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没有胡锦涛,就没有薄熙来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3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余杰
     (博讯 boxun.com)

    ——兼驳《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薄熙来是胡锦涛生下的怪胎。胡锦涛干掉薄熙来,不是因为他本人要走光明之路,薄熙来要走黑暗之路;而是因为薄熙来挟毛以挑战中央,危及胡本人的僭主地位,所以胡不得不出手。薄熙来虽然完蛋了,但产生薄熙来的制度和文化土壤仍然没有改变,还会有薄二世、薄三世应运而生。让我们拭目以待。
    
    “重庆模式”是“中国模式”的一种升级版。——高瑜
    
    胡温当政以来,虽然经济持续发展,但在意识形态上穷途末路,惟有以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凝聚最后的合法性。胡温是在毛时代成长起来的干部,毛是他们的精神导师,在邓的实用主义哲学无法继续为中共政权提供精神活力之时,他们惟有重新求助于毛的幽灵。于是,胡温当政的十年,一改邓小平时代和江泽民时代对毛的疏离,大力为毛招魂,毛派遂沉渣泛起。
    
    毛派之猖獗,从一场论争便可以看出:经济学家茅于轼因为发表一篇呼吁将毛从神还原为人的文章,居然遭到毛派流氓的围攻,企图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其提起公诉。在德国,赞美希特勒是犯罪;在中国,批评毛泽东却是犯罪。两国真是天壤之别。中共当局谴责日本不愿直面侵华战争之罪恶,建议日本向战后的德国学习,殊不知,最应当向德国学习的恰好是中共自己!
    
    此次,在重庆“唱红打黑”、掀起“小型文革”的薄熙来倒台,海内外不少人为之欢呼雀跃。有舆论认为,近年来甚嚣尘上的毛左遭到致命一击,从此烟消云散。胡温终于可以利用仅存的最后一年的执政时间,放开手脚,启动政改。这种天真的幻想,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薄熙来从公共视野消失几个星期以后,重庆的“唱红”运动并没有停歇,只是形式有所改变、温度稍稍降低。另一方面,中共对党魁和中央的绝对权威的强调,达到“六四”镇压后的最高峰。党政军及各社会团体争先恐后表态支持中央的“正确决策”,又一次上演“文革”之闹剧。中共当局封网抓人,围堵“谣言”,变本加厉。六名“造谣者”成为新一轮牺牲品,维权人士的处境雪上加霜。用左的办法反左,不可能走向民主。
    
    瞎子都看得见:胡锦涛收拾薄熙来,不是因为薄熙来高举毛的旗帜,而是薄熙来挑战中央的权威。所以,薄熙来的垮台,并不意味着毛左的垮台。胡锦涛和薄熙来都是小毛泽东,都在消费毛的神主牌位。“左王”不仅在重庆,更在中南海。更准确地说,没有胡锦涛,就没有薄熙来。
    
    “反薄”无须“拥胡”
    
    因揭露薄熙来的腐败问题而坐牢并流亡加拿大的原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在薄熙来垮台之后发表了不少“痛打落水狗”的文章。姜多年来集中矛头反薄,薄的垮台少不了他的一份功劳。但是,姜的若干文章中,有一篇是我绝对无法认同的。
    
    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的《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一文中,姜认为,胡温拿下薄,是党内民主力量战胜保守力量,薄被撤职调查后的一系列的事件,“都有力地显示着党内改革派的团结和胜利,也展示政局的稳定,中国如同一条大船,抛弃了主张倒退的薄熙来,航线被较正之后,正在顺利地前行”。在这种乐观情绪下,姜维平也效仿各地军头和各方诸侯向胡锦涛宣誓效忠。因在身处海外且身为布衣,他甚至可以公开说出挽留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两年的高论:“如果胡锦涛在处理薄熙来问题之后,能在十八大上卸任中央总书记职务并仿照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至少两年,那么,必定有利于习近平和李克强接班,也有利于相对开明的党内改革派的力量滋长,进一步阻击左倾的‘二次文革’思潮的干扰,进而可能开启规模空前的政治体制改革,‘六四’将获得平反。”如此溜须拍马,姜维平会被胡请进中南海当“上书房行走”吗?
    
    在并未经过严密的论证和推理的情况下,姜维平轻率地得出如下结论:“为了保持已取得的阻击左倾势力的胜利成果,为了护送改革派习李的平稳接班,为了确保邓小平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就,我赞同胡锦涛留任两年军委主席,待江泽民去世之后,他可以力挺李克强抓法制,汪洋抓民主,习近平抓党务,逐步地使中国仿照蒋经国先生,以台湾为榜样,以国民党等为竞争对手,实行宪政民主,还政于民,政党轮替,落实新闻自由,到那时,中国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在他心目中,胡锦涛俨然成了让胡耀邦和赵紫阳望尘莫及的政治体制改革的“盟主”,比起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胡锦涛戴得下这顶高帽子吗?
    
    姜维平的这幅蓝图描绘得色彩斑斓、绚丽多姿。然而,再美,也只是海市蜃楼,并且与中国冰冷的现实完全脱节。薄虽然倒台了,但胡温对民主人权人士的打压并未有丝毫的手软:被酷刑折磨致残的维权律师倪育兰被判刑入狱,生命危在旦夕,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的呼吁,无异于与虎谋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立即反击骆家辉“言论不当”;刘霞、陈光诚、冯正虎等中国公民明明是“自由人”,却被秘密警察非法软禁在家,全世界都看着此种践踏法治和人权的暴行公然上演,胡温根本不以为耻。若说政改牵一发而动全身,非一朝一夕可成,但恢复刘霞、陈光诚、冯正虎的自由,应当不致动摇共产党的统治根基,为何胡锦涛要偏行己恶呢?
    
    以上诸多人权灾难的缔造者,不是薄熙来,而是胡锦涛。今天中国专制制度的总头目,也不是薄熙来,而是胡锦涛。薄狂妄自大,自取灭亡;胡步步为营,修成暴君。薄只是为祸一方的诸侯,胡才是遗害神州之祸首。
    
    因“反薄”而“拥胡”,姜维平由一位反对专制的独立知识分子,不由自主地沦为为专制鼓吹的御用师爷。也许因为姜与薄之间的个人恩怨太深,使他将“批薄”放在“批共”之上,从而胡言乱语,乃至无意之中成为专制之帮凶。由此可见,中国知识分子要获得精神之独立,尚有漫漫长路要走。
    
    胡锦涛是“毛的传人”
    
    胡锦涛上台之后两届任期内的所作所为,无比清楚地证明:他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毛的传人”。
    
    首先,胡锦涛上台伊始,第一个重要举动,即朝拜西柏坡这个毛入主北京之前“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当年我作为一名北大军训生,也曾在“拉练”时赴西柏坡。但在西柏坡看到的一切,让我更加怀疑中国的治国能力:中国建政半个世纪,西柏坡仍然如当年那么荒芜贫穷。参观西柏坡,成了一种反讽。然而,胡锦涛在西柏坡的感受却与我迥异:尽管以前的历届中共总书记,包括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等人都到过西柏坡、延安之类“革命圣地”视察,但他们不过是作应景文章,都没有胡锦涛那么诚惶诚恐、感激涕零、推“毛”倍至。
    
    刚刚在中共十六大上加冕,胡锦涛就迫不及待地奔赴西柏坡,他要让毛泽东的幽灵为他“开光”。胡锦涛在西柏坡发表了一篇讲话,干瘪僵化,了无新意:“这次,我和中央书记处的几位同志一起到西柏坡来,主要目的是回顾我们党带领人民进行伟大革命斗争的历史,重温毛泽东同志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的重要讲话,牢记毛泽东同志当年倡导的‘两个务必’,首先从自身做起,并号召全党同志特别是领导干部,大力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为实现党的十六大确定的目标和任务开拓进取、团结奋斗。”在腐败肆虐的今天,想依靠毛昔日提倡的“艰苦奋斗”来“整党”,可谓缘木求鱼。因为毛本人就是一个腐化堕落的典型:毛的专列一出行,沿线的所有火车都停驶;毛的行宫之奢华,超过历代帝王;毛玩弄的女性之多,也让今天被揭露出有百名情妇的薄熙来望尘莫及。
    
    其次,两年之后,胡接任军委主席,终于全面执掌党政军大权。胡成为“三位一体”之独裁者后,在十六届四中全会上发表作为其施政纲领的闭幕讲话,立即引起与会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的极大震动。很多人表示,若不是亲耳听到,根本不会相信二十一世纪还有如此蒙昧专横的非人话语。胡锦涛说:“一段时间以来,境外的敌对势力,媒体大肆攻击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和政治制度。而国内媒体打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旗号宣传西方资产阶级议会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散布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否定国体和政体。针对这种错误决不能手软。”这一讲话开启了胡锦涛时代远甚于江泽民时代的对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残酷打压。
    
    在这篇讲话中,胡锦涛严词谴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和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垄断资本搞垮苏联和苏共的主要手段是从意识形态入手的。……戈尔巴乔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而绝不是所谓的‘功臣’。说他是‘功臣’,那是没有站在苏联人民和人类进步事业的立场讲话。正是他提倡公开化、多元化,使苏共全党和人民的思想陷入混乱,苏联、苏共正是在他‘西化’、‘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冲击之下解体的,这是苏共内部出现问题的最根本的原因。”可见,胡锦涛视政治改革为洪水猛兽。由此,胡也树立了以反美为主轴的外交政策。当然,反美的背后是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权。而当普京上台、以彼得大帝的姿态企图重建俄罗斯帝国之时,胡锦涛又向俄罗斯这头近代以来屡屡践踏中国国家主权、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北极熊暗送秋波,企图“联俄抗美”,结果自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胡锦涛十六届四中全会的施政演说,作为中央文件下发到县团级,继续引发震动,成为此后中共中央“防止颜色革命在中国发生”的政治纲领。中宣部据此起草文件,提出不准报道“农民上访”、“土地拆迁”、“社会民生”、“政府与百姓冲突”等“二十九不准”的报道方针。中宣部召开全国媒体会议,进行文件传达。传达文件的副部长吉炳轩在大会上宣读了胡锦涛对此中宣部文件的批示:“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难,但是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像胡锦涛这样公然倒退到“反帝反修”路线,“六四”之后算是第一次。
    
    那些当时憧憬“胡温新政”的人,偏偏就对胡锦涛的“毛的传人”的本质视而不见。等到胡锦涛张开血盆大口“吃人”的时候,要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胡锦涛左,薄熙来才与之“比左”
    
    胡锦涛作为“毛的传人”的第三块“胎记”,是在中共庆祝建政六十周年的阅兵典礼上,在最后一刻特意安排高举“毛泽东思想万岁”标语的宏大方阵上场。当此方阵走过天安门广场时,让人疑惑这究竟是在北京,还是在平壤。胡锦涛不仅在新闻控制、意识形态宣传方面学北韩,在阅兵及典礼运作上,也以北韩为师。
    
    耐人寻味的是,在阅兵典礼中新增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标语方阵,成员选择清华学子和武警战士组成。有极左派在“强国论坛”发表文章指出:“感悟中央高层的良苦用心和精密创意,也许可用两句话来概括:坚持继承和发展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不动摇!坚持捍卫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不动摇!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的闪亮登场在当今时代的确很不容易。不论其中历经多少曲折,想必清华学子出身的胡总书记在其中一定起了决定性作用。热切期盼水木清华高举‘毛泽东思想万岁’标语的学子代表们,不忘曾在红色年代的历史足迹,努力秀出民众渴望的精神风貌。”
    
    一文一武,是胡锦涛的左右手:清华学子,是中国“忠党”知识精英的代表;武警战士,是胡锦涛时代急剧膨胀的“暴力维稳”的工具。前者是笔杆子,后者是枪杆子,两者的结合,正应了毛所透露的共产党夺取天下的秘密:一是靠笔杆子,二是靠枪杆子。胡锦涛有意让笔杆子和枪杆子共同举起毛泽东的旗帜,便是为了显示他是毛的好学生,而不是邓的追随者。虽然胡锦涛并非毛钦点的接班人(毛的接班人要么死于非命,如刘少奇、林彪;要么下台受辱,如王洪文、华国锋),而是邓选中的“隔代接班人”,但他对毛的感情比对邓要深得多。
    
    在江泽民时代,薄熙来未能修炼成精,既是因为当时薄熙来尚未爬升到一个显赫的位置上,心有余而力不足;更是因为江泽民不是毛主义者,而是邓式的“修正主义者”,在江时代搞极左的那一套无人喝彩。在上海滩长大的江泽民,喜欢灯红酒绿,对毛左的那套红彤彤的东西不感兴趣。搞毛式革命不是江的长项,闷声发财才是江的爱好。所以,那个时期在地方任职的薄熙来,只能弄些广场、草坪之类华而不实的政绩,而不敢公然举起毛的旗帜。到了胡锦涛执政之后,胡不加掩饰地显露出“毛的传人”的真面目,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都大幅倒退:经济上国进民退、法治上黑帮治国,政治上天天念马列毛之紧箍咒。无能的政治辅导员成为党魁,只能是此种做派。
    
    在此背景下,才有薄熙来式的怪才横空出世:薄熙来是个投机主义者,而非血统纯正的毛派。毛当年决意打倒薄熙来的老爸、作为“六十一人叛徒集团的首脑”的薄一波,一夜之间,薄熙来家破人亡、受尽屈辱。其命运之悲惨,比之今日孤悬海外的薄瓜瓜有过之而无不及。从个人感情上而论,薄熙来对毛必定恨之入骨,父亲的垮台、母亲的自杀,在少年薄熙来心中不会一点阴影都没有留下。但是,薄熙来仍然孤注一掷地打出毛的神主牌来,是因为他看准了胡锦涛之心思意念,胡死死抓住毛不放,胡本人也是“文革”的受益者。
    
    上有所好,下必投合之。所以,薄必须表现地比胡还要左,才能聚拢散落于社会不同阶层的左派,并成为其盟主,由此获得与胡锦涛叫板的能量。其中,有太子党群体,有怀念“阳光灿烂的好日子”的失业工人,有惟恐天下不乱的失意文人,也有信奉国家主义和法新社主义的新潮学者……这些人都是胡锦涛和薄熙来的“群众基础”。薄熙来知道,拿右的意识形态与胡竞争,立即便会被胡打倒,拿左的东西与胡竞争,说不定还有大获全胜的机会。这就是赌徒的心态。在此意义上,胡薄之缠斗,不是光明与黑暗之争,而是恶者与更恶者之冲突。
    
    所以,薄熙来是胡锦涛生下的怪胎。胡锦涛干掉薄熙来,不是因为他本人要走光明之路,薄熙来要走黑暗之路;而是因为薄熙来挟毛以挑战中央,危及胡本人的僭主地位,所以胡不得不出手。薄熙来虽然完蛋了,但产生薄熙来的制度和文化土壤仍然没有改变,还会有薄二世、薄三世应运而生。让我们拭目以待。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于北维州群樱堂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1934420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陈维健
·薄熙来牵连三名公安之死
·姜维平:薄熙来能判死刑吗?
·由谁来砸薄熙来的脚?/网络游戏
·温家宝与薄熙来/胡平
·薄熙来事件中的王子复仇记/林保华
·刘逸明: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为薄熙来定罪,中共为何避重就轻?
·薄熙来案的“上揪下扫”/林保华
·整肃薄熙来与依法治国/英国《金融时报》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陈维健
·薄熙来案件的题外话/魏京生
·薄熙来事件考验北京/英国《金融时报》 社评
·薄熙来下台突现“真问题”论争——中共以“统一”压民主,以“稳定”阻变革/牟传珩
·不要“黑打”薄熙来和王立军 (图)
·狠打薄熙来,是大戏将落幕?还是变局才开始?
·薄熙来被罢官的意义何在/杨光
·刘逸明: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是刑事罪犯,但事关制度变革问题/贾明智
·薄熙来事件凸显中共以党纪冒充国法的尴尬
·学界热议薄熙来事件对中共人事更替的影响
·铲政敌安全部司长 传薄熙来炮制空难害死112人
·薄熙来案冲击18大 常委席次“三三三”分配
·薄瓜瓜身居美国 是薄熙来事件的奇异变量
·英媒报道薄熙来案猛料:周永康谋杀前妻
·美学者:薄熙来案使中共合法性受到质疑
·薄熙来家属和亲信好友4月初知道案子“做实”
·英媒:薄熙来与一百个女人有染
·“后薄熙来时代”江泽民据称再出马 江派依然活跃?
·薄熙来停职后中国担心重庆稳定
·英媒:北京加紧打击薄熙来党羽的行动
·薄熙来案:卡梅伦“配合北京的剧本”?
·薄熙来倒台 温家宝获得十八大话语权
·薄熙来事件后重庆律师说打黑 (图)
·传薄熙来下属涉嫌刑讯致死两名重庆警察
·就薄熙来案不断“爆料”的王康其人
·大陆学者:薄熙来案凸显政改之按迫切需要
·英媒:薄熙来“手上还有两条人命”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图)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