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功成身退,天之道 — 布朗与中国民运/秦晋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0日 来稿)
    功成身退,天之道 — 布朗与中国民运/秦晋
    2003年10月22日纽省州议会与布朗参议员联袂举行新闻发布会
    功成身退,天之道 — 布朗与中国民运/秦晋


    在澳洲国会举行澳洲民运大会发布会
    http://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4/201204191145253.BMP
    秦晋、王怡、布朗、余杰
    功成身退,天之道 — 布朗与中国民运/秦晋


    2007年亚太峰会,布朗参议员、达赖喇嘛代表阿提夏、民运人士餐会后合影
    功成身退,天之道 — 布朗与中国民运/秦晋


    西方与中国之间的人权对话是一场游戏
    
    一个星期前,澳洲绿党领袖布朗参议员宣布辞去领袖职务,并且进一步表示,他的参议员席位也将在今年7月1日以前辞去,彻底退出澳洲政坛。作为一位澳洲家喻户晓的政治标志性人物,布朗辞职,的确震动了澳洲,他的政治对手也不得不对他的才能和成就给与了高度的评价。布朗宣布辞职的一刻,很快就有人通知了我,问我是否知道。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比较震惊,因为事先没有丝毫预兆。再细一想,也对。功成名就身退,天之道。布朗不恋栈,在澳洲的政坛上,已经到达了最辉煌的顶点。这座高高珠穆朗玛山峰,经过三十多年的攀援,布朗已经站在最高处,无遮无拦地仰望星空了,剩下的就是安全下山。布朗留给澳洲绿党的政治遗产非常丰厚,从16年前他单枪匹马冲入澳洲联邦议会,到今天已经拥有9位参议员、1位下议员一共10位联邦议员,成为澳洲政治权力平衡力量;澳洲各州都有绿党议员,在地方政府这个层面,绿党的席位更是不计其数。
    
    布朗参议员1996年首次入选联邦参议院,第一次进入我视线是一次在堪培拉举行的有关西藏问题的听证会,大概是在1997年或者1998年,这个听证会是由民主党籍参议员Vicky Bourne主持的。我受邀参加了这个听证会,布朗参议员也出席了,我还记得他的手臂上别了一圈西藏雪山狮子旗的袖章。“If not, why not如果不,为何不”,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的英语句式,出自于布朗之口,以后又在其他的场合听到布朗这么说过,以不妥协口吻直接提出质疑。2005年3月17日的参议院提问中,布朗向澳洲何华德政府质问:两天以后在悉尼举行一个中国民运会议,政府是否知晓此事?是否派出代表前去参加支持中国民运?如果不,为何不?
    
    2003年10月,中国国家领导人胡锦涛首次访问澳洲,是澳洲民运的一个必须做好的一项功课。本来要去德国法兰克福参加民阵会议,由于民阵会期与胡锦涛访问澳洲迎头相撞,权衡了一番,放弃了欧洲之行,在澳洲静静迎候中共最高领导人。很清楚地知道,澳洲政府不会有兴趣接受民运的陈情去向胡锦涛提出为难问题,反对党方面也不会对民运的诉求有热情,只能把目标转向了澳洲小党派民主党和绿党,纯粹是碰运气。两个要求,举行联合记者会,希望该党议员向民运人士发出邀请,出席胡锦涛在澳洲国会的演讲。绿党即刻做出反应,布朗参议员办公室的Ben O’quist电话回复,绿党同意与民阵举行联合记者会,时间安排在10月24日,胡锦涛上午10点澳洲国会演讲之前半个小时,地点放在国会媒体厅。第二个要求没有回复。隔了一日,布朗办公室复电,把记者会改在胡锦涛落地澳洲的时候。10月22日上午,胡锦涛抵达,澳洲总理何华德亲赴机场21响礼炮迎接。一个小时以后,布朗与我在新州议会媒体厅举行记者会,在记者会上布朗宣布绿党将邀请秦晋作为嘉宾出席两天以后的胡锦涛演讲会。
    
    两天后,悉尼民运人士一群人赶赴堪培拉,参加一个抗议集会,布朗也来参加了,民运的、藏人、法轮功的加在一起不到50人,在场的记者比抗议的人还多。第二天“澳洲人报”头版就是布朗集会后离去前握着我的手的照片。布朗和另一位绿党参议员由于前一天的时候站起来打断布什总统演讲而被罚不得进入胡锦涛演讲会,这是何华德政府的自律还是胡锦涛的要求,我到现在还没有闹明白。李肇星还是不放心,急急忙忙找了澳洲外长唐纳交涉,绿党邀请的三位客人都是有问题的,不可以入场,否则演讲取消。澳洲外长叫来了上下两院的议长,一起向李肇星保证,绿党的三位客人都将不会出现在胡锦涛演讲的公众席上。我们三位绿党客人齐齐被请到有隔音设备儿童游戏的地方,李肇星才放下心来,胡锦涛随访的官员在李肇星的带领下鱼贯入场坐定,我从上望去,一目了然。然后胡锦涛夫妇双双入场,澳洲上下两院议员鼓掌欢迎。胡锦涛开始演讲,比规定的时间迟到了十分钟,一口气12次提到了民主,中国共产党自己认定的社会主义民主,这和北朝鲜自称“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样。两个星期以后,澳洲外交部官员邀请我进行一个会谈,告诉了一些不在媒体报道中的事情,也对我表示敬意和感谢,因为我没有激进地给澳洲政府增添麻烦,还赠送了我澳洲外交部发行的两本书,有关澳洲对外关系。中国方面向澳洲方面表示,秦晋是一个恐怖分子。澳洲方面拒绝这个指称,认为秦晋充其量就是一个民运分子,但是可以按照中方要求,不让秦晋入场。
    
    布朗愤怒了,为何我们绿党的三位客人都被挡在了有隔音设施的会场里?三位绿党议员,三位客人一起面对了澳洲的媒体。布朗还是不依不饶,在下一周的国会里面严厉批评澳州政府丧失民主精神和原则,屈从于一个专制政府的利益诱惑。布朗还发生了口误,几次错把“Mr. Chin Jin”说成“Dr. Chin Jin”。
    
    这是第一次与布朗的配合。由于布朗的提携,使我们民运有了机会与中共最高领导人在比较高的层面上进行交手。
    
    2005年澳洲民运大会,联系前来澳洲参加会议各组织的头头脑脑与布朗进行一个会谈。布朗否定了我的建议,转而提出新的建议,提出在澳洲国会媒体厅举行记者会。我立刻接受,着手准备。那天来了一个记者,一个摄影,面对着我们一大群准备讲话的人。这个冷落场面的出现怨不得布朗,也怨不得我们民运,实在是中国民主不是人们关心的议题。下午的参议院提问时间,布朗对何华德政府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平心而论,澳州政府虽然没有公开支持我们的民运会议,但是悄悄地为民运大会开了绿灯,提供了前来参加会议人士的入境签证方面的方便。布朗是唯一出席澳洲大会的澳洲政治领袖。在开幕式上他这么说,他今年60岁了,已经有足够的成熟,不太容易被中共的谎言所蒙骗了;2008年北京举行奥运会,希望中国除了夺得体育竞技的金牌,更要为实现民主夺得金牌。
    
    2005年5月末,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外交人员陈用林出逃,隐匿数天后致电于我,要求帮助向澳洲社会发布。我的意识淡薄,没有将它视为一件特别重大事情,仅根据陈用林的要求以一般事件通知了媒体。此事立刻发酵,震动澳洲,震动中国,也震动世界。我本应该第一时间通报布朗,但是我忽漏了。布朗一从媒体报道中得知此事,立刻在家乡小镇发表讲话,向出逃者伸出同情援助之手,致电澳洲外长唐纳和移民部长范斯冬,要求澳洲提供保护。晚上的布朗直接给我打来电话,叫我转告陈尽量低调,尽快寻求法律援助。与此同时,绿党从中帮助,寻找资深移民律师介入此案。在布朗的推动下,澳洲社会对此案持续关注,最终此案以陈用林获得澳洲保护告终。说一个题外话,当时澳洲是何华德联盟党执政时期,移民政策非常的严厉,政治庇护的批准率非常的低,就是在中国具有很大名气的人士、证据可谓铁案如山的,在那个时候第一轮都是拒之门外的。由于陈用林的批准,我反用“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下,一批已经被拒情绪沮丧的都一个一个的获得了难民资格。或者说,一人得利,大家受惠。这就像1979年魏京生收监,冒死却没有死,这个中国政治异见人士的生死大关,我认为是魏京生被判处15年为一道明显界线,从此中国政治犯不再有死刑。
    
    布朗在整个过程中充分地表现了他的虚怀大度、悲天悯人和道义坚守。在这个事件上布朗所持的立场,也是他前后一致表里如一的表现。早在2001年8月,挪威货轮营救了海上漂流的船民驶向澳洲,何华德政府采取强硬措施拒之门外,工党也闻曲起舞。这个时候只有布朗孤独一人在议会发出了不同的声音,表达了对海上漂流船民的同情之心。此举也为他下一次的联邦大选中增加席位产生了作用和影响。
    
    布朗一直保持着对中国民主化高昂热情,对中国的人权问题总是关注。只要我把中共践踏人权的案例提供给他,他总是向澳洲政府提交,迫使政府对他提出的案例有明确的答复,并向中国政府提出交涉。每次中国异议人士、民运人士到澳洲,我都会安排他们与布朗见面会谈,布朗也总是有求必应。2006年初余杰和王怡、年末徐文立,2011年吾尔开希,凡是到澳洲访问的中国民运人士,布朗都愿意拨冗一见,讨论中国的问题。
    
    2007年亚太峰会在悉尼举行,邀请布朗参加并且演讲。布朗同意了,还提醒我一定要为自己保留一个发言的位置,做好功课,任何一个成功的演讲都有幕后的辛勤劳动,口才固然重要,但是刻苦勤奋更为重要。2008年5月,悉尼有一个“北京不适合举办奥运会”辩论会,我很有幸也受到邀请与布朗在同组,布朗在临开场前还对我面授机宜,改进演讲辞。这个辩论会虽不能对中国北京奥运会造成直接的影响,但是在澳洲还是提高了关注中国政治民主和人权改善的呼声。
    
    习近平访问澳洲,布朗邀请我到国会与他一起举行记者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我在那次习近平的访问中,除了批评中共,还直言不讳地指出,在中国人权问题上,西方与中国默契地玩一个游戏。
    
    2010年联邦大选,布朗和他领导的绿党是最大的赢家。吉拉德在大选前明确表示过不会实行“炭排放税”,但是执政后不久,就宣布实行“碳排放税”,遭到一片斥责。这是不同治国理念的斗争。很显然,吉拉德为了能够执政,只能自食其言,就范于绿党的政治理念。如不就范,绿党不会与工党政府联合执政,布朗做到了四两拨千斤来达到绿党的政治目标。这里没有对与错,只有谁能够利用各种政治机会和力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布朗成功了。
    
    布朗退出了澳洲联邦政坛,但是他的政治生涯不会因此停止。布朗已经明确表示,他将永远是绿党事业的追求者,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也深信不疑,布朗将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追求中国的民主和自由,只是方式不同而已。布朗今年67岁,已经成功地攀登一座高山,在他退出政坛的生涯里,我相信他会继续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为世界、为人类作出他的杰出贡献。
    
    2012年4月2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614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老马驾新车(New Carr)驶入澳洲联邦国会 / 秦晋
·中共与西方较劲/秦晋
·有感海峡两岸分别的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和庆典/秦晋
·对叙利亚决议案 中俄联手联合国行使否决权/秦晋
·我读尊者达赖喇嘛“9月24日声明”/秦晋
·纪念六四,细看中国/秦晋
·卡扎菲和本拉登/秦晋
·澳洲总理中国之行谈人权/秦晋
·听胡锦涛讲,随共产党想/秦晋
·从中东到中国,从穆巴拉克到胡锦涛/秦晋
·悼何跃、念王军(伍少白)/秦晋
·敦促西方修正新绥靖主义策略/秦晋 (图)
·秦晋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式奥斯陆感言
·刘晓波获诺奖与中国的民主化/秦晋(图)
·2010年澳州联邦大选的“马后炮”/秦晋(图)
·秦晋关于电子邮箱被盗申明
·旦夕变化的澳洲政治——联邦大选前政治角逐/秦晋(图)
·中共与西方的“人权”游戏/秦晋
·“富士康事件”是否为21世纪的新“沈崇”案?/秦晋
·秦晋赴港探重病司徒华被拒入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