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多中央”造成的共振将日益剧烈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9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2年4月20日,我提出“中共出现了三个中共中央”一说,引起各方关注。2012年4月28日,有人在网上发文,自问“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并且自答说:“中共已到了三中央,九常委,三十二个封疆大臣,乱党,乱国,乱民的未世之乱。”比我的“三中央”说更为细致。 (博讯 boxun.com)

    
    其实,不论“三中央”说,还是“三中央,九常委,三十二个封疆大臣”说,都还是着眼于目前的;如果放眼于未来,放眼于“十八大”以后,三个中央的形成,会变成制度,如果这些退而不休的总书记们活得够长,以后还会形成四个中央、五个中央甚至更多的中央。西晋末年的八王之乱重演于未来中国,并非绝无可奈。中国的连台大戏将越来越热闹了,而“多中央”的状态所造成的社会分裂与军政共振,将日益剧烈。
    
    “多中央”现象是邓小平的战略失误,但事到如今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总体演化的关键要素。最新发生的“山东盲人维权活动家陈光诚勇闯美国大使馆”事件,说明薄熙来事件不是孤立的,而是中国社会总体混乱的一个环节。如果现在有更多的人起来效法方励之、王立军、陈光诚,那么美国驻中国的使领馆就可能成为“危机释放的导火索”,发挥起1989年匈牙利开放与西德边界那样的解放作用,如果那样,中国的柏林墙就会崩溃。2012年是美国的选举年,美国奥巴马政府没有理由再次拒绝要求保护的人民。
    
    最新发生的“山东盲人维权活动家陈光诚勇闯美国大使馆”事件(http://www.iask.ca/news/china/2012/0428/132179.html),说明薄熙来事件不是孤立的,而是中国社会总体演化的一个环节。如果大家都起来效法方励之、王立军、陈光诚,那么美国驻中国的使领馆就可能成为“危机释放的导火索”,发挥起1989年匈牙利开放与西德边界的解放作用。2012年是美国的选举年,美国奥巴马政府没有理由拒绝要求保护的人民。
    
    下面我就用“秦人与楚魂的对话”的名目,以自问自答的方式,细细说来。
    
    (秦人与楚魂的对话,2012年)
    
    
    1、
    
    秦人:如何解读薄熙来事件?
    
    楚魂:显然,薄熙来事件标志着“中共统治进入晚期”。
    
    根据我1996年提出的“七十年理论”,一般政权在七十年左右都会发生一次脱胎换骨,甚至美国,也在建国七八十年的时候发生了分崩离析、重新改组的南北战争。法国1789年大革命到1870重建共和,也花了七八十年。俄国民主革命失败(苏联建立)重建民主(苏联瓦解)也是七十多年,中华民国建立(1912年)到民主化(1987年),也是七十多年。
    
    2、
    
    秦人:有人说如果不是薄熙来在两会期间到中央“唱红打黑”, 事态可能不回如此严重,同意吗?
    
    楚魂:“唱红打黑”企图在社会上复活共产主义运动,而共产主义运动则是一个国家发生危机甚至发生社会破产时,特有的现象。“唱红打黑”的土壤,实现在中国社会两极分化严重而又无法推进宪政建设的矛盾。薄熙来在两会期间到中央“唱红打黑”, 主观上可能是为自己的案子解套,客观上是向中央的现行路线挑战,触发了中国社会的全面危机。
    
    3、
    
    秦人:薄熙来事件在此时爆发,与中共即将政权交接的“十八大”时间点,有没有关联?
    
    楚魂:有。中共在1989年以前,是通过更换接班人梯队的一把手来完成政变的,例如刘少奇、林彪是毛泽东的牺牲品,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市邓小平的牺牲品。但六四大屠杀以后,中共合法性降低,姓资姓社都不敢辩论了;为了稳定大局,不再敢于撤换第一把手,于是改为在党大会前后撤换政治局委员和地方大员。1990年代撤换杨尚昆兄弟和北京头目陈希同,2006年撤换上海头目陈良宇,都属此类,这次轮到重庆头目薄熙来。
    
    4、
    
    秦人:薄熙来政治生涯走到此一地步, 跟他的性格有关, 国外媒体也曾经以”东方麦克白斯”形容薄熙来,您怎么看薄熙来这个人?
    
    楚魂:薄熙来事件是“文革一代”首次登上中国政治的最高舞台。这就决定了以后的习近平时代和以前的胡锦涛时代很不相同。因为习近平和薄熙来一样,也都是红卫兵出身的。文革一代的人,不像胡锦涛一代的人那样是在文革以前就定型的,还比较循规蹈矩地恪守文革前流行的奴隶主义;也不像江泽民一代的人那样见过解放以前的自由社会,思想还没有完全僵化。文革一代的处事特点就是志大才疏、见风使舵,但是社会适应能力非常强。苦难与野心,是他们生命的主旋律,所以用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斯”来形容他们,是有其韵味的。
    
    5、
    
    秦人:薄熙来事件已经成为各方势力透过外国媒体来释放真假消息的网络攻防战?
    
    楚魂:谁跟谁之间的攻防,决定了接下来还有哪些“球”会被丢出来。在这些方面,现在仅仅开了一个头,以后的节目会越来越精彩。总的来说,多方混战、谣言主导,将是未来中国政治变动的一个预演。而由于中国实行新闻封锁,所以决战的主战场就移到了海外,这个很像是清朝末年,决战的主战场是在租界里面。因为租界有治外法权保护的言论自由,可以办报纸。
    
    6、
    
    秦人:薄熙来事件对于中国政治未来发展有何影响?
    
    楚魂:薄熙来事件表明中国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一个选择是“退回共产主义”、继续唱红打黑。显然,此路已经不通:不仅文革之前没有走通,结果爆发了文革;而且文革中竭尽全力推行红色恐怖也还是没有成功。最后这一次,薄熙来也还是没有走通,而且还背上了刑事犯的罪名,比毛泽东家族的命运还要悲惨。
    
    一个选择是坚持现行路线,维持改革开放、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显然,此路也已经不通:否则就不会有薄熙来的粉墨登场和全国人民的一片叫好了。这是因为,邓小平改革经过三十多年,已经流弊甚多,造成民怨沸腾,推动“中共统治进入晚期”了。
    
    7、
    
    秦人:中国向何处去呢?
    
    楚魂: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放弃“只改经济不改政治”的腐败路线,用普选的方式、通过民主与法治的办法来解决唱红打黑企图解决的那些社会问题。
    
    但是,这一点说来容易做来难。
    
    这是因为,中国现在已经出现了三个中央,导致任何决策都无法贯彻执行:
    
    (1)江泽民代表的第三代领导核心,退而不休;
    
    (2)胡锦涛代表的第四代领导核心,即将退休;
    
    (3)习近平代表的第五代领代核心,即将上台。
    
    实际上,薄熙来事件之所以会发展到今天这个难以收拾的样子,就是因为上述这“三个中央”之间互相掣肘造成了“政出多门”的乱象。
    
    8、
    
    秦人:三个中央的形成,是不是邓小平的遗命造成的?
    
    楚魂:没错。邓小平个子虽矮,却有拿破仑情结,欲与老毛试比高,结果就比毛泽东还要独裁,不仅一手指定了接班人,还要隔代指定胡锦涛为接班人的接班人。邓小平自以为这样聪明,没有想到却造成了“分裂中央”的后果。
    
    三个中央的形成,在“十八大”以后会变成制度,如果这些退而不休的总书记们活得够长,以后还会形成四个中央、五个中央甚至更多的中央。西晋末年的八王之乱重演于未来中国,并非绝无可奈。中国的连台大戏将越来越热闹了,而“多中央”的状态所造成的社会分裂与军政共振,将日益剧烈。
    
    9、
    
    秦人:“多中央”的社会分裂与军政共振,或造成什么社会后果?
    
    楚魂:“多中央”现象是邓小平的战略失误,但事到如今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总体演化的关键要素。最新发生的“山东盲人维权活动家陈光诚勇闯美国大使馆”事件(http://www.iask.ca/news/china/2012/0428/132179.html),说明薄熙来事件不是孤立的,而是中国社会总体混乱的一个环节。
    
    如果现在有更多的人起来效法方励之、王立军、陈光诚勇闯美国大使馆,那么美国驻中国的使领馆就可能成为“危机释放的导火索”,发挥起1989年匈牙利开放与西德边界那样的解放作用,如果那样,中国的柏林墙就会崩溃。2012年是美国的选举年,美国奥巴马政府没有理由拒绝要求保护的人民。
    
    2012年4月29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509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读薄熙来事件:中国出现了三个中共中央/谢选骏
·谢选骏:“巴菲特税”只是一个宣传噱头
·谢选骏:中共将在建国70周年(2019年)后灭亡
·谢选骏:为什么拉丁人也喜欢异族通婚
·谢选骏:音乐的麻醉
·谢选骏:轴心时代的特征不是“终极关怀”
·谢选骏:一切帝国都因筑墙而没落
·谢选骏:轴心时代的特征是怜悯
·从本拉登之死看《韩非子》的“备内”思想/谢选骏
·谢选骏:警惕美联储的社会主义倾向
·谢选骏:德国主导的欧盟不再是欧盟
·巴菲特学毛泽东死不退休/谢选骏
·谢选骏:这是中共救亡图存的最后法宝
·谢选骏:Google 不是一个完整的搜索引擎
·谢选骏:第三中国论第二篇
·谢选骏:中国要对美国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谢选骏:《第三中国论》第一篇
·连环杀手的教养/谢选骏
·谢选骏:佛朗哥道路能解中国死结吗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