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查建国谈网络及言论自由(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六)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18日 来稿)
    
    近来,重庆事变惊险曲折、扑朔迷离,激发了以网络为代表的民间舆论空前未有的大爆料大预测大讨论。对此,主流舆论表现出本能的、巨大的恐惧。如《环球时报》4月6日社评中讲“中国应坚决反对喊口号、划阵线等曾经搅乱过社会的那一套,不让互联网上各种激进的政治苗头在现实社会中滋长。”在4月10日社评中讲“互联网集中了社会的大多数负面情绪…”“中国社会必须摆脱互联网制造的一些关键性错觉,尤其是要摆脱它对国家的某些偏激政治判断。”“…互联网带来的混乱和错觉,也必须受到正视。”古今中外一切专制手法主要三点,一是枪杆子既暴力;二是笔杆子既谎言;三是钱袋子既收买。但人算不如天算,现代科技竟创造出垄断笔杆子者的天敌――互联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言论专制与言论自由在网络这个新平台上开始了大博奕。在这个博奕中讲清以下两个关系很有意义﹕
     一,言论自由与传言的关系。网络上有很多“传言”,这些传言细分可有三类﹕一类是内部有关人士有意无意放出的“小道消息”。这类传言真实性概率较大,只不过先打了个“时间差”。如美国的尼克松“水门事件”,克林顿的绯闻,重庆的薄与王之斗均是先遭传主的否认,后被证实并非子虚乌有。第二类是人们根据有限信息举一反三的推理猜测,如有名的野生老虎假照片事件。第三类是有人故意造谣。但谁是判断是否造谣的裁判员呢?如政府是裁判员,并一经裁判即镇压,岂非给了政府无量之镇压之权?其害恐大于谣言之害。人们常言谣言止于智者,止于真相,止于信息的公开,止于被害者的依法控诉,止于时间的流逝。但这个“止”也是相对而言,如同“世界末日”的传言屡被证伪,但永远不灭。言论自由将永远和谣言共处。 (博讯 boxun.com)

    二,言论自由与“不良信息”的关系。一边设几万信息监查员,近期即删除了几十万条“不良信息”,一边高喊“统一思想”,以此整顿网络,钳制言论自由,这是当局的新部署。可何为“不良信息”?谁是“裁判员”?在网络上人们有权利发表任何与执政者不同的声音。可以突破执政者自己暗箱操作设定的“禁区”“底线”。可以批评任何一位执政领导人的言行。可以对任何历史事件、现实热点、未来体制转型发表自由言论。网络就是一个低成本、大容量、便捷、开放、言论自由不应控、不可控的平台,而非要去控则违背人性,违背宪法,违背人心,失人心者失天下。
    北京查建国 2012年4月1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322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查建国谈政体改的渐进性(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五)
·应一步到位废除不平等的户籍制度(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四)∕查建国文
·查建国谈重庆事件
·记者会后再三问温家宝(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三)∕查建国
·人大代表应是选出,而不是调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查建国文
·“旁观者轻”多多益善(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一)/查建国
·如何认识民主派中之派/查建国
·谈“线人”问题/查建国
·应该全面地认识与评价刘晓波/查建国
·查建国谈藏僧自焚
·查建国:要警惕假民主真专制
·民主与素质/查建国
·查建国关于重判“西南二陈(陈西、陈卫)”的声明
·查建国:朝鲜金家的独裁不可能永远持续
·查建国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埃及、突尼斯“颜色革命”向我们演示了什么?/查建国
·北京查建国、胡石根、高洪明、何德普、刘京生、李海、康玉春等20人给海内外朋友拜早年了
·查建国:转型十论点(图)
·查建国:给右派二代的一封公开信
·查建国先生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因“茉莉花革命”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被国保警察约谈警告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解除软禁后与朋友聚餐被警方阻拦
·高洪明查建国欢迎坐牢22年的秦永敏归来
·北京:照片中的这些人全部被软禁-齐志勇、李海、查建国、张林、胡石根、高洪明(图)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高洪明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高洪明被限制自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