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3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4月17日下午4点左右,一辆装载机开进了云南昭通巧家县老店镇老店村,准备拆村民丁发朝家新修的门窗和阳台。看到镇政府工作人员强拆自己的阳台,丁发朝的妻子刘国珍与拆迁人员吵了起来。在村里帮人干活的丁发朝回到家看到房子被拆,也和镇党委书记陈德顺理论。结果被抓住手脚强行拖上一辆三菱车的后备厢。丁发朝被带到了镇政府后遭到官员殴打,次日凌晨3点多,丁发朝被带回家,身上和肚子剧痛,半个小时后便死亡。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土地价格的飙升,征地、拆迁在全国各地都如火如荼,然而,因在此过程中存在着很大权力寻租空间,所以,各地官员都乐此不疲。在中国,征地、拆迁绝大多数时候都带有强制性,只是强制的程度不同而已。城市里很多小区,在拆迁之前,拆迁方并未与住户商榷,便早早地计划好该拆谁家的房子,该如何拆了。
    
    在这个号称“依法治国”的国家,官员普遍缺少法制意思,他们非常清楚什么行为违法,但是,因为有权在手,所以完全不顾及法律和舆论,为了获得最大的利益,不惜采取违法和违德的手段剥夺民众的资产。中国民众当中,以顺民居多,所以,即使土地被强征,房屋被强拆,敢于起来反抗的人并不多。那些没有出现抗议的征地、拆迁事件中,并非民众就心甘情愿,很多都是无可奈何才忍气吞声。
    
    当然,这些年当中,民众的公民意识已经有了很大的增强,从维权网、参与网等关注人权的网站所发布的消息来看,维权事件正日益增多,而民众的维权行动也日渐成熟。很多民众在维权的过程中,不再采取过激的行为,而是尽量在法律所允许的范围内行事,并且懂得运用互联网为维权服务。
    
    据媒体报道,中国每年的群体事件数量都在上升,如今已经超过了每年十万起,不难想象的是,在这浩瀚的群体事件当中,因为强制征地和强制拆迁所引发的群体事件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因为这方面的统计数据往往都是保守数据,所以,事实上的群体事件数量或许更大。中共当局如今所投入的维稳经费比军方还高,显然与他们对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的感受有直接关系。
    
    云南地处中国西南边陲,虽然在经济上并不发达,但拆迁的事情同样是屡见不鲜,而强制拆迁的情况也举不胜举。如今,虽然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令五申,不许强制拆迁,但是,在云南以及其它地方,强制拆迁的案例依然是层出不穷。可见,官员有法不依、违法不究已经成为了中国社会的常态,只要有利可图,地方官员对于各种红头文件和法律法规完全是视若无睹。
    
    据悉,镇政府官员之所以要强拆丁发朝家的阳台,是因为官方认为该阳台属于违规建筑。倘若事实真的如此,官方在强拆前也应该拿出让丁发朝家信服的理由让他家接受拆除,倘若丁发朝家不愿意,可以通过法院来解决,一旦法庭裁决丁发朝家的阳台违建,那么,便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强拆。
    
    从媒体的报道当中,我们看不到官方在强拆丁发朝家阳台前跟丁发朝家有什么协商,即使丁发朝家的阳台真的属于违规建筑,那么,镇政府的强拆行为也是违法的。丁发朝在得知阳台被官方强拆以后回家跟官员们理论,结果竟然遭到官员当场殴打,不仅如此,而且还将他拖进后备箱,带到镇政府去殴打,最后导致了丁发朝的死亡。
    
    丁发朝死后,儿子丁明仓、丁明宝又把丁发朝的遗体送回镇政府讨要说法。4月18日上午,老店村村民得知丁发朝去世的消息后,也自发组织来到镇政府讨要说法。当天下午5点多,不少村民从老店村出发,放着鞭炮前往镇政府给丁发朝举行追悼会。丁发朝的遗体摆放在镇政府的办公大楼内,身上仍然穿着被撕烂的衣服。
    
    现场传来低沉的哀乐声和家属的哭声,老店镇政府办公大楼在当时就像一个灵堂。虽然巧家县的相关领导以及数十名警察正在现场维持秩序,但他们并没有阻止家属的这一行为。显然,在那种气氛下,一旦警方阻止家属以这种方式进行抗议,那么,在家属义愤填膺的情况下,很可能导致流血死人事件发生。
    
    因为此事的影响在当地很大,最终引起了巧家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抗议当天下午,巧家县委经研究决定,停止陈德顺老店镇党委书记职务。县委副书记王刚在群众大会上宣布了上述决定,并代表县委、县政府向死者表示沉重的哀悼,向死者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这种反应速度跟其他事件发生后官方的反应速度相比,显然是非常快的。巧家县委、县政府的这种表现值得肯定。
    
    不过,媒体的报道并未披露相关涉案人员被警方刑事拘留的消息,只是说警方和检方正在对案件进行调查。报道此事的不是外地媒体,而是云南当地的《都市时报》,这是令人欣慰的,因为这种消息在以前多半是以异地监督的形式出现,当地媒体往往不敢触及。云南媒体自揭家丑显示征地、拆迁这类消息的敏感度正不断下降,而当地媒体对这类事件的舆论监督已经有了很大的空间。
    
    根据丁发朝死亡的事实结合法律来看,将他殴打致死的官方人士显然涉嫌谋杀,倘若他们并无将丁发朝殴打致死的初衷,那么,至少也是涉嫌故意伤害,而情节是相当严重的。当地警方和检方虽然已经介入调查,但因为当下官官相护的官场生态,没有谁能确定司法机关能够对此事进行公正的调查和处理。在这种情况下,舆论的穷追猛打或许是让此事划上圆满句号的不二法门。
    
    2012年4月19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0772814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共暴政之“强拆居民住房”/张艳
·违法强拆及官商勾结的腐败现象猖狂/丁慧莉 (图)
· 誓当“钉子户”,挑战强拆 (图)
·巩之言:2011年回顾:解放军士兵的枪口对准谁?——从解放军士兵枪击兰州副市长到回乡抗强拆报仇直击军内不和谐真相
·强拆官员像体制内“英雄” /杨涛
·广西柳州毫无人性强拆,家毁人亡
·严惩长沙市芙蓉区 “4·14非法强拆惨案”凶手 (图)
·为了忘却的纪念——献给灌云5.13暴力强拆遇害者半周年 (图)
·京城强拆 谁来过问
·强拆事件频发 背后现“土地财政”利益链条
·面对强拆,谁又能成为幸免者
·新京社论:以“连续作为”应对“连续强拆”
·政府与民为善,强拆可以避免
·上海最牛的强拆:真实的国家形象/黎元
·二木:强拆出的空中楼阁体现吃人逻辑
·警惕“政府一申请,法院就强拆”(图)
·关于强拆强征的劝与解/鄢烈山
·强拆症结在于“政绩共同体”
·如果强拆一如既往, 中国“新”在何处
·西安市发生因强拆市民魏宝民被烧死惨案 (图)
·山东省曹县新农村建设强制强拆,当地农民敢怒不敢言
·山东临沂凌晨暴力强拆82岁老人被打伤 (图)
·开发商猖獗警方束手 深圳强拆商铺爆冲突
·深圳强拆爆骚乱 数千人堵路抗议 (图)
·深圳强拆警民冲突20人受伤
·南通市暴力强拆再度逼人自焚 (图)
·成都居民抵制非法强拆被砸坏水管电表 现场抓获的歹徒受警方包庇 (图)
·云南昭通巧家老店镇强拆出命案 党委书记被停职
·河南许昌被强拆者吴莲芝遭打伤女儿被扒光衣服羞辱
·江苏灌云暴力强拆焚尸灭迹案 网民调查团齐聚南京
·实拍:大连强拆 中年男子跳楼抗议 (图)
·紧急关注:江苏南通企业主遭抢劫式强拆被逼逃亡
·张兆林:被不合理强拆,怎么办?
·福州鼓楼区居民陈敏华阻强拆被打成尿毒症不治身亡
·南通市崇川区的王琴遭受强拆又被劳教(续)/视频
·被强拆户吴培民致上海市市委书记俞正声的救命函(附视频)
·义乌北苑政府强拆访民房屋
·武汉残疾被强拆户邹斌现在汉阳监狱服刑 全身瘫痪不能讲话 (图)
·上海被强拆户孙玉兰含冤而死 家人喊冤没人管
·关于山西朔州政府“强拆”致多人伤亡的举报信
·政府还是黑社会?徐州丰县赵庄镇政府强拆打人
·武汉硚口区被强拆户汤素芳申诉信 (图)
·2月8日参加多伦多流亡藏人全球祈福,2月7日联合车站抗强拆升级! (图)
·北京门头沟强拆后续,强拆完了没人管/刘焕永 (图)
·张向阳多伦多领事馆抗议中共,抗强拆升级! (图)
·抗强拆升级!张向阳在加拿大揭露中共对藏人犯下的罪行1-27 (图)
·抗强拆升级!张向阳在加拿大揭露中共对藏人犯下的罪行 (图)
·张向阳抗议强拆,加拿大多伦多揭露共匪反人类罪行 (图)
·无锡市被强拆户任菊秀​的血泪控诉/任菊秀 (图)
·北京门头沟:官司胜诉反遭强拆/刘焕永
·郑州非法强拆,逼死我母亲/王好荣 (图)
·紧急关注上海被强拆户沈金宝的命运 (图)
·悲哀——写在被强拆两周年之际/上海浦东周浦镇詹祥元 (图)
· 武汉访民汤素芳家被强拆如同抢钱 (图)
·昆明小板桥中小企业遭遇两次强拆 (图)
·严惩长沙市芙蓉区 “4·14非法强拆惨案”凶手
·北京海淀安宁庄:大婚前夕房屋被强拆 一家被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