自身利益与更多人利益捆绑到一起,庄民维权才更容易成功,现实中参与维权,就是另种民主宣传,也能阻止损人利己的事件在中国泛滥"。当晚庄民就把维权行动,简略地发布到了网上,庄民希望多维维权行动能够成功,给国人树立一个良好的维权示范。
    
      21日上午,泰康总经理给庄民打电话,态度还好,声称"多大点事啊,过来好好谈谈"。庄民怀着侥幸的心理,去了保安公司,结果二楼大门紧闭,显然在防范着什么,敲门后白某才出来,告诉庄民总经理在四楼。与总经理见面,还是感觉到了他的盛气凌人,他很关心庄民开出的条件,可得知庄民要维护所有保安权益,就开始挑庄民毛病;当得知庄民上网后,态度傲慢起来;审问庄民的介绍人是谁,大有株连九族之势。很快不欢而散,临别总经理还牛气奉送,"想告就告"。
    
      后来泰康公司又联系过庄民,甚至动用庄民的朋友,庄民也给了泰康多次机会,承诺暂停网络发帖。可泰康始终没明白,公司错在哪里,总想几百元摆平,让庄民去监察大队撤诉。管理人员不敬业是在自毁前程;背信弃义断庄民生计,是对正义的亵渎;中断庄民好不容易聚集的创作灵感,是对中国民主的破坏。24日是区劳动监察大队是否立案的最后一日,泰康公司另位老总耿某来电,声称不了解情况,希望庄民再去公司谈谈,庄民感觉其没有诚意,拒绝被泰康来回耍着玩。
    
      可是耿某一直让庄民开价,如果不能如愿,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意。庄民怕被持续骚扰,报出五千元。耿某询问道理,庄民只做出部分解释,欠发的半个多月工资,以及劳动法规规定的一个半月工资补偿,等等,剩余的算作精神损失费。庄民没有告诉他,本故事当时已经写了五千来字,如果意外私了,也只能放弃此文。几分钟后区劳动监察大队就电话通知庄民,泰康公司领导将于周一拜访监察大队;周一监察大队再次来电,表达了泰康公司有意金钱补偿私了,被庄民拒绝。
    
      28日下午,庄民到石家庄日报社,有意把维权故事投稿。平时总在网上务虚,山穷水尽之际,让思想融入市场经济,没准是条生路;同时借助媒体威力,可以使理性的维权有声有色;另外顺便普及劳动法规,毕竟这关乎着很多人切身利益。可是报社如衙门,记者们都不坐班,门卫和实习生也不敢擅自放人,自己又没带打印稿,白跑一趟。想与记者交流真难,不过即使进去,也难保投稿能成,因为人们拒绝朴实无华的思想者,只喜欢把多人悲剧集中于主人公一身的震撼故事。
    
      月底监察大队向庄民口头通报了进展,查实泰康公司没与保安签署劳务合同,被勒令限期整改,否则将予以罚款处罚;关于三险和加班费,虽已查实确属违规,但是庄民只能在劳动仲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泰康照常发放庄民2月工资,补发扣除的3天实习工资,按1100元每月补足;工作一个月后被辞退,而且没有提前一个月被告之,是否应该享受一个半月工资补偿,市、区监察大队口径不一,建议向劳动仲裁咨询;没有签署劳动合同的职工,自第二个月起可以向单位索赔双倍工资。
    
      3月1日下午,庄民和泰康总经理同时被召集到监察大队,除加班费外,补足兑现了剩余工资,同时达成意见,退还没穿过的保安服,辞退经济补偿、加班工资等走法律程序。当天庄民在劳动仲裁提出劳动争议仲裁申请,工作一个月后被辞退,半个月工资经济补偿;辞退前没有提前一个月被告之,一个月工资经济补偿;由于春节加班和无合同一个月后工作日不多,放弃了这两项经济补偿;可笑当时忘了三险,后决定根据泰康表现再行定夺。次日,劳动仲裁正式立案。
    
      3月8日,庄民在监察大队领取了退还的服装费,表达了继续关注泰康公司整改进展的意愿。同日在劳动仲裁了解到,泰康公司谎称,庄民因为上网违反劳动纪律被开除,拒绝补偿,同时隐约透露出调解的意思。劳动仲裁公务人员也以政府禁止自己上网推论,上网就属于违反劳动纪律,如果被证实,庄民难赢。庄民自知抗干扰能力差,顾忌案件拖久了会耽误写作,何况又不想说谎,所以犹豫后接受调解,退让到放弃半个月补偿。劳动仲裁决定,如果调解失败,4月10日开庭。
    
      庄民离开劳动仲裁后,越想越不是滋味,尽管自己潦倒,难道维权单单为了经济补偿?实话实说就一定会输?如果接受调节,意味着默许了泰康背信弃义,这个纪实故事如何收尾?因此最终决定,只要泰康迟疑,则停止让步,开始申请法律援助,在法律面前诚信始终,尽早把本故事发布到网上,输了官司又何妨。庄民在与所有公务人员接触中,一直告戒写着这篇纪实故事,希望公务人员能够秉公执法,无论公务人员办案不公,还是法规存在纰漏,庄民都会把自己的理解写入故事。
    
      次日,庄民与宝马人事经理电话,希望她能提供庄民工作认真负责的证明。她开始以不认识庄民为由,后来又以监控录象看不到值班室内情况拒绝,明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态度,不介意保安是否工作认真,更不在意什么正义。庄民提醒,只希望她如实提供资料,从监控录象中,总能看到庄民没睡觉,第一时间接待进出人员和车辆,正常完成巡夜上水工作。最终人事经理答复,如果司法律师前来调查,她肯定如实提供相关资料,是否提供给庄民个人,等咨询公司律师后再说。
    
      3月13日与劳动仲裁联系,公务人员听了庄民意见,表现出为难,她们已经通知泰康公司调解,对方答复将会考虑,建议庄民等两天。庄民不想落下出尔反尔的名头,接受了公务人员建议。15日劳动仲裁电话通知,泰康公司赔偿有附加条件,把网络中关于泰康公司的帖子删除,被庄民拒绝,因为这将连带本维权故事夭折,而维权和民主都不允许庄民半途而废。其实即使庄民想答应都无能为力,因为庄民发布的网络维权信息,是在公众论坛,庄民也不可能随心所欲。
    
      正好庄民三月开始享受低保,当日向司法局请求了法律援助,核实贫困材料后,司法局免费给庄民派遣了律师。律师大致了解了情况,认为案件关键还是庄民是否上网。只要庄民否认上网,人证不算,泰康公司必须另外提供证据,才能击败庄民。否则因为都是口说无凭,庄民无法证实泰康信口雌黄,庄民基本没有胜诉可能。庄民不想以谎言赢得官司,因为争取官司胜诉同时,庄民还有感召这些随波逐流对手焕发正义感的责任,而且也认为法规应该具有惩戒庭辩谎言的条款。
    
      庄民以为,司法仲裁机关在审理口说无凭案件时,只要某方证明对手存在谎言,凡是口说无凭范畴,都要判决谎言方无利。上班时间上网并不注定违反工作纪律,要根据具体单位工作性质和纪律条文而定,毕竟很多工作性质就离不开网络电脑。至于保安工作,白班和夜班工作性质就有很大差异,更不能以人们惯性思维和共识取代法规,是否因此耽误正常工作才是关键。在无人知会庄民不能上网的前提下,泰康公司饥不择食选择的借口,显然不能成为庄民违反工作纪律的依据。
    
      前面的故事发到了网络,泰康公司没有一点回应,没有任何认错表现。唯一宽慰的是,故事在海外论坛获得了网友少许声援与同情,可是在国内论坛,点击率很高,回复却很少,如今中国人缺少防微杜渐的热情,只知在无法挽回的悲剧中发泄,或者秋后算帐。庄民早就意识到,自己下海失败的重要原因,不善一心多用,现实努力不够细致,也不习惯漫长的等待。将近一个月后才开庭,庄民便把官司抛到了脑后,庭辩前修改完成了旷日持久的文章,《否定毛泽东,凝聚中华魂》。
    
      4月10日庭辩时发现,围绕这个官司,泰康公司还是做了充足准备,不再纠结庄民上网被开除,而是狡辩,根据宝马公司对保安的年龄要求,准备给庄民调整工作,庄民没服从管理,2月19日后自己没去上班,旷工三天后属于自动离职。庄民承认2月19日后没再上班,但同时指出那是被恐吓的结果,而且强调了小队长会上辞退的说法,泰康公司事后也没有给庄民重新调整工作的事实,可惜后来在笔录签字时,庄民没有发现这一陈述,只笔录了庄民质疑对方的自相矛盾与说谎。
    
      泰康公司百密一疏,一方面试图说明当时无意辞退庄民,同时指出庄民上网就该被开除,列举的两个不该同时出现的决定,显示出自相矛盾。泰康公司不与所有保安签署劳动合同,导致口说无凭官司,衍变成庄民缘何离开宝马,泰康一错再错,甚至在法律面前说谎,抵制谎言变得艰难,法规和程序都难逃责任。此时的泰康公司应该提交,禁止保安上网的纪律文件,宝马公司限制夜班保安年龄的书面证明,决定庄民工作变动的公司文件,以及所有通知庄民知晓以上文件的证据。
    
      庄民对庭辩过程并不满意,首先庭辩纪律不允许录音或录象,又不是隐私官司,何必让光明正大的事情见不得人。其次庭辩通知本来是14:30开庭,可是泰康公司代表迟到至少半个小时,却没有受到任何质疑,好似原告和被告还需哄着,让法律缺少了尊严。庭辩过程,辩论过于仓促,笔录也过于简单,没有询问双方是否还有补充,公务人员就宣布庭辩结束了。庄民坚信公务人员并不清楚故事始末,临别,庄民希望公务人员阅读本文章,也算是庄民的诉状,她们答应了庄民请求。
    
      中国人几乎都引用过,"上梁不正下梁歪",而且这句话在多数人心理上很是受用,可是没有人能准确把握其科学依据。很少中国人注意到,"地基不扎实,建筑注定不坚固",尽管大家都会认可其科学性。一个社会如果想弘扬正气,就必须进行综合治理,理性善良的人都该承担起不该推卸的责任,贪官要清除,刁民要遏制,愚民要开导。随波逐流与明哲保身虽是人类本能,社会进步也不苛求所有人冲锋陷阵,但在不伤害自身前提下,正义的话尽量多说,正义的事尽量多做。
     庄民
    
    2012年4月11日本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322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否定毛泽东,凝聚中华魂/庄民
·错综复杂时局考核民主人士/庄民
·纲领八条/庄民思想
·张铭山:从月庄民选事件看中国基层“鸟笼”民主的困境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题申纪兰
  •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 哲学就是对话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 禁蒙面法会不会让暴力升级?“一国一制”正在悄然实行?
  • 博客最新文章: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族千里共嬋娟明月
  • 高洪明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金光鸿要瓦解共匪,政治上的成熟是根本
  • 刘蔚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谢选骏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金光鸿各国要重新确立主权在民原则
  • 谢选骏“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台湾小小妮238
  • 李芳敏144000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 谢选骏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基督化生活如何求解人生的迷思?
  • 谢选骏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心灵的埃及地
  • 曾节明“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牧草地謝松齡:耶穌是信心的根基(修訂)
  • 李芳敏1440006諸天藉著耶和華的話而造,天上的萬象藉著他口中的氣而成
    论坛最新文章:
  • 反送中示威惊曝割颈暴力 伤者是警长
  • 或涉六四与拒毛新宇 北大前校长丁石孙93逝世
  • “承认台湾是国家”10万人联署今达标 白宫回应与否都是大
  • 港独恐怖主义幕后
  • 反送中示威锤砸锁定亲政府蓝店
  • 人权世界离取消死刑又近一步
  • 好莱坞去中国发展经验多 好事者建议NBA借鉴
  • 广发浦发滥发信贷逾700亿遭震怒 有人挨罚
  • 北京酝酿取消直飞布拉格 报复要删一中原则
  • 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之一: 柏林墙的历史
  • 土耳其军队继续与库尔德武装力量激战
  • 港版民主女神像夜登狮子山
  • 微博透露军密 歼-20战机已装配空军“王牌部队”
  • 港网疯传黑警也外逃选台湾 台诺严把
  • 暴增!“承认台湾是国家”白宫请愿人数达标倒计时
  • 胡锡进在港大吹和风指风波像“闹事小孩大家很快会忘了”
  • 克鲁兹访港警察“忽悠”执法晚间却出动“黑衣卧底”开枪抓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