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梁”特首令香港公务员士气低落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7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2-04-26报导
     (博讯 boxun.com)

    香港现任特首曾荫权较早时被揭发接受富豪私人款待,坐游艇,乘私人飞机,又租用本地牌照电台大股东的深圳物业等,已引起全城轰动。未够两个月,香港传媒再揭发曾荫权本月访问巴西时,租用每晚房租5万港元的总统套房,即使他解释已按既定程序,并已著审计署署长研究外访开支的程序,特首办主任梁卓伟则包揽责任指,曾荫权没有过问安排。但是,纳税人缴交的公帑是否用得恰当,曾荫权享受国家领导人级别的待遇是否恰当,已引起公众极大回响,不同政治背景的立法会议员已表示会跟进事情。对曾荫权接二连三的行为,公务员工会联合会总干事梁筹庭坦言感到失望。
    
    “作为一名官员,曾荫权的身份及地位是一名地区的长官。我们觉得倘若他住的酒店房间是数万港元时,我觉得这跟他的身份有不协调。住总统套房,但房价那么贵,倘若是一名国家的领导人住,我觉得情有可原,因为可能涉及保安或规架等问题。可是,若作为地方长官而言,我觉得会有点浪费﹐因为他始终是一名地方的行政人员,相比一般的政府高级官员,他们的费用开支是有一个定额,每天按当地的货币价值折算给他们。该费用是包括食物、交际、住宿及交通(撇除机票开支)。若前赴美国,一般的每天零用开支是二百至三百美元不等。
    
    作为地方的行政长官,居住的地方是如斯高档次,用的都是公帑,但是,我相信纳税人的钱不是这样被耗费的。所以,公众或公务员都觉得,他若是作为公务员的典范时,这样的做法有点过分。我们公务员不是这样的。”
    
    梁筹庭谓,公务员出差公干获得的津贴标准是一视同仁,该津贴是参考当地的实质经济状况而变动,以巴西为例,因为不同的州有不同的经济发展,故获得的每天津贴会不同,由200巴西元至600巴西元不等。他谓,这数目较曾荫权一晚的住宿是5万港元,当中仍未包括他个人的食用及当地交通开支,对照标准的差额已有21倍之巨,即使去年他访问美国华盛顿时,也用了一晚4万多港币租住总统套房,跟津贴指标每天费用是200多美元计算,也相差逾24倍。他承认,这标准虽然未规范特首,但是,他认为曾荫权是公务员的代表人物,且熟悉公务员的体制,故他的行为令公众会误以为公务员的行为处事,与他相若,令他感到十分不满。
    
    “我们觉得今次是一个很坏的影响,尤其是作为一个政府架构,我觉得香港公务员在国际间的印象都是正面,我们不会浪费公帑从事某些活动,现在特首做出的事让人感到是脱离了可控制的范围,他现予人感觉‘洗脚不抺脚’的情况,这不是他口袋的钱而是公家的钱,但公家的钱也不可这样胡乱花费﹐令人有一种感觉,他利用职位来享受。作为一名最高领导人应该小心一点。”
    
    作为一名领导人因而获得特殊的待遇,梁筹庭并不反对,如一名国家领导人因为保安或需跟别国领导人有著对等的地位,而需要租用总统套房,是无可厚非。但是,他指,曾荫权只不过是一个地区的长官,并没此需要,他更认为,曾荫权需要向市民作出一个交待。对于,特首办的辩解,梁筹庭认为,解释牵强,难以令人接受。根据香港传媒报道指,曾荫权在任期内已进行了55次外访,平均差不多每月1次,累计花费过千万港元,单是今年首3个月,外访开支已达4百万港币。梁筹庭谓,正当两届政府替换之际,交接工作尤为重要,外访没此必需,更透露了现时的政府是一个看守政府。
    
    “我们觉得作为一个地区的行政长官,尤其是将政权移交下任新特首时,是需要一段颇长的时间进行交接,再者,特首在这交接期间是需要亲力亲为做好,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看守政府,其他事都毋须跟进,往往只会用藉口说‘我不可制定政策由下一名领导人执行,下一名领导人未必喜欢自己的一套’,因而放弃自己的工作。现予人感觉过去这段时间耗费时间外访的情况较多,予人感觉终日吃喝玩乐,工作就留予下一任处理。”
    
    原来,由低级公务员摇身一变成为特首的曾荫权,一度令公务员感到振奋。梁筹庭坦言,公务员一度感到鼓舞。未料,目睹他利用对架构及规则的熟悉,在灰色地带中游走,因而成功地做到‘刑不上特首’,这令公务员团队感愤怒。
    
    “曾先生当初出任特首时,我们作为公务员是感到一件开心事。我们目睹一名低级公务员一直做而晋升到高级公务员,甚至做特首,我们是有一段时间感到开心。一名熟悉政府架构运作,来领导政府,对香港市民或公务员也好,大家都有憧憬。但十分可惜的是,他执政时,我们目睹的并不是我们憧憬的样貌,目睹的多是负面,特别是正因为他由基层做起,他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那些是法律上可以制衡,那些是灰色地带,即使有法律﹐但都可以刑不上特首。他看得很清楚。所以,在此情况下,即使他收受了‘利益’包括500港元坐游艇,坐私人飞机等,但我们无法质疑他贪污或收受利益。他知道没有这规范能规范特首,所以,即使你们发现他有过分,但刑不上他(特首)。这方面他是最清楚,因此,公务员为何那么愤怒。”
    
    这边厢目睹曾荫权由低级公务员做到特首,但行为处事尽失公务员重廉讲程序的规章﹔那边厢,候任特首梁振英火速聘用一名仍未有香港永久居留身份,更曾参加过中国共产党拣蟀的共青团的陈冉出任临时特首办项目主任,梁筹庭谓,这做法令公务员有雪上加霜之感。
    
    “唉,我们目睹候任特首办今次犯了大家都不愿目睹的错误。临时特首办都是一个政府机构,是现任政府为他设计一个临时特首办让下任特首办工,顺利地过渡成为新一任特首。可是,我们目睹候任特首任用人时,并无跟随一般招聘正式或合约的公务员的程序,每程序都有其门槛,尤其是高级官员,警务处一定会调查他有否政治背景、黑社会背景,倘若是高级的公务员,他的亲人也需被审查,是非常严格,查完后,觉得他是清白才会被聘任为高级职员。
    
    可是,候任临时特首办的做法并非如是,你喜欢谁,谁就可以被按排到特首办来工作。首先,工作时这人会接触到高度机密的资讯,因为这人是要筹办未来香港政府的领导班子,所以,这人可以见到很多事,但是,没有一套正式公务员的守则要这人依从,没有一份保密文件要这人签署承诺保密。现在这样聘用是冲击公务员的招聘程序。再者,我们目睹现时政府招聘,有数万人申请争取十多个位,彼此要竞争才可求得一职,但是,现在目睹这名女子毋须这样做,因为梁振英好赏识这人,拉她入政府工作。
    
    此情况下,我们觉得即使是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基本条件仍未合符,但就可以进入政府,这些讯息是否打击公务员的士气呢?每名同事听罢都觉得好有争议性,好不满。我们要么辛苦才可以入政府,但别人就并非如是,有人喜欢就可以被请进入政府,故此,我们觉得整件事损害公务员的士气。
    
    未来的特首真的要小心一点,不要再用这样的形式按自己的喜爱请人。这是败笔,你让我们看到,你往后如何跟公务员团队一起合作?”
    
    他更谓,现时政府的状况是,最高的官员是按自己的意愿做事,没程序可言。
    
    “现在的情况是,政府最高的官员根本是按自己的意愿来处理过去有规章制度的事。你作为特首都是用自己的职权,话事权,用自己的意思做,不再理会是否应该依据规章做事。这样做事,我觉得比较危险。梁振英以个人的想法就绕过正常的规章制度,用自己的意识做事,这是很危险。”
    
    不过,他认为这件事,现任特首办及公务员事务局是责无旁贷,需要承担责任。他指,临时特首办做任何事,应该谘询他们,尤其是人员聘用方面,一定要谘询。但是,他目睹的是,现时政府的每名问责官员都处于观望态度,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相信亦不会继续为下届政府工作,故此,一个看守政府的官员无意跟候任特首办或特首有任何意见上的冲突,任由他们做,认为责任承担最终会是他们自己。
    
    这样,曾荫权及梁振英先后表示,交接顺利,且会做到无缝的交接。梁筹庭又是否相信?
    
    “我看不见是无缝。事实上,我们现时目睹的是彼此都不协调,各自为政,各有各做。我们作为公务员现在是无所适从,倘若现在做的事令到未来领导人不喜欢,你不会知道未来的领导人会如何跟你秋后算账?大家都有疑问,都有畏惧往后会如何?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不做不错’,待未来领导人上任后,令他们如何做才做,这样可避免冒险。若冒了险,不是上位,就是永不超生,尤其是在公务员体制里,大家都不会冒这个险。问责制的官员本身已保守,在扮演一个看守政府,他会拿出什么新政策呢?我们看到是没有。”
    
    对于,有传媒指政府已被‘染红’即中共政府已秘密派遣一些人士进入政府架构,尤其是在一些谘询架构里,情况更是普遍。梁筹庭谓,他们实在无从稽考,但是,他们看到很多问责制的官员尤其是十分‘红’的人都有政治色彩,但是,公务员体制里却较少出现这类人,因此,他明白问责制的出现,更谓,他们迄今仍被标签为‘港英馀孽’。
    
    “国家领导人如何絶对信任现时公务员团队里的领导人呢?我们到现在仍被标签为港英的馀孽,所以,他不重用我们,我们是知道的。为何会有三司十一局出现?我们见到由第一届特首到今天,他们未必尽信公务员。因此,我们对于曾荫权出任特首时,我们为何会有憧憬,觉得公务员都可以受到重用,但是,回顾历史,原来并非如是。到曾荫权时,他还扩大三司十一局,增设副局长或政治助理,我们见到的是政治输送,让一些人可以进入政府的领导班子做事。”
    
    他更相信,政治输送或政府被染‘红’的情况,未来更会泛滥地涌现,最快速的输送途径便如陈冉的例子。即使公务员招聘有程序,他忧虑,往后有可能出现一些特别的优惠条件予特定的申请者,而香港警务处的背景政治审查,也是针对高级的公务员,一般的公务员若刻意隐瞒身份,他们也莫奈何。
    
    他更直言,公务员对未来前景感到很悲观。
    
    “我们觉得很悲观,我们现在目睹的未来形势如中国大陆的‘入党做官’论,你不是自己人,你就无法可获擢升;再者,我们觉得若仍旧渗入这些人员时,事实上是窒碍了公务员正常升级的程序,所以,这是影响公务员的前景。”
    
    他更不排除,往后可能再出现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的例子,因为公务员或可接触机密资料﹐高层政治委任官员获悉自己已没擢升机会时,不排除把获得的资讯出售予他人,收取利益。他谓,为此感到公务员的前景坎坷,公务员的优势已随著历史及领导的转变,正走下波。
    
    现时,投考或新入职的公务员已出现一个倾斜的状况,梁筹庭谓,现时入政府的大部份是女性,少有男性投考,因为现在的公务员已由过往的政策制定者,沦为一名政策的执行者,因为他们只能听命于局长的指示推行政策。再者,私人机构亦喜欢聘用这批熟悉政府运作的人,故不少人离开。
    
    他谓,作为公务员即使面对这种种问题,也难于有所行动,故现阶段只能希望立法会的议员能真正发挥监察政府的角色,监察未来的行政长官,避免曾荫权的行为重蹈覆辙。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1934300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香港候任特首“先斩后奏”?
·刘水:谁的香港特首
·特首選舉的“紅與黑”/林保华
·香港特首一窩黑/林保华
·疑似特首“黑材料”之战/艾克思
·“疑似特首”混战戏码 / 林保华
·未来特首与“铁三角”/林保华
·唐英年痛说革命家史争特首/林保华
·李承鹏:“成龙特首”的演技
·曾特首切莫“自取其辱”/淳于雁
·千错万错 曾特首没错?
·冷夏:第三届澳门特首人选的「热门」和「黑马」
·張英:聲討澳門洋特首何厚鏵23條偽立法
·香港特首的选择:启动公务员系统改革/ 胡恩威
·香港特首为何民望急堕?/林保华
·張英請網友一道討伐洋特首何厚鏵(图)
·香港特首不應停留在行政官僚的思維/ 潘繼祖
·曾特首該如何與汪洋打交道/秦汉
·曾德成儲位做香港特首/王岸然
·梁振英赴京接受温家宝特首委任命 提倡“大和解”成效存疑
·温家宝谈特首选举惹揣测 大学学生会重申挺普选
·温家宝挺梁振英 香港特首选举大局已定
·温家宝特首选举言论引政界猜测
·习近平公开表态 香港特首选举风仍在吹
·工厂因投标书被政府拒收起诉澳门特首胜诉
·请香港特首曾荫权协查香港不法商人陆擎天的文告(图)
·香港特首曾荫权今日抵京述职 明日会国家领导人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廖祖笙廖祖笙:共匪是个蛇鼠一窝的“执政党”
  • 谢选骏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谢选骏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胡志伟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 谢选骏阴柔的邪恶
  • 张杰博闻薄熙来并非败于王立军谁的结局比他更惨?
  • 谢选骏国家主权的逻辑
  • 曾节明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 穿越精神的戈壁张弟兄/王姐妹:广传福音到永远
  • 谢选骏少数民族是块宝
  • 陈泱潮11.2.今日中共比當年日本軍國主義更甚、更惡劣
  • 李芳敏14400015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 谢选骏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