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挽王东海 (附:王东海被擒记)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9日 来稿)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惊闻浙江老友王东海遽逝,谨哭曰: (博讯 boxun.com)

    向我开枪,曾藏英杰天涯海角;
    向你致敬,长留毅魄青史苍穹。
    附旧作《“六·四”逃亡者王东海被擒记》再发表以为纪念。
    
    2012、4、29于马德里蜗居大病还阳后数日

“六.四”逃亡者王东海被擒记[软间隔]
    
    1989年初,我在海南海口市,租了一间民房的三楼当办公室,办公司
    妄想发财。“6.4”后,从杭州来了一位姓钟朋友,带了一个人,介
    绍说姓王,一起来玩的。一天,他们从三亚市或是其它什么地方回
    来。王先生拿出一袋金光闪闪的沙子,说是一如何如何可怜的路人向
    他兜售,含金量如何高,实际价值几千元,他只化了300元买的。我
    笑指他上当了。他不信,振振有辞地辩解,到终于有点相信时,则自
    我解嘲地说:“就当帮助了一个比我更需要帮助的人吧。”
    
    王先生,40余岁,高大壮实,称得上虎背熊腰,一望而知是出卖体力
    的劳动者;举手投足间则气定神闲,可以看出有武功底子,而且非同
    泛泛。这样的人是老江湖,怎么会上这小把戏的当?我有点疑惑,但
    钟不说,我也就不问。王说要用办公室的电话。我说可以,尽管用。
    王却又迟疑了,说还是到邮局打好,终于没用。我也随他。第2天,
    他们从外边回来,带了一个大西瓜。王说:今晚8点,有他的电话打
    到办公室来。我说:行,8点的电话你接就是。
    
    海南的6月,已很热了。晚饭冲凉后,大家赤膊在阳台上乘凉闲聊。
    我坐的位置正对着楼梯口。准8点,电话铃响了,王去接电话,刚
    “喂”了一声,我看见楼梯口上来一个人,端着手枪,猫着腰。我愣
    住了,傻眼了,呆了。说时迟,那时快,这端枪的人一个箭步冲向
    王,另一个端枪的人几乎同时在楼梯口出现,声震屋瓦地一声大喊:
    “不许动!蹲下!”当我的视线随着这两个抢手转移到王身上时,王
    已蹲在办公桌旁,电话筒垂在桌沿,晃来荡去,两个抢手凛凛有威地
    按着他的肩膊。这时,我回过神来了,过去把话筒放回机架,让钟把
    王的汗衫拿来让他穿上。办公室里已人满为患了。他们要带王走,我
    不让带,问这是怎么了?他们说是海南省公安厅的,出示了证件,说
    王是通缉犯,反问我是王的什么人。我自然辩称是朋友的朋友。王就
    这样被带走了。他们没兴趣听我说什么,只要我把王的东西交给他
    们。我把那一小袋金沙留了下来,只把那个大西瓜拿出来,把王的牙
    刷、毛巾拿出来,他们自然没有要。
    
    趋于平静后,钟向我交底了:“他叫王东海,杭州工人,‘6.4’北
    京杀人后,他在杭州还上街游行,扛着‘向我开枪’的大牌子。王被
    通缉了,自然要跑路。立群说你在海南,王不认识你,你不认识王,
    我就带他来了。他老婆大肚子,当坐月。他担心老婆,一路上就要挂
    电话,劝他不听。今天上午在邮局给家里挂了电话,又怕窃听,让老
    婆晚上8点去邮局再挂过来到你的公司。”我哭笑不得,天下竟有老
    实天真到这种地步的人!怪不得会买那金沙,怪不得会明知杀人后还
    要喊“向我开枪”。我与钟分析情况:“明天杭州公安厅的人肯定
    到,搂草打兔子,顺手带你走不累。你怎么办?”一语惊醒梦中人。
    钟当晚就离开了海南。次日午,杭州公安厅的人果然来找我,问起了
    钟。一年轻者凶巴巴地,虚声恫吓,另一人阻止了他,正儿八经、例
    行公事式地问了一番就作罢了。
    
    最近,杨建利在大陆被抓。“6.4”临近,我不由得想起了这位在我
    眼皮底下被擒的王先生。王东海已经跑掉了,却又自己送上门去。杨
    建利可以跑而没有跑,我不明白。是不能跑?不会跑?不敢跑?不屑
    跑?就不跑?我想起了3年前的王策、王炳章。杨建利和王策、王炳章,如果勇敢地进去,又安全地返回,那么,他们的义举在西方世界、在中国大陆,就会产生完全不同于现在的巨大效应;而这本来是应该、而且可以做到的,却都没能做到。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难道不令人深长思之吗?我愿人们有以议之,有以论之,有以悟之,有以改之。(2002.5.24)
    
    
    【原载民主论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722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立群:追忆老友王东海
·秦永敏先生哀悼王东海的唁电
·关于执政当局逮捕刘晓波的四点声明/毛国良、陈龙德、王东海、吴高兴等
·民运东南擎天柱:王东海生平简介
·王东海去世,浙江当局惊恐万状
·尘世再无王东海(1946.11-2012.4)
·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王东海突发疾病去世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天堂的失落
  •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无我无相
  • 谢选骏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 曾节明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 李芳敏14400021惡人必被惡害死;憎恨義人的,必被定罪。
  • 金光鸿武力改变不了人心
  • 谢选骏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 台湾小小妮支持香港抗爭到底
  • 胡志伟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 陈泱潮《民主墻運動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特權論》不容抹殺》附
  • 张杰博闻将有大事发生香港人在为中共挖一个大坑
  • 谢选骏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 张成觉八十感懷(修訂版)
  • 吴倩你们的耶稣:天主不会再传授其他教义,因祂的圣言早已给了
    论坛最新文章:
  • 已有四百多位港生教授申请到台各大学附读或当访问学者
  • 曾钰成再惹批评“假营救真围捕”及“吃人血馒头”
  • 香港英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在中国的恐怖遭遇
  • 香港理大仍有示威者固守 警方伺机抓捕
  • 马尔他逮捕涉及谋杀著名记者的大亨芬内克
  • 北京回应英方关注郑文杰控刑求:不接受交涉
  • 美国政府向部分公司发放向华为供货许可证
  • 法国政府提应急方案因应法国公立医院大罢工
  • 德国5G惊传或决心排斥华为
  • 曾钰成否认朱媛是前总理孙女 有澄清竟指朱镕基无孙女
  • 防新纳粹祭拜 奥当局酿改希特勒故居当警察局
  • 鼠疫惊传内蒙源地今夏已经鼠患成灾
  • 美国欲彻查中国千人计划渗透 FBI后悔未防堵
  • 落马贪官可组亿元俱乐部 19大后大老虎减少
  • 猪肉荒压 第一块人造肉在南京问世
  • 日众院批准日美贸易协定 并指禁止国家要求企业公开密码
  • 香港真假信息战 仇恨恐惧与不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